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八百一十章 囚天道锁【第一更】

神箓 第八百一十章 囚天道锁【第一更】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太清之钥一尺长,像晴空一样的颜色,表面绘制着一枚枚神秘符文,飘洒出点点星辰似的青色霞光,灿烂之极。(凤舞文学网)

    而此刻,金毛小熊以之为剑,劈斩而出,整柄钥匙陡然爆绽出亿万清光,呼啸而出,直接将那只大手震开!

    砰!

    一声沉闷巨响,缭绕腐烂死气的死灰色大手轰然崩散,化作缕缕死气,居然被这一击彻底镇杀,消弭一空。

    陈汐死里逃生,心有余悸地看着这一幕,万万没想到,金毛小熊竟如此了得,连那域外大人物都无可奈何的罪恶之力,却被它给一击轰碎。

    嗖!

    不等陈汐反应过来,金毛小熊蓦地一动,化作一抹流光,出现在那茅屋道观前,两只爪子连连掐动法诀。

    一道道神秘的符文,从他手中倾泻而出,居然将那门户上露出的一丝缝隙又彻底封印起来。

    “吓死俺咧,差点就被罪恶之源逃出来。”做完这一切,金毛小熊长长吐了一口浊气,一对爪子拍打着胸膛,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陈汐怔怔,看着一副憨态可掬模样的金毛小熊,根本没法把它和“绝世高手”四字联系起来。

    要知道,刚才那一幕简直太过恐怖,连他都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可金毛小熊却仅仅用了一击,就将那一只大手击碎,它的实力又该有多强?

    “厉害,果然厉害。”陈汐也禁不住靶慨出声。

    “师兄过奖咧。”金毛小熊嘿嘿憨笑着,似乎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用胖乎乎的爪子连连挠头不已。

    “你……叫什么名字?”陈汐好奇道。

    “师尊赐名黄蛮儿,师兄师姐们都叫俺阿蛮。”金毛小熊憨声答道。

    “阿蛮。”陈汐点点头,说道:“对了,你为何总叫我师兄?”

    他的确很好奇,如今已是可以确定,这金毛小熊必然是太清道宫的传人无疑,但它怎会一见到自己就把自己当做了它的师兄?

    难道是因为那一把太清之钥?

    果然,金毛小熊阿蛮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答道:“师尊嘱咐过的,手持太清之钥抵达于此的,一定是俺师兄。”

    顿了顿,它继续道:“师尊还说过,让俺一直在这里等师兄,因为只有师兄手中的太清之钥,才能打开俺脖子上的囚神道锁……”

    说着,它一拍脑门,叫道:“哎呀,俺咋又忘记开锁了,师兄稍等,等俺打开这锁了俺不知多少年的破锁,再和你聊天。”

    金毛小熊阿蛮的话很……没有逻辑,想到哪说到哪,听得陈汐一头雾水,直至此时,也没搞清楚来龙去脉。

    不过他可以确定的是,眼前这小家伙,应该在此地呆了很久,为的就是等待其师尊所说的“师兄”出现。

    好巧不巧的,自己手持太清之钥,自然而然被它当做了“师兄”。

    想起当年在大楚王朝瀚海沙漠中的乾元宝库时,自己所见到的那一头神威无匹的狻猊身影,想起那一道苍老宏大的声音,陈汐脑海中不禁灵光一闪,那为乾元宝库的主人,莫不就是阿蛮的师尊吧?

    而那头狻猊虚影,或许也才是它真正的师兄?

    悠悠荒古,煌煌千秋。

    吾生吾长,桀骜凶凶。

    终得良师,予我教化。

    传我妙法,授我道藏。

    慧根奠定,道基终成。

    不负师心,感恩涕零。

    ……

    吾家吾根,皆为太清。

    此生既终,来生再报。

    盼尊师兮,莫忘劣徒。”

    耳畔,仿似再次响彻起那一头狻猊神兽临走前的声音,一字一句,铿锵有力,悲怆中透着一股无法磨灭的坚定。

    陈汐不经意又想起了当年那一幕,狻猊神兽横扫群雄,直至最后,却在那一道苍老声音的感怀下,身化一头扎道髻、身穿道品的稚嫩童子,于汹汹业火中**身躯,彻底消失于天地之间。

    心中,不知为何涌出一抹复杂的情绪。

    当年的乾元宝库之行,无数修士进入其中,历经三重考验,死伤无数,可当考验真正结束,众人却发现,在考验中逝去的修士,其实并没有死去,而是被狻猊神兽以**力隐蔽了起来。

    也是从那一刻起,陈汐对太清道宫愈发的向往,留下宝库,道赠有缘,却毫无加害之心,这等广袤胸襟,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大宗门气度和风范!

    他还记得当时,自己曾发誓:“来日若得太清道宫之秘藏,必定开辟山门,重建太清道宫,令其薪火相传,永存天地之间!”

    咔嚓!

    一声脆响,金毛小熊阿蛮打开了锁在脖颈中那一块金色小锁。

    吼!

