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这个女人不听话……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这个女人不听话……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实在太饿了,佩儿不管不顾的把各色各样的菜肴往嘴里塞,却觉得味同嚼蜡。食物的味道,是心情决定的,心情不好,吃什么都是一个味。

    她深刻的知道,东方不败这个男人实在太强大,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他对她的残忍入骨三分,让她无法忘记,而他对她极致的温柔和宠溺,也让她无法做到心如止水丫。

    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他就是一个谜,她如果想去破解,最终只会让自己陷入其中无法自拔,还是离远点比较好。

    她吃的差不多后,他突然从后面拿出一个漆盒,打开,放在她面前:“把这个收好,不准再弄丢了。”

    她一看,是那个金人。她回想起来了,碧玉给她金人的时候,她就随手放进袖子里,后来就不见了。金人肯定是掉在祭坛上,被他捡到了。这本就是她连城帮的东西,她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并带着刻意疏离的口吻:“还有那玉人呢?希望教主能一起还给我。”

    “不行。”他一口回绝了她,温柔的口吻中也不乏坚决。然后,他夹了些菜放进她的碗里,“再多吃点。”

    给了她金人,又不给她玉人……难道他不避讳“金玉良缘”的说法吗?她皱着眉头,猜测着他的心思。

    *

    傍晚,童百熊果然上崖来了。佩儿在东方不败的暗暗注视下,支支吾吾的跟童百熊说,自己不能跟他下崖了。

    而她昨晚被东方不败占有的事情,整个黑木崖都知道了,童百熊自然也明白。看童百熊的眼神,并不很遗憾,反而好像在欣喜什么。大概是他以为,是她爱上了东方不败,心甘情愿的留在这黑木崖上了媲?

    *

    深夜,佩儿躺在自己房里,一动不动,怎么也不能平复心中疯狂掀起的波澜。身上的伤痛还在隐隐作祟,不算太疼,却也不能让她忽视,就好像在刻意的提醒着她——她已经被东方不败给占有了。

    她觉得自己好脏,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怎么也洗不干净。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下去,她完全迷茫了。

    不管怎么样,昨晚的事情都不能再发生第二次。她睁开眼睛,痴痴的盯着床梁——如果有机会逃跑,那就一定要逃。就算没有机会,也一定要跟他保持距离,身子已经沦陷了,就千万不能让心再沦陷了。

    *

    因为实在太累了,这一夜佩儿睡的十分安稳,直到刺眼的阳光照进屋里,她才慢慢醒过来。坐起来后,她还觉得有些奇怪——今天总管怎么没来叫她干活的。

    披了一件斗篷,她走过去打开门,想看看外面的情况。可是门一被打开,她就被外面的一切给惊住了。

    总管带着五六个丫鬟,安安静静的站在外面。那些丫鬟的手里都捧着东西——有做工细致的丝绸服饰,有金光闪闪的首饰,还有各种玉器,胭脂香粉。

    总管见她出来了,马上拉着那些丫鬟跪下,毕恭毕敬的说:“奴婢参见夫人。”

    “你们,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平时一向威严恐怖的总管,今天竟然对她跪下了,佩儿只觉得头皮发麻,马上催促道:“快起来。”

    “是。”总管和一干丫鬟站起来后,对她说,“夫人,我们是来服侍您更衣梳妆的,稍后请您移驾无极宫,以后您就住在那儿了。”

    “为什么!”佩儿后退了几步,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们。她在这里就是个宫女,住在这淑宫宫女房里是再好不过的了,为什么要去无极宫!她已经下定决心要跟东方不败保持距离了,要是去了无极宫,那岂不是要跟他天天见面?

