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三十一章 我不是你们的英雄,我是个疯子

落日和晚风。

猩红色的孤城静静矗立在荒漠,它就像一株剧毒的曼陀罗,那样妖艳醒目却又刺痛视线。

一千骑激荡烟尘,没有任何声音,彷佛行尸走肉般涌向孤城。

他们是帝国深渊培养的天神骑士,一骑战力足抵十个精锐。

天神骑士一般只执行内务命令,鲜少参与战场,不是因为不擅作战,而是小打小闹不值得他们亲临。

二十年前攻陷西方拜占庭帝国,仅仅七千天神骑士,迎战十五万十字军如屠猪狗,一战奠定大蛮帝国第一铁军的名声。

“冕下以自己鲜血在屏风刻字——国耻。”

“此城是帝国蒙受的灾难和耻辱,是帝国儿郎埋骨之地,我等浴血奋战,誓要攻破龟兹城。”

主将手持斧钺,愤怒地雄狮般嘶吼起来,黄金铠甲在晚霞氤氲下熠熠生辉。

“杀!”

一千骑士声震云霄,隐隐在空中形成一条恢宏气浪。

“竖旗!”

主将挥动斧钺,一杆绘画深渊王座的紫色纛旗迎风飘展。

他望向遥远的血城轮廓,表情逐渐沉重。

倒霉!

忒倒霉了!

奉命前来西域巡查,早知道先返程再将消息传回圣城,那样天神冕下就不会让他们剿灭孤城……

一人屠杀万军,面对这种震古烁今的魔头,很难不懦弱畏惧。

可为将者,再怯战都得在麾下面前装出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

陡然。

黄沙尽头出现一道红袍身影,雪白披肩长发在昏色天地格外醒目,他就那样拖着剑蹦蹦跳跳而来。

“月家说他从不踏出疆土!”主将眸光凝滞,明明是一个疯子,却有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为什么出城?

这里离孤城还有一百多里。

突如其来的诡异举动,已经瓦解了他布置的战略。

“列阵!”

主将咬牙怒喝,天神骑士驻剑背着弩机,挺着长矛抱着盾牌,人人圆睁双眼,森森然排列出一个巨大的方阵。

活生生一方血垒!

狂风怒号,战场气氛僵硬如铁,宛若刚刚结冰的湖面,一旦塌陷就要溺毙。

白发男人哼着童谣,在黄沙里像孩子般跳来跳去,竟对周遭视若无睹。

他看到了,只要不毁了他的家,就跟他无关。

一千天神骑士心脏骤停,艰难扭动头颅,注视着汉奴经过。

这是多么荒诞的场面。

他们在脑海里已经酝酿了一百种杀招,也默默祈祷能活下来,甚至念叨着对不起妻女。

谁知道……

就这样若无其事地走过去。

“艾伦将军,怎么办?”扛旗的骑士低声问。

主将一脸麻木,他从毛骨悚然到不知所措,情绪跌宕起伏。

闹哪样?

我都准备遗言了。

这时。

白发男人突然回头,眼神清澈地环顾大军,笑着道:

“掉头别再走啦,不然我杀光你们,喝了你们的血。”

“动手!”艾伦突然暴喝,勒住马缰,仰天嘶吼:

“捍卫天神骑士的荣耀,谁能诛杀汉奴,冕下特赏一个深渊座位!”

“替帝国雪耻,杀!”

不愧是第一铁军,骑士冲锋陷阵骁勇而无畏,各个身怀武器,最前方的戟阵骑士直接立在马背。

“有病!”顾长安手指轻弹剑鞘,他只是想看下雪而已。

噗!

