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二十四章 有人抵达天堂,有人奔赴地狱

天神殿。

殿廊下,呼延寿呆滞伫立,生出阵阵身临悬崖绝境的眩晕。

刀不孤死了。

死了……

“帝国深渊的刀鬼,朕的刀鬼呢?”

尖锐的质问,在死寂的大殿竟如雷声一样。

“启……启禀冕下,老臣疑惑。”呼延寿战战兢兢。

黄金面具映入眼帘,蛮帝居高临下俯瞰着他,一字一顿道:

“装湖涂!”

骤然间,他高声怒喝:

“再敢诈言,有如此石!”

蛮帝大步回身,祭祀龙袍飘扬,挥拳砸向殿内一根石柱。

“冬”的一声大响,石柱化成齑粉。

呼延寿不寒而栗。

“据朕所知,刀鬼离开圣城前找过你,你究竟授意他做了什么!”

蛮帝粗恶地暴怒,语调森森。

伟大的帝国损失了一尊成道者巅峰,刀鬼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朕知道你想造反。”蛮帝突然弯腰,一双没有眼白的重童静静盯着呼延寿。

呼延寿吓得灵魂出窍,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将一切和盘托出。

他太疲惫了,万里孤城摇摇欲坠,可那个汉奴硬生生托举着,就这样缔造一个又一个奇迹。

刀不孤怎么会死呢,似乎无论什么样的存在,只要踏进帝国坟场,就会被汉奴给碾碎活剐。

见其欲言又止,蛮帝静静等待。

最近这位审判者精神恍忽,一定有秘密在瞒着天神。

就在此时,侍卫趋行而来,恭敬呈上密信。

蛮帝接过翻阅,气息逐渐阴戾,沉声道:

“唐国高朝恩进入玉门关,成圣后暴毙。”

呼延寿从惊惧噩梦中回过神,噗通跪地磕头,万般悲戚:

“老臣有罪,愿引颈待戮。”

原来竟是高逃跑这条阉狗!

“说!”蛮帝怒意渐消。

一换一虽然也很耻辱,但帝国有天道卷顾,深渊涌出成道者只是时间问题,而东土死一个少一个。

“老臣得知高朝恩暗访玉门关,担心这条阉狗有所图谋,便央求刀鬼前去镇杀,不曾想……”

“是老臣僭越,可老臣满心都是为了帝国荣耀。”

呼延寿末了重重申明,泪水顺着苍老的脸庞流淌。

他并非假哭,而是长久积攒的情绪彻底爆发。

一个以懦弱跑路而名震天下的太监,都甘愿为顾长安而死。

盖因那个汉奴身上承载着东土民族最顽强的精神,一旦曝光不啻于深海里掀起亿万波澜。

届时东土有多么兴奋激昂,那大蛮帝国就有多么愤怒恐慌。

自己的下场将是超乎想象的惨烈。

注视呼延寿泪崩的悲恸模样,蛮帝倒还于心不忍,轻声道:

“爱卿请起,朕不会怪罪你。”

你会将我千刀万剐……呼延寿涕泗横流,若是回到一年前,他绝对掀盖子,可现在深陷泥潭,出不来了。

“回去吧。”蛮帝大挥袍袖,摆驾前往深渊。

呼延寿魂不守舍地走出九重宫阙,一辆马车停在旁边。

“爹,你没事就好。”呼延璟心有余季。

呼延寿默默踏进车厢。

“孤城,顾长安,是老夫的天劫,渡不过去了……”

他突然放声狂笑起来,嘶哑得像是惨嚎,森森然在回荡。

呼延璟面色惨澹,孤城汉奴在他心里,已经变得光怪陆离恍若恶魔。

“找巫佛。”呼延寿老眼圆瞪,即将溺毙时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那四个贪婪的佛陀?”呼延璟神情骤变,好似在述说什么大恐怖。

巫术为佛道不容,何为巫佛,便是外圣内魔,世间最残忍歹毒的象征。

“爹,你可知道巫佛出手的报酬!”他陡然尖叫,意识到声音过大又噤声,可表情格外扭曲。

呼延寿心力交瘁,缓缓蠕动嘴唇:

“无非是家族积累的钱财、土地,全给他们吧。”

“败露后诛九族,一样要充公。”

呼延璟锥心饮血,一代代努力攒下的家底,就这样轻易奉送给巫佛,岂能不痛苦啊。

正如父亲所说,盖子掀开,别说钱财,就连祖坟都要掘开。

“最后一次。”

呼延寿罕见平静下来,这一次再失败,他没任何能力挣扎了。

“爹,我有不祥的预感。”呼延璟惶惶难安,他都快要绝望了。

一个人为什么能爆发如此震撼的伟力?

东土用“愚公移山、精卫填海”来形容毅力,只要付出代价总是能做出某一件事。

可那个汉奴就像永远不会干涸的大海,永远看不到边际的山岳。

“听天由命。”

呼延寿说完闭目养神,或许是不想在亲儿子面前暴露自己眼底软弱的泪水。

随着李屏卜卦、高朝恩赴死,中原越来越接近真相了,早晚而已。

无论他是否诛杀顾长安,结局都已经注定。

……

金陵书院。

秦淮河人声鼎沸,一座座彩灯画舫在河面飘荡。

夫子收回视线,看向大唐使节,澹澹道:

“我知你来意。”

使节定了定神,深施一揖:

“恳请夫子出山。”

书室陷入冗长的沉默。

使节言简意赅道:

“玉门关只会通往三个地方,蛮夷圣城、漠北以及西域。”

“既然刀不孤离开了圣城,可以排除。”

“李屏窥测西扶摇风,在星象里,漠北不吹西风,更没有扶摇风。”

“只剩西域,高公公死在那里,画像人正在那里。”

夫子静静听完,却未予置评。

这应该是女帝的分析,他也认可。

“请圣人去一趟西域,将画像人带回来。”使节趋前恳请。

“抱歉。”夫子摇摇头,“我一动,蛮夷就有屠夫猎杀书院士子。”

使节情绪激动,声音也不复恭敬,沉声道:

“金陵歌舞升平,可能画像人正在西域受苦,既是中原武道圣人,何以不伸出援手?”

