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你的滋味,我可是想了很久……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你的滋味,我可是想了很久……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在轿子里的佩儿,发现轿子停了下来,心里更加的着急了。她不知道现在外面发生什么情况了……是不是,马上周围的侍卫就要杀她了……

    过了一会儿,从远处传来马蹄声,声音很急切,而且越来越响。大概是德安公主回来了?她回来了,该怎么对待轿子里的她……

    佩儿有些紧张,她努力让身躯靠到轿帘旁,通过缝隙看着外面。

    她看到了东方不败。前面,策马奔腾的那个高大身影,真的是东方不败!他丝绸的男装,跟着他散落的头发随风飘舞,潇洒奔放,在空气中勾勒出一道道优美的曲线,就犹如振翅欲飞的蝴蝶丫。

    本来只是稍稍有些紧张而已,但当他的身影这么闯入她的眼帘,她甚至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剧烈的“扑通”一声,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他来救她了。半个月未见,他似是消瘦了一点,但那黑眸里的幽暗如旧,王者般的霸气还是没有半点收敛。她痴痴的看着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近到她看不到的角落里去。

    然后,轿帘就被掀开了,他赫然出现在了外面。看到轿子里的果然是他想要的,他眸子里的不确定才渐渐消失,性感的薄唇微微抿起,一个暖人心意的笑容在空气中荡漾开来。

    她也朝他笑,不是那种刻意的,而是完全从内心升腾出来的笑容。她想控制住这种难看的傻笑,但整张脸似乎都不受她的控制了,所有的一切,都只在见到他的时候,拼命的绽放媲。

    她想下轿跟他走,但手微微一动,就感受到了绳子的绑缚。她马上把双手举到他面前,语气中含着淡淡的哀求:“可以帮我把绳子解开吗?”

    他低头,看到粗糙的绳子缠在她纤细的手腕上,把她白嫩的皮肤缠出了一道道红印子。他盯着看了一会,思绪却一直飞到了那个疯狂的晚上,他也是这样把她的手绑着,把她按在床上,狠狠的索取了一夜……

    看着他眸子里冉冉升起的***之火,她也猜到了现在他的心里在想多么春宫级的画面。她不禁有些委屈——他还算是来救她的吗?在这种时候,他想的竟然还是那种事情!

    “你要不要帮我解开绳子啊?”她加重了语气,朝他喝了一声,才把他神游的心思拉了回来。

    “对不起。”他大概也觉得现在的自己过分了,马上动手扯掉了她手上的绳子,她弯下腰,把脚上的绳子也解开了。

    被绑着塞在轿子里的感觉真是太不好了,一得到了自由,她马上站了起来,想到轿子外面去。但双脚早已麻木,所以她才跨出去一步,就感到浑身无力,身躯蓦地朝外面摔过去!

    “小心点。”宽厚的男性大掌,很快就拖住了她的手腕。温度还是一如既往的炽热,但她并没有感受到熟悉的触感。她低头一看,他的手上垫着一块绣着牡丹的手帕。

    她记得,当初她被拉到祭坛上要烧死时,把身上都弄的脏脏的,他就也像现在这样,在手上垫一块手帕,再触碰她。那现在呢,他也在嫌她脏吧?想到这里,她心里有了稍稍的不悦。

    “这是送给你的。”他放开她后,把手帕递给了她,“刚刚我在路上绣的。”

    “真的吗?”她马上接过了手帕,如获至宝般,细细的看着。绣工很精美,一看就是费了很大心思的。她知道自己想错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拉着她出来后,周围红花会的侍卫都带着戒备的眼神看着他们。东方不败却并不理会这些眼神,一把抱起佩儿,把她扶到马上,自己坐在她后面,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他的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抚摸了几把,然后不满的语气就在她耳边回荡:“好像少了几块肉,回去给我补回来。”

