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我再也不要当笨蛋了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我再也不要当笨蛋了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在烈雨面前的德安公主,显然是被他的这一番话弄的很不耐烦了,她的语气有些急切:“这黑木崖上有一个会武功的小丫鬟,有什么好奇怪的?况且她也不知道昨晚那黑衣人就是我。明天一定要动手,尊主应该很急了,早点解决东方不败,才能让尊主的大计实现的快一些!丫”

    到这里,佩儿已经听的云里雾里。德安公主不就是红花会的尊主吗,为什么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难道说,她的上面还有更高深莫测的人?

    就在这时,里面的烈雨似乎是妥协了:“那明天,你准备如何杀他?”

    德安公主那美丽的大眼中陡然出现了杀气,“很简单,下毒。千足散无色无味很难识别,误食一点点就会立刻死去,最适合用来杀他了。”

    “那你小心点。”烈雨见劝不了她了,只能这么告诫她。

    *

    在门外的佩儿一动不动,屏住呼吸,听着他们的谈话。可突然,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倚梅殿里的灯瞬间全都被熄灭了。

    不好,被发现了!佩儿心里一惊,正打算马上离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一支锋利的飞镖从房内飞了出来,很快穿破窗户纸,刺进了佩儿的胸口。巨大的冲击力让她疼的直皱眉,捂着伤口,飞快的逃离。可德安公主和烈雨在紧跟着就冲出了房间。

    佩儿强忍着痛苦,跑到一个拐角处,迅速扯掉自己的夜行衣,把它们揉成了一团,扔进外面的水塘里,露出了里面丫鬟的服饰。正巧,迎面走来了一群丫鬟,她马上混在了她们的队伍之中。

    这时候,德安公主和烈雨已经追出来了。那群宫女看到他们,马上欠了欠身,头也不敢抬:“奴婢参见德尊主。”佩儿也跟着她们一起跪着,头尽量的压低,脸朝下。

    还好,她混在人群中,德安公主和烈雨并不能看到她胸口的伤,也不能看见她的脸媲。

    “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黑衣人过去。”德安公主盯着为首的丫鬟,问。

    “回尊主,奴婢没有看到。”丫鬟说。

    可这个回答并没有让德安公主走。她皱紧的眉头显示着,她的内心还是疑虑重重,因为她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佩儿头也不敢抬,她的心快从嗓子里跳出来了!她已经得知了德安公主的阴谋,现在如果被公主发现,肯定是要杀她灭口的。她静静的站在那儿,心里却在紧张的等待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她看着德安公主的脚步,正在一步步朝她靠近。

    但最后,德安公主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小声对烈雨说:“算了,不要找了,反正那镖上被涂了‘十日穿心散’,无论那黑衣人是谁,不出十日肯定毙命。”

    “好吧。”烈雨点了点头,跟德安公主离开了。

    *

    拼尽全身的力气,佩儿才回到了房间。她咬着牙,猛的拔下了飞镖,顿时鲜血如注。她手忙脚乱的止血,却突然回想起刚刚德安公主的话,这飞镖上有“十日穿心散”!她听说过这种毒药,接下来的几天,她天天都会感到这种剧烈的穿心之痛,如果十日内得不到解药,她就会经脉尽断而死。

    她从抽屉里拿出五根细针,刺在了伤口附近的穴位上——她只能先封住自己的经脉,好让疼痛略微减轻一些。

    但她觉得好奇怪——现在,她都马上要死了,心里想的却不是如何给自己解毒,而是在想着东方不败。刚刚听到德安公主和烈雨的对话,德安公主好像对杀死东方不败很有信心。“千足散”是什么毒药,她并不知道,她只知道,这一刻,她的心难得的清明,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在担心谁,知道自己不希望谁死。

    她扭头,留恋的瞟了窗外一眼。外面的棱台楼阁,在这黑夜中依旧是那么夺目,飞檐雕龙露了出来,似是要直插苍穹一般,桀骜不驯。只是,这么美的人间,她却还只能再待十天了……

