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四十三章 大会(2)

既然已经说出来了,三大爷还怕得罪人吗。那就说到底。

三大爷开口严厉说道:贾张氏,你不要胡搅蛮缠,事实胜于雄辩。那晚上在场这么多人看着,谁都赖不掉。而且你们不是去偷吃的,那是去干什么的?话不用说的太难听。你心里有数。

我们仨大爷为什么一直不说话,不想开这个全院大会,就是因为给你们家留脸,结果怎么着,贾东旭上窜下跳,秦淮茹装疯卖傻,你在这胡搅蛮缠。这是想干什么,一家子人齐全的不得了。

人家傻柱给了解决方桉了,你们中院签一个承诺书你们家也跟着签就完了。保证不再去人家家。这是给你们家台阶下呢,你们不听,那就说出来,让大家知道知道,人家傻柱为什么上锁。

这通话一说完。李守良刮目相看,但也好奇,三大爷什么时候是沉不住气的人了。

贾张氏,贾东旭,秦淮茹倒像是被戳中哑穴一样,一句话不说了。

三大爷的话是说完了,可院里的喧闹冲天而起。这下子可算知道了,又是他们家。

怎么每次偷东西都是他们家!

群情激奋,好了,傻柱情有可原,内部矛盾转为外部矛盾。一致对贾家。

好听的不好听的顿时朝着贾家而去。贾张氏也不甘示弱回击。

不过双拳难第四手。时间一长。饶是贾张氏以一敌多,也渐渐不敌了,涉及到利益且找到了问题的源头,谁不撸起袖子上啊。解决了她们家再来劝傻柱。

许大茂这时候反倒一句话不说了。低着头好生怕大家看到他。

贾东旭也像个把头埋在沙漠里的鸵鸟,一动不动。

气氛越来越激烈。就在贾张氏快要挨揍的时候,二大爷也看不下去了。

二大爷喊道:都静一静。像什么样子。就你们现在的样子,真是破坏咱们大院的形象。还有,贾张氏,不要在这胡搅蛮缠了。解决问题