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庶女王妃之盛世荣华最新章节 - 116 在意,混乱

庶女王妃之盛世荣华 116 在意,混乱

作者:文苑舒兰书名:庶女王妃之盛世荣华类别:穿越小说
    齐怀若看着挤了一院子的人,眉头蹙起,“这是做什么?”

    方嬷嬷随即上前,恭敬回道:“回二少爷,这些都是沧澜院的下人,老奴领着众人前来拜见二少夫人。”

    齐怀若神色稍霁,转开视线看着荣华,“你今日也累了,不如明日再处理这些事情。”

    荣华扫视了众人一眼,包括方嬷嬷在内,每一个人都恭敬地低着头,“嗯。”

    齐怀若见她没有反对,便对方嬷嬷下令,“先下去吧,明日在来就是。”

    “是。”方嬷嬷没有多话,应了之后便领着下人退下。

    齐怀若两人进了屋子,方才坐下没多久,那边方嬷嬷便又领着青荷绿荷进来,又是上茶上点心的,“你们先下去吧。”

    方嬷嬷和绿荷都是没有说话,不过青荷却似乎又压不住了开口道:“二少爷,奴婢留下来伺候二少夫人。”

    齐怀若面色微沉,“不必了。”

    “二少爷……”

    “方嬷嬷,二少夫人方才进门,一时间难以处理太多的事情,方嬷嬷既然是娘派来的,也是这沧澜院的管事嬷嬷,那下人的规矩,还请方嬷嬷也抓紧一些,免得下人们连规矩都给忘了!”齐怀若没有直接训斥青荷,而是直接向方嬷嬷发作。

    方嬷嬷忙道:“老奴明白,二少爷放心,老奴定然不会让二少爷失望的!”随后,便又向青荷和绿荷两人道:“好了,二少爷和二少夫人有话要说,都退下吧!”

    斥退了两人之后,方嬷嬷又道:“那二少爷和二少夫人先休息,老奴便在外面,若是二少爷和二少夫人有事,请叫老奴。”

    “嗯。”齐怀若应道。

    方嬷嬷方才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屋子中安静了下来。

    荣华仍是低着头喝着茶,这般的平静让齐怀若有些坐立不安。

    “荣华,那青荷你若是不喜,我便让热给换了。”齐怀若开口道,青荷究竟是何用心他怎么会没发现,只是他有些不明白为何娘会派这样的一个不安分的婢女来伺候。

    荣华抬起头,微笑道:“你方才也说了我才进门,这便发作了下人,恐怕往后的日子更是难过了。”

    “我并非……”

    “况且,与其找些心里藏着掖着的,不若留着眼前这个将心思摆上面的。”荣华打断了齐怀若的话,与其虽然是平缓,但是却让齐怀若听着心里发麻。

    齐怀若凝视着她半晌,“你不在乎?”

    荣华微笑反问:“我为何要在乎?”

    齐怀若心里当即像是压上了一块石头似的,“你看不出那青荷的心思?”

    “如此明显,我怎么会看不出来?”荣华还是微笑。

    齐怀若脸色有些难看了,沉默半晌,然后道:“荣华……”

    他想将心里的闷气发出,可想想,他似乎并没有这个资格。

    他们的婚姻本就只是表面的。

    而他也承诺过她,不会强迫。

    齐怀若没有继续下去,而是站起身来,欲往外走去。

    “你要去哪?”荣华旋即起身,冲口而出。

    齐怀若停下脚步看着她,正色道:“将那青荷给撵出沧澜院!”

    他不能对她不满,难不成还不能发作一个下人?

    迁怒。

    没错,他是在迁怒。

    他不愿意面对她不在乎他的事实!

    “不是说了没事了吗?”荣华蹙眉道。

    齐怀若却坚持,“心怀不轨之人留在身边定然会出事!”

    “我知道这是你的主意,可其他人却不知道,你这样做岂不是让我一进门便落的一个不好的名声?”荣华仍是不赞同。

    齐怀若沉吟了一下,“你放心,我会找一个好借口的。”

    “你……”荣华的话停顿了下来,她有些不明白为何齐怀若这般坚持,即便是维护她,但是,那青荷如今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威胁,反而这时候处理了,“你为何非得处理那青荷?我都不在乎,你更是无需……”

    “就是因为你不在乎,所以我才要处理了她!”齐怀若脱口而出,可说完了之后,自己却先愕然起来了。

    他似乎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将这些话说出。

    荣华心头颤动着,“你……”

    齐怀若想将话收回去已经是不可能的,只能坦然苦笑:“我想,没有一个男人会愿意看着自己的妻子这么大方。”

    “是吗?”荣华也是笑道,“我以为齐人之福是每一个男人都想要的。”

    “并非……”

    “我有些累了,青荷一事还是缓缓吧,我不想一进门还未弄清楚情况便惹了众人的注意。”荣华起身打断了他的话,似乎并不愿意听他接下来的话。

    她在逃避。

    逃避着从他口中听见自己心里所猜想的那些话。

    现在,她已经无法清晰地分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可既然如今她无法给予他回报,便不该从他的身上得到更多。

