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俏皮宠妃鬼王爷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九章 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

俏皮宠妃鬼王爷 第一百零九章 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

作者:梦之瑶书名:俏皮宠妃鬼王爷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晴朗的气,无云的空。||中文||

    宽广的场地,无声的武台,错愕的众人。

    欣喜的武玄等人,激动的皇甫瑾。

    司徒昭雪带着微笑,看着已经完全呆滞的吕兰,笑容越发的甜美。

    吕兰被司徒昭雪看得心底直发慌,看到安然无恙的司徒昭雪,吕兰下意识的认为是司徒昭雪使了什么诡计,让烈炎伤害不了她。

    “为什么你没死?”吕兰回过神,阴霾的双眸盯着司徒昭雪。

    “因为死的会是你!”司徒昭雪看着吕兰,嘴角的甜美笑容拉下一角,顿时成了轻蔑之笑。

    “焚烈炎是我们音派的绝技之一,你怎么可能会破开烈炎毫发无伤!”吕兰对着司徒昭雪咆哮怒吼,她实在无法相信,她苦练了十几年的绝技就这样被司徒昭雪化解,而且司徒昭雪还毫发无伤。

    傲听到吕兰的问话,同时转头也看着武玄,双眸盯着武玄,等待着他的解释。她也非常好奇,司徒昭雪到底是怎么破解她音派的绝技之一的焚烈炎的。要知道她就是凭借着那一招,打败众多竞争者,成为音派的掌门人的。

    一直引以为傲的绝技居然连司徒昭雪一丝一毫都没有伤害到,这实在让傲有点接受不了,但又非常好奇。

    武玄非常不负责任的双手一摊,表示自己也不知情,那欠抽的模样,让傲的眉头轻轻一挑,双眸危险的眯起。她以为武玄是故意不告诉她的。

    “别瞪我,我真的不知道!你没见刚刚我也被吓了一跳吗!小昭雪的事我从来不会去过问的!她有她自己的**,我只负责教导她而已。其实的事,我一概不理会的!”武玄看到傲危险的眼神,知道她误会了自己,立即开口解释道。

    他可不想和这女流氓打架,……有损他威武的形像。他死也不会说,曾经他被她打趴下过。虽然现在功力晋升,但见识过傲那不要命的打法,武玄发誓,他绝不会再和她打。

    你见过有人打架会专门踢别人的两腿之间的吗?

    你见过有人打架,会将自己的胸往人家手上送的吗?

    她根本就是女流氓,打架什么招都出。

    有幸有她打过一架的武玄,回想起那次好像是因为某件什么事找傲打架,傲非常爽快的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打架,结果他功力没她高,打架的招式也没她下流,自己怎么说也是一名谦谦君子,怎么可能会去碰她的身体所以打架的结果就是,他一边躲她的袭击,一边闪开她冲向自己的身体,就等于一直是挨打的份,根本无法还手。最后被她打得趴在地上,鼻青脸肿,而她却哈哈大笑,大步的离开。

    怎么想怎么憋屈,武玄坚决想把这段非人的惨事给掩埋掉。

    “……你最好说的是实话!否则……”傲见武玄着急解释的样子,冷哼一声,转回头继续看着武台。

    “……”武玄摸摸自己的鼻子,对于傲的威胁表示非常无奈。

    武玄身旁的武玉全程只在最开始的时候瞄过一眼后,便不再理会武玄和傲,专心的看着武台上那风华绝代的女子。

    “因为所以咯!”司徒昭雪双手一摊,显然和武玄刚刚的动作一模一样,连双眸那很是无辜的表情也一个样。

    “你!”吕兰看到司徒昭雪这么顽皮的样子,顿时大怒,指着司徒昭雪,气得说不出话。

    “与其思考这个,不如思考思考你挑衅我的后果吧!”司徒昭雪的双眸不再温顺可人,而是变得凌厉骇人,阵阵冷光从司徒昭雪的双眸中闪烁着。

    吕兰被司徒昭雪的冷眼盯的害怕的连连退了几步,直到到了武台边上,才停下来,壮着胆回瞪着司徒昭雪,心底暗暗骂自己不争气,居然被司徒昭雪给吓得后退了。一想至此,吕兰便向前走了两步。

    “有什么后果?我何时挑衅过你!”吕兰冷哼一声,下巴微扬,不削地看着司徒昭雪。

    “这东西,你还记得吧?”司徒昭雪见吕兰死不认账,便将她在烈炎包裹着自己时,发现火焰中的异物拿了出来。

    吕兰看到司徒昭雪手掌里的东西,顿时脸色一变,眼神开始飘忽不定。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吕兰一开口,居然紧张的有些结巴。

