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东方教主吃醋抓狂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东方教主吃醋抓狂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他杀人的一幕幕,都映在了她的眼帘里。她曾经以为血流成河是最可怕的事情,但是到现在才发觉,不流血的屠杀,才是最恐怖的。但是,他为什么对那些妓女们那么好呢?也许,这种事情也是相互的——妓女们一个个“姐姐”“姐姐”的叫他,似乎早已把他当做了最亲的人,所以他也会用同样的情感来对待她们。

    解决完了所有人后,他也飞上屋顶,并稳稳当当的坐在她身旁,看着下面倒了一地的人,眼眸里滑过一丝不屑的笑。

    突然,从远方飞过来一只鸽子,落在了他的手上。佩儿之前见过这只鸽子,还见到他往鸽子脚上绑黑木令的。现在,是他下达的黑木令被执行完了吗?

    果然,他从鸽子脚上取下的是黑色的牛皮。他把它摊开,扫视了两遍后,本来很平淡的表情,突然变的很气愤,汹汹的怒火,在他的眉心燃烧起来。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在他旁边的佩儿想凑过去看一看,却被他猛的推向一旁,语气狠戾:“一会再找你算账。”

    然后,那张牛皮就在他的手上粉碎了,变成一片片黑色的烟雾。

    佩儿大概猜到了,这个黑木令肯定是跟她有关的。但是,这些天她也没犯什么过错啊,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他如此生气?恐惧爬上了她的心。

    *

    半个时辰之后,妓女们准时在妓院门口等着。东方不败拉着佩儿到了之后,佩儿看到她们个个满头大汗,身上都是鲜血,看来刚刚是经历过一场恶战吧……那老鸨肯定已经被打的不成人形了。

    她们每个人的肩上也背着一个布袋子,被塞的满满当当的。东方不败扫视了她们一眼后,从旁边捡起两三根树枝,炽热的大掌瞬间凝聚了真气,朝树枝一挥,马上树枝都着火了。他把它们丢向妓院里,不一会,整个妓院都沉浸在一片火海之中。

    “时候不早了,你们早点走吧。”东方不败说完后,蛮横的拉起佩儿,把她摔到一个马背上,自己一跨,坐在了她后面,有力的手臂紧紧的包围着她,让她怎么也动弹不得。

    *

    马在飞驰着,朝黑木崖的方向而去。佩儿感觉到身后的胸膛越来越炽热,他的气息越来越凌冽,手臂死死的卡着她……他一定是生气到了极点。她更加害怕了,两只小手死死的抱着马脖子,仿佛这就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过了好久,马上就要到黑木崖下了。长时间的心跳,折磨的佩儿身不如死,她终于决定开口问他:“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生气……媲”

    “再等一会,马上就到了,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的声音很轻很淡,也掩饰不了里面呼之欲出的愤怒。

    见一个人……见谁?她的神经更加紧绷了,瘦小的身躯不住的颤抖。

    她一低头,看到他那粗粝的大掌,仍然是那么白皙有力,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闪闪发光,象征着无限的权力。但就是这样美丽的双手,却是最致命的杀人利器。这满手的鲜血,会沾上她的吗?

    好不容易上了黑木崖,天又渐渐的亮了。这几天的黑白颠倒,让佩儿更加困了,看着从东方渐渐升起的鱼肚白,她感到一阵眩晕。

    东方不败显然是早已给黑木崖上传了消息,等他们踏上崖顶后,又是杨莲亭带着黑压压的教徒毕恭毕敬的跪在地上,大喊:“日月神教,千秋万载,东方教主,一统江湖!属下恭迎东方教主回崖!”

    这声音非常的雄厚有力,在这山崖间晃荡着。佩儿敏锐的发现,人群中少了一个人——圣姑,任盈盈。

    杨莲亭不用跪,他踱着步子,走到东方不败面前:“教主,按照您的吩咐,已经把人带上崖了。”

    杨莲亭口中之人,应该就是东方不败想要她见的人吧。佩儿有些紧张,双拳渐渐握起来,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很好。”东方不败似是很满意,对那些跪着的教众大手一挥,“大家都会去吧。”

    等人陆续走光后,他扭头对杨莲亭说:“你把人带到这里来。”

    “是,教主。”杨莲亭转身,朝身后的人命令了几句什么。

    等待的时间是最折磨人的,佩儿咬着嘴唇,一直在等着,直到那个人在侍卫的押解下,出现在了她的眼前——竟然是辰轩!