    齐怀若,你不需要做出这般多的承诺。

    或许,在她的心里,还有着将来会失望的惧意。

    正如她所说的,她的多疑已经到了怀疑一切的地步。

    齐怀若似乎看出了她的逃避,缓缓舒了口气,也没有继续在往下说,“我让人将她调离你身边,不出沧澜院,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嗯。”荣华没有继续反对。

    齐怀若也起身,“进去休息一下,等晚膳时候我再来唤你。”

    荣华点头,避开了齐怀若的视线,转身进了寝室。

    寝室内,除了没有燃烧着的大红花烛,和昨夜之时并没有两样。

    红绸未曾落下,墙上的喜字也还是贴着。

    荣华坐在了床边,即便身心都疲惫,可是,却无法安静下来休息。

    从昨夜开始,她和齐怀若之间的相处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掌控,不过是短短一天一夜的时间罢了,她却仿佛已经迷失了自己。

    为什么会这样?

    是感动,还是,她的心底便渴望这种被人爱被人在乎的感觉?

    荣华低着头,无法给予自己答案。

    ……

    夜幕渐渐降临,夕阳的余晖让京城蒙上了一层昏黄。

    很美的傍晚。

    很美的夕阳。

    只是这份美却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心情欣赏的,甚至许多人,都不会去注意。

    裴少逸便是其中一个。

    昨夜的一番酒醉以及放纵让他在今日差一点便迟到了,幸好他还不需要上朝,否则定然错过了早朝的时间。

    因为宿醉,也因为昨夜的失控,让他一整日都处于浑浑噩噩之中。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衙的时辰,可这一口气还未喘匀,回到了府邸之后,便又有麻烦之事在等着他。

    方才踏进了大门,管家便来禀报说厉崇文来了。

    裴少逸自然知晓厉崇文为何而来,因而当他见到了厉崇文脸上的难看之色之时并不意外,不过不意外并不代表不生气。

    可偏偏,他没有立场发作,因而只能忍着。

    裴少逸上前,“见过外祖父。”

    “不敢!”厉崇文冷哼一声道。

    裴少逸压下怒意,“外祖父可是来看君儿的?”

    “原来裴大人心里还记挂着君儿,真是难得!”厉崇文冷笑道,“我还以为裴大人是恨不得君儿就这样死了!”

    裴少逸正色道:“外祖父何出此言?可是因为昨夜家母的那番激动之言?外祖父,昨夜下官已经跟外祖母解释过了,昨夜家母只是因为伤心过度,再次,我再向外祖父赔罪,同时也正式向外祖父保证,我裴少逸绝对不会做出那等抛弃结发之妻之人!”

    “不会抛弃君儿?”厉崇文倏然站起身,面色的怒色更浓,“裴大人所谓的不会抛弃是指什么?是指裴大人自君儿生产之后便未曾去看过了君儿,还是指裴大人在妻子当晚便收用丫鬟次日便提为姨娘?!”

    裴少逸脸色一变,昨夜之事于他来说是失态,更是耻辱,若是可以,他甚至希望昨夜之事根本没有发生过,而清醒之后,他也做了一番处理,勒令知情之人对此事闭口不谈,可为何厉崇文会知晓?“外祖父此话何意?什么姨娘?”

    厉崇文眼底泛起了嘲弄,“裴大人既然做得出为何便不怕认?原本男人收用一个丫鬟甚至纳妾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裴大人不觉得你太心急了吗?即便你想收用丫鬟,可也不该在君儿生产当晚便收用!即便你真的等不及了,可也不该在次日便直接将那下作的东西给提为姨娘!你这样做至君儿于何地?你是想借此逼死她吗?”

    厉崇文是真的动怒了,不仅为温君华抱不平,也是这段已经投入了不少但是至今却没有收到回报却已经岌岌可危的姻亲关系。

    裴少逸是个识时务之人,也是个下得了狠手之人,否则当日他就不会同意换亲。

    可是他没想到裴少逸的狠绝居然到了这个地步!

    除了动怒之外,厉崇文心里也不免生出了轻蔑。

    堂堂状元郎,如今看来也不过是一个伪君子薄情郎!

    裴少逸闻言,原本便不舒服的头便又泛起了一股沉痛,面对厉崇文的指责,他也是生气,可更多的还是不解,即使厉崇文知晓了昨夜之事,可是姨娘一事又是怎么回事?“外祖父,昨夜因为君儿一事,我喝了些酒,也的确是酒后失德,可今早我已然让人将那丫鬟给处理了,至于姨娘一事,更是无从说起!”

    厉崇文冷笑:“裴大人这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如今裴府上下谁不知道裴大人新收了一个丫鬟做姨娘?不但府中的下人知晓,便是连方才醒来还未从伤心当中缓过神来的君儿也知晓了!因为伤了身子一事君儿已然是伤心欲绝,可没想到裴大人居然还有这般一个惊喜给她!”