    “你真的不知道?这可是好东西啊!”司徒昭雪拿起手中的东西,不停的把玩着。

    “谁知道你在说什么啊?你别想诬赖我!”吕兰振定下来,不再结巴,瞪着司徒昭雪,冷哼道。

    “喔?那我用这东西来回报你,你应该没有意见喔?”司徒昭雪看着手中的东西,一脸深意的笑容。

    “……”吕兰瞪着司徒昭雪手中的东西,似乎有些忌惮。

    司徒昭雪但笑不语,手中的东西也在吕兰惊恐的眼神下消失无踪。

    那是一颗火红的小珠子,平常看起来犹如玩物般,没有什么特别。但司徒昭雪却知道,它是一件杀人利器。

    血珠,是它的名字。只要一被它认准,它便会借助一些特定的攻击,隐藏在攻击之中,伺机而动。具有灵性,追踪型利器。至于它如何杀人嘛,很简单。因为它并不是一颗珠子,而是一只蛊。以血为生,血蛊。

    当吕兰对着司徒昭雪先行施法的时候,在烈炎冲向司徒昭雪的同时,吕兰也将暗藏在手中已久的血珠随着烈炎冲向司徒昭雪。

    如果当时司徒昭雪不是因为触发了身体中的某种特殊机能吸收了烈炎晋升将血珠挡在了身体之外的话,一旦血珠进入司徒昭雪的体内,接触到司徒昭雪的血液,便会立即转化成司徒昭雪的血液,在司徒昭雪的身体中吸食鲜血,然后繁殖它的后代,直到司徒昭雪的身体中血液被它吸食完毕,它才会离开司徒昭雪的身体。

    虽然就算司徒昭雪中招,但要清除掉血蛊,也需要消耗非常多的精力,因为血蛊一旦接触血液,便会立即转变成血液进入该血液主人的身体之中。如同认主般,自动搜索主人的踪迹,根本无处可逃。要清除掉血蛊,就要先将身体中的鲜血先排出,然后便可以找到血蛊,将其驱逐。之后便再次将鲜血注入体内,光看这步骤就知道,生命威胁有多重。而且鲜血就算再次注入身体,身体也会遭到打击,修为有可能会消失无踪,而且从此不能再修练。

    而且这也是唯一能够化解血蛊的办法,唯一!

    可见吕兰的心有多么有歹毒,一旦司徒昭雪中招,便注定了司徒昭雪的命运。就算不死,也要半残。

    司徒昭雪双手一伸,灵云再次为她聚集,巨大的灵云并没有如刚刚那般如月亮般巨大,但也有一个巨型气球般,司徒昭雪一个手势,灵云转变成火红的焰苗,然后冲向一脸不知所挫,眼底闪烁着惊恐的吕兰。

    这一次,火海将吕兰给紧紧包裹住。

    相同的一幕,不同的人,吕兰被司徒昭雪的烈炎包裹,虽然没有像她的焚烈炎般这么壮大,却也是别有一翻风景,只因,司徒昭雪的火焰是通透的紫色火焰,看起来非常的优美,如同司徒昭雪给人的感觉一般,那样的优雅,美丽。

    在火焰冲向吕兰的同时,司徒昭雪也将暗藏在手中的血珠弹向吕兰,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这是你的东西,我将它还给你!司徒昭雪冷笑想道。

    吕兰被紫焰惊住,待紫焰已经完全包裹住吕兰的时候,吕兰才惊醒过来,迅速的运用内力画出一防御之壁,突然感觉脖子好像被蚊子咬一样的,一疼。

    吕兰伸出一手去摸,在手中那冰冷的触感传到大脑时,吕兰顿时脸颊全白,看着手中的鲜血双眸发蒙!

    血蛊,她对我用了血蛊,该死的!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吕兰死死的咬住下唇,不知所挫,血蛊为她所有,她当然知道血珠是什么东西,这是她千方百计从爷爷那里要来的,爷爷说这东西根本没有解药,只有慢慢的等死。

    这下,她心真是后悔莫及了,为什么血蛊明明冲向了司徒昭雪,为什么没有碰到司徒昭雪的皮肤,哪怕是衣服,都可以进入司徒昭雪的身体啊!啊……该死的!

    吕兰即是悔恨,又是纠结,自食其果的罪,让吕兰失声痛哭。

    “啊……”吕兰的惨叫从紫焰中传出,听到的人无一不感觉背后一凉,看着那优美的紫焰,眼神中带着惊恐。这是什么火焰,能让吕兰发出这么惨的叫声。

    司徒昭雪知道吕兰已经自食其果,嘴角微微上扬,伸出手,向吕兰所在的方向轻轻一挥,紫焰便像有灵性般,迅速回到司徒昭雪的手中还原成最先的焰苗状,然后慢慢的变小,最后在司徒昭雪的手中消散无踪。

    吕兰因为途中失神,被紫焰趁虚而入,烧得衣服上空空洞洞,三三两两的肌皮被暴露在外,虽然只是很小的坑洞,但光泽雪白的肌肤还是让众男子弟心头一痒,赞叹的吹出哨响。

    又响又亮的哨响让吕兰回神,看到众人眼中的异样,感觉到身体上传来的冰凉,吕兰低头一看,身上的外衣已经被烧毁。如今身上穿着的衣服全是坑洞,暴露在外的肌肤香艳惹眼,吕兰失声尖叫,然后迅速的离开武台。

    众人看到吕兰狼狈逃离的模样,现场顿时哈哈大笑,司徒昭雪嘴角上扬,但笑不语。

    ------题外话------

    亲,梦梦又晚点了。对不起,鞠躬,闪……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