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俏皮宠妃鬼王爷最新章节 - 第五十一章 皇甫珊重伤

俏皮宠妃鬼王爷 第五十一章 皇甫珊重伤

作者:梦之瑶书名:俏皮宠妃鬼王爷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金碧辉煌的皇宫中,因三公主被人击成重伤昏迷不醒而热闹非常。

    平时被三公主奚落欺负的人暗地里高兴的谢天谢地谢佛主,有些人甚至希望皇甫珊重伤不治而死,更有些人趁机在拜访三公主示好,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以图三公主恢复后会记得她们。

    皇甫珊在被侍卫们背回皇宫后,侍女们赶紧服侍她,清洁全身上下的伤痕与破碎的衣服。经过一翻折腾之后,皇甫珊终于被换好衣裳,脸色苍白手脚冰冷的躺在床上。等待着太医的诊治。

    “皇上驾到~”话刚传过来,门便已经被人推开,皇甫弘焦急的走进皇甫珊的卧房,看到躺上床上一动不动气息若有若无脸色苍白无力的皇甫珊,怒力瞬间爆发。

    “珊儿怎么会变成这样?是谁伤了我的珊儿?太医,太医!还不给我赶快传太医诊治我的珊儿?该死的侍卫呢?珊儿的侍卫在哪里?给我滚进来!”皇甫弘阴沉着脸,一脸风暴待发的可怕神情。

    “启禀皇上,胡太医已经门口等待,侍们卫就跪在三公主的门前等候皇上您的问话呢!”皇帝身边的小红人,御前太监总管于海,海公公一听到皇甫弘的咆哮,立即上前禀告。

    “胡太医,赶紧给我滚进来!如果你治不好我的珊儿,你就等着被五马分尸!哼!”皇甫弘一看到畏畏缩缩的太医,立即抓着他的领子提起来,满面阴沉地看着瑟瑟发抖的胡太医,威胁地说道。说完后,就扔下胡太医,转身走出皇甫珊的房间,走向跪在地上听候发落的从侍卫。

    “到底怎么回事?珊儿为什么会伤成这样?是谁干的?全部都给我说明白!”皇甫弘对着刚刚将皇甫珊背回皇宫的侍卫们怒吼道。

    “启禀皇上,今天小红儿突然焦急地跑回来,说是瑾王爷牵着一个女子的手走进将军府,三公主听到非常生气,砸坏了屋里所有的瓷器,并召集属下们,气冲冲地喊着说要看看那被瑾王爷亲手牵进将军府的女子长什么模样,能勾引到不近女色的瑾王爷。当三公主带着属下们赶去将军府时,将军府却大门紧闭,说是今天不见客。三公主就很生气的要他们开门。开门后却更是多加阻拦,不让三公主进去将军府,说将军正在招待贵客,请三公主明日再来。三公主很生气,于是要属下们拦住将军府的侍卫,自己冲了进去,但又在半路被瑾王爷的两名红人侍女拦住,三公主原先好话说尽两名侍女依然不让三公主进入,最后三公主非常生气,拿出黑勾鞭便抽打多名侍卫和两名侍女,转身冲进将军府后,属下们也紧跟着三公主的身后冲进了将军府。

    当来到将军府中的花园时,瑾王爷正怀抱着那名女子,三公主看到后非常的气愤,便挥起黑勾鞭抽向那名女子,却被瑾王爷以身相护,更是反手震开了三公主,还与那名女子说三公主是无关紧要的人。三公主就告诉那名女子,自己与瑾王爷已有婚约,威胁那名女子趁早离开瑾王爷,最后三公主骂那名女子贱人时,瑾王爷便生气的一掌重击三公主,三公主被重击撞向墙壁,就此重伤昏迷。属下们便立即背起三公主回宫救治了!”显然为首,也是一路背着三公主回宫的那名侍卫向皇甫弘清楚地诉说着事情经过。

    原本怒气冲天的皇甫弘在听到皇甫瑾的名字时,顿时沉默不语。在听完所有的事情经过后,皇甫弘更是面无表情地对着众侍卫挥挥手,让侍卫们退下,没有心情去责罚他们。身后的海公公看到皇甫弘沉思的表情,小心翼翼地开口道:“皇上,这事虽然是因三公主的冲撞鲁莽,但瑾王爷身为三公主的未婚夫,居然公然抱着别的女子还重伤三公主,实属不该。理应让瑾王爷向三公主赔罪道歉才是!”

