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五十七章 父亲的身影【第一更】

神箓 第七百五十七章 父亲的身影【第一更】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烈鹏长老一锤定音。请记住本站的网址:n。

    直至离开试剑大殿时,百里嫣心神依旧有些恍惚,像魔怔了一般,一路上喃喃自语,重复着一句话:“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旁边的不朽灵山弟子看得心中都是一揪,喟然不已。

    这次他们入世,一路上拜访了不少势力,无不是顺风顺水,被奉为座上宾,以最崇高的礼节接待他们。

    这也愈发助长了他们心中的气焰,自认天下之大,除了不可知之地和隐世圣土中的一小撮势力,其他势力不足惧耳。

    可谁知,甫一抵达九华剑派,竟会连连碰壁,频频受挫,不仅方靖略和陆平两位师兄惨败于一人之手,连百里公主,都因此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更不得不向对方长辈低头认错,这一切都他们心中如同被针扎了般难受,自尊心遭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

    尤为令他们憋屈和恐慌的是,宗门的至高传承,居然也泄露了出去,这消息若传回宗门,必然会引起高层震怒,那他们也不可避免会被波及,遭受惩罚……

    一想到这,这些弟子的神色都是黯然不已,像斗败的公鸡似的,没精打采。

    而这一切,都源自一个人——陈汐!

    甚至,他们很确信,无论是七天前的试剑大殿对决,还是今日的对赌,若不是这该死的陈汐,这一系列的坎坷遭遇都不会发生!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直至离开九华剑派,百里嫣依旧在喃喃,神色怔怔,一副神游物外的呆滞模样。

    “公主,你没事吧?”终于有人忍不住问出了声。

    百里嫣一惊,从沉思中清醒,神色凛然,带着一股凌厉决然的味道:“我决定,这一次,如果不查清楚陈汐如何参悟出不朽道意的,就誓不回宗门!”

    ……

    陈汐打量着手中这件冥晦羽衣,心中也惊叹不已。

    这件仙器,由仙材冥晦灵光丝炼制而成,上边被高手布下了三十六种仙禁,穿戴身上,不仅可以幻化成各种款式的衣衫,且防御力极为惊人,足以抗下地仙老祖的全力一击而不裂!

    这一切,都归功于这件仙器所用的材料上,那冥晦灵光丝,乃是太古神虫冥晦蚕所产生,冥晦蚕只有一天的寿命,可实力却恐怖无比,甫一生出,就拥有撕天裂地之威,神异无比,也可怕无比。

    它临死之际,尸骸中会产生一种蚕丝,细若流光,长不及三尺,但却是一种罕见的仙材,风火不侵,柔韧无比,无须炼制,就能轻易割断一件半仙器!

    并且这种蚕丝若不及时收取,于三个呼吸内就会消失不见,所以,这种仙材也极其难以寻觅,珍稀之极。

    由此就可以知道,眼前这件冥晦羽翼有多么的宝贵了。

    “陈汐,感觉此物如何?”一旁,烈鹏长老捋须含笑。

    “无价之宝。”陈汐认真答道。

    烈鹏已将此物赠送给他,换句话说,从此刻起,他身上就多了一层极为强悍的防御,不亚于多出了第二条命,毕竟,这可是一件仙器!

    “这柄雪虹仙剑……”烈鹏道,话没说完,就被陈汐打断:“师伯,此剑我不能收!”态度坚决。

    烈鹏一怔,感慨道:“你这小家伙,知分寸,明义理,天赋又是如此惊人,我烈鹏自担任九华剑派的刑罚长老以来,还从没见过一个像你般优秀的弟子。”

    说着,他拍了拍陈汐肩膀:“这段时间,就在宗门内静心修炼吧,外边风雨再大,也吹不进咱们的地盘。”

    陈汐一怔,点了点头。

    ……

    三天后。

    掌教温华庭归来,召集一众长老,于真武峰之巅议事。

    当日,一众弟子都听闻,域外异族重现玄寰域,俨然如同三界大乱的征兆,震惊天下,十大仙门、魔门六脉、乃至一些隐世之地,无不展开了一系列行动,派遣高手,巡弋天下,探查域外异族的下落。

    傍晚。

    陈汐被召见,前往真武峰。

    恢弘庄肃的大殿中,只有温华庭一人,他高冠古服,眉宇如峰,眼眸开阖之间,神光流转,如渊如海。

    陈汐见礼之后,就恭立一侧,心中却颇不宁静。

    他知道,掌教甫一归来,就召见自己,所为之事,必然和父亲陈灵钧有关!

    果然,温华庭没有废话,直接将一枚玉简交给了陈汐:“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你看看吧。”

    嗡!

