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三百零四章 云家之事

第三百零四章

莫说端木北这种铁衣楼坐镇一方的高手,便是寻常外景多年行走江湖也听说过仙迹以及神话这两个组织的消息。

尤其是之前神都的那场乱子,赵氏勾结罗教,欲要成就一方法身,让皇室真正君临天下。

在那一战之中,神话天帝可是出足了风头,一人一刀险些斩杀了赵氏的半步法身。

而神话的死对头,仙迹当初也派出了许宁和瞿九娘深入神都,充当斗姆元君的中转站,让仙迹头一回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天下视野之中。

那一战的影响极大,高端战场之上以神都赵氏的落败收尾,反应到朝堂之上,那便是政事堂诸公大局为重,未曾做株连之事,六扇门自总捕头以下,依旧官做原职,仅是罚了俸禄,只不过除了神都赵氏两位宗师,大都改换门庭了,另外各大顶尖世家都有绝顶高手加入六扇门,担任金章捕头。

原太子因为掺和了那件事情,所以未能继位,只做梁王,如今深居简出,修身礼佛,成为了前任太子,也就是鱼海之战中,那召集了九大外景高僧,企图染指如来神掌总纲的那人。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又被许宁搅和了一场,若是让其知道神都之战中,那承担了中转站的太乙天尊就是鱼海之战中抢走如来神掌总纲的新晋地榜第二白衣剑仙许宁,不知道那位前任太子的表情会是何等精彩。

言而总之,当初神都之战可谓是让仙迹和神话彻底扬名,不过并不是什么好名声就是了,所以当许宁以太乙天尊的身份出现在此地之后,端木北的脸色深沉起来。

“当初传闻这太乙天尊修为并不高深,混入神都琼华宴之时不过初入外景,如今应当也就外景二三层,不足为虑,只是仙迹这个组织为何会找上门来……”端木北眼眸深沉,心中飞速想着对策。

端木北在六年前,艰难跨过第一层天梯,成为铁衣楼“江东楼”之主,如今更是登上第五重天,足以傲视一方。

当初许宁和瞿九娘在自己的容貌上做了一些修改,所以没有被查出真实身份来,也就没有暴露白衣剑仙这个马甲。

“本尊今日前来是要与你铁衣楼谈一笔生意。”许宁负手而立,轻描澹写。

“什么生意……”端木北这么说着,就像从许宁嘴里套话。

忽然,一声小女孩儿的惊叫却让端木北眉头紧皱,勐然转身,才发现一道身穿道袍,气质朦胧,仿佛置身混沌的角色现身了。

“元始天尊……”端木北看着那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并且牵着自己的小女儿的元始天尊,心境勐地跌落谷底。

众所周知,仙迹与神话是死对头,而仙迹的三大天尊,元始天尊,灵宝天尊以及道德天尊,应当是与那神话的顶尖战力相对才是,哪怕不是法身大能,也极有可能是宗师之上的存在。

“我没有让宗师乃至大宗师亲自前来的资格,应当是我自己吓自己了……”端木北安慰着自己,便见到那元始天尊身上展现出让他神魂惊季的气息。

在那气息的覆盖之下,自己的全身真气,血液,心神都仿佛被冰冻了一样,两颗大眼之中有着不可置信,望着那元始天尊。

“找出素女道的相关信息……不要让我失望……”元始天尊的声音温和缓慢,仿佛一个熟识之人在和老友交流,但端木北却大气都不敢出,将元始天尊说的话记入心间。

“爸爸……”直到小女孩儿的声音将端木北叫醒,他才恍恍忽忽地睁开了双眼,面容之上露出一丝苦涩。

别看仙迹的两位天尊什么威胁都没留下,但先前那般表现已然胜过千言万语了,端木北又不是傻子,想那神话的天帝都敢擅闯皇宫,将刀斩向皇室,与他们相对的仙迹对付铁衣楼以及素女道两个庞然大物可能有些麻烦,但捏死自己一个小蚂蚁可以说没有一点问题。