    原本沉思中的皇甫弘被海公公打断思路居然也不生气,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小海子,你不懂!虽然我已经将三公主赐婚给了皇甫瑾,但皇甫瑾并没有接受,更是在下朝之后将诏书扔回给朕,无论朕如何威逼利诱,他都无动于衷。如今他现在更是兵权在手,我更不能轻易将他问罪,否则……”皇甫弘看着乌云遮顶的天空,整个灰暗的皇宫。

    于海在皇甫弘的身后,听着皇甫弘的话,低头沉默不语。

    皇甫珊感觉自己好像全身散了架,无处都在的疼痛,微微的睁开眼,模糊的景象慢慢变得清晰,看到胡太医站在自己的床边为自己诊脉,皇甫珊张开嘴想要开口说话,胡太医却示意地摇摇头,阻止了皇甫珊开口的举动。“三公主,如今你被重击撞到硬物反震而伤及肺腑,目前还不能开口说话,而且要静心养病,不能下床,否则会留下终身的病痛的。”胡太医看着如今脸色苍白的皇甫珊,开口劝阻道。

    皇甫弘一听到侍女禀告说皇甫珊已醒来之后,立即推开大门,走到皇甫珊的身旁,看着自己最宠爱的三女儿如今脸色苍白嘴唇无血色,皇甫弘别提有多心疼了。皇甫珊是皇甫弘当上皇帝后,一次微服私访民间时与一绝色女子所生,回宫后便将那名绝色女子接进了宫,封为一等宠妃甚是宠爱,在皇甫珊未出生前,一直是皇甫弘的专宠。一度为其,荒废后宫其他嫔妃。在其生下皇甫珊后,某次逛花园时被人推下水淹死在荷花塘中。皇甫弘痛失所爱,下令处死了当时所有服侍该女子的侍女后才回归平静。从此,就算皇甫弘已有多名皇子皇女,但皇甫弘依然最为宠爱皇甫珊,只因她的容貌像极了她的生母,那名绝色女子的出尘容貌。

    “珊儿,你怎么样?别动气,父皇一定为你作主,你现在只管安心养病,等你病好后,父皇就宣皇甫瑾进宫面圣,到时看他如何狡辩。”皇甫弘心疼地握着皇甫珊的手,示意皇甫珊好好养病,养好病再定皇甫瑾的罪。

    皇甫珊不能开口说话,因为她只要一运气,肺腑便传来丝丝疼痛,只好屈辱地点点头。同意了皇甫弘的提义,等伤好后再问皇甫瑾的罪,恕不知,等待她的却是最宠爱她的父皇最大的背叛……

    镇国将军府门口

    皇甫瑾一脸可怜兮兮地垮着脸,不舍地看着面前一脸娇笑中的司徒昭雪,嘟起脸,伤心地撇过脸不看司徒昭雪。司徒昭雪好笑地看着面前撒娇中的皇甫瑾,自他们两敞开心扉表白过之后,皇甫瑾在司徒昭雪的面前越来越自然,却也越来越会对她撒娇,每当皇甫瑾对着司徒昭雪撒娇,司徒昭雪就受不了那致命的萌击,答应了一堆看似不合理却甜蜜其中的不平等约定。

    不能碰触别的男子,就算是亲哥哥也不可以……

    不能被除他以外的男子碰触,还是连亲哥哥也不可以……

    不能对别的男子笑,亲哥哥也只能微笑……

    不能看别的男子超过一分钟,但是看他多久都可以……

    不能给别的男子亲手做糕点,除了他以外……

    不能与别人男子……

    司徒昭雪看着撇开头生闷气的皇甫瑾,宠溺地笑着慢慢走向前,踮起脚在皇甫瑾气嘟嘟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得到香吻的皇甫瑾立即眉开眼笑幸福洋溢。

    司徒昭雪见皇甫瑾已经没事了,轻轻一笑,然后再次踮起脚在皇甫瑾的耳边细声吟吟一阵之后,便转身离去,留下一脸灿烂笑容的皇甫瑾和身后四名好奇不已地八卦者。

    看着远去的司徒昭雪的纤细背影,皇甫瑾宠溺地笑容自然流露,转身带着丝丝微笑,走向那深情一吻的花园,站在凉亭中,闭眼回味着那残留的甘甜馨香。远远跟在皇甫瑾身后的水、火、毁和冷,看着主子脸上那自然由心而发的温暖笑容,对司徒昭雪简直是五体投地,佩服不已。能将那冷酷冰霜,不近女色,从来没有笑过的主子,她融化了他的冰霜冷酷,而且两人还在花园中热情深吻,主子笑得那么幸福那么满足,我们,真心服了……。

    司徒昭雪走在回家的路上,小白离突然从天空落在她的肩膀上,用小脸蹭蹭司徒昭雪的脖子,告诉她自己回来了!

    小白离在司徒昭雪和皇甫瑾花园约会的时候,暗暗蹭了蹭司徒昭雪然后跳到了屋顶看着司徒昭雪,司徒昭雪原本感觉到小白离蹭蹭自己,以为它要自己抱,却见它跳到屋顶上看着自己,微微一愣。小白离吱吱的叫两声,然后又面朝西边又叫了两声,然后回头充满乞求的看着司徒昭雪。司徒昭雪微微地点头同意,对着屋顶地小白离说道:“早点回来!自己小心点!”

    皇甫瑾看着一人一宠的互动,只是握着司徒昭雪的手,微笑不语。只是眼中闪过一线光彩,她的宠物居然是稀世难救的珍宝,天狐……

    ------题外话------

    亲亲们,重伤皇甫珊了,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