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八百零一章 炼化大阵【第一更】

神箓 第八百零一章 炼化大阵【第一更】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杀戮如火如荼!

    施展爆气弑神功之后,陈汐周身的精气神、真元、乃至于神魂,都狠狠凝聚在一起,犹若在沸腾、在咆哮、在急剧燃烧。(凤舞文学网)

    这是一种以牺牲本源精气为代价的可怖功法,原本以他如今的修为和悟道境界都足以发挥出十倍战力,达到冥化境至尊级的存在。

    而此刻,他的整体实力在十倍的基础上,又足足暴涨了一倍,彻底发挥出近二十倍的恐怖战力。

    二十倍!

    这是怎样一种恐怖的战力?古往今来,又有几人能做到?

    只怕创造出《爆气弑神功》的太古凶兽饕餮,在冥化境时都不可能像陈汐这般,拥有这般逆天的战力!

    在这等情况下,陈汐斩杀这些才只地仙三重境的强者,简直和砍瓜切菜,杀鸡宰猴没什么区别。

    血雨飞洒,惨呼震九霄。

    白发如瀑飞扬的陈汐,手持剑箓、脚踏八荒,每一剑劈斩而出,都裹挟着一股摧枯拉朽、势如破竹般的力量,所向披靡,无人能撄其锋芒。

    而在他手中,漆黑暗哑的剑箓饱饮敌人鲜血,嗡鸣阵阵,犹若在欢呼,剑身五大神箓运转,飘洒亿万符文,一缕缕混沌母气若银河垂落,容纳造化演绎之力,将一柄柄仙剑震飞,将一个个头颅收割!

    净空老祖等人惊骇、厉声怒吼,脸上写满浓浓的不敢置信。

    没有人能想到,这一刻的陈汐竟会如此之可怕,简直犹若一尊从万古中复苏的魔神,无人能挡其步伐。

    这一刻,他们彻底感到惊恐,身躯不可抑制地颤粟,毛骨悚然,亡魂大冒,别说再重组八荒诛魔剑阵了,连奋起厮杀的斗志,都在一点点被瓦解崩溃!

    “怎么可能!?”

    “一剑屠一人,这贼子难道被天神附体了吗!”

    “快!此子太过恐怖,非我等所能抵抗,快快请云竹师兄出手!”

    这一刻,包括净空等老祖在内,仅仅就只剩下了三人,犹若乱头苍蝇似的,一边惊怒尖叫,一边疯狂逃窜,惶惶如丧家之犬般。

    甚至,他们都已等不及云竹老祖来救援,打算立刻弃掉大阵,转身逃离。

    “想逃?给我留下来!”

    陈汐探手一抓,开启玉坠洞府,化作一个黑洞,居然一瞬间就将那净空三人给装了进去,与此同时,他整个人也随之进入到玉坠洞府之中,消失不见。

    这八荒镇魔剑阵,由八件仙器级别的剑图组成,封绝于天地,其内自成一界,若是任由这净空三人逃离,虽可以化解掉杀阵危机,可难保这杀阵之外没有埋伏和敌人。

    陈汐以玉坠洞府,将这净空三人彻底笼罩,令其再难脱身,只要彻底斩杀了他们,再离开时,风险无疑要小很多。

    唰!

    乌光一闪,玉坠洞府消失。

    整个天地,重新恢复一片宁静,只有那一股股浓烈呛鼻的血腥在虚空中充斥飘荡。

    八荒镇魔剑阵外。

    云竹老祖似察觉到什么,霍然抬头,凝视那半空中悬浮的八副剑图组成的遮天画卷,神色中闪过一抹疑惑。

    他能够清晰感觉到,八荒镇魔剑阵内,竟似是失去了掌控,在自主运转,这可有些奇怪了,难道其内又发生了什么意外?

    “师伯,您发现了什么?”一旁,冷禅儿一怔,她正在和温天朔商议有关太清遗山宝图的细节,却突然发现,云竹老祖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这次出声想问。

    “有点不对劲。”

    云竹老祖皱眉,脸上泛起一抹凝重之色,“按照时间推算,以净空他们十三人的实力,此刻已足以灭杀掉那小娃娃,可如今,竟是连一丝动静也无,并且那八荒镇魔剑阵也似是失去了掌控。”

    冷禅儿悚然一惊,难以置信道:“不会吧,以净空师叔他们的修为,哪怕诛杀陈汐失败,也必然有足够的时间逃离,怎会突然放弃了八荒镇魔剑阵?”

    云竹老祖眉头蹙起:“可惜,此时老夫也无法强自进入大阵中,否则就会遭受大阵的反噬,得不偿失,除非净空他们从内部将大阵打开,可如今看来,显然也不可能了……”

    “这……难道陈……那小子将所有人都杀了?”一侧,温天朔也是心神巨震,脸色骤然一变,差点失声叫出陈汐的名字。

    这未免太过可怕,连天衍道宗的十三位地仙老祖,都奈何不得陈汐的话,那这次的行动岂不是彻底宣告失败了?

    如果是这样,那等待自己的,又将是何等后果?