    “你……”佩儿都不知道下面该说什么了,这个男人的柔情依旧,此刻的自己就好像被他放在了一堆棉花上,不管怎么翻滚,跳跃,感受到周围,都是软绵绵的。

    知道这半个月的煎熬可能让她的身子变虚弱了,他小心翼翼的驱使着马,让它快速而平稳的行走着,生怕搁着她。

    “这些日子,你怕吗?”他突然开口问她。

    害怕吗?佩儿笑了一下,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内心,其实是一点惧意都没有的。一种怪异的信仰在她的心里——她坚信,他不会让她死的,他一定会来救她的。于是,她淡淡的回应道:“我不怕。”

    突然,她感受到自己的身躯被拥的更紧,他身上凌冽的气息,此刻却是那么温柔,包围着她,不留一丝缝隙。他贴着她的耳,说:“我怕。”

    这半个月,他也想过要去习惯,可是当习惯了独自难受,习惯了深深思念,习惯了等待消息,却一直没有习惯看不到她……

    “当时谁让你去倚梅殿偷窥德安公主的?”接下来的这句话没有了温柔,恢复了他的狠戾。伴随而来的,还有手腕处被他猛的被抓紧。

    这小东西难道不知道,这很危险吗?!

    “我……”佩儿本想说,当时她是觉得那德安公主很可疑,怕她伤害到他,才回去偷窥,但这一个字刚刚说出口,她就猛的想起了辰轩跟她说过的那些话。

    凌佩儿,现在抱着你的,是武林第一大魔头,是无恶不作,人人得而诛之的东方不败!

    “我只是好奇而已。”语气冷淡了很多,她开始了轻微的挣扎,想摆脱他的怀抱。

    “以后不准再做这样的事。”他冷冷的警告后,就放开了她的手。

    快要归队了,东方不败看到德安公主正跨在马上,在不远处冷冷的看着他们。她的心里全是嫉妒,几乎要发狂了。而刚刚给她的那个婚书,似乎只是对她的讽刺而已。

    *

    出了深山时,金色的夕阳刚好落了下来,让民间错综复杂的街道沉浸在一种金黄色的气氛当中。天气已经很暖和了,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草香,都是春天即将到来的预兆。

    东方不败命令将军们先各自带领自己的士兵回黑木崖,他则带着佩儿住进了一家客栈里,只有童百熊和一些随身的护卫陪同。

    *

    到了晚饭的时间,佩儿点了一桌好菜,童百熊和那些随身护卫都坐好,准备开饭了,但此时却看不到东方不败的身影,不知道他去哪了。教主还没动筷子,那些护卫自然不敢擅自行动,只能坐在桌子旁等着。

    佩儿的肚子也早已饿的“咕咕”叫了,对东方不败的不满也陡然上升。又等了一会,还是无果后,她猛的从座位上站起,扫视了周围,自告奋勇的开口:“我去找公子。”

    周围的护卫们依旧没一个动弹的。在黑木崖多年,他们早就了解了东方不败——如果他不愿露面,那怎么找都不可能找到,如果他愿意出来,那就只有耐心的等待。

    *

    果然,佩儿逛遍了整个客栈,也没看到他的身影。当把顶楼找了个遍,还没找到后,她心中的愤恨一下子满溢了,对着下面吼道:“公子,你到底在哪里啊!”

    这时,从上面飘下来一个声音,回答了她:“在上面。”

    她吃了一惊,马上运用轻功飞上了屋顶,果然看到东方不败坐在屋顶上,旁边还摆着个小桌子,几个小菜,一壶酒,他倒是挺惬意。

    “我刚想去找你。”他见她似乎很气愤,大有要把桌子掀翻的趋势,就不咸不淡的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你吃饭啊?现在快下去,那些人等不到你,都不敢动筷子!”佩儿还是很急,伸手想要拉他下去,他那暗黑的眉头却紧紧一簇:“我不喜欢跟他们一起吃。”

    佩儿带着奚落的眼神,瞟着他。对啊,她怎么能忘了,这养尊处优的大教主可是特别爱干净的,怎么能跟那些下属一起吃呢?她说:“那随你吧,我下去跟告诉他们,让他们不用等你了。”