还没拔剑,长戟洞穿他的手臂,崭新红袍又血淋淋的。

“杀了,杀了!”冲锋骑士振奋挥臂,可还没兴奋一瞬,战戟就被直接掰断,恐怖的反震之力让他自马背跌落,被势不可挡的马蹄踩扁。

“挺强……”顾长安面无表情,催促道:

“不过我要看雪,别耽误时间。”

他任凭长戟箭失钉在身体,霎时拔出血剑,浓郁的屠戮气机笼罩这片天地,罪恶残忍的剑网瞬息垂落。

仅仅一千人,此战却持续了大半天,临近深夜圆月高悬,战场厮杀只剩凄厉哀嚎,尸横遍野,鲜血汩汩。

月光照耀之中,荣誉满身的天神骑士只剩不到七十残兵,主将艾伦手臂被斩断,一只眼灼烧出血窟窿。

他们的斗志被彻底击垮,哇哇啦啦地嘶声咆孝,驾马逃离残酷的屠宰场。

当初嘲笑月家悍卒是银样镴枪头,如今亲手交战,才深刻理解一座孤城为何能坚守六十三载。

那就是怪物!

心脏都破裂了,还像没事人一样挥剑,倘若没有碾碎他的头颅,怎样都死不了。

顾长安血如泉涌遍体鳞伤,他有点遗憾,那种让猎物在开弓前的一瞬间跑掉的遗憾。

只要不在家里,他也懒得追击,何况大雪马上降落。

预感征兆肯定不会错。

轰隆隆!

倏忽之间,天空乌云四合,鹅毛大雪密匝匝漫天飘落,又止于方圆十里。

顾长安不知道什么是破境,他就感觉又能赏雪,便想去上次看雪的地方,不曾想半路雪就来了。

骤然间天地迸裂,天空中炸雷滚滚,暴雪白茫茫连天涌下,一条气机凝聚的巨龙在白色天地遨游。

“好美~”顾长安张开双臂,大雪洗干净他身上的鲜血,流淌地面又被积雪覆盖。

他堆了几个雪人,等冰雪消融,才念念不舍地离开。

……

浓烈的尸臭在呼啸的北风中迎面扑来,令银丝老妇人几乎要窒息过去。

她满是褶皱的脸庞充斥着震惊之色。

全是蛮夷尸体!

天神骑士!

“是你们么?”李怜喃喃自语,她在路上碰见几十个逃亡的伤残骑士,耗费一个时辰才艰难剿灭。

而此地,足足上千具!

“安西在哪里?”

她眺望苍茫荒漠,弥漫的血色遮蔽了视线。

六千里外,她其实已经迷路了,几十年前的安西舆图早已失效,地域变幻莫测。

但在人人必经的咽喉要道,戈壁滩石碑上镌刻着秦篆体,还是最稀奇的石鼓文。

若非研究过字体文化的中原人,根本辨识不出。

她出身皇族,幼时接受过太师教导,恰好知道。

刻字人说自己名叫刘尚,不知会不会死在万里沙漠,请老乡一定要前往龟兹城,看看城内的安西英魂,方位是这样……

李怜瞬间明白一切。

国运,高朝恩,以及画像人。

思绪回转,银发老妇人沿着方位继续御空而行。

深夜三更天,她心中阵阵苍凉酸楚,站立黄沙里不敢前进半步。

早已褪色的“唐”字大纛旗孤独慵懒地舒卷着,其实大唐纛旗早就换过几十杆,但她瞬间热泪盈眶。

六十四年,安西第八团出征仪式,彼时还是少女的她,就站在人群里欣赏着大唐铁军的英姿。

就是这杆纛旗啊!

是它……

老妇人心脏抽搐,痛苦弥漫全身,就好像岁月没有流逝,亦如六十四年前那般,她静静瞻仰纛旗。

当时她在笑,可如今却泪流满面。

几十年前的沧海桑田,一切都颠覆了,唯独不变的是,这杆旗帜还在迎风飘展。

“滚,别再靠近。”

遥远处传出毫无感情波动的声音,顺着夜风飘了很远。

李怜擦干泪痕,悬空走进纛旗里面,可眼前的一幕,彻底让她震撼失声。

她从未见过这样凄惨的城池,墙面铺了厚厚的一阵血污,城外横亘血色深渊,到处都是腐烂的气息,每走一步都能踩出尚未焚烧干净的断肢残臂,以及头骨。

这不是可怕的地狱坟场。

这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壮烈!

城头上,一个红色身影伫立着,依稀一座石俑凋像。

就孤零零一个人。

此刻,李怜再也无法控制情绪,站在这块土地上,悲恸瞬间将她席卷。

安西军,坚守了整整六十三载!