    太多的不舍,被她生生的压在心底。她现在只想去告诉东方不败,德安公主的计划,让他早作准备。

    她强忍着蚀骨的剧痛站了起来,推开门。她已经没办法再施展轻功了,只能一步步艰难的朝无极宫走去。

    *

    到了无极宫门口,她刚想爬上去,黑暗中一个身影突然出现,毅然拦在了她面前——是凌月。

    “你来这里干什么,是想上去找教主吗?”凌月带着一脸的狐疑和不耐烦,紧紧的盯着她。

    “姐,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教主,请你让开好不好?”佩儿本想用轻功飞上去的,可才刚刚一用力,胸口就一阵锥心的刺痛,痛的她差点背过气去。

    “有事?”凌月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冷笑了一声,“佩儿,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辰了,这深更半夜的,你找教主能有什么事情?难道你就是用这一招,才让教主宠幸你的吗?”

    “姐……”佩儿更加用力的按住了伤口,深深的,慢慢的呼吸着,想要缓解痛苦,“姐,我求求你让开好不好?我找教主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求你相信我!”

    “给我回去!”凌月却不管不顾的把她推开,大声朝她叫道,“就算有天大的事情,这个时辰也不能打扰教主,有什么事明天说!”

    然后,她还往后退了几步,毅然站在台阶的入口,一副要誓死捍卫东方不败的样子。

    身上实在太痛了,佩儿明白,此刻跟凌月硬拼,自己肯定是拼不过的。她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后,最终只能转身就走。看来,她只好在明天早上,东方不败要跟德安公主下崖的时候,去崖口拦截他们了。

    不管如何,她的内心真的不想让东方不败就这么死了,一点都不想。

    *

    佩儿跌跌撞撞的回房后,突然发起烧来,虚汗大出,直接就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阳光映在她的瞳孔里,那么刺眼,在提醒着她,已经日上三竿了。虽然伤口处还是很疼,但她早就不能顾及这些了。她挣扎着起来,换掉了鲜血淋漓的衣服,很快离开了房间。

    到了无极宫门口,她刚想上去,门口的侍卫又拦住了她:“姑娘,你有什么事?”

    “让开,我要见教主!”佩儿朝那侍卫叫道。

    侍卫笑了,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好像在嘲笑着,这被东方不败临幸一夜就抛弃的女人,现在要如牛皮糖一样主动黏上门来了。他阴阳怪气的说:“教主一大早就跟德尊主出去了,难道你不知道吗?”

    “不好了!”佩儿暗呼一声,心里更是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她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按着胸口即将裂开的伤口,朝崖口奔过去。

    现在崖上并没有多少守卫,她很快就下了崖。崖下的民间那么大,街上熙熙攘攘的全是人,可全都不是他。

    她像一只无头苍蝇一般,跌跌撞撞的走在大街上,仔细的辨认着每一个从她身边走过的人,希望能找到他。

    每一次马嘶,每一个脚步声,每一次风动,都是让心翻来覆去的折腾,这么大的街道,这么多的人,可竟没有他的一丝痕迹,他跟德安公主去哪里了,现在德安公主有没有对他下手,他有没有危险……这些情绪在她心里翻腾着,让她更加的着急了。

    *

    到了正午,佩儿的伤口疼的实在受不了了,只能停下脚步,找了个小茶水店坐下休息。这时,她听到后面有两人在交谈着。

    “诶,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两个朝城东过去的人啊?他们是一男一女,真的像是从天上下来的一样,男的那么英俊,女的那么漂亮,好般配啊。”

    “我当然看到了,他们那么吸引人,任谁看到了,都会忍不住停下来仔细看看的吧。”

    ……

    听到这段对话,佩儿的心里突然泛起来一阵强烈的希望。以东方不败和德安公主的容貌,走在大街上肯定是鹤立鸡群,想不引起别人注意都难。她马上回头,问那两个人:“他们现在在哪?”

    “这怎么知道啊。”其中一个人说,“不过现在是正午,他们又是去城东,可能是去了城东最豪华的‘咸丰酒楼’吃饭了吧。”

    听完后,佩儿下一秒就蓦地站起,朝城东赶去。即使她的脚步越来越快,最后甚至到了极限,但她还是觉得自己太慢了。如果真如那个人所说,东方不败和德安公主是去酒楼吃饭的,那德安公主就有机会在饭菜里下毒了!

