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0018章 文抄集大成

崔有容一言既出,全场愕然。

尤其是李婵,懵的跟个傻子一样。

她心想,我辛辛苦苦帮你崔家抗住裘公公的压力,让秋濯继续维持清白之身,只求嫁出宫来,委身你一个除了英俊一无是处的养子而已。

就这你还要跟我抢?

你难道不是长辈么?

盯着崔有容让人艳羡的容颜与巍峨的襟怀,气不打一处来。

下作……太下作了!

张家众人也是一脸震惊,可仔细一想,此事又在情理之中。

以崔有容这等姿色与家财,养个英俊的小白脸,人之常情。

能守寡这么多年反倒是奇事,让人怀疑她是不是有恙在身。

崔有容的决定可谓敢爱敢恨,却也让眼下的形势急转直下。

张母别的不会,给人扣帽子是一等一的厉害。

只见她一脸肥肉激动的跳起来。

“崔有容,不愧是你,永远喜欢金玉其外的柔弱书生,金屋藏小白脸。”

“不止如此,你还找崔监正把一个废物安插进了国子监,你可知道,一个努力求学的穷苦学子可能就因为一个名额被占而落选,投渭河自尽!”

“清河崔家不愧是五姓七望,一个支族也能在长安城呼风唤雨!”

李婵汗颜,这张母太能把一件小事上升到国家、上升到社会的高度……你这么厉害,怎不去当国母呢?

实际上,国子监里,九成学生都是来自长安城的王公贵族,只要不是特别废物都会进去镀一层金。

好在,外城也设立了很多官方儒学馆,宗门道观,禅院佛寺,或是其余单科馆院。

其中有些甚至有隐世强者坐镇,实力很强。

甚至有个别才学超然的王公贵族,不愿与国子监里的庸才为伍,特地去外城修行。

崔有容负手而立,姿容端庄,面对张母故意将话题往崔家支脉引,她镇定自若道:

“陈公子虽相貌非凡,但并非金玉其外,运气好的话,年内便能入品,与我完婚。”

李婵傻眼了,连婚期都定好了。

秋濯竟守口如瓶,诓她一个为人良善的待嫁公主,呜呜呜……难道要她嫁给杜青川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年内入品……好大的口气哟!”

张母表情浮夸,言语直中要害。

“说起来,崔夫人如今也是风华绝代,天赋斐然,隐藏颇深,为何对女儿选婿如此严格,到了自己身上,就放宽要求了?”

言罢,计上心头。

“既然如此,为何不让犬子与你家陈公子比一比,若犬子比未来岳父更有所谓的文韬武略,崔家还有话说吗?”

果然到了经典的比试环节,李婵当即说道:

“好,就这么定了!”

“我来当裁判,绝对不偏不倚。”

“若是陈公子赢了,张家就收拾收拾回家吧,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若是张公子赢了,崔夫人马上立陈公子为养子……至于张公子与秋濯的婚事,只要张公子的文韬武略,得到程博士与霍龙卫的认可,相信秋濯也会倾心他的。”

张老夫人老眉微皱,眸色阴沉。

公主的话漏洞百出……相信秋濯会倾心,等于没说;公主的人做裁判也有失公允。

但她还是当即答应:

“便依公主说的做。”

张家暗中调查过那陈颜俊,诗文和医术都很平庸,只有蹴鞠稍显天赋。

文韬武略,张维自能轻松赢下,哪怕将修为压制在凡人,也一样能赢。

实际上,张家的亲事并不重要。

如果公主从中作梗,破坏亲事,张家便借此小事化大,说公主恃皇权欺压百姓,说崔家出尔反尔。

不管最后是皇宫失了名声,还是崔家失了信誉,都对裘公公都有好处。

如此一来,裘公公定能逐渐搬倒崔万军,监正位置便是张家囊中之物。

何况,还有一位神秘的朋友,花重金请张家帮忙当众羞辱那位陈公子,揭露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本质,让秋濯对其彻底死心,不再抱有任何期望。

与这些事相比,娶不到杜秋濯也没什么大不了。

然而,崔有容再一次语出惊人!

“不,若是张公子能在文武两项都能胜过陈公子,我便同意这门亲事。”

言必,话锋一转。

“但张家必须立下字据,此事只是我杜家的决定,与我娘家,与公主,都没有关系。”

张家人迷瞪了,一时面面相觑。

敢情你还真想攀上我张家不成?

张家如今可是裘公公面前红人!

李婵也跟着慌了。

“崔夫人傻了呀,怎能为了娘家声誉卖自己女儿?我可是连皇家清誉都砸了……不行不行,我反对这门亲事!”

崔有容这一次却没听公主意见。

“我意已决。”

就连杜秋濯也有些惊讶。

在她印象中,母亲绝非冲动之人。

看似冲动救下陈颜俊,最后他也舍身救了自己,如今又洗髓成功,月兑胎换骨,年前他也许真的能入品。

张老夫人见崔有容如此决绝,虽然不太情愿,眼下也只能依她所言,立下字据。

让张维娶杜秋濯,虽是第二计划,但对他以后的修行大有裨益。

同时,作为外重孙女婿打入崔家内部,更容易找到崔万军的污点,早晚会帮助裘公公彻底掌握军器监!

“就按有容说的比试吧。”

……

小玥兴冲冲的跑去后院,叫醒熟睡的陈颜俊……

“公子你还真能睡着呀!”

陈颜俊睡的很香,梦见自己在月夜登上山巅,伸手触碰到了……

双月。

醒来后,一身伤全好了!

“怎么了?”

小玥将事情一五一十说清楚。

陈颜俊沉思片刻。

这门亲事果然牵扯到朝廷政斗,涉及到军器监的掌权,那张公子甚至还不太情愿娶秋濯的样子……

不过,他最关心的是另一事。

“夫人真的说要嫁我吗?”

小玥小脸微漾,干咳了两声。

“眼下只是为了解围哦,不过公子若真对夫人有意,不介意她的过往,不介意周遭看法,夫人不会食言的。”

陈颜俊不动声色,故意逗她。

“昨夜输与夫人,不敢出门。”

小玥急了。

“公子想小姐嫁给一头猪吗!”

陈颜俊便笑着问:

“那张公子的诗才如何?能不能比的过李白杜甫?”

小玥听的直摇头。

“怎么可能……”

“那能不能比李商隐、杜牧?”

“也差的远。”

“那就行了。”

作为中文系毕业生,陈颜俊不止熟读唐诗三百首,还熟读宋诗宋词,以及元明清各类名篇,堪称文抄公的集大成者。

只可惜生不逢时,穿越到盛唐,他才不得不低调做人,吟几句水调歌头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陈颜俊心想,后世之诗比不了李白杜甫,难道还压不了你一个胖子?

小玥等了一会,见陈公子没再多问,觉得奇怪,连忙问道:

“公子怎么不问那张公子的武学如何?”

陈颜俊摇头笑笑。

“不是说,张公子两项全部胜过我这个未来岳父,才能娶秋濯吗?诗才这一项就能搞定他!”

话虽如此,小玥还是疑惑。

“那公子这几天辛苦习武是为了什么?”

陈颜俊忽然认真起来,道:

“当然是为了早日娶夫人。”

说罢,他穿衣洗漱,整理仪容,又吃了些早点,喝了盏早茶,一切准备妥当,这才与小玥一起去了前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