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五十七章 风平浪静

许大茂话音刚落。

看了一整场戏的傻柱终于憋不住了。

说道:“许大茂。真成,你。为了你那破名声,都学会贿赂堵嘴了啊。”

仇敌发话了。许大茂笑嘻嘻的表情也维持不住说道:“孙子,你TM放屁。我这是看各家都帮衬着我,送大家点东西表示感谢。再说了也花不了几个钱。”

傻柱嘿嘿一笑说着:“许大茂,我就服你那张破嘴,黑的能说成白的了,死的能说成活的。”

许大茂斜了傻柱一眼说道:“傻柱,没空跟你粘牙。别在这裹乱。咱们这个会散了我就发。”

随后示意三大爷。

三大爷正看戏呢,看到许大茂使得眼神。

站起来说道:“那咱们今天的会就到这里。”

随后看向一大爷、二大爷。

二大爷什么都没说,一直坐在上首,纹风不动,不说话的时候很有大样儿。

一大爷站起来说:“那咱们就这样,散了吧,也该到了做饭吃饭的点了。散了吧。”

随后大院众人说说笑笑的慢慢散去。

不得不说许大茂最后这句话格局一下子就打开了。小恩小惠,各家按人头分糖是不多,但是暖人心啊。本来就没出什么大力气,就是各家老爷们去开了个会,结果人家就给糖。

大人留着不吃,等小孩下回要的时候再拿出来。省着可以哄好几次孩子。

就这么一点东西就能让大家都感到满意。

另一方面李守良也知道,为什么在剧情中,大院开会总是对付傻柱。

这张嘴啊。人许大茂正常的小恩小惠,人情往来。到傻柱嘴里成贿赂堵嘴了。这一下子大院里人收不收都不是好人了。没看满院的人不接话茬吗。

不招人喜欢,说话不过脑子,容易得罪人。也就是有一把子厨艺吧,不然哎……

李守良跟师傅打了个招呼,随后也就往后院撤了。还得做饭呢……

贾家。

贾东旭今天大会上一直很低迷。静静的不说话。大院里的人没空关注他。秦淮茹一直跟在他身边算是架着他的胳膊回到家里。

这胆小的。在院子里坐着听到许大茂拜托人来“找他”。直接人就麻了,有点坐不住的意思。

回到家后腿更是发抖。

贾张氏看到这种情况不知道说什么。但也没那么自信了。说道:“放心,不会那么容易找到的。”

干巴巴的这么一句没什么用。

还是秦淮茹说道:“你放宽心。下班你是提前走的,整个轧钢厂那么多人,除了你们车间的人认识你,还有谁认识你。你在许大茂他们那附近等他,根本就没认识你。

再说了,哪有那么好找,我估计许大茂就是为了自己的颜面才找三大爷开的这个会。你就放心吧。没证据的事,咱们抵死不承认就行了。”

要说贾东旭本来就没什么好的心理素质,是一个色厉内荏的人。

干了这样的事,当时不害怕。一平静下来可不就是越想越害怕吗。尤其是当事人屡屡在你身边刺激你的情绪。贾东旭现在不跑路都多亏了他妈和他媳妇一直劝慰他。

不然早就躲出去了。(8,90年代打了人,捅了人跑路的也屡见不鲜。不然怎么会在互联网时代不断有当年的凶手落网的新闻出现。)

贾东旭的情绪算是暂时平定下来。算是揭过……

傍晚,李守良刚吃完饭,坐在书桌旁边学习。有书桌哪还用委屈自己坐在吃饭的桌子前学。

就是还没上漆。不过这张桌子,李守良不打算上漆了。练手之作,等到了手艺大成之后给自己换新的。到时候做的全套家具一定要顶好的木头来做。凋刻,上漆。

正当李守良看着书做笔记的时候,何雨水直接推门进来了。

李守良一抬眼说道:“姐姐,进来不敲门啊,万一我在换衣服呢。挺大个大老爷们被你看光了你负责吗?”

何雨水闻言翻了个白眼道:“我就是推一推门,门关着难道我还要硬闯吗。推开了就说明能见人吗。

再说了,看光了你,谁吃亏还不一定呢,明明是我吃亏好不好。”

李守良撇了撇嘴,略过这个话题说道:“大小姐大驾光临,有什么事?您请吩咐。”

何雨水几步走到书桌跟前拿凳子坐下,舒舒服服往前一趴,头枕到胳膊上,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李守良全程观测,确认过眼神,嗯,(实在不算好。)

随后听到何雨水说道:“你这周能给我做出来吗?”

李守良闻言到:“很着急吗?不着急的话就多点时间,上一周我都没怎么看书,就为了把我这张模板赶制出来,给你看看效果。”

何雨水听完很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想邀请我的同学来参观一下。”

李守良了然,正是这个年纪,有好东西当然要炫耀给自己的好姐妹看。

随即说道:“那行,不过那你哥,就还得过来给我打下手,做这张书桌也是手生,这一次做一模一样的,有经验,会快不少。只要院里没什么幺蛾子的话。不耽误时间。”

何雨水本来以为下个星期不成了,此时一听有转机,先是忙不迭的赶紧点头答应下来,就怕李守良反悔。

然后说道:“我回去就给我哥说,让他天天来你这点卯。什么脏活累活交给他就行。”

李守良嘿嘿一笑说道:“嚯,行啊,这就把你哥卖了。不过他也不值钱啊。”

何雨水不在意的挥挥手说:“不值钱没事,能干活就行。”

两人都觉得这句话有意思,哈哈笑起来。

笑了一会儿,不说话了。空气中逐渐弥漫出不一样的气氛。

何雨水可能也察觉到不妥,急忙站起来说道:“我先走了。你继续看书吧,不打扰你了。我回去睡了,明天还要上学去呢。”

随后转身就走。

李守良在后面嘱咐道:“别忘了给你哥说买漆的事啊。等你回来之前争取把漆也上了,反正你一时半会也用不到,正好上漆。”

何雨水没转身扬了扬手说:“知道了。”就走了。出去的时候还细心的关上了门。

李守良自己坐在那学习,良久感叹了一句:好聪明啊。

那种情况,并不是喜欢,可能只是一种气氛到了。李守良没那种想法,人小姑娘也暂时没有啊。

随后投入到学习中去。哎,钳工考核还有好几个月啊。但是我的本领不会停滞不前啊。

好苦恼,工资配不上我的技术。没办法,等着。

大院今天晚上风平浪静。尤其是当许大茂挨家挨户的送了糖果之后,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脸。

这点糖果,能让一个家庭好长时间和睦(等每次孩子闹的时候给一个。大人是不吃的。)

喔,贾张氏除外,没错,贾家许大茂也笑脸相送了。就当没这回事似的。

这让贾家安心不少,尤其是“鸵鸟先生贾东旭”。

夜,安静。

————

求收藏、推荐票、月票、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