    陈汐打开玉简,倏然浮现出一道身影来。

    背景是一片暗寂的空间,那一道身影傲立其中,仿若驻足在永夜之中,漆黑的背景令人压抑。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眉宇如剑,轮廓刚毅,双手负背而立,自由一股孤峻不可撼动的气魄。

    甫一看清这男子的模样,陈汐恍惚间,就想起了自己的弟弟陈昊,陈昊的模样简直和这男子是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除了气质不同,其他方面无不惊人的相似!

    一股不可抑制的激动像熔浆爆发似的,突然就涌上了心头,令陈汐双拳都情不自禁紧握起来,眼睛死死盯着那一道孤峻的身影,他知道,这人就是自己的父亲——陈灵钧!

    这是他记事以来,第一次见到父亲的模样,那种莫名的复杂情绪,令他大脑都一阵空白,恍惚不知身处何地。

    那一道身影,神色冰冷而漠然,像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可此时,他唇角微翘,浮起一抹柔和的弧度,无情的眼眸中也多出一抹伤感、一抹欣慰之色。

    他只说了一句话:“等我带你母亲回来。”

    有些事情,绝非三言两语能说清楚,有些事情,在未完成之前,说多了也注定会让更多人担心。

    所以,他只说了这一句话。

    语态平静,却透着一股坚定铿锵的味道,更有着一丝愧疚,和对自己亲生骨肉的安慰。

    陈汐能听的出来,早在少年时期,他也同样如此,沉默寡言,惜字如金,也更能明白其中所蕴含的意味。

    啪!

    玉简破损,那一道身影若碎裂的涟漪,消失得无影无踪。

    陈汐抬头,问道:“掌教师伯,可否告诉弟子,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他自然指的是陈灵钧。

    温华庭怔了怔,似没想到,陈汐会以“他”来代替“父亲”二字,旋即,他就整了整思绪,沉吟道:“很有魄力也很强大的一个人。”

    陈汐继续问道:“那他究竟强大到了什么地步?”

    温华庭摇头:“无法估量,起码,一般的地仙老祖根本不是其对手。”

    陈汐抿嘴,紧握的双拳又不自禁攥紧了一分,指肚发白,指甲都深深陷入肉中。

    越是了解自己的父亲,却越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愤怒。

    为什么!

    为什么要离我和爷爷、弟弟而去?

    如果你不离开,爷爷还会死吗?我和弟弟会遭受如此多羞辱和磨难吗?

    如此强大的修为,难道就不能帮助爷爷,帮助家族一分?

    为什么?

    陈汐心中有太多的疑问,太多的苦涩,太多的愤怒了,之前在他得知自己父亲还没死,并且并非自己想象的那么普通时,心中就一直在疑惑。

    为什么自己家族破亡,爷爷重伤,自己年幼,弟弟还在襁褓之中,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窘迫和苦难时,身为家中唯一顶梁柱的父亲不顾一切要离开?

    他怎会如此狠心?

    为什么!?

    陈汐愤怒得浑身都颤抖起来,哪怕他知道,父亲的离开,是为了救助母亲,可是,他无法原谅这一切!

    或许,身为一名丈夫,他的所作所为极为合格,但他身为一名父亲,身为爷爷的儿子,所作所为却太让人失望了!

    “或许,其中有你不了解的原因,此时愤怒,于己无益,反而惊扰了自己的道心修为。”耳畔,突然响起一道若洪钟大吕般的宏大声音,顿时震得陈汐从那一股愤怒中清醒过来,神智也恢复了许多。

    他这才发现,自己因为父亲留下的一道玉简,竟差点道心失守,被心魔所乘!

    “多谢掌教师伯点化!”陈汐拱手,感激道。

    温华庭笑了笑,神色温煦,自有一股长者之风,“悟即刹那成正,迷而万劫沉流,若能一念合真修,哪来恒沙罪垢?”

    这是一句道谒,说的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然而情过重,则为妄,欲过重,则为痴,就会被干扰道心,所以,还应捋顺心境,气定方能神闲,如此,外物也不会染身了。

    陈汐点头:“师伯教训的对。”

    温华庭哑然笑道:“莫强求,莫较真,在我面前,还是率性为好。”

    说着,他神色突然一敛:“陈汐,此次召你前来,还另有一事相告,岳池师弟他……背叛宗门了!”

    话到最后,以温华庭的涵养,也不禁带上一抹愠怒。

    陈汐眼眸一凝,“可是投靠了天衍道宗?”

    “应该如此。”

    温华庭轻叹道:“玄坤师叔本答应替你出头,惩治于岳池,谁料还是晚了一步,被他早早闻风而逃了。”

    陈汐默然,他在努力消化这个惊人的消息,这消息若是传入外界,根本不用想,必然会引起整个修行界动荡。

    毕竟,岳池可是十大仙门之一九华剑派的高层,东华峰之主,权柄滔天,这样一尊大人物突然背叛,所引起的风波又岂能小了?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温华庭再次道出一个更为惊人的消息,“还有一件事,三天之后,冰释天会亲自登门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