“进我的家,你会死得很惨。”

血剑临空,红袍男子沿着城墙而下,剑势层层递进,杀戮气机瞬斩而出。

老妇人推出掌心堪堪抵挡,可还是震退了几步,她没有半分犹豫,匍匐跪拜孤城。

“长安,长安!!”城内响起歇斯底里的咆孝,秦木匠几乎喊哑了嗓子。

他和小洛阳每天轮岗,就害怕长安误伤中原来客。

来客跪拜前行,又岂会是蛮夷之举。

熟悉的声音让顾长安扭头看去,却没收起血剑。

秦木匠从高楼阶梯跑下来,由于瘸腿不小心摔了一跤,他艰难爬起来敲响小钟,睡在隔壁的稚童惊醒,走出来扶起爷爷跑向城门。

“快……快挖出桃花。”秦木匠还记得长安疯堕前的再三提醒。

没有天地之力滋养的桃花很轻易就被稚童拔出来,上面只有几簇鲜红花瓣。

“长安,看这!”秦木匠大声呼喊。

红袍男子循声望向越来越近的桃花,像是看到了灵魂寄托,脑袋炸裂般的撕痛,竟恢复短暂的清明。

他看向一脸哀痛的老妇人,沉默很久,轻声道:

“别跪了。”

天地俱寂,李怜无动于衷,继续慢慢跪行到城门,其实她看到刘尚留下的碑字,便猜测到大唐疆土还在。

彼时没有跪拜的念头,可亲眼目睹满目疮痍的城墙,恍忽间看到一个个安西烈士含笑殉国,她不能不跪!

城门大开,秦木匠和小洛阳强行将李怜扶起。

“哪里人?”小洛阳急声问。

看着瘦弱稚童眼里的光芒,老妇人哽咽道:

“大唐李家……”

“怎么又是一个人来啊。”小洛阳突然坐在地上抱头痛哭。

李怜放出袖间的七彩鸽子,彩鸽扑展翅膀,落在望楼凭栏。

顾长安太阳穴痛不欲生,这种剧烈的疼痛彷佛是切割灵魂,他强行忍耐,趁着清醒之际,大声问:

“山河无恙?”

老妇人抬头,艰难蠕动嘴唇,她看到了满头白发,一身红袍的孤勇者,也是普天之下唯一自创气机的男人。

“山河无恙。”她颤声道。

“百姓安好?”

“国泰民安!”

顾长安笑了笑,低声说:

“你骗我,但谢谢你骗我,不然我真的好难过。”

“希望中原欢歌代替悲叹,康健代替疾苦。”

他说完一直盯着秦爷爷怀里的桃花瓣。

“他叫顾长安,没有这苦孩子,城早就丢啦,一万多蛮狗攻城,乌泱泱看不到边际,您猜怎么着,长安提剑杀出去,全斩了!”

“喏,你经过了旗帜,他帮大唐开疆扩土二十里呢。”

“还有啊,许多能飞的蛮狗过来,全死了,烧都烧不完。”

秦木匠絮絮叨叨,似乎想一口气说完,可关于安西军,关于长安的故事,实在太长了。

老妇人泪如雨下,国运为何会暴涨,因为有人身处万军包围的绝境,还能帮着大唐开疆扩土啊!

源源不断的大军,数不清的宗师甚至是成道者,他如何还能继续举着灯盏。

“我写下来。”她嗓音是极为嘶哑的哭腔,从袖间取出笔纸。

“好……”秦木匠没有讲两万安西军的故事,只是从喜欢穿白袍的孩子说起,长安一人就是整个安西。

“每天都穿白袍,还得裁剪合身,六岁小屁孩经常在城头晃悠吹牛。”

“他可招人喜欢呢,一本书都没读过还懂吟诗作对,七岁那年,提着砍刀去砍蛮夷,跳起来都够不着……”

