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破镜难圆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 第一百五十二章 破镜难圆

作者:御风九天书名: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此刻,后胜已然是声sè厉茬,目光森冷,偶然间九个方位,九股冷然的杀机澎湃的向着陈益而来!

    相信相信只需要一声令下,这森然的气息就会化作雷霆的袭击,九个方位,九个无锋后期的一流高手,恰巧将这个jīng致的凉亭围城了一个三角。三人一层,一共三层,原以为是为了后胜遭遇刺杀之后一定会加强安保,陈益也想到了这庭院里一定会有人看守,但仔细搜索却为发现任何踪迹,想不到此刻突然间暴露却就是针对自己。

    细细判断,陈益可以明明白白的了解到,这九个人并不是一般的无锋境界高手可以比拟,三个人组成了一个小型阵法,九个人就是三个阵法的叠加,这样有理有据进退有度的布置可不是壹加壹等于贰那么简单,用现在的话来说,可以把这样的叠加用次方数来计算,加入一个武士的战斗力为十个点那么九个武士的次方数叠加,这样战斗力是何其恐怖,其结果不言而喻。

    后胜陡然起身,双手背负,以次此居高临下的姿态望着陈益不发一言,而陈益却依旧是徐徐握着茶杯,眉目不变,面sè不改,稳坐钓鱼台,“相国大人不必介意,既然相国大人有难言之隐,那在下也就不强求了,待到有朝一rì,相国大人愿意告诉在下时,在下在洗耳恭听也不迟。”

    看似轻描淡写,却是在不经意间反将一军,原本后胜逼问他的话,却又被他无形之中绕开,抬起头,儒雅的面容挂着一缕谦和的微笑,但谁也不曾看见就在抬头的一刹那间,眼底的一抹shè人的寒芒。有时候被别人知道自己秘密并不是好事,尤其是自己与对方正在合作,若是被对方抓住把柄就更不好了,那样的话,合作就谈不成了。

    “呃——哈哈!”片刻的错愕之后,后胜也是爽朗的一笑,似乎刚才的种种不愉快也随之而去,那九个方位庞大的威势也随之烟消云散,这个雅致的小院又一次重回安逸,风依旧怡人,夕阳依旧很美,丝毫好友刚才那一幕杀机四伏的景象,后胜重新端坐于陈益对面,一杯清茶遥遥相敬,淡淡一笑,恩仇泯于谈笑间。

    “既然先生如此大度,后胜也就谢过了,同样的话本相也送给先生,期待着先生与本相吐露真言的一天,到时本相一定洗耳恭听,来吧先看看小姐送给先生的礼物,先生是否满意,请——”

    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眼神却是看着桌上那jīng致的锦盒,显然是想后胜打开,说的确喜欢与否,其实不过是要陈益当场验收,免得以后相互之间纠缠不清。

    “既如此,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对着后胜拱了拱手,小心翼翼的开启盒子,两人的眼神却是始终没有移动过,至此一看便知,后胜也不知道这锦盒之中装有何种礼物,陈益淡淡一笑,却也是一刹那间便消失了,后胜以为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却不知道陈益想到的却是,‘看来他们,也并非铁板一块。’

    锦盒被徐徐展开,一层黄sè的软垫之上,一层朦胧的光晕升起,目之所及极为柔和,毫不刺眼,紧接着便是一股迷人的草药香味扑鼻而来,一颗鹌鹑蛋大小的丹药随之映入两人眼中。

    “chūn秋轮回丹!”

    “哈哈——”

    随之而来是两人笑声,后胜笑得是终于把对面这个家伙稳住了,陈益却在笑,为了这个宝贝,合作也无不可,看似和谐畅快的笑声传遍了小院,但这其中有几分真诚又有谁知晓呢!

    ————————————————————————————————————————————————————————————————————————————

    桑海城,有间客栈。

    后院,在燕弘当年的设计与经营下,已经被分为了三进,第一进是普通的客房,第二进则可以算作高级套间客房,第三进则是最为华贵的,这里却又被分为了天地人三个院子,与前院的酒楼一样需要身份足够之人才能入住,光有些黄白之物却是万万不够的。

    此刻夕阳最浓之时,燕弘却是独自一人颓然的坐在房内,谢芷云的遗体已经被妥善处理了,但是越是这样燕弘却越发觉得伤感,之后要相见,就只能对着冰冷的长生牌了?