    一想到这,温天朔心中就不禁泛起一抹冰冷寒意,惶恐不安。

    “闭嘴!”冷禅儿低声斥责:“我那十三位师叔,怎可能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全部罹难?你若再胡言乱语,我第一个杀了你。”

    看着冷禅儿那冰冷中充满怒意的目光,温天朔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脸色阴晴不定,噤若寒蝉。

    “为今之计,只有等待了。”云竹老祖沉默许久,缓缓说道。

    冷禅儿默然,她也知道,八荒镇魔剑阵太过强大,即便无人主持大阵,外人想要进入其中,掌握主动权也是极为困难,否则也不配称作仙器了。

    也正如云竹老祖所说,他们现如今,只能在大阵外等待,等待那大阵内真真正正分出个结果。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而冷禅儿、云竹老祖的脸色则越来越凝重,甚至有些难堪。

    这时候,就连那附近其他修士也都察觉出一丝不妥,这场对决,未免也太漫长了,怎会直至现在,还都未分出个胜负?

    难道其中又有什么变故发生?

    这时候,众人甚至都忘记了此来目的,所有的心神都投放在了那半空中的遮天画卷之上,静静等待,气氛沉闷而压抑。

    轰隆!

    又是盏茶功夫之后,就在众人都快失去耐心的时候,突然,那八荒诛魔剑阵猛地发出一阵剧烈的轰鸣声,仙罡流转,绽放亿万炽盛光辉。

    要分出结果了吗?

    见到这一幕,在场所有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目光一眨不眨,死死盯着那八荒诛魔剑阵。

    “开始重新掌握大阵主动权了……”见此,那冷禅儿却是长松了口气,浑身一阵轻松。

    “不对!不是净空他们!”云竹老祖似发现什么,枯瘦的脸颊骤然一变,失声道:“是有人正在炼化八荒诛魔剑阵!”

    “什么!?”冷禅儿原本放下的心猛地又收缩起来,玉容变幻不定,骇然不已。

    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他们天衍道宗的大杀器,一套由仙器组成的恐怖大阵,一直掌握在掌教手中,若非冰释天大人出面,他们别说祭用了,连借都借不出来!

    可现在,居然有人要炼化了它!

    一想到这样一套至宝就要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人收走,冷禅儿就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浑身都一阵发寒。

    “这一定不是真的!净空师叔他们岂会眼睁睁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以那家伙的修为又怎可能做到这一步?这……这可是一套仙器啊!”

    冷禅儿犹若神魂落魄,喃喃不已。

    “小心!”

    云竹老祖似察觉到什么,老脸一变,探手将冷禅儿抓起,身影朝后暴掠而去,整个动作兔起鹘落,一气呵成,快到了极致。

    轰!

    就在二人刚刚闪避开来,那半空中,八荒镇魔剑阵在一阵急促轰鸣声中,猛然化作八幅浩大剑图,分散而开!

    这一刹那,犹若一轮烈日突然四分五裂般,炽盛澎湃的光,扩散而出,将这数万里山河都照得通亮,恍若白昼。

    远处群山中,甚至传来阵阵凶兽嘶吼之音,万山颤粟,群兽蛰伏,就连这道形河畔附近的一众修士,也无不骇然色变,纷纷往后退避不已。

    “嗯?”

    “有人从中走出来了!”

    “一个人?那似乎是……”

    就在这一片慌乱之众,一些目光毒辣的修士愕然发现,那八荒诛魔剑阵中央,突然走出一道峻拔修长的身影来。

    光影飞舞,炽霞流窜,将他映衬得宛如一尊上界神祗降临尘世般,令人看不清其面容。

    不过,伴随着他的出现,那化作八幅剑图的八荒诛魔剑阵,突然就凝滞半空,而后化作一道道流光,没入了那一道身影的掌指之间,眨眼消失不见。

    一瞬间,那天地之间的炽盛光霞,也都随之消失弥散,令得天地重新陷入一片漆黑的氛围之中。

    不过,此时恰是那晨曦十分,那浓浓的夜色刚涌现而出,就被一道璀璨的晨光撕破,降临下一抹浩大的阳光。

    璀璨的光,洒落在那一道身影身上,恰将其面容清晰映现,他一袭青衫,面容清俊漠然,一头雪白引发飞舞,带着一股肃杀、沉凝、沧桑的气息。

    所有碰触到那一抹身影的目光,都几乎不约而同地骤然一缩,面露一抹不敢置信之色。

    那是……陈汐!?

    而当冷禅儿和云竹老祖见到那一抹身影时,顿时浑身僵固,一瞬间心都跌入了低谷,两人哪怕之前就隐隐猜到事态似乎有变,可当真正看清那从大阵中走出之人的面容时,依旧感到一种难言的震惊。

    陈汐!

    他竟然还活着!

    那……净空师弟(师叔)他们呢?

    两人心中,不可抑制地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

    ps:今天和明天都是自动更新,俺在武汉参加婚礼,等后天回来,就开始爆发,请兄弟们暂且忍耐两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