    “教主已经封您为他的妾室了,您当然要跟教主住在一起。”总管带着丫鬟们踏进了房间,并把东西都放在梳妆台上,“请夫人过来,我们要为您更衣梳妆了。”

    “不要,我不要去!”佩儿的双足,如被灌了铅一般,牢牢的定在地上,怎么也不肯挪动一下。

    “这……”总管为难了。依照教主的命令,今天就要把佩儿带去无极宫的,但是她不肯走,她们也没办法,毕竟不能对夫人无礼的。

    *

    “怎么了?”身后熟悉的,温婉的男声传来,没有情绪,无怒无嗔,与其说是在询问,不如说,他只是在陈述而已。

    佩儿一转身,就看到那伟岸的身影站在后面。东方不败姿态从容,没有半点窘迫,似乎什么事情到他那里都游刃有余一般。只是他那双黑眸,闪烁着那似审视,似不满的光芒,看着她。

    一看到他,她的心猛烈的,没根由的跳了一下,本来想说的话,此刻全都积压在嗓子口,怎么也说不出来了。她下意识的拿斗篷裹紧了身体,结结巴巴的开口:“我……我不想去无极宫。”

    “没关系。”对于她的话,他淡然一笑,无限清风,不知是故意要误解她,还是真的没听懂她什么意思,“你要是想住在淑宫也行,我晚上就搬过来。”

    面对着他灼灼其华的目光,她又习惯性的低下头,深怕自己再溺死在他的瞳海中:“我……我是想说,我不想跟你住一起,我不想做你的……妾。”

    终于说出来了,真困难啊!不过,这回总算是说明白了,他肯定也懂了。

    “先进去,我们慢慢说。”他脸上笃定的表情稍稍退去了些,但无论怎么掩饰,眉心还是有些许的急躁在酝酿着。

    *

    他拉着她进屋之后,摆摆手让总管和丫鬟们下去,然后顺手关上了门。

    关门的声音并不大,轻轻“砰”的一声,却让佩儿神经过敏一般的轻跳了下,马上后退几步,转过身来,带着十足戒备的眼神,看着他。

    他也在看着她,一步步走过来,最后站在她面前:“做我小妾有什么不好的?我至少能保护你,让你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不好吗?”

    做他小妾是没什么不好,如果她是普通的女子,也一定会非常乐意的接受。他对她还算好,只要她不反抗他,他也算是宠着她的。

    但是,她好想知道,该如何忘记自己的杀父之仇,如何忘记一直藏在心底的辰轩,如何与一辈子都没办法看透的男人,保持着最亲密的关系?

    “教主,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她感觉鼻子一阵发酸,于是努力的吸着气,想把即将要溢出来的眼泪给憋回去。

    “凌佩儿,你早就没的选择了。”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他声音里的决绝如此明显,可是那丝颤抖,那丝薄怒,也不期然的流露了出来,“你以为你能逃离我身边吗?即使我放你走,你又能去哪?你别忘了,你的身子已经被我占了,还有哪个男人会要你?”

    “那就让我在这里做一辈子丫鬟好了!”佩儿尖叫着,快速打断了他。她不想听他的提醒,提醒她,昨晚他对她做的那禽兽不如的事情……

    心里的怒火慢慢的升腾起来,他粗粝的大掌蓦地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拉近,质问着:“你是说,你宁可在这做一辈子丫鬟,也不愿做我的妾吗?”

    脖子好疼,她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看着他黑眸中的愤怒,她却在不知死活的揣测着——是不是她只要一承认,他就会马上把她掐死?不过,她还是破罐破摔般的说了句:“是。”

    然后,她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可预料的痛楚并没有传来,脖子处却还感觉到一阵轻松,他已经撤去了手。她睁开眼睛,看到他已经转身准备离开,丢给她一句不轻不重的话:“随你。”

    就这么简单?真的这么简单,他就放过她了?她愣在那里,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离开.房间。

    *

    总管还等在房间外面。东方不败出来后,轻声对她吩咐:“这个女人不听话,你给我好好管教她一下。”

    他还特地的把“好好管教”四个字加重了语气。

    “是。”总管自然是心领神会,马上点头答应了。

    *

    接下来的几天,佩儿又变回了丫鬟,被总管呼来喝去的,每天累的腰酸背痛。更倒霉的是,周围的丫鬟都知道她被东方不败临幸过,却又没有成为他的妻妾,所以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暗藏着深深的嘲讽。

    而东方不败好像彻底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也许,他生气了,她倒尽他胃口了吧。

    *

    这天,佩儿正在满头大汗的打扫着院子。她不知道,自己的身后聚集了三五个丫鬟,正在对她指指点点。

    “诶,你们看啊,凌佩儿在扫地诶!”