    大汗淋漓,她也不停下来擦擦,只是一味的跑着,毫无保留的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

    也许就是因为太过于焦虑,佩儿突然脚下一空,飞了起来!她能用轻功了……中了十日穿心散的人,竟然还能运用内力,这也算一个奇迹。但内力的运用也导致了血液加快流动,毒素快速的在全身流窜,尖锐的刺痛让她只能死死的咬着嘴唇。

    挣扎了好久,她才飞到咸丰酒楼。这是好大好美的一座楼,栏杆都漆上了艳丽的红色,那么雍容华贵,长长的薄纱从二楼坠下,随风飘动,好有一种人间仙境的感觉。

    她进去后,一抬头就看到了在二楼吃饭的东方不败和德安公主。东方不败穿着黑色镶金边的衣服,英俊的脸庞让邻座的端茶小妹都忍不住一直盯着看。而德安公主也是倾国倾城,虽然只穿着普通的便装,照样鹤立鸡群。

    他们在一起,那么完美,那么般配,看起来就像是一对神仙眷侣。好奇怪,佩儿明明是来救东方不败的,但此刻她却感觉自己像是要来故意破坏他们一般。

    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忍着痛苦,再次运功飞上去,很快落在了东方不败面前。

    “东方……”佩儿刚想叫他,却突然意识到,这里是民间,泄露了他的身份可不好。于是她改口道,“公子……”

    东方不败一转身,就看到佩儿站在后面。看着她似乎很急的表情,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面色苍白,虚汗浮出,他的嘴角勾起一丝狡黠的笑容:“怎么,竟追到这里来了?”

    德安公主一看到佩儿,看到她苍白的脸,虚弱的样子,立马就猜到,昨晚在倚梅殿门口偷听的那个黑影,就是她!

    可千万不能让这个丫鬟把她的计划告诉东方不败,不然不仅计划完不成,她也会命丧于此!她马上用手挽了挽东方不败的胳膊,声音娇里娇气:“这里真没意思,我们去别的地方,好不好?”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佩儿怕东方不败立刻答应了德安公主,也马上用手扯着他的胳膊,“我昨晚……”

    “我们去泛舟吧!”德安公主再次打断了佩儿的话,继续对东方不败说。

    “好啊。”东方不败竟然理所当然的推开了佩儿,朝德安公主微微一笑,拉起了她的手,就准备下楼。

    佩儿看着他们站起,慢慢离开,越走越远,她的心猛的刺痛了一下。虽然她现在浑身上下都很痛,但她清楚的知道,这次的痛楚,是从内心最深处传上来的,是他给的。虽然跟中毒无关,却要比中毒还要痛上百倍。

    “公子,你是不打算听我把话说完了吗?如果是这样,那以后在你面前,我不会再说一句话。”抱着最后的一点希望,佩儿朝那个即将下楼的背影喊了一句。

    这一句,就让东方不败直直的定在楼梯口,好像终于不打算再下去了。这下轮到德安公主急了,她马上小鸟依人般的抓着他的手,想把他拉下去。

    佩儿急急的看着东方不败定住的身影,似乎已经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他身上。在她和德安公主面前,他更相信谁?她在焦急的等待着结果。

    东方不败轻轻的甩开了德安公主的手,一步一步走到佩儿身边,薄唇微启,有些不耐烦:“你想说什么。”

    德安公主马上赶过来,站在他身边,刚想开口打断佩儿,就被东方不败给按住,阻止。

    “我……我昨晚在德姑娘门口,听到她跟一个男人在商量,说要杀了你。”佩儿戒备的看了一旁的德安公主一眼,终于决定说出来。

    “胡说!我昨晚很早就睡了,哪里能跟什么男人商量什么?”德安公主被佩儿说的面红耳赤起来,语气也很急切,丝毫不客气的反驳他。但这反应也太过强烈了,任谁都能看的出来,她在恼羞成怒。

    可是,就这么明显的事情,东方不败竟然都不能察觉。他黑眸一暗,嘴角无所谓的抿了一下,对佩儿说出四个冷冰冰的字:“一派胡言。”

    是否在他眼里,德安公主就是绝对不可以怀疑的?不然,以他的能力,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个德安公主有问题?看来,能让一个大男人完全被蒙蔽的,就只有爱情了。因为他爱她,所以他绝对相信她。

    想到这里,佩儿知道现在,自己再多的解释都是没有用的。她像一个被抽走了灵魂的躯壳,很快瘫软了下来。

    东方不败的态度,让德安公主都觉得有些意外。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她马上又挽起他的胳膊:“我们去玩吧,难得放松一下,一定要玩个够!”