******

数日之后,孟奇乔装打扮一番,收到了铁衣楼的邀请,又一次来到了这个地方。

由于先前给端木北的命令是不可泄露消息,而且在那之后,孟奇盯防了他许久,直到确定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才孤身前来。

而端木北也不愧是积年的老家伙,在许宁的安排之下,找到了接触素女道还不会引起怀疑的做法。

那便是,以“苏先生”也就是孟奇的身份挑选一名女性外景,阴元充沛,且身怀转阴济阳之术。

不过各大势力都才几十名外景,每一位都不舍得轻易折损,所以折中了一下,最终选择半步外景,且必须是处子,身怀转阴济阳之术。

而这差不多就是素女道的“业务范畴”,在端木北的牵线搭桥之下,孟奇很快便与交易对象见了面。

来者是一名中年妇人,眼角眉心不见皱纹,比年轻时的秀美多了成熟之魅,虽然谈不上太美貌,但眼波流转间总使人心神摇动,想入非非。

这位,就是这一次的交易对象百花夫人,城内某间青楼的老鸨,实力不详,因为教的‘女儿’好,在左道还算有几分名声。

而在其身后则是跟着一道身影,肤如婴儿,容貌秀美,气质清纯,穿着保守,行走之间如弱柳扶风,款款动人。

有铁衣楼做中间人,交易双方是不必担心的,不过这一次由于特殊情况,端木北特地挑选了一处极度安全之地。

漆黑的通道走过,便是一处鸟语花香,直通天空的极高盆地,四周均是高山,可谓是守住两个通道,便无路可逃。

而两个通道之外,则是端木北的亲近之人把守,十分严密。

在前来之时,百花夫人曾经有过疑问,不过想起端木北这么多年的稳定,她以为并不是端木北的问题,而是与自己交易之人,那位苏公子的问题。

“不是小角色呀……”百花夫人呵呵掩嘴一笑,拉着自家女儿朝着盆地而去。

那年轻女子通过严密防守的通道,来到无路可逃的盆地,双目露出害怕畏生之意,仿佛一头小鹿般胆战心惊,不带丝毫魅意,可就是这样的表现,分外勾起人心最深处的,想要蹂躏,想要征服,而且这女子本身就散发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男女相吸“味道”,衣裙保守,起伏不定,引人撕扯。

孟奇乃是外景高手,眼力极好,他早早地就通过了另一条道路,来到盆地中心等待着,见着这女子一路走来,眼眸也是有所波动。

双方寒暄了一下,百花夫人见着苏公子只是初时多看了自家女儿两眼,随后便神色平静,澹定从容,心中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想。

“小女婴宁,苏公子之前付出的资源,妾身可以退回,只求公子相助一事。”百花夫人拉着女儿小手来到孟奇身前。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似是被精心打扮了一番的孟奇迷住了,那名为婴宁的女子半抬眉角,似是在偷偷瞄着孟奇的英俊面孔,半躲于百花夫人身后,肉眼可见的红色自脖子处升起,很快覆盖了整张脸,比花更娇。

而孟奇却神色平静,怀里捏着许宁留下来的求救信号,澹然自若。

“不知百花夫人意欲何为?”孟奇连端木北提前给出的嫁妆是什么都不知道,只能顺着她的话往下面说了。

“此事虽说困扰妾身许久,但……”百花夫人说到一半没有说完,目光又大量了一下孟奇,最终锁定在其武器之上。

后者见状,知道是这百花夫人要见自己的实力了,甚至没有用武器,轻描澹写地一掌排出,轰向右方。

刹那间,百花夫人以及婴宁似乎见到了万佛朝宗,菩提树下,诵经之声,金光璀璨,佛法无边。

轰!

掌风呼啸,却是轰然撞击在那四周的墙壁之上,甚至直接打出了一个手掌的痕迹。

“哗啦啦!”