    “这有什么稀奇的,她本来就是丫鬟,这是她的份内之事嘛!她呀,肯定以为爬上了教主的床,就能做这里的主子,过好日子了吧?她肯定不会想到,教主只是玩玩她而已!”

    “哟,为了过好日子,竟然去勾.引教主啊!现在好了,赔上了自己的贞操,却还是做丫鬟的命!”

    ……

    丫鬟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正欢呢,后面却突然响起了一声怒喝:“没事嚼什么舌根!”

    她们都被吓了一跳,转身一看,后面站着的,是怒气冲冲的凌月。凌月虽然也是丫鬟,但跟东方不败有些浅浅的交情,也没人敢得罪她。她们马上低下头道歉:“对不起凌月姐,我们,我们再也不敢了。”

    佩儿听到了怒喝声,回头看到这一幕后,马上就明白了——这些丫鬟一定是躲在暗处说她的不是,被凌月给制止了。

    看来,凌月也是见不得她被人羞辱的,毕竟自己是她的亲妹妹。想到这里,佩儿的内心突然涌上来一种愧疚感——之前她逃跑被杨莲亭抓住之后,她还怀疑过是凌月告的密,现在想来真是不应该!

    那些丫鬟们道歉了,凌月却似乎还觉得不够,伸手轻轻推了为首的丫鬟一把:“以后再乱说话,小心我撕烂你们的嘴!”

    这教训好像太严厉了些,为首的丫鬟虽然依旧低着头,脸上却出现了明显的不悦。但她却不知道,刚刚凌月在推她的时候,顺手把她佩戴在脖子上的金项链给扯了下来,牢牢的攥在了手心。在后面的佩儿看到这一幕,不想让凌月因为她而得罪人,马上放下扫把,上前:“姐,我没事,你不要再怪罪她们了。”

    “佩儿,有时候人心很险恶的,你可要小心一点。”凌月放松了表情,转过头来,一边跟她说话,一边把手放在她肩膀处,似是在安慰她。可是,在手滑落的那一瞬间,她手心的金项链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滑落到佩儿的腰带里了。

    “我知道了。”佩儿朝凌月点了点头。

    “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凌月说完之后,转身就离开了。

    *

    凌月走远之后,刚刚被她怒斥的,那个为首的丫鬟顿时生起气来,狠狠的瞪了佩儿一眼,嘟囔着:“既然自己都做的出来,还不让人说,真是的……”

    就在她也要离开时,眼神无意识的一扫,突然看到有一截熟悉的,金光闪闪的项链从佩儿的腰带里露出来。她停下来,仔细一看,好像是她的项链!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项链不见了。

    “这是什么?”她走近几步,伸手就把项链从佩儿腰带里抽出来,拿在手上仔细的辨认了一会……真的是她的项链!她气急败坏,指着佩儿大骂,“哟,凌佩儿,你不仅会勾.引男人,还会偷东西啊!我说为什么早上吃饭时,你会坐在我旁边,原来是看中了我的项链啊!”

    “真的吗,她竟然连这种事情都做?”其他丫鬟全都围过来看了,嘀嘀咕咕的,一个个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佩儿。

    “我没有!我没有偷东西!”佩儿失声尖叫了起来。虽然无法解释,为什么这项链会在自己身上,但她真的没有偷!

    “还说没有?”为首的丫鬟手里紧紧的攥着那项链,“人赃俱获,你还敢说没有?姐妹们,我们把她拉去见总管,看她怎么说!”

    “好!”其他丫鬟马上随声附合,一个个抓着佩儿的手臂,连拉带扯的把她弄走了。

    *

    到了总管那里,总管只看到了那项链,只听那群丫鬟的一面之词,对佩儿的解释充耳不闻。不过这也在佩儿的预料之中,因为连她自己都无法解释这件事情,无法解释为什么项链会在她的身上。

    “竟然敢偷东西,凌佩儿,你犯了黑木崖的大忌,得打一百大板。”总管看着她,严厉的说。

    “我没有偷,项链真的不是我拿的!我……”佩儿觉得自己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了,但是她心里很急,很委屈,更不想受那屈辱的一百大板,因为只要她乖乖的受了,周围的人肯定更加认定她就是一个小偷!