    然后,她又积聚了内力,准备飞下去。可身躯就要离开屋顶时,手臂却被他狠狠的扯住,让她无法动弹。

    “你就不能单独跟我呆一会吗?”他似乎很不喜欢她这个猴急的样子,手腕稍稍用力,就把她扯了回来,让她坐在他对面。

    夕阳美景,春暖花开,坐在屋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檐下的风光,是够惬意的。佩儿勉为其难的坐了下来,一言不发,一副对他逆来顺受,却爱理不理的样子。

    “你听着——凌佩儿,我爱你,我要把你留在我身边。”他突然开口对她说道,声音很轻,很柔,似乎在试探着,又似乎很想知道这么说会是什么后果。他的眼神也非常的飘渺。

    瞬间,一阵狂喜,如排山倒海般的涌上了佩儿的心。看来这半个月的猜测都是对的,他的心里,真的装着她!为她得罪三军,为她失去盟友,为她袖手天下。

    虽然心潮澎湃,虽然他那眼里的温柔让她晕晕乎乎,但她却清楚的知道,她跟他是不可能的,她不能这样!

    况且她真的不敢确定,谁在自己心里占据着比较重要的位置,是辰轩,还是他?

    无论是谁,她都不能让自己一错再错,不能再跟这个大魔头有什么瓜葛。

    “我不爱你。”她自觉的往后挪动了几步,戒备的看着他,语气也生疏了起来,“我有我爱的人。”

    他听了,并不感到意外,也看不到任何失望的情绪。他还知道,她的内心深处一定藏着一个人,那个她一直念着的“轩”。可她却并不知道,这些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他冷笑了一声,暗黑的深眸里都是狡黠,和那种征服者看着自己猎物般的眼神。他薄唇微启:“无论你爱谁,你都可以永远把他放在心里,我不会计较的。但是,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

    重要的是——占有。要让她永远留在她身边,永远无法逃离他。

    这分明是在耍流氓!分明是在告诉她,无论她爱的是谁,都不会有结果的,她再去想,再去纠结,也只是庸人自扰而已!她愤愤的站起身,瞪了他一眼:“早知道这样,我宁愿留在红花会……”

    “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我的小东西。”说到这里,他大掌一拉,她身躯不稳,蓦地倒在了他的怀里。他抓住她的身体后,就死死的抱住了,无论她怎么反抗,他也不松手。他对她笑了,大掌把她的头拨过来,又拨过去,似乎是在玩着一个好玩的玩具,又似乎是在看他的战利品有没有被损坏。

    “你的滋味,我可是想了很久……不如今晚,就让我再来一次……”他的语气很暧昧,说完之后,竟俯下身来,性感的唇瓣,贴上了她的唇,霸道的吮.吸,舌头扫过贝齿,进入,疯狂的夺取她的芬芳。

    “你放开我。”她好不容易推开了他,几个深深的呼吸,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可他却仍然不放她。大半个月没有碰她了,现在这样的触碰,就让他的身体如同着了火一般,急需她来灭火……

    不由分说的,他把她抱起,飞下了屋顶,飞进一个房间后,就略带粗暴的把她摔在床上,然后关上了门。

    头被摔的晕晕乎乎的,让她又猛的想起了辰轩!辰轩跟她说过的话,她一刻都不能忘记——她不能再被这个大魔头占有了!

    她挪动着身躯,往后退了几步,惊恐的看着他。但他并没有马上压上来,而是带着如恶狼扑食般的眼神看着她,开口,竟还给了她一个选择:“你是准备现在就被我吃掉,还是下去吃了晚饭后,再被我吃掉?”

    两个选择,都是一个结果,看来今天晚上是逃不掉了。但是貌似第二个选择,会让她稍稍舒服一点,因为她现在肚子不住的“咕咕”直叫,饿的几乎是前胸贴后背了。她怯怯的对他说:“我……我想吃晚饭。”

    “好。”他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是这个选择,很快走过去,朝她伸出手。

    她看着那只摊在自己面前的,宽厚的男性大掌,却不敢伸手了。她真的打算放弃所有抵抗,再次被这个大魔头给占有吗?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这么僵持了一会,她只能乖乖的把小小的手伸出,放在他的大掌上。他带着满意的笑容,牢牢握紧,另一只手很快搂住她纤细的腰,带她下去了。