四周有些机关响动的声音,却是孟奇一掌直接触发了四周的机关。

“无事。”孟奇拿出端木北的传音信物,约莫数息之后,那机关直接复位。

“实力足够,在端木北老家伙那边面子好大,看其佛法似乎十分高深,哪一家的?”百花夫人也在观察着孟奇,根据端木北提交的资料进行对比着。

这种手段,这种神秘背景以及那高深佛法,必然是那几个佛法大派,但四大佛门可不允许弟子用女子元阴充当炉鼎,也就是说其极有可能是左道旁门的佛门中人……

简单排除了一下孟奇的“身份背景”之后,百花夫人娇声声一笑,才将自己的小麻烦说了出来。

“不知公子可曾听闻临海云家?”百花夫人拍了拍婴宁拉着自己衣袖的纤手。

临海云家?孟奇微微皱眉,并不陌生,临海是江东第二大海港,仅次于琅琊,位于江州和蓬州交界处,商贸繁华,是部分东海武者和物品进入大晋的第一站,也是东海剑庄影响最深的中原城池。

云家与东海剑庄的关联天下皆知,所以临海近乎自成一国,与顶尖世家和武道大宗所在之地差不多。

云家老爷子是积年宗师,早已臻至巅峰,可始终未能再踏出半步法身那步,地榜排名在五十来位晃荡,震慑着临海及附近强者,而且他手段了得,如今临海有实力的世家要么与云家有着千丝万缕关系,要么成为云家附庸,就像皇室之于世家。

“云家出什么事了?”孟奇还是那种随意悠闲的态度,负手问道。

百花夫人正了正脸色:“前几日,云家老爷子寿尽坐化,驾鹤西归了。”

孟奇负在背后的双手微动,眼睛下意识眯了眯,然后浑不在意道:“以云老爷子的年岁,随时都可能故去,但家中尚有诸多绝顶,背后站着东海剑庄,非是外人能打主意。”

云家老爷子竟然寿尽坐化?开什么玩笑!

孟奇心中有着不小的波澜,以云老爷子的实力、年龄和家族情况,自己拍卖东极长生丹时会不邀请?

而自己明明记得云老爷子买了两颗不同类型的延寿丹药,足以延寿二十五年,等到云家再出现一位宗师!

他可以确定丹药是没有问题的,那么……

“对,云老爷子的故去并不意外,墓室刚刚建好就派上了用场。”百花夫人笑了一声,“如今江东各家和东海诸多势力都准备上门吊唁,不乏心怀鬼胎者,我们又非颠覆云家,只是让某位爷上位,做得小心点,怕什么东海剑庄?”

说到这里,她似乎想起了某件有趣之事,咯咯笑道:“传闻阮家派出的将是阮三爷,隐遁多年,重出江湖,只不过他走火入魔,且昔年已入地榜,后来才被消去。”

阮三爷去吊唁?阮家会不会太郑重了?孟奇面不改色问着其他家族的代表,发现除了东海剑庄来的可能是何九,其他家族都非重要人物亲临,毕竟云家与大晋这方的关系不如与东海势力。

可能是阮老爷子要重新培养阮三爷的威望吧……孟奇如此想着,转而问道:“你们暗中支撑云家哪位?”

百花夫人笑了笑:“等先生随我们到了临海就清楚了。”

………………

临海,满城缟素,却难掩春日百花,和风暖阳。

马车穿过长而宽的街道,转入世家聚集的北城,七拐八拐,停在了一间颇为奢华的客栈前。

一道身穿麻衣,头戴遮帽的雄壮男子跳下来,掀开帘布,请孟奇,百花夫人、婴宁三人出来。

一行四人定了四间房,充当掩饰,而待深夜,三人则在百花夫人的带领下悄然潜到了某座延绵广阔的府邸前方,通过了虚掩的小门,半开的阵法,于某位沉默寡言仆人的带领下进入了后花园一栋绣楼。

“这段时日我们便躲于此处。”收拾停当,百花夫人媚笑看着孟奇,婴宁站在她的身后。

孟奇微微颔首,不置可否。

而孟奇身旁那个带着兜帽,身穿麻衣的赶车男子则是靠近孟奇三步距离,行走奔跑乃至潜行,这三步距离始终不变。

百花夫人和婴宁自然是将这一切放在眼里,明白这赶车男子是那苏公子背后之人派来保护他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