    他显然是经过了拷打,身上的白衣已经破了好几处,还被鲜血染的不成样子。他脸上很脏,头发散乱,随意的遮住脸,一副憔悴的样子。

    当见到了她,他有气无力的抬头,看了她一眼后,笑的有些凄凉:“佩儿……”

    “辰轩,辰轩!”这一幕,在狠狠的刺激着佩儿。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被抓上来,她只知道这一刻,她的心疼的快要窒息了,她从来都不忍,不愿他为她受一点痛苦。她想朝他奔过去,但手臂处蓦地传来一阵刺痛,东方不败的大掌毫无预兆的发力,几乎要把她的手臂给绞断了。

    “那日在青楼里我见到你,就觉得奇怪。”东方不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从红花会总舵到陕西,一路凶险万分,以你的武功和才智,怎么可能可以走这么远。所以,我传出黑木令,让人去查了你的行踪。没想到,你那几日都是跟你的辰轩在一起,他帮你易了容,是不是?”

    佩儿顿时感觉一阵冷冰冰的痛苦从脚底往上升,让她的浑身都是透彻心扉的冰冷。她再次大大的低估了眼前这个男人,这个大教主,他对她的事情从来都是追究到底,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无论是怎么隐瞒和袒护,都保护不了辰轩的……现在辰轩终于被他查出来了,他打算怎么做?

    “没想到你的辰轩竟然还挺痴情,用尽他所有的材料给你易容,我才能这么轻易的抓住他。”东方不败继续说下去。

    刚刚佩儿还在疑惑着,辰轩的易容术如此神妙,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被抓,原来是这个原因!她更加的内疚了,眼泪一滴一滴滑过脸庞。到最后,她终于受不了了,回头朝东方不败大喊道:“我求求你,放了我,放了辰轩吧!东方不败,我讨厌你,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你放我跟辰轩下去吧……”

    “你做梦。”东方不败摆摆手,让杨莲亭带辰轩下去后,大掌死死的钳住佩儿,把她带回了无极宫。

    *

    当佩儿被狠狠的摔到东方不败寝宫的大床上时,她却还在求饶:“我求求你放了辰轩,不然我马上跟他一起去死……”

    这样的威胁,对东方不败来说是根本没用的。他眉毛一挑,语气不屑:“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可以派兵去连城帮,把里面的人都杀个一干二净?”

    这样的威胁,对她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每一次都有很好的效果。她无力的瘫软下来,眼神空洞洞的,像是在呓语般:“我都已经嫁给你了,你又何必去伤害他们。”

    “你还知道你已经嫁给我了?”她的这句话简直变成了激起千层浪的石头,让他的怒火燃烧的更加旺盛,伸手揪过她的衣领,把她拉近,“既然嫁给了我,为什么还要去青楼,为什么还要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为什么还要动不动就想死!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你的命,你明白吗?!”

    他难得情绪这么激动,朝她叫的这么大声,把她给吓住了,坐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含着泪水的眼睛,水汪汪的的看着他,嘴唇也变成了紫色。

    看到她竟被吓成了这个样子,他终究还是不忍了,放开了她:“我哪里对你不好了,你可以直说,不要这样折磨我!”

    这样的折磨,是最痛苦的。她给他的痛,甚至比他年轻时跟任我行争教主时,还要痛上百倍。而且,似乎有了爱情的人,就会比以前脆弱一些,现在的他,似乎已经经不起任何的痛苦了,只能不停的把她占据,把她锁在他身边,才能给他挣回一点点的安全感。

    “如果你以后再敢做出这样的事来,我就让人去夷平连城帮,把你母亲,把你哥哥的尸体都挂在崖口,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办!”他张口,就说出如此威胁的话来。

    “我……”见他的情绪似乎恢复了一点,佩儿张口想说点什么,但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

    佩儿(泪眼汪汪):东方不败,你到底要怎样才能不生气?

    东方不败(腹黑的笑):我要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