    *

    下面的大厅里,童百熊和随身护卫们都坐在一个个圆桌旁,圆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香气诱人,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更没有一句抱怨声。

    然后,东方不败就拉着佩儿,从楼梯上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当那些人看到他们时,才露出稍稍轻松的表情,蠢蠢欲动了。

    童百熊离开座位,走到他们身边,对东方不败说:“公子,属下已经为您单独准备了一桌,随时可以用餐了。”

    果然是在日月神教多年的人,童百熊对东方不败的习惯了如指掌,也知道他不喜欢跟很多人一起吃饭。童百熊本以为他会非常乐于接受这样的安排,可他竟然轻轻的挥了挥手:“要这么麻烦干什么,我跟大家一起吃就好了。”

    说完,他在童百熊惊讶的眼神中,拉着佩儿走到一桌的两个空座面前,坐了下来。对于他这样的举动,佩儿也感到有些震惊——他刚刚明明说他不喜欢跟这些人一起吃饭的啊……看来他现在的心情不错,但是,是什么让他有如此好心情的?难道是一会儿即将发生的……想到这里,她的脸很快就红透了。

    在东方不败身旁的那个属下,顿时紧张起来,浑身微微颤抖着,仿佛此刻在旁边坐着的不是人,而是洪水猛兽一般。即使是开席了,他也不敢伸手拿筷子,手停滞在半空中,好尴尬。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东方不败发现了这个属下的异样,笑吟吟的把他面前的筷子拿起来,塞进他停在半空中的手里,语气和蔼,“快吃吧。”

    “谢公子!”属下的声音非常洪亮,就好像此刻不是在饭桌上,而是在训练场上一样。

    坐在对面的童百熊,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看的出来,现在东方不败的心情好像很不错,但他是属于那种不怒自威的人,所以现在的气氛依旧是很紧张。为了缓和这种气氛,他随口一说:“看来只有夫人亲自去请,才能把公子请下来啊。”

    “嗯……”童百熊的话,让佩儿好尴尬,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把东方不败请下来,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一会该怎么办,她还没想到对策呢。

    可是东方不败丝毫不介意童百熊的话,扭头看到佩儿纠结的样子,反而还觉得可爱,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从头顶慢慢摸到脖子,极致的宠溺。

    “好了,大家快吃吧,不然菜就凉了。”他收回了手,淡淡的对满桌人吩咐道。那些随从立即开吃,不过都是狼吞虎咽的,似乎希望马上吃完就走人,不愿在这里多待一刻。

    东方不败看着大家的这副样子,越看越觉得无趣。此刻他的整个心里,满满的都是那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到他这个位置,也许可以得到很多,但失去的却更多。连好好陪他吃一顿饭的人,都似乎没有了……

    一旁的佩儿也在狼吞虎咽。她希望赶紧吃饱了,然后找借口离开,也许还能找到逃跑的机会。三口两口的吃完了一大碗饭后,她接着盛了碗汤,就像好汉喝酒一般,直接猛灌,很多汤汁都落在了衣服上。

    “你这么急干什么。”东方不败看到她胸口脏兮兮的样子,一丝不悦爬上了他的眉头。他抽出手帕,伸手给她擦去嘴角的汤渍。

    “我……我想去后面逛逛……反正你还没吃完,就先让我去逛逛吧……”她躲闪着他,嘴角浮上来讨好般的笑容,努力把正在心里酝酿着的逃跑计划给掩藏起来。

    “夫人,你这就不懂事了。”童百熊似乎想故意捣乱般,对佩儿说,“***一刻值千金,你和公子这也算是小别胜新婚,公子可是等不及的……”

    这句话一说出,佩儿的脸更加的红了,眼神不停的游移着,似乎希望能找到一个地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可周围的侍卫们都抬起了头,看东方不败的眼神也没那么拘束了,稍稍轻松了些,仿佛发现,高不可攀的大教主,也有跟他们一样的七情六欲。

    ===================

    为啥大家都叫东方不败“公子”呢?是因为现在在民间,如果让周围人知道他们是日月神教的,知道他是东方不败,那是非常麻烦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