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帝王侧:怒火红颜最新章节 - 共处一室

帝王侧:怒火红颜 共处一室

作者:温柔诗颖书名:帝王侧:怒火红颜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自己是男子,自然要让两个女子睡榻上,皇上在地上铺了被子躺下,看着阻隔在他和娘子之间的云儿,不由心生怨怼。

    本来自己和娘子每天都是抱着入睡的,他的手也必定要钻进娘子的衣襟里,轻轻握住那柔软的玉兔。婉约的一对玉兔长得极美,令他百看不厌,百吻不倦。若是情动,必然是一夕欢愉,一夜好梦。今日里却要孤孤单单地躺在这冰冷的地上。

    在微弱的烛光里,云儿温柔地看着皇上。见他熟睡的模样,如同孩童,不由笑靥如花。

    虽然她离睡在地上的皇上还很远,但是毕竟能够和心爱男人共处一室,她的心里充满了幸福。

    从小受母亲熏陶,以为世上根本就没有好男人,没想到自己能够碰上一个。

    只是皇上终究是要回宫的,其实明天就是初五了,朝中一向是初六重新恢复上朝,这点天下皆知。也就是说今日是自己和皇上,相处的最后一天了。

    她哪里舍得睡呢,只是一瞬不瞬地看着皇上平淡无奇的脸,心中突发奇想:

    “如果这个男子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皇上,那该有多好。如果他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村夫,那么他就不会永远走出自己的视线。”

    “自己就这样日日地来看他,照顾他。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总有一天他会被自己的痴心感动。就算要和别人分享丈夫,但是如果这夫君是天下最好的男人,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但是那巍巍爆墙,真的是太高太高,高到足以隔断她的梦想。你这家伙,什么不好当,为什么要做皇上。”她暗暗在心里对皇上说。

    寿康宫

    “太后,已经很晚了,还是休息吧。已经五天了,总是这样没日没夜地念经,您的身体怎么受得了?”吴嬷嬷说。

    “如今我的皇儿不知道身在何方,眼看着后天就是重新上朝的日子了。如果大臣们追问皇上下落,那该如何是好。”太后跪在佛堂敲着木鱼说。

    “而且我也真的不敢睡。每次一睡着,总是会不停地做噩梦,梦见我的皇儿满身是血……”

    说到这里,想起梦中皇上的惨状,太后再也不敢说下去了。

    “皇上吉人天相,自然会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的。”吴嬷嬷说。

    太后重重地点点头说:“那是自然。”

    又念过一遍经后,太后才起身。因为跪了半夜,突然站起。她双膝一软,差点摔倒。吴嬷嬷眼明手快,连忙扶住她。

    看着太后走路踉踉跄跄的样子,吴嬷嬷心中暗想:

    “不过几天,太后竟然是老了很多。真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呀,但愿皇上能够遥遥感受到太后的这份牵挂。赶快回宫,免得太后牵挂。”

    御笔山洞

    早上皇上和婉约,云儿用雪水煮沸后梳洗完毕,就坐在一起吃早餐。

    石桌上竟然摆着京城最有名的小点心,入口香甜,继位美味,也亏了这里常年苦寒,才能保得点心不坏。

    皇上不由笑着说:“云儿,你真的是很懂享受呀,竟然在这山洞还备了这些。”

    “是呀,我没事的时候。就要上来住上几日的,我母亲常常说我就是野人。”云儿见皇上对自己至少是不再抗拒了,非常高兴。

    “对的,没错,你就是个野丫头。”皇上冲口而出,说过之后又有些后悔,云儿毕竟是女孩子家,自己当面这样说她,也终究是不妥。

    婉约也觉皇上失言了,不由看了云儿一眼,却见她毫不在意地说:没错,我就是野丫头。以后你这样叫我就好。“

    皇上见她天真可爱,也颇有度量,不由一灿烂笑说:“好,我就叫你野丫头。”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总不能叫你喂吧,你告诉野丫头好不好。”云儿摇着他的手臂问。

    皇上见她真诚,既不想骗她,也不能说实话就指着婉约说:“野丫头,你既然叫她姐姐,我就是你姐夫了,你只管叫我姐夫就是。”

    “我不叫你姐夫。”云儿连忙摆手,却突然红了脸,如果可以的话,她只想叫他夫君。她就是嫁给了他,不是也要遵从长幼,叫婉约姐姐的吗?

    “野丫头,今天是初几呀?”皇上这个新年过得乱七八糟,竟然忘了是什么日子。突然想起,觉得好像是过了很多天了。

    云儿心中一酸,皇上想起来了,就是他要走了,她故意装作不在意地说:“今日是初五。”

    “什么,已经初五了吗?”皇上吓了一大跳。

    婉约也被惊着了:“天哪,真的到了初五吗?”

    他们彼此凝视,眼中只有写满无助的三个字:“怎么办?”

    “怎么了,初五怎么了?”云儿明知故问。

    “我们答应初五去探望我母亲的,不能让她老人家久等。”

    皇上想起太后这个时候必定是翘首企盼,由衷道。

    婉约也急得不行,开始几日在这里宛如世外桃源般。自己和皇上每日里都是颠暖倒凤,快活似神仙。然后又被云儿妹妹抓了去,想不到眨眼就到了回宫的时候了。如果皇上不回去的话,怕是会出变故的呀。

    “这怎么般呢,大雪封山,我们下不去的。”婉约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云儿笑着说:“我虽然没读过书,但是也知道百行孝为先的道理。娘是一定要回去看的,没关系,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

    她拉着婉约的手,另一只手想去牵皇上的手。刚一碰到,就被他不露痕迹地甩开了。

    云儿有点讪讪地缩回手,从山洞里拿出一样东西。然后走到洞外点燃,只见两道彩色的烟,如同箭一般向天空冲去,而且越来越高,越来越亮。

    “这是什么呀?怎么可以飞得那么高?”婉约问云儿。

    云儿笑着说:“我是经常会失踪的,所以娘就给我备了这个。万一碰到什么危险,就放在空中。我家设了一个高台,每时每刻都有人守着看的。”

    “倒是有点像是烽火台。”

    皇上不由失笑,真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呀。生了云儿这么个野丫头,真的是永远省不了心。

    这时候,只见远远地有一个黑影狂奔上来,这下连云儿也觉得奇怪了:“不可能吧,娘派的人这么快就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