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世子的侯门悍妻最新章节 - 云呈祥篇

世子的侯门悍妻 云呈祥篇

作者:安凤书名:世子的侯门悍妻类别:穿越小说
    大元国安顺九年六月初五,皇后唐氏生辰之日,西南边陲的一个小镇里,大将军云呈祥穿上官服面朝北方跪地叩拜。浪客中文网

    “一愿平安,二愿顺遂,三愿康健……”

    云呈祥拜了三拜,又对身边跪着的小小少年道:“锋儿,你要记住,每年这一天,都要朝北方拜祭。”

    “爹,这是拜谁?我娘吗?”名叫锋儿的少年,年纪虽小,但也有几分面色沉冷的气质。

    “是为父的一个老友,今日是她的生辰。”

    自从被收养后,云锋也多少了解一些云呈祥的习惯,有些话不能多问,只要照做就好,他学着他方才的样子,实实在在地磕下头,也说了句话,“愿您在天之灵保佑爹爹长命百岁。”

    当晚云锋被罚扎了一夜马步,那时他年纪小并不能理解生辰和生祭的区别,只知道死人才会如此祭拜,但是以后很多年里的这一天,他都会和父亲面朝北方叩拜,渐渐地他才明白,原来那个人是活着的,只是比死别还令人恐惧的是生离。

    大元国安顺十三年冬,云锋把信鸽里得密信摘出来敲开书房,“大将军,京城来信。”

    云呈祥眉头一皱,伸手接过来,他只扫了一眼就把纸条上短短的一行字看完,刹那间身体如被人钉了一根针在原地,不动不颤,面如死灰。

    云锋见他表情不对,试着问了声,“父亲,你怎么了?”

    云呈祥缓了口气,刚要说话,便急火攻心吐了一滩血,整个人直愣愣地向后倒去。

    云锋大惊,“父亲。”

    “备马……我要回京。”

    这一年冬至未到,京城传来消息,皇后唐氏因疾不能医,殁。

    从边陲赶回京城的云呈祥还是来晚了,他沉如水地跪在御书房的地上,上首之人不见丝毫感伤,拿起手边的折子就扔了过去。

    “你好大的胆子,没有朕的命令竟然敢回京,你置朕于何地,边境三十万大军没有率领怎么办,你这是拿大元的黎民百姓的性命开玩笑!”

    “微臣离开前,已经布置好边防,通过这十几年的努力边境严防已经是一张严密的大网,就是金国打来也断然不会踏入我们大元一步。”

    更何况金国是不会打来的,这十几年来两国贸易互通有无,还允许婚配,十分和谐。

    当今圣上慕君歌自然知道,他气的是云呈祥的态度,其实两个人的年纪都不大,当年一个是少年皇帝,一个少年将军,怎么这才十几年的光景,两个才刚刚三十出头的人,就仿佛苍老得不忍去看对方的脸。

    “没有战事,并不代表朕不会追究你的过失。”

    云呈祥拿出腰间上的帅印,“微臣愿意去守皇陵。”

    慕君歌蓦地皱起眉头,守皇陵?

    他的目光深邃下来,当初他怎么就没发现?还是故意去忽视了什么。

    对于云家,唐家,慕君歌都是心存愧疚的,可是有些话他无法问出口。

    “好,既然你想去守皇陵,朕就成全你,从今日起,大元就再也没有大将军云呈祥!”

    “谢主隆恩。”

    其实这不就是当今圣上的愿望吗?他如今做到了,收回了所有兵权。

    云呈祥磕下头,民间传闻,皇上与皇后二人鹣鲽情深,相敬如宾,哪怕是对其他嫔妃都不曾有过如此眷宠,百姓赞叹皇后真是幸福,殊不知不过是皇上惯用的制衡手段,用皇后来对抗其他世家之女,如果是真爱,为何又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微臣想去冷宫见个人,希望皇上恩准……”

    慕君歌不问也知道是谁,只是云呈祥向来不是多事的人,应该是那人另有交代,他别开眼,幽幽地叹了句,“要是三娘在,也许安然就不会走那么早,就连太子的病……”

    “皇上,人已死,请您节哀。”

    云呈祥这话不只是说唐安然已经死了,三娘就是活着,在他的心里也必须不能存在。

    他并不在意慕君歌沉冷的目光,退出御书房后,他就让小太监带着去了后宫,每走一步他都在想,安然曾经应该走过这里,从这小小的地方望天,他却只能在遥远的地方守望。

    他深吸了口气,推开冷宫的房门,并不在意满屋的灰尘,径自走进里间,冷冷地扫了一眼躲在角落里的女子,漠然地喊了声:“云裳,不必装了。”

    云裳拨了拨脸上的乱发,挺直背脊站起来,冷冷一笑,“你们一个个想做什么?我都落到这个地步还不让我安宁?”

    “我只是受人之托来看看你。”

    “呵呵,看来云重紫过得不错,还记得看我这个妹妹。”

    “不,她并不是记得你,而是同情你。”

    云裳听到同情这两个字,猛地瞪大了眼睛,“我不用她同情!”

    “不用她同情的话,你如今早就死了!”云呈祥面色始终淡淡的,“正是因为同情你,她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放过你,她说看到你是觉得看到了以前的自己,被人欺负,自己挣扎,只是你却辜负了她的一片苦心。”

    “我没让她同情,我不稀罕!”

    “嗯,如此便最好了。”

    云呈祥站起来弹了弹身上莫须有的灰,径直往外走。

    云裳却奇怪地喊了声,“云呈祥你来这就只是为了说这几句话?”

    云呈祥回过头朝着她冷冷地勾了勾嘴角,单手一抬,只见一枚银针飞快地从指尖中射出去,直扎入云裳的额头。

    他停顿在原地淡淡道:“不,我是来杀你的,既然不稀罕同情,不如早点下地狱吧。”

    当初若不是云裳的威胁,唐安然也不会给自己下毒留下病谤,如今太子身子一直孱弱,连她也病毒侵体多年,终于掏空了身子大行而去。

    云呈祥本以为十几年不见云裳,她断然会悔悟当初,却不曾想依旧执迷不悟,这样的人不如杀了干净。

    云裳的印堂上扎着一枚银针,面色惨白地向后倒去……

    其实她怕死啊,哪怕那些恶鬼没日没夜地缠着她不放,她却没有那个勇气去死。

    现在终于是解脱了!

    ※※※

    皇陵前,云呈祥抱着一坛子酒坐在地上,他干枯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石碑,仿若是他情人的脸庞。

    “安然,这一世我没娶你,就让我用余生来赎罪。”

    跪在对面的云锋朝着云呈祥磕了三个头,“父亲,儿子此去经年,请您多多保重。”

    云呈祥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去吧,你姑姑会待你如己出的。”

    这辈子,他哪也不去,只守着他心爱的人,足矣。

    ------题外话------

    所有番外几乎是按照时间顺序写的,下一个就是三娘夫妇了……

    求收藏啊求收藏~

    最后……其实祥哥儿这结局挺伤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