    这样的现实对于他来说太过残酷,太过无情,曾经的那一抹温柔,那一汪情义,那一道妖娆的倩影,就要被永远尘封了,尘封在记忆的最深处只能在每每午夜梦回之时,再去看一眼那往rì的妖娆。

    燕弘的手臂上缠绕着谢芷云的飞镖,这原本是送给的,却想不到现在却化成了一抹追思,睹物思人,每每手掌轻轻拂过那冰冷的飞刀的时候,仿佛那上面还残留着伊人留下的芬芳,十二支飞刀,与天干地支相对,如今却只剩下十一只,还有一只送给了即墨城里那个懵懂少年,她是谢芷云今生唯一的学生,总有一天燕弘会找到他,带在身边细心培养,这也算了却了伊人的一桩心事,言语之间他能够感觉到谢芷云对那个小家伙很在意。

    眼前宽大的桌子上,已经堆满了空荡荡的酒瓶,一眼扫去已经看不清数目地上歪七竖八的倒放着酒坛子,丁胖子来劝过几次却被燕弘直接胎教踹出门去,像滚皮球一般,“再来,再来,少爷我见你一次,踹你一次!宾————”

    这是丁胖子滚出去之后,耳边传来的燕弘的吼声,就连丁胖子在这一刻,也留下了泪水,他能够听得出这句话之中没有愤怒,有的只是无尽的悲伤,颓丧,还有一抹散不开的心灰意冷。

    “呃——”摇晃着手里的酒瓶,燕弘早已醉眼朦胧,左手耷拉在桌上,整个人已经半靠在上面,右手有气无力的摇晃着酒瓶,希望感受到其中还有液体的流。”

    “哼——”嘣————

    一声脆响酒瓶被砸的稀烂,身后的屏风上贱了少许酒水,原本一副美丽的刺绣算是混了,放眼望去身后的屏风早已打湿了大半,地上也全是残破的酒瓶,今天往rì里潇洒风流的他已经不在,剩下的只是一个不省人事,邋里邋遢的老醉鬼,原本洁净的白衣,此刻已经被糟蹋的不成样子了。

    “酒呢——拿酒来,混账,人都死光了吗?拿酒来——”

    原本呢喃的声响,到后来变成了发疯是似的叫喊,整个院子似乎都回响着野兽般的吼声!

    门外,紫sè倩影翩然而来,修长的皓腕端着托盘,听着那近乎撕心裂肺的呼喊声,美眸中闪过无尽的怜惜,多情总无情伤,但伤的最深的是谁,却没人能说的清。

    ——吱呀——

    房门被轻轻推开,看着这满地的瓶瓶罐罐,眼中疼惜之sè更浓,轻轻将托盘放下,快步上前一把夺过燕弘的酒瓶,“子弘看看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了,别再喝了!”

    “呃——”咦是你?大司命你怎么来了——”一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影,酒意似乎醒了一分,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说道。

    “你呀,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所以来看看。”哑然的笑了笑,燕弘现在这般摸样落在佳人眼中,不外乎就像是个灰心丧气的大男孩,静下心来她只想用自己的温暖,去安抚他受伤的心。

    “呃——,我是很伤心,但是你却不该来这,知道嘛,你不该来!“前半句依旧是大舌头的胡乱话后半句却已经用上了一丝内力,房中的烛台被震得嗡嗡作响!

    ——蹬蹬——

    陡然间的变化,大司命有些措手不及,“燕弘——,你疯了嘛,她死了,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也不要像疯狗一样乱咬人!!!”

    “你认为我疯了!”右手的食指指着大司命挺巧的鼻尖,左手死死的扣住她的肩膀大吼道“我告诉你,我没疯,我很清醒,看——这是什么!”

    说着,长袖中翻出两个物件,一片残破的红sè布料,还有半个yīn阳玉镯,“这是什么你说!这块布料,我记得清楚,是你那天穿的裙子的布料,这半个镯子也是你的吧!贱人,你还有什么话说——啊!”

    ——嘭——

    手上加了一把内力,一使劲将大司命单薄的身躯推到墙根处,左手已经卡住了她的脖子,眼中的怒火似乎要焚烧一切!

    “咳咳——,燕弘,你怀疑我,你以为是我做的?”

    一阵窒息的咳嗽,显然是燕弘的手太过用力,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留下了,断断续续的反问道,声音极尽悲怆。

    “难道不是嘛,那一晚,我赶去的时候,芷云已经奄奄一息,可是这两件东西她却死死的攥着,你还要否认!”

    “哼——”——嘭——

    手上用上内力,一把将燕弘推到,但下一秒,紫sè的倩影却若风中残烛,无力的摇曳着“你说是我做的,哈哈——,好一个证据确凿!”

    泪水再也止不住,如决堤一般奔涌,仰着头,jīng致的发箍已经崩碎,秀美的长发全部散开“燕!弘!我最后告诉你一边,这件事,我根本没做过!”

    “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吗?”瘫坐在地上,蓬头垢面,四仰八叉,拿起酒壶仰头大喝了一口,声音不高,却是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句话!

    “既然如此,那,不必多言,这个东西是你的现在还你!”原本圆润的声音,此刻已是极为沙哑,右手猛地向脖子上一拽,一叶美丽的紫sè羽毛被丢弃在地“从此你我再无任何瓜葛!”

    ——嘭——

    门被狠狠的摔了一把,两人对视的最后一眼,大司命的眼中是无尽的悲怆与委屈,然而他却没有在燕弘的眼中看到哪怕一丝一毫自己渴望的东西,看到的只有那无边无际的怒火,以及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意!

    这一刻她的心碎了,而他的心在这一刻似乎又被撕裂了一次,同样的绝情,这一生似乎他们终究是情深缘浅,破镜难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