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庶女王妃之盛世荣华最新章节 - 003 试探

庶女王妃之盛世荣华 003 试探

作者:文苑舒兰书名:庶女王妃之盛世荣华类别:穿越小说
    寒山寺是江南最有名的寺庙,便位于姑苏城不远的寒山之上,如厉氏所言,当年老夫人的确是很喜欢前去上香祈愿,有时候也是小住上几日。

    只是老夫人去和她去,却是两个不同得概念。

    她是未出阁的少女,而根据方才厉氏所说她也不太可能陪着她去,这一住还是要住上一个月,厉氏,她是想毁了她吗?!

    便在荣华低垂眼帘寻思着厉氏的目的之时,一旁的林嬷嬷听后,也是傻眼了,心急如焚。

    这大户人家在寺庙中做法事是常事,但是要姑娘一同前去……

    这寒山寺虽说是寺庙,是佛门圣地,里面住的是和尚,可这和尚也是男子啊!让未出阁的姑娘在寒山寺住上一个月,这不是摆明了想毁了姑娘的清誉吗?

    林嬷嬷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后果,开口道:“夫人,老夫人生前最疼爱的是二姑娘,不如……”

    “放肆!”李嬷嬷恶狠狠地喝止了她,“林氏你好大的胆子,主子们在说话,哪轮到你一个奴才插话!”

    荣华见状,连忙起身:“母亲息怒,荣华虽为庶出,但亦是长孙女,这为祖母尽孝一事自然是当仁不让。”说完,转身对林嬷嬷沉眸叱喝道:“林嬷嬷,还不给母亲赔罪!”以以往的经验,在厉氏面前,辩解只会让事态更加的恶化。

    厉氏或许不会对她如何,可是,要林嬷嬷一条性命,却是轻而易举!

    林嬷嬷脸上泛起了心疼,心里也知道自己太过于冲动,如今不但自己自身难保,甚至还会连累大姑娘,当即跪下磕头,“老奴知罪,请夫人恕罪!”

    室内响起了额头碰地的声音。

    荣华悄然攥紧了双手,转过身对厉氏垂头道:“嬷嬷一事失言冲撞母亲,还望母亲恕罪。”

    厉氏冷哼了一声,“我知道大姑娘性子仁善,但是,却也不能过于的放任身边的下人!我温家可不是那等没规矩的人家!”

    “母亲教训的是。”荣华低声回道。

    “大姑娘知道了便好!”厉氏面色虽然有些厉,但是却没有继续说什么,似乎没打算大发雷霆。

    荣华抬眸看了她一眼,“谢母亲不怪之恩。”随后转身,对林嬷嬷道:“嬷嬷还不赶快出去,免得在此再惹母亲生气!”

    林嬷嬷抬头看向荣华,额上已经多出了一块青紫。

    荣华眼底闪过了一抹担忧,随后又补了一句:“赶紧出去院子外面等我!”

    林嬷嬷自然知道自家姑娘是在护着她,连忙垂头对厉氏又告罪了一声,便起身退了出去。

    “都是荣华不是,让母亲动怒了。”荣华转过身,低着头缓缓道。

    厉氏眯了眯眼睛,随后端起了茶盏轻轻抿了一口,然后缓缓说道:“这本来也是该由君儿去的,怎么说君儿方才是老夫人的嫡亲孙女,只不过君儿的婚事已定,过几日男家便要前来下聘,自然不能离开,再者当年老夫人对大姑娘你也是疼爱有加,让大姑娘去陪老夫人,老夫人定然也是会高兴的。”

    荣华自然听出了厉氏话中的嘲讽,只是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让她诧异的是,温君华的婚事已经定下了,而且过几日便要前来下聘。

    厉氏今日如此盛装打扮是因为温君华喜事将近?

    只是厉氏甚为疼爱温君华,自她及笄后,屡屡拒绝了上门提亲之人,只是为了不让女儿嫁入商贾之家,如今居然毫无声息定了亲不说,还走到了下聘的环节?厉氏为何这般委屈温君华?而且作为父亲的温晋不是还在外头经商未回吗?父亲不在,如何下聘?

    而在男方来给温君华下聘的之前几日,厉氏却让她去寒山寺给老夫人祈福……

    原先她以为厉氏是想借着这件事来损伤她的闺誉,可是如今,似乎并不非这般简单。

    荣华诧异过后,疑虑升起,不过面上却没有丝毫显露,微笑道:“原来二妹妹大喜,恭喜母亲。”说罢,起身福了一下,便继续道:“既然二妹妹喜事将近,荣华作为长姐,也该留在府中沾沾二妹妹的喜气,前去寒山寺一事,不如等二妹妹喜事过后再……”

    “大姑娘是存心见不得夫人好是不?”一旁的李嬷嬷阴阳怪气地开了口训斥道。

    荣华眸底幽光一闪,抬头看向厉氏,面露不安,“荣华不敢!”同时,她也注意到了,厉氏瞪了李嬷嬷一眼。

    让她去寒山寺,不仅仅是为了折腾她,更是为了让她在这个时候离开温家!

    可是为什么?

    温君华的婚事,与她有何干系?

    李嬷嬷一见厉氏的眼色当即改变了神色,一脸严厉地看向荣华,义正言辞地训斥道:“夫人这几日已经十分心神不宁了,便是连二姑娘大喜一事,夫人也无法全心欢喜,大姑娘却借故拖延前去为老夫人祈福,这不仅是对老夫人的不孝,也是对夫人的不孝!当然,原本二姑娘大喜,大姑娘留在府中沾沾喜气也是应该得,但是若是为此而惹了泉下的老夫人不悦,那恐怕有事的便不仅仅是夫人,便是二姑娘恐怕……”

    “咳——”一声轻咳声打断了李嬷嬷的话。

    李嬷嬷看向厉氏,见厉氏脸色阴沉,丹凤眼中一片愠怒,当即知晓自己说错话了,便立即垂下了头,推到了一旁。

    荣华将这对主仆的反应看在眼中,不动声色。

    厉氏重重地搁下了手中杯子,丹凤眼横了李嬷嬷一眼,之后看向了荣华,“昨日我已经派人去了寒山寺说好了,法事明日午时开始,你若是晚去了,寒山寺那边恐怕不便!”

    荣华垂了垂眼帘,心里清楚事到如今,她是不去也得去,“既然如此,荣华便听从母亲的安排。”

    “嗯。”厉氏应了一声,“还有,你明日要去做法事,虽然不算是白事,但君儿毕竟喜事将近,你也避讳一些,从寒山寺回来之前,不必去给君儿贺喜了!”

    荣华神色不变,“是,还请母亲代荣华恭贺二妹妹一声。”

    “嗯。”厉氏脸上泛起了满意的笑意,点了点头,语气也温和了不少,“寒山寺那边我已经安排妥当,今日你准备一下行装,明日一早就出发吧,晚了便会错过法事的时辰!”

    荣华垂下了长长的睫毛,缓缓道:“是。”

    厉氏见事情了结,便让李嬷嬷将木盒交还给荣华保管,然后下逐客令,“你退下吧。”

    荣华接过木盒,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