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十二章、我只是一个受了伤的男人

原本对于这种消息,陈术都是置之不理的。

但是【中年男人很想突破元婴】不一样。

这是老主顾了。

他是属于那种,每个月都会照顾他的生意,一照顾就是一个月的那种老主顾。

这真真是蝎子粑粑独一份了,所以陈术记得特别清楚。

可能真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上一次私信还是这人第一次购买的时候,只是很简单的发了四个字。

“东西不错。”

陈术当时也没有当回事,毕竟说这话的人多了去了,天天喊他永远的神的人都大有人在。

结果没想到竟然是这种大主顾,早知道当初多回复两句了。

但是……

现在却是准备直接把炼制方法买过去了?

这是什么意思?

嫌我发货速度不够快吗?

不过卖是不可能卖的,初阶灵符倒是可以考虑——价格足够的话。

先没有回复,陈术点开对方的详情页。

头像是一个很可爱的二次元女角色,脸蛋圆鼓鼓的,挥舞手臂,一副元气满满的样子。

陈术轻轻点头:嗯,成分对了。

介绍上只有一句很简单的话。

【什么元婴期大老,我只是一个受了伤的男人罢了】

陈术再次点头:嗯,有那味了。

回到聊天页面,陈术对这位大主顾心里已经有了判断了——大概是个很有钱的搞笑男,说不定还有一些社恐。

对于这种每个月都送钱的老主顾,尤其是这人昨晚上又预定了一个月量的中阶一柱擎天符,陈术的耐心直接拉满,想了想回复道:

“您这边是觉得是发货速度有些慢吗?”

正准备放下手机,那边的消息却是已经回复过来了。

“?”

“发货速度我很满意。”

“中阶版本的效果和你说的一样?效果翻倍?”

回复消息的速度很快。

就像是一直在那边等着一样。

这一下更印证了陈术的猜测,正经人谁一直抱着手机等消息啊!

“是的。”

那边消息也迅速的回复了过来。

“好”

“我想买你的炼制方法。”

“绝不做商用。”

陈术:“抱歉,这是非卖品。”

卖是不可能卖的,谁会把下金蛋的母鸡卖出去啊。

况且,网上做的承诺,鬼才会相信吧。

陈术又不是傻的。

那边回复:“?”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啊。

陈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中阶灵符啊,新品啊,钱啊,不卖给你不是很正常吗?

直接卖给你才不正常吧?

陈术无奈回复:“没有为什么。”

“什么叫没有为什么,区区一个中阶灵符,你是怕本座掏不起钱不成?”

“你开个价,本座绝不还口。”

“一诺千金,本座说过绝不商用,就一定不商用。”

“本座可以用灵宠的性命作担保。”

那边又是一阵狂轰乱炸般的消息发来。

“神经病吧?”

陈术有点无语。

他还急眼了?

这在网上用本座自称的,一般都是弱鸡。

难不成还真能是元婴期不成?

开什么玩笑?

脑子里刚刚冒出来这个想法,陈术就直接连忙掐死。

元婴期还用得着武器强化符?

随便发了一句话,陈术便关掉手机,没有再理会此人。

但是陈术虽然关掉了手机,那边的消息却是依旧在回复。

“三千万?”

“太贵了!”

“本座愿意用一道高阶灵符炼制方法,再加一千万购买。”

——“人呢?”

“你怎敢如此轻慢本座?!”

——“很好,你成功的吸引了本座的注意。”

——“一千两百万,不能再多了!”

——“好吧,外加本座的友谊如何?”

……

陈术关掉手机后,便没有再看。

因为消息很多,他平时都是屏蔽的,只有在打开app后才会看到。

随手将蛊惑之筛取了出来,又摇了一下,今天猜“小”。

蛊惑之筛又很懂事的自己摇了一遍,陈术再次获得加持。

只不过这次是类似“轻身符”效果。

陈术满意的点点头,为自己的好运气高兴,随手又将蛊惑之筛收进储物袋之中。

随后。

将灵符全部收到储物袋之中,陈术便又去了灵鹤快递,将所有的快递都打包分发出去。

顺便谈了谈更深度紧密的合作——实际上就是代取代寄服务。

之前陈术都是卖一些初阶灵符,生意大概也每天七八单的样子,自己跑一趟也能省下一些钱。但是今天一下子就一百多单,到了那以后也是手忙脚乱的。

索性便直接办下来了。

虽然每个月要多花不少钱。

但是刚刚体会一晚上五十多万的陈术,现在对这些小钱自然是不放在心上。

以后一个月的收入,起码是要翻番的,该大方的时候还是要大方一些。

等到忙活完,回到店里。

陈术又打开聊天软件“传音app”。

这软件和前世的微信企鹅之类的差不多,都处于龙头霸主地位。

“店里出新符了,对妖兽作用奇大,要不要试试?”

翻找到“御兽师”分组,选择群发。

这都是陈术这几年来,间接或直接加到的人。

他的武器强化符,除了男人以外,另外一个受众便是各个“御兽师”了。以御兽入道,为了资质更加优异的妖兽,培育也是十分必要的。

而如何顺利产生下一代,不管是对于哪位御兽师,都是十分头疼的事情。

陈术算是他们除了用药、秘法之外的第三种选项,且安全无害,这些年也算是攒下了一些客户,也都能算是人脉吧。

而这些人显然是要正常多了,等了几分钟,基本上没人回信息的。

陈术也不着急。

广撒网嘛。

总有他们用的到的时候。

前世陈术就是一个小老板,生意虽然做的不大,但是见过的三教九流的人很多。做生意的本质不就是创造需求吗。

将一切都弄好之后,陈术才是松了一口气。

“今天的功课好像还没有做呢。”

进了内屋之中。

陈术灵气催动,蕴养在丹海之上的啊【不得好死】出现在手上。

大哥平时没有遇诡的时候,还是很安静的。

接着。

陈术又从另外一个储物袋中,请出了一个替命女圭女圭。

其实就是陈术随手扎出来的,作为诅咒介质,其上还缠着几根发丝与一块带着血迹的白布。

灵符捏在手中,陈术点燃一根短香,插在其前。

烟柱清缭。

陈术神情澹漠,灵气催动灵符。

诡异之声响起,似有亡魂低语,那声音从远到近,从高到低,飘忽来去,却渐渐听清:

其言一道长生路难,二道不得善终,三道生不如死,四道肠穿肚烂,五道尸骨难存,六道无人吊丧、七道……

倏然。

轰的一声,一团火焰乍起,替命女圭女圭于火焰中眨眼化作灰尽。

地上立于其前的那一根短香,并未燃尽,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熄灭了。

陈术愣住了神。

他这才是知道。

陈姜,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