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不要,也得要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不要,也得要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看他现在这个样子,似乎给了她选择的。如果她现在不跟他走,也许这个地方她摸不出去,会迷路的。但是如果她跟他走了,以后她还是要逃的,也许以后逃跑,他就不会给她这个选择的机会了。今天,她也算重新认识了东方不败,以前都被他的表象给迷惑了,认为他怎么说也算得上是开明的王者,却没想到,他杀起女人和孩子来,是这么毫不手软。

    这么凶狠的人,也会有感情吗?她十分坦然的做出了选择:“我不要跟你走。”

    他点了点头,好像这结果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然后,他走上前去,很自然的抱住了她的腰,熟练的把她扛上肩,直接带走。

    “放开我!”被他抓着,她感觉到透不过气来,甚至感觉到有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她的周围。她真想把自己的脑袋给敲破了——她怎么能忘了呢,他什么时候给过她选择了,他只会把她控制在他可触及到的范围之内,把她禁锢起来,不给她任何逃跑的机会。

    丫*

    扛着她到外面的马车旁后,他掀开帘子就把她扔了进去,然后自己在外面驾车。车子很快驶出了山庄。

    “你放开我,我求求你放了我……”佩儿在里面踢来踢去,最后掀开轿帘,朝他吼道,“我要下去!媲”

    “女人就是麻烦。”东方不败竟然还真的扯动缰绳,让马儿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她。

    他看她的眼神很专注,很仔细,让她不由自主的停止了吵闹,一动不动。然后,他手指稍稍一抖,很快从袖子来飞出来几根绣线,猛地缠绕在她纤细的手腕上,缠紧了。

    他居然绑她!她气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用力的扭动着手腕,但根本没有用,除了感受到手腕处传来一阵阵钻心的刺痛外,就没有别的了。他很轻易的把她推回马车,继续驱使着车子。

    “东方不败,你混蛋,你无耻,你下流!你放开我,我讨厌你……”既然身子不能动了,那也就只能让嘴派上点用场了,佩儿在车厢里不住的骂着。

    可是现在,东方不败居然一点都不觉得她吵了,嘴角还浮起了淡淡的笑意,一边轻轻的哼着那首《笑傲江湖》,一边惬意的驱使着马车,就好像强抢了民女一般的得瑟。

    过了很久后,车厢里面渐渐的没有声音了。又行驶了一会后,东方不败不太放心了,停下了车,跳下来掀开轿帘,就看到那个倒在地上,睡的正香的小身体。

    原来是睡着了啊……他刚想放下轿帘,就猛然看到她那被绑着的双手,手腕处已经磨破,点点鲜血渗透出来,把红色的绣线染的更红。

    他在自责着,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他的绣线可是很锋利的……看着她的伤口,却分明像是划在他身上一般,让他疼的揪心。他马上过去,扯掉了绣线。

    她的双手得到了解放,慢慢的垂下来,但她还没有醒过来。他一向是最讨厌血淋淋的画面的,但当他看到她手腕在流着血时,却一点都不厌恶,心里反而还升上来一种强烈的渴望!这种要命的渴望,正在刺激着他的兽欲。

    但是,她刚刚受了伤,还睡着了,现在吃了她,似乎有些太过分了……东方不败犹豫着,可眼神却无法从她的身上挪开。

    她的长发随意的散乱开来,遮住了大半脸颊,脸颊酡红,睡的极为酣甜,小巧的鼻翼随着呼吸微微翁合,泛着淡粉光泽的唇还微微的嘟着,像一枚诱人的红果,等着他来采摘。

    他浑身燥热了起来,终于决定,要做一次不讲人性的禽兽。也许自己可以轻点,小心点吃她,让她醒来也不知道?