老妇人奋笔疾书,想到稚童跳起来砍人的滑稽场面,便冲澹了悲伤情绪。

可渐渐的,当故事里的孩子杀蛮越来越多,也不吟诗了,也不像往常那样开朗,只是喜欢在城头跟爷爷们喝酒。

李怜手指僵住,竟不敢下笔,艰难抿了抿嘴唇,继续书写。

“他才十一岁,蛮夷就开始劝降啦,记得那天他悄悄躲在巷口哭泣,老头子问他怎么了,他说很疼。”

“撸起袖子,手臂都被刺穿了,骨头都碎成渣,他也只是说疼。”

“十三岁那年,他已经开始一人独对百个蛮夷了,诺,就是那块城墙角落,他被蛮夷尸体覆盖在身下,老头子们吓得脸色苍白,刨啊刨,突然一根中指顶上来,长安哈哈大笑,骗到你们了吧。”

李怜心脏剧烈抽搐,倚着城门一动不动,再也写不下去。

这仅仅是十三岁前的故事,还有后十年呢。

她用内力刺破自己的肩膀,疼痛令她维持情绪,捡起笔纸死命撰写。

只听只写,不记在心中,

天蒙蒙亮,李怜像被抽断了骨头躺在城门下,眼神空洞无神。

她究竟耳闻了怎样残忍绝望的二十三年啊!!

太绝望太悲苦了,活得人不人鬼不鬼,那样一个惊世骇俗的天才,凭何要在地狱里沉沦。

这封信纸传回长安,将彻底感染整个神洲大地,就算铁石心肠的恶人,都要潸然泪下。

过一天顾长安的生活,就可能会疯癫自刎,而这个男人,足足重复了二十三年,八千个日夜!

“走呀。”

城头传来咯咯笑声,眼神清澈的大孩子催促一声。

李怜嗫嚅呼唤彩鸽,将宣纸叠好绑在鸽腿,彩鸽冲上天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东边方向飞去。

我的责任完成了,顾长安的故事必能传遍华夏中原。

“老身要留下!”她老眼通红,铿然有声。

秦木匠耸拉着脑袋,很洒月兑地摆手:

“走吧走吧,不然长安会杀了你的。”

李怜痛不欲生,她怔怔看向望楼。

“我没乱跑,我都有乖乖守家,就因为看雪跑出去了一次。”顾长安像犯错的小孩一样解释道。

李怜扭过头去,脸庞都因为这句话而颤抖,她决然踏出孤城疆土。

接顾长安回中原的不该是她,接走安西英魂骨灰的也不能是她。

神洲有识之士都该鼓起勇气踏入西域,以一种惊天动地的方式,将这个凄苦的孩子接回中原!

这一天,不远!

“别再来我的家啦,否则我会杀了你。”

顾长安自望楼跃下,似乎盯梢一般,生怕李怜在家门口徘回。

确定她远离,顾长安才心满意足地走回去。

李怜含泪回头,目送孤独的背影,看着轻松欢快的步伐,似乎在用背影默默告诉她:

我还好呢。

……

晌午,大唐的一切看上去都与往日并无不同。

阳光依旧明媚而灿烂,天空依旧澄澈而蔚蓝。

一行数十人站在长安城下,仰望这座富贵雍容的大唐帝都。

刘尚用一种朝圣的目光,轻轻抚模城边的一块砖墙。

他看向成排绽放的牡丹,以及四街八道栽种的槐树和榆树,绿树成荫,幽雅静美。

“如何?”身旁三旬左右,相貌儒雅的青年轻声问道。

他正是药王孙思邈的后代,面对崩溃的神洲大地,医术救不了炎黄子孙,于是心灰意冷,隐居终南山。

可接到北凉陛下的消息,没有片刻犹豫,他决定出山。

万里沙漠爬出玉门关,只为完成使命,这个男人身上拥有神洲急需的一种精神信仰!

刘尚看向城中每一个男女老幼的脸庞,沉重地叹息一声,眼中热泪无声地涌流出来。

不是他幻想的长安,他梦里的长安,百姓脸上都是骄傲,自带万国来朝的自豪与矜持。

可现在……

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徐霆沉默片刻:

“进城。”

……

PS:

明天早上7点还有万字以上(现码),熬夜肝!

无论成绩如何,上架24小时内肯定要写3万的,求月票,求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