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27.大胆刁妇!(第二更)

“唐府丫鬟原灵雀带到。”

衙役的声音远远传来。

张志珊精神一振,平视前方,却见原灵雀一袭练功的劲装,虽是娇小,却显着英姿飒爽。

赵二公子道:“大人你瞧她这身衣服,她会武功啊这一踢,才把我踢成重伤。”

原灵雀道:“那天你可是好好儿的,一点事都没有。后来你这伤是某位赏善罚恶的大侠打的,虽然我心里拍手叫好,可你这伤不是我打的。”

赵天日朝旁边使了个眼色,家丁里走出个书生。

这是赵家特意找来的。

那书生笑道:“姑娘此言差矣,这诉讼口说无凭,讲究人证物证。当初可是有不少人看到姑娘你踢伤了我家公子。”

原灵雀骂道:“你这黑心的书生,满口谎话!书里有教你什么叫礼义廉耻吗?”

那书生也不恼怒,转身向着中堂高坐的张志珊道,“大人,贱籍女子咆孝公堂,按律是否该杖责?”

张志珊瞥了一眼原灵雀身侧的大小姐,意思是“有没有招?有的话快用啊”

可他这眼神才瞥了一下,就感到一股冷冽的视线从人群中而来,如两道尖锐的枪戳在他身上。

张志珊急忙看去,却见一个锦衣男子正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张志珊心跳骤然加快,他明白了,今天他想不偏不倚的打算彻底泡汤了。

若是他不袒护着赵二公子,怕是这官就当到头了。

不仅是这官,甚至可能连命都不保。

他也不等那唐家大小姐出招了,抬手抓起惊堂木,重重一拍,怒目道:“大胆!!!咆孝公堂,藐视本官!你这贱籍的丫鬟,好大的胆子。”

原灵雀愣了下,忙道:“大人我是那个书生乱说。”

那书生微笑道:“小生不过说了个事实,何为乱说?”

唐仙芝忽地出列道:“大人,灵雀声音大,但并没有任何藐视您的意思只是这书生确是胡言乱语,无中生有,明明没有人证却非说有。这才是欺瞒大人,藐视公堂。”

她目光清澈,看向张志珊。

张志珊心里咯噔一跳,视线转了转,又看到了人群里那个锦衣男子阴恻恻的神情。

他视线再拐,忽然发现师爷又在门口跳脚,似乎发生了什么很急的事。

张志珊:

他忽地起身,道了声:“本官去去就回。”

很快,他来到了后堂。

师爷道:“大人,不好了府里来了位恶客,公子夫人们都不敢动大人,这该怎么办?”

张志珊道:“那恶客有没有说是什么人?”

师爷道:“只说和三天后归云湖上的那件事有关。”

张志珊懂了:“八爷一定是八爷的人八爷要给唐家出头,我这时候来扇唐家巴掌,八爷能不生气?

师爷啊,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张志珊真的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

这事儿太难办了。

师爷是个聪明的,加上旁观者清,便凑到张志珊耳边窃窃私语了几句。

张志珊频频点头,“好,好,好啊师爷高见,高见。”

没一会儿

人群里的锦衣男子被城主心月复请了过来。

这锦衣男子正是陈刑徒。

张志珊纳头就拜,抱着陈刑徒的腿嚎啕大哭。

“大人救救我家人吧!我家人遭恶徒威胁,让我无法判桉啊。”

陈刑徒冷冷道:“你不在前审桉,跑到后院来说恶徒?”

张志珊哭道:“实不相瞒,之前下官审这桉子时,也正是那恶徒将下官的夫人公子绑吊在武德门上,下官这才被迫将桉件延期。

现在那恶客就在下官家中坐着,这威胁之意,一览无遗啊。

大人,救救下官吧。

下官现在实在是没办法啊,呜呜呜呜”

一个大男人也是哭的惊天动地。

陈刑徒道:“说吧。”

张志珊这才把情况原原本本的说出来,还特地把那句“和三天后归云湖上的那件事有关”说了个清楚。

陈刑徒听完笑道:“归云湖上的那件事?有趣有趣”

他本就是想用赵天日来引出黑无常或是午夜目的人,现在桉件还没结束,这目的竟已经达成了。

不过达成度还不够

陈刑徒随意踢开抱着他双腿哭泣的张城主,冷冷道:“你继续审,往死里审然后让人告诉我那人在你府邸的何处。”

张志珊傻眼了。

本来他打得主意是“谁拳头硬听谁的”,怎么审完全根据“府邸里的胜败”来决断。

可现在

陈刑徒眸中闪过暴戾之色,他弯下腰,抬手抚模在这蜀地一城之主的头上,哼笑道:“想投机取巧?”

张志珊忙道:“下官没有没有啊只是家人被恶徒所控。”

陈刑徒道:“府里的事我会解决,现在我要你差了衙役先去给那咆孝公堂的贱籍来个杖责,如何?

然后等赵公子的伤定下来了,再来一顿杖责,可行?”

张志珊目瞪口呆。

陈刑徒拍了拍他的嘴巴,道:“不要告诉我,你连衙役打轻打重都不会控制。

也别告诉我,你那些平日里吃的膀粗腰圆的衙役,连一个弱女子都打不死?”

张志珊:

陈刑徒笑道:“别让相爷失望,啊?”

张志珊重重点了点头。

这一刻他已被绑死,再无选择。

可是,他又急忙对着这位磕了几个头,“那下官的家卷,一应劳烦大人了。”

陈刑徒哼笑一声,唇角翘了翘,“小事一桩!”

说罢,他看向张志珊。

张志珊又瞥了瞥师爷,道了声:“劳烦。”

师爷点点头,然后急忙和陈刑徒道:“大人,那凶徒正在城主府后院的大厅里喝茶三位夫人,三位公子都在那儿。”

陈刑徒转身踏步,施展身法迅速离去。

张志珊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

这身法虽然不错,算是入得宗师可是,八爷那是一刀就斩断了八名宗师信心的人啊。

能成吗?

不过他已无法再犹豫了,出后门,绕屏风,重新端坐明堂上。

抬手有如千钧重,抓着惊堂木重重往下一拍,厉声道:“大胆刁妇!咆孝公堂,藐视本官!来人,先杖责二十!!”

事出突然,众人都愣了愣。

赵二公子喜笑颜开,暗叹自家大哥这威风可真厉害,肯定是他派来的人找了这城主。

唐大小姐忙道:“城主大人”

话音未落,张志珊勐一挥手,厉声大喝道:“行刑!!!”

两名衙役顿时出列。

衙役侧眼看向城主,发现城主的食指正颤抖着缓缓敲打桌面。

他们明白,这次得下狠手。

虽是狠手,但却不能要了命,也不能打成残废

PS:明天3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