    当这一道被它称作“囚天道锁”的宝物被打开,这憨态可掬的小熊猛地仰头,发出一声嘶吼,宛若惊雷般,震荡九天十地。

    一瞬间,它只有一尺长的身躯上,弥散出一股恐怖无匹的仙罡之力,轰隆一声,它的身躯居然节节暴涨,眨眼已化作万丈高大!

    这时候的阿蛮,宛如一头来自太古时期的魔熊般,双眸赤红,犹若两座湖泊般,倒映天地万物,仿似只要它愿意,举手都能捅破苍穹,摘星夺月!

    陈汐震惊,仰头望着身前这头比山岳都高大,犹若顶天立地的大魔神般的阿蛮,完全想象不出,这是刚才那个迷迷瞪瞪的小家伙所化。

    能够拥有这等恐怖的气势,它的修为又该有多高?

    “唔,俺忘咧,师尊交代过,只有战斗时才能显露原形,否则会被坏人抓走哩。”阿蛮瓮声瓮气说着,身躯一晃,倏然又变回了那一尺高的模样。

    被坏人抓走……

    陈汐一脸无语,这天地下,哪个坏人敢抓你?

    “师兄,咱们走吧。”

    阿蛮胖乎乎的身躯一跃,就跳到了陈汐肩膀上,两只爪子环抱陈汐的脖子,像个毛绒玩偶似的,挂在那里,一脸舒服地说道,“俺好多年没吃过东西了,师兄带俺去吃东西吧。”

    “……”陈汐唇角禁不住狠狠抽搐了一下,想起了灵白、想起了白魁、想起了阿秀,似乎自己身边又多了一只……吃货?

    “的确该离开了。”他深吸一口气,望了一眼那茅屋道观,转身走上通往上方道坛的台阶,不再逗留。

    ……

    咔嚓!

    当陈汐和阿蛮离开后,那被阿蛮丢弃在地上的“囚天道锁”蓦地泛起一抹金辉,犹若通灵般,一飞而起,插入了那茅屋道观紧闭的大门上,将其牢牢锁住。

    “该死啊……”

    突然,那茅屋道观内蓦地发出一声低沉沙哑之极的咆哮,“黄阿蛮,你以为凭借囚天道锁,就能困住本王?你这该死的蠢货给本王等着,三界大乱之际,本王一定能破关而出,将你太清道宫之辈全部灭杀!”

    声音中透着无尽的不甘、愤怒、怨恨,最终归于沉寂。

    轰隆!

    那古老而普通的祭台上,通往地下的一道门户悄然消失,再难寻觅到一丝踪迹。

    那道坛四周的阴阳二河流、四象祭台、八卦宫殿几乎同时绽放出一缕缕清濛濛的神霞,直冲斗霄!

    与此同时,外界那形似龙首的巍峨山峰,犹若“道”字的浩荡河流,皆都轰涌出一股通天光柱,弥散神霞,将十万里山河都照亮。

    仿若一场浩大的神迹降临,顿时引起了附近所有修士的注意,无不将目光齐刷刷扫视凝聚了过去。

    然而,那炽盛的光泽太过刺目,将那里彻底淹没,就是地仙强者的仙念,都难以窥伺到其中发生的异变。

    半响之后,霞光弥散,一切恢复如常。

    然而令人悚然的是,那“道”形河流,龙首山岳,居然齐齐蒸发不见了!只留下一片光秃秃存在不生的岩石地。

    这……究竟发生了何事?

    这些日子以来,随着温天朔手中宝图的消息传播出去,吸引了四面八方的强者纷至沓来,皆都认定,若是那太清宝库存在,必然就在这“道”形河流附近无疑。

    可如今,还不等他们挖掘出其中的内幕,这河流和山脉居然就直接从人间蒸发了,这让他们如何不震惊?

    莫非,太清宝库已被人获得了?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只有一小撮人隐隐猜到,这一切或许跟陈汐大有关系,要知道就在前日,他才刚斩杀了天衍道宗的一众地仙老祖,直至后来,甚至引出了仙界使者冰释天!

    而陈汐也从那一日进入“道”字河流之下,彻底消失不见,这一切细碎的线索,似乎都隐隐说明,这眼前发生的一切异象,似乎和陈汐有着不小的瓜葛。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推测,也没人敢确定这一切是否真的和陈汐有关。

    太清遗山之外。

    陈汐收回目光,问道:“阿蛮,那一切的异象是不是和你有关?”

    金毛小熊正躺在他肩膀上呼呼大睡,闻言,迷迷糊糊说道:“唔,不是俺,是和囚天道锁有关,这一切都是……”

    说着说着,它脑袋一歪,又睡着了。

    陈汐无奈,知道想要从这个缺心眼似的小家伙口中得知一切,简直比登天还难。

    “罢了,先去云水城,看一看温侯府那位小侯爷,如今过的怎么样了……”陈汐摇了摇头,略一沉吟,便做出决定,身影一闪,朝远处的云水城飞掠而去。

    ——

    ps:太清道宫这个很早就埋下的坑终于填了一半,感觉轻松很多,第二更9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