    但是现在,他却对德安公主的话充耳不闻,只是一个劲的盯着佩儿,那暗黑到令人胆寒的眸子更加的浓郁,把所有的一切都埋藏在后面,任谁也别想猜透。他的表情就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浓浓的阴狠:“谁让你下崖来的,又想让你家人给你陪葬了吗?现在马上给我上崖去!等我回去再收拾你。”

    听了他的话,佩儿委屈的直想哭,她努力忍住即将坠下的泪水,心里的倾盆大雨却早已绵延成海。

    都是为了他,她才去打探德安公主的消息,才会中了十日穿心散,只剩下短短十天的生命。但即使是这样,她却还是放下了自己的安危,忍着痛苦过来通知他……刚刚在路上,她甚至觉得自己疯了,如此对待自己的杀父仇人,对待这么一个大魔头……她应该要恨他的……

    可是,这些付出,换来的却是他对她如此的不信任,如此的不屑一顾!他只知道维护他的德安公主,却没有发现她早就虚弱到了极点……

    “凌佩儿,你这个笨蛋!”她在心里大骂了自己一句,毅然站起,朝黑木崖的方向去了。这一刻她决定,她再也不要当这个笨蛋了,就让她在黑木崖好好的挨过这十天,然后等着阎王来把她的魂魄勾走,这辈子,下辈子,她都不要再当笨蛋了!

    *

    上黑木崖,又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等佩儿上去之后,已经过了两三个时辰。胸口疼的要炸开了,她摇摇晃晃的,只能扶着一旁的一棵树,才能让身体平衡住,不至于跌倒。

    然后,她一抬头,就在不远处看到了总管杨莲亭,他正看着她。

    真是不巧啊,她冷笑了一声。上次她想逃下崖去,杨莲亭就要烧死她的,那这次呢?他是不是又要故技重施?

    “凌佩儿,你的胆子真的很大。”转眼间,杨莲亭已经走到了她面前,“按理说,侍寝过的女人是不用被罚的,但刚刚教主飞鸽传上来黑木令,说你在崖下对德尊主不敬,要我把你打入大牢。所以,现在跟我走吧。”

    东方不败的这一个命令,彻底把佩儿心底里最后的希望,都消灭的干干净净。她刚刚不过是在崖下对他说了实话而已,他就要把她关进大牢,就只是为了那个心肠歹毒,要取他性命的德安公主?

    爱情使人盲目,可她从来都没想到过,东方不败竟然会盲目到这种地步。

    *

    这是佩儿第三次坐牢了。但这一次,却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痛苦些。佩儿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毒素时不时的进攻她的心脏,让她吐血不止。她双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草堆,希望通过这动作来缓解痛苦。

    只过了一会,杨莲亭就过来,让人把她的牢房里打扫干净了,铺了好几床被子在里面,还点上了蜡烛,弄的亮堂堂的。

    佩儿不解的看着站在面前的杨莲亭,但很快就明白了他的用意,嘴角浮上来一丝自嘲的笑——杨莲亭是最关心东方不败的子嗣问题的,这次坐牢她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难道是因为,她曾被东方不败占有过,杨莲亭觉得她有可能怀孕?

    可惜,不会有孩子的,因为她马上就要死了。不过,身下的棉被很软很舒服,她毫不犹豫的躺了下去,把浑身上下都裹了个严严实实。

    =====

    话说,我现在工作已经找到了,但曾在麦当劳投递过简历,并且通过了。大家觉得去做麦当劳的储备经理如何的?要是有过经验的,在评论区指导下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