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不朽丹神最新章节 -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八章 地乳神髓

不朽丹神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八章 地乳神髓

作者:胜己书名:不朽丹神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嘭嘭嘭……”程弓力量运转,将这水龙戟打入体内的力量逼迫出去,伤势才没继续恶化。

    而被震飞出去的武亲王,立刻被澹台飞羽保护起来,但此刻的他如同一尊战神一般,**竟然断肢重生,速度快的惊人,身体上一股力量弥漫冲天,这一击下他竟然没受伤而且还突破了。还是突破地婴第三层,直接达到地婴第四层,力量还在疯狂暴涨,眨眼间已经达到了地婴第四层巅峰。

    “轰!”武亲王体内的力量翻滚,虽然识海之中如同炸开一般,神念承受程弓的神念冲击后要炸开一般,但吸收了地rǔ神髓的力量,让他不但断肢重生熄灭程弓的三味真火还接连暴涨了两个境界,一口气达到了地婴第五层。

    这地rǔ神髓在婆罗多神庙可是只有一步登天、高高在上的天婴存在才有资格享用,对天婴境界都有大用处的宝贝,威力自然非同一般。虽然此刻提升了两个境界,但这却并没完全发挥出地rǔ神髓真正的效果。

    澹台飞羽看到武亲王力量提升,他站在身前护法,并没立刻追杀程弓。

    “地rǔ神髓,是地rǔ神髓,这样使用地rǔ神髓,简直是暴残天物。”

    “看来他真是婆罗多神庙大祭司的sī生子,否则就算地婴巅峰也不可能拥有这等宝物。”

    “不过这小子也够能忍的,差点逆袭成功。”

    “原来是婆罗多洲神庙大祭司给皇帝戴的绿帽子,怪不得他不敢出声,一直忍到现在。”

    周围人说什么的都有,好在这些人的交流都是通过神念,但是就算身边的人看武亲王的目光也都是异样的。澹台飞羽看着武亲王身体上地rǔ神髓爆发出来的光芒,神情很是复杂,这等小辈这等境界就得到这种宝物,说不嫉妒那是假的。

    “恭喜,恭喜朱兄绝境爆发,力量提升,朱兄果然是天纵奇才做大事的人,佩服。”看到武亲王再次提升,直接达到地婴第五层,月冥太子一副恭贺的样子说着。

    “能忍人所不能忍,出其不意,虽然没能一举斩杀程弓,但也非常人能做到的。”周逸凡也很有感慨,这次他倒是真的很意外,武亲王竟然以身犯险,敢承受那种折磨,口中说着心中却很是奇怪,心中暗道,以后看来不能小瞧任何人了。

    别说他们了,就连冷傲不怎么说话的鲲鹏太子都微微点头,虽然武亲王没成功,没能逆袭杀了程弓,但刚才那一切他能忍受,也真的是忍常人所不能忍之痛,做常人所不能做之事,从这一点上鲲鹏太子总算稍微认同武亲王怎么也算同带人杰中非一般存在之人。

    就在所有人都惊叹武亲王隐忍爆发,逆袭程弓虽然没成功,却也非同一般表现非凡的时候,刚刚提升的武亲王却是心在滴血。

    虽然力量接连暴涨两个小境界,但他刚才可是被逼得使用了地rǔ神髓,那是真正的万年地rǔ精华凝聚而成的,对天婴都有莫大用处。如果不是逼到万不得已,武亲王远来准备最少是在冲击天婴时候使用。

    别人说他隐忍,想逆袭击杀程弓,其实他是一直不想使用,而且他一直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空间元界暴lù。空间元界正常只有达到天婴之后才能拥有,是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开辟空间。这种空间跟一般的空间戒指不同,能随着自身力量跟境界、神念的强大不断提升,而且更加安全、隐秘。

    他这个是大祭司利用大量资源、力量强行开辟出来。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识海中的空间元界,武亲王才将一些重要东西带在身上,毕竟之前被程弓跟神秘人接连抢夺东西,他是真的怕了。一来心疼地rǔ神髓,二来担心暴lù,所以他一直忍到最后。至于使用地rǔ神髓想逆袭击杀程弓,不过是顺手的事情。

    怕什么就发生什么事情,刚才他打开空间元界的时候,遭到了神念冲击,还没合拢的空间元界内的不少东西被程弓直接以神念收走。因为程弓刚才以血苍穹大手印抓住他,力量包裹,那些东西飞出的同时就被程弓收走,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此刻力量提升的同时,武亲王也在查看自己的空间元界。