    “外祖父,在下的确不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裴少逸声音有些沉,“还请外祖父明言,这究竟是……”

    “这是你的府邸,更是你的事情,你若是真的不知道那便去找人问问!”厉崇文打断了他的话,“不过裴大人,身为君儿的外祖父,我还是要忠告裴大人一句,若是裴大人真的做出了辜负君儿的事情,即便温家不愿意为君儿这个嫁出去的女儿和裴大人置气,我厉家却绝不会袖手旁观!裴大人最好记住了君儿是如何嫁进你们裴家的!”

    说罢之后,便甩了衣袖离开。

    裴少逸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眸光也染上了冰,厉崇文最后一句话是何意思他清楚的很,他居然威胁他,拿当日的事情威胁他!裴少逸没想到这个威胁没有来自荣华,而是来自于厉崇文!他居然拿这件事来威胁他,难道他不知道那件事若是泄露了,他厉崇文厉家也不会有好下场?!

    裴少逸是恨不得立即上前反击厉崇文,可是理智提醒他不可以!

    因为,他比厉崇文更加的顾忌这件事!

    而这也是厉崇文敢于威胁他的根本原因!

    裴少逸缓了好一阵子的情绪,随后便去查厉崇文口中所说姨娘一事,如厉崇文所说的,他很快便得到了答案。

    裴府,他裴少逸的确是有了一个姨娘,一名妾室,即便只是贱妾,但是却是有了名分的妾室!

    而新姨娘正是昨夜他碰了的那个丫鬟!

    “我明明已经让你将人送走,为何会这样?为何会惊动老夫人?!”

    让裴少逸怒火中烧的是此事居然是他的母亲一手操办的!

    也正是因为始作俑者是他的母亲,他一腔怒火只能向被受他命令去安置那丫鬟的管家身上。

    管家惶恐地回答:“大人……小的也没想过会是这样……小的跟雪姨娘……不,跟雪柔那丫头说了大人的安排之时,那丫头虽然难过可也没有反抗,小的见她如此便也没有做什么防备,可小的万万没想到她在回去收拾东西的时候趁机跑了,而且还跑到了老夫人的院子内,将昨夜之事禀明了老夫人,更求了老夫人让她留下……老夫人得知此事之后便做主将她留下,然后很快便发了话,说雪柔从今往后便是这府中的姨娘,跟着就让人安排了院子以及伺候的人,甚至还……还让人请了大夫来给雪柔开方子……让雪柔能够一举得男……”

    裴少逸不听还好,一听更是气的发疯,原本儒雅的气质被阴沉取代,俊秀风流的面容也狰狞的可怕,可气成了这样,他却还是要忍着,在得知了前因后果之后,他便是连迁怒下人也不能,因为若是他真的严惩了下人出了这口气,那他的母亲往后在这府中便再无威信,若是传出去了,更是糟糕!

    所以他还是只能忍着!

    “为何这事会传到夫人的耳中!”他咬着牙一字一字地道。

    管家低着头战战兢兢,“是……是老夫人让人去告知夫人的……说是夫人不方便……这杯妾室茶等夫人月子过后再喝……不过名分要先定下来……说是好伺候大人……”

    裴少逸合上了眼睛,双手攥的紧紧的,嘴唇紧抿,没有继续再说话,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若是再开口会说出些什么话来!

    许久之后,直到他能够控制住自己的理智,方才睁开眼睛开口:“往后不管老夫人要做什么事情,都必须经过我的同意!”

    管家低头应道:“是。”

    裴少逸能够做的也便只有这个,吩咐完了之后便拂袖离去,原本他回府是想去看看温君华还有新生的女儿的,不过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心思了!

    他回了书房,可这一夜,他便是连借酒消愁都不成了。

    ……

    而此时,在温君华的寝室之内,厉夫人虽然没有撕破脸恶言相向,但是每一句话看似是在安抚或者是在替温君华不值愤怒,可是字字却都像是利刀一般刺入了她的心中。

    厉夫人一大早便过来陪着温君华,一直到她醒来。

    而在温君华醒来之后没多久,便从厉夫人安抚的话语之中得知了自己只生了一个女儿,而且伤了身子往后可能都不能再生育的事情。

    而还未从这件事引起的歇斯底里之中缓过来,裴老夫人派的人来了。

    厉夫人倒是没想到裴老夫人派人来居然是说这样一件事,不过她却是很满意,虽然面上愤怒焦急,甚至派人去通知了厉崇文,可是心里还是痛快。

    温君华得知这件事之后,又是疯了一般,当即又晕厥了过去,一直到了厉崇文到来,方才醒来。

    因为温君华未出月,厉崇文也不能进来,只能通过厉夫人转达他的会维护温君华到底的话,厉夫人倒是没有曲解什么,原原本本地跟温君华说了。

    自然几句保证是无法让一直娇生惯养却接连受打击的温君华平静下来,她还是歇斯底里地闹着,甚至不顾一切闹着要去找裴少逸问清楚。

    厉夫人也没费多少力气阻止,因为温君华也没有多少体力,可她一直闹着却也不是办法,厉夫人只能想办法让她平静下来。

    而办法也简单,就是一句话。

    你若是死了,便真的顺了其他人的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