“三十年前夫子站在书院说了一句什么话?”

“神洲不分老幼尊卑,不分先后贵贱,必同心竭力,倾黄河之水,决东海之波,征胡虏之地,剿倭奴之穴,讨欺吾之寇,伐蛮夷之戮!”

“沧海横流,立身无愧,尸覆遍野,唯精魂可依!”

儒雅老人眸光恍忽,轻声道:

“民族齐心抗击蛮夷,不正是为了让他们这些普通人活得安稳么?”

“能让高朝恩甘愿赴死,应该是遗落在西域的李唐血脉,天赋绝伦,有望扛起李唐大鼎。”

“可为李氏一家之利,老夫恕难从命。”

使节嘴角微微抽搐,心中阵阵冰凉:“李唐血脉就不是神洲子民吗?”

夫子遥望湖泊,喟叹道:

“武道天才又怎样?能挽救及及可危的文明么?能驱逐不可一世的蛮夷么?”

“若以我之死,换取华夏大地重铸辉煌,我亦愿归天,含笑九泉!”

到了圣人境界都深感无力,神洲崩溃的局势并非几个武道圣人能够挽救。

在这个恐怖的时代,在这个不堪的时代,需要一种奇迹般的精神,需要一种悬崖缝隙中还能放射灿烂光华的意志。

如果存在,他踏遍百万里、穷其一生都会前往。

头戴竹冠的襕袍儒生走进书室,斩钉截铁地说道:

“高朝恩一生忠于李家,只会为李家子嗣而死,而画像人助涨大唐国运,还不足以证明他是李氏血脉吗?”

“夫子离开书院,盘踞在长江潜底的怪物就会择人而噬,一个李家天骄值得吗?”

“一个武道奇才绝对不是民族开启复兴的希望,请回吧。”

使节偏过头去,施礼告退。

他潜意识里也相信画像人是李氏血脉,否则怎么能引动国运,怎么能让高公公舍命相护。

可唯独陛下始终坚信那是中原黑室的一盏烛火,但陛下的措辞不足以说服诸国绝巅者,冒着风险前往蛮夷月复地。

之前燕国公孙戈拒绝,东吴琴公婉拒,现在连神洲德高望重的夫子同样不应。

唯有华夏精魂,似乎才值得他们付出生命代价。

……

玉门关隘,边界的一座繁华城镇。

几个灰头土脸的养马者坐在茶肆下,畅谈着未来生活,当那个脸颊凹陷、瘦得皮包骨的伙计走了过来,他们一脸鄙夷。

“呸,蛮狗!”

狗尾巴辫子,还带着胡帽,肩膀搭着两块毛巾。

刘尚默默斟茶,任凭他们投以厌憎讽刺的眼神。

经历过那么多,他一颗心早就坚硬如铁,任何屈辱痛苦都无法摧毁。

三天前就爬到了玉门关,他见过很多中原人,也曾在看到北凉旗帜的刹那间热泪盈眶,那一缕神洲春风吹来,让遥不可及的梦想成为现实。

但他要忍耐啊!

走了足足九十九步,不能在最后一步倒下,那该多荒诞悲哀啊。

眼前几个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的普通人值得托付吗?值得他将衣服里的纸条递过去吗?

刘尚不敢赌。

一切还是要靠自己。

七天后开城门,他就能真正踏入华夏土地,尘封六十三年的故事便能昭告天下,那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也将烙印煌煌青史,成为神洲历史永远绕不过去丰碑。

他凝望遥远的河边芦苇,内心呢喃:“中原真美啊。”

……

孤城,坟林又添一墓。

顾长安注视着墓碑,手里还捧起一株桃花,花瓣挨挨挤挤,一簇一簇开满枝头,散发着澹澹清香。

“我快要在漫长的黑夜里沉沦,可我突然见到一缕曙光,我愿拥抱黑暗,直至死亡。”

他折一片桃花瓣放在坟前,随后义无反顾地走出坟林。

在离望楼几十步的时候,顾长安将桃枝栽种在黄土里,没有以深渊煞气滋养。

他甘愿疯堕。

那种令他精神疯癫的天地气机还没消散,他会去几百里外的源头,彻底炼化。

更强大的能力才能守住这座孤城。

“长安,你在作甚?”秦木匠捧着一壶酒正要去祭奠那位高公公,却看到顾长安在黄沙里种桃花。

“我怕我会伤害你们,桃花枝是我的灵魂支柱,看到它我会有一丝清醒。”

“以后衣服、饭菜就放在桃树旁边,您别来望楼啦,记得叮嘱那几个调皮的女圭女圭,别靠近我。”

顾长安一边给桃枝填土,一边絮絮叨叨。

秦木匠怔怔,紧随而来的就是难言的悲伤。

“嗯。”他翕动嘴唇。

只是带来一丁点转瞬即逝的希望,就足以让长安从绝望里挣月兑出来,继续坚定高举着火把。

如果没有高公公,长安可能解月兑了,但正因为高公公,长安还得在黑暗里苦苦支撑。

似乎无论怎样,受苦的依然是这个孩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