    三滴地rǔ神髓自己就用了一滴,另外两滴竟然没有了,接近十五万的纯元丹,自己准备回来招揽人手用的资源也被收走,还有一把天如意,那可是神矿中出产的宝物,是炼制道器的重要材料。更有一颗天级中品续命丹,三颗天级下品疗伤丹,以及其他地级超品丹药上百粒,地级上品之下的丹药数以万计。

    神念扫过,武亲王哪还有心情去高兴,死的心情都有了。他真是yù哭无泪,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程弓此刻手臂的伤已经好了,他并没去炫耀,只是冲着刚刚突破的武亲王拱拱手,一副无比佩服的样子。别人以为他是在说佩服武亲王能tǐng住身体被燃烧,却能逆袭重创他,也只有武亲王知道程弓的意思。

    果然让自己猜中了,父子相认,大祭司不可能不给武亲王足够的好处。对于一般人来说,即便达到天婴想开辟空间元界都不容易,囡为不只是需要力量,还需要对空间的感悟以及许多珍贵的材料,所以并不是所有天婴存在都有空间元界。

    但这些对大祭司来说都不算事儿,程弓发现武亲王竟然连空间戒指都没戴,就猜到了这个。否则他根本不会那么慢慢来,他做事可从来不是那种拖拖拉拉,给对方可趁之机的人,结果最后真让他得到了,一举竟然从武亲王空间元界得到了足可媲美一个小型家族全部的财富。

    “抓住他,抓活的。“武亲王盯着程弓,恶狠狠的说着,但他自己却真不敢轻易冲上去了,他是真的有些怕了。

    “怎么,想仗着人多欺负人啊。”程弓看着武亲王他们。

    “拿本座的话当耳边风,哼。”澹台飞羽冷哼一声,声音充满着火气,一步一步跨出,每一步都牵动着天地间一种奇怪韵律,虽然是在空中迈步,但整个大地似乎都在跟随着他一起颤动。而且他的气机已经锁定程弓,程弓此刻就是想逃走都不可能,他随时能爆发出最强的一击,这就像是猫将老鼠困住之后,一步一步逼近一般,他要看到对手恐惧的样子。

    “现在你知道怕了吧,就是欺负你了,就是以势压人了,现在你知道自己是多土鳖了吧,没有背景也敢跟我们叫板。”月冥太子也无比痛苦啊的说着。

    “程大少,你没得玩了。”周逸凡笑看着程弓,微微摇头。

    “别在那妆模作样的摆架子了,想动手就快点,不过别怪我没警告你,你动手的时候也就是你死的时候。”程弓很坏的笑道:“你们以为本大少为什么能度过那么变态的天劫,其实本大少早就算好而来你们会出这招,想到了你们能出这招,自然想到了你们后边会做什么。说真的,以你们的智商,你们嘴一动本大少就知道你们拉的什么粪,本大少前算五百年,后算八百载,早将你们的一切都算好了,你们要是凭借自己跟本大少战斗,就算战死本大少也奉陪到底,但要是想玩别的,那就会死的很惨,就跟刚才你们使用哪个灌顶大阵一般,偷鸡不成蚀把米。”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月冥太子不屑的撇嘴,他们的护道之人都出手了,谁也救不了他了。

    “是吗,本座倒是要见识见识,本座就先灭掉你的肉身,拘禁了你的地婴,看谁能灭我。”澹台飞羽也早憋了一肚子火气了,如今再无忌惮,直接一抬手,再次一个大手拍向程弓,这次的力量足有六万龙之力,这已经是非常恐怖的力量了,瞬间压迫之下天空都有塌陷之感,光是这种力量的压迫就让人难以逃离开。

    “嘭!”一个比澹台飞羽拍出去的手还大几倍的大手快速无比,直接拍了过来,直接将澹台飞羽的那个大手震得碎裂,其势不变字节拍向澹台飞羽。

    “不……”澹台飞羽大惊,因为他自己知道自己那一下的力量,虽然并非全力以赴,但也已经非同一般了,怎么会像鸡蛋撞到了石头之上。最恐怖的是,此刻他自己也被一股力量压迫、拘禁、压制,他想动一下都很困难,这种感觉就跟他出手压制一般地婴第五层之下的人一样。

    但自己可是堂堂地婴巅峰,怎么会这样,这是谁出手,怎么会这样恐怖?

    澹台飞羽勉强以神念催动身体外层的一件上品灵器宝衣,但是这件宝衣还没等威力催动到最强,那大手已经派来。

    “轰!”上品灵器宝衣防御力惊人,竟然轰然炸裂,婆罗多洲神庙十大长老的澹台飞羽,地婴巅峰存在,身体也跟着同时被打得碎裂。

    (224832761不朽丹神群,加入的兄弟姐妹们记得说一下起点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