    “来人,把她拉出去,打!”总管一声命令下达,外面马上进来两个侍卫,拉起佩儿,就准备把她拖出去。

    “真的不是我偷的!”既然解释不清楚,那就干脆不解释了。佩儿运用内力,双手猛的一抖,把那两个抓他的侍卫给抖了出去。然后,她毅然转身,夺路而逃。

    “反了!”看着佩儿跑出去的身影,总管气的追了出去,摆摆手让周围所有的侍卫都靠过来,声音歇斯底里“你们去把凌佩儿抓回来,一定要抓回来!”

    “是!”侍卫们说。

    *

    佩儿没命的跑着,身后是一大群侍卫在追。她知道自己这是在做无畏的挣扎,她能逃到哪里去呢?但她就是不甘心受那屈辱的一百大板,不甘心让自己就这么被栽赃陷害。

    虽然天气渐渐的暖了,但冬天还没有完全过去,花园里的树木们都还只有着光秃秃的枝干。佩儿在花园里没命的跑着,任凭那些尖锐的枝干划破她的衣服,弄乱她的头发,把她搞的特别狼狈。

    可是,她还是听到了后面侍卫们的脚步声,正在越来越逼近。她又跑了两步,突然看到假山后面有一个小山洞,就马上跑过去,把自己藏进了洞里。

    这个假山洞很小,她努力把身躯藏到最里面。她听到侍卫们的脚步声经过这座假山,越来越远。

    就当她要松口气时,一个身影却蓦地出现在假山洞外面。

    这个身影如此高大,把光线遮了大半。佩儿仔细看了一眼,才发现,他是东方不败。他背着光,身上的一切都是那么幽暗,仿佛是只有在深深的黑夜里才出来作祟的妖孽一般。

    他也在看着她,眸底还有些许的惊讶在跳跃着。这才几天的功夫,这女人就把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脸上也脏兮兮的,头发乱糟糟的散落在面前,而且,还被追的躲在这种脏地方?

    “你怎么回事?”他的声音里有着明显的嘲笑和讽刺,还有着些许得瑟的意味——他才不管她几天啊,她就成了这副样子。看来,她真的离不开他。

    “我……”佩儿本打算把事情的始末都跟他讲了,但一开口,才说出一个字,她就改变了主意。告诉他又能怎么样,难道他就会相信她吗?即使他相信她,她也不能让他出面。于是她冷冷的说:“不关你的事。”

    *

    “她跑到哪里去了,怎么好像蒸发了一样?”

    “对啊,不过刚刚就在这里消失的,估计还在这里,我们到处找找吧!”

    外面突然响起了侍卫们的对话,佩儿惊的瞪大了眼睛——他们找回来了!她下意识的又往假山洞里缩了缩。

    可就在这时,东方不败这高大的身躯,竟也蓦地钻了进来!

    假山洞本来就很小,佩儿一人藏身于此,都觉得十分拥挤,更别说又多了个人。他就压在她的身上,大掌毫不客气的搂住她的腰,把她紧紧的钳制在怀里。无处可躲,她只能被他抱着,脑袋还枕在他胸口,鼻尖碰到了他硬邦邦的胸肌,她顿时脸红了。

    “你……你为什么要进来!”她压低了声音,质问他。他是堂堂教主,见到自己的侍卫根本就不用躲啊,为什么要跟她挤在一起!

    “答应我,不要抗拒了,好吗?”他的手,在她的腰上游移着,最后猛的抓住了她的手,粗粝的手指直接***她的指缝,与她根根相扣,“留在我身边,你就不用受这种苦了,再也不会有人来欺负你……”

    “你走开!”佩儿拼命的甩动着手,想逃离他,可身躯却又被他按在岩壁上。粗糙的岩壁,搁的她后背生疼。

    ========

    今天我去无锡招聘会了,大家祝我找个好工作啊堡作……

    招教主助理一名,工作地点黑木崖,包吃包住,待遇优厚。应届毕业生优先,有工作经验者勿扰!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