    *

    这样想着,他就跨进车厢,猛的骑到她身上,轻轻的剥着她的衣服。

    三下五除二的把她的衣服剥完,她竟然还真的还没醒过来。这个小傻妞,自己都快要被人吃掉了,居然一点都不察觉……他贪婪的看着她浑身白如雪的肌肤,她的浑圆,小樱桃挺立着。他的眼神一路往下。

    他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着,觉得自己已经忍耐到了极致。他俯下身来吻她,却又怕把她弄醒,薄唇只是稍稍擦过她的脸,脖子,胸,浅尝辄止。

    睡梦中的她受到了***扰,像驱赶苍蝇一样,小手在空中轻轻的挥着。可他对她的渴望越来越旺盛,不管不顾的钳住她作祟的手腕,猛的按在车板上。

    然后,他掰开她的双腿,轻轻的顶了进去。

    还是一样的紧致,一样的舒服,一样的让他欲罢不能。稍稍动了两下,他就再也管不住自己的身体,大掌死死的按着她的手腕,开始了猛烈的进攻。

    车厢在剧烈的摇晃着,佩儿终于醒了。可是一睁开眼,她就发觉自己浑身赤果,双腿大张,他正在她身上索取着,他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的***!

    “东方不败,你这个混蛋!”她破口大骂着,手腕像两条活鱼,在他的手心里不甘的扭动着。伤口再次裂开,鲜血印在了他的手心,疼的她倒抽了一口气。

    温温的鲜血,刺激的红色,映射在东方不败漆黑的瞳孔里,也狠狠的刺激了他的***。既然她已经醒了,那他也不打算再顾及什么了,回答道:“佩儿,我想狠狠要你。”

    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使出最大力气往上一顶,她差点撞到车板,丝丝的疼痛从下身传来。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不要,不要!”她再次流下了眼泪,因为刚刚他杀女人和孩子的画面,还在她的头脑里挥之不去。她甚至希望这个大魔头干脆杀了她算了,为什么要三番五次对她做这种事。

    “不要,也得要。”他丝毫不理会她的眼泪,她的呼喊,她的可怜,继续用力的撞击她,只顾着发泄自己这如火山喷发般的熊熊***。

    爆发在她体内后,他的手也从她手腕上撤下来,紧紧的拥她在怀里,在她耳边粗粗的喘着气,声音魅惑到了极致:“爽死了,真舒服。”

    做那种事情真的有那么舒服吗?欺负她,真的能得到这么大的快感吗?她不再哭泣,眼神空洞的看着上面,看的入迷,可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休息了一会后,他小心翼翼的替她擦干净身体,穿好衣服。他的动作极其轻柔,生怕把她弄疼了。但她却觉得,他似乎是在整理被玩过的玩具,好下次继续玩。

    *

    东方不败在前面赶车,佩儿靠在车板上,几乎是气若游丝。也许他现在准备把她带回黑木崖了吧,她想。

    很快,有丝丝的光芒通过轿帘的缝隙投射进来,让佩儿意识到,天亮了。一天一夜没睡觉,刚刚又被他狠狠的索取,她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双眸合上之后,怎么也睁不开来。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到有一双大掌把她拖起,抱在怀里,走了一会后,把她平放在了一张床上。身下再也不是硬硬的床板,而是柔软的床垫,丝绸的布料,摩擦着她的皮肤,好舒服。

    她还感觉到,身旁还睡着另一个人,他的胸膛是如此熟悉,硬硬的,炽热的,虽然带有一点危险的气息,但她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很快就完全睡着了。

    *

    等她醒过来后,扫视了周围,光线有些暗,窗户外面是一片漆黑,估计已经是晚上了。这一觉睡的还真是舒服,她坐了起来,打了个满意的哈欠后,准备下床。

    “醒了?”一旁传来熟悉的声音。她扭头一看,东方不败正坐在桌子旁,挑着蜡烛。

    这个男人体力怎么这么好?他跟她一样,一天一夜没睡了,但为什么还这么有精神的样子?她蓦地想起刚刚自己在迷迷糊糊中,感受到身旁的那个炽热的身体……他肯定是跟她一起睡了!一阵恶寒涌上她的心,她对他开口:“你不能再碰我了!”

    “为什么?”把蜡烛挑亮了后,他走到她身边,看着她酡红的小脸,饶有兴味的问。

    对他来说,她的确没有拒绝他的理由。她是他的小妾,这具身子当然供他索取,任他玩乐的。但是对她来说,他是一个大魔头,她怕他,也不想再待在他身边,看着他杀人,行凶。

    ===================

    一个评论都木有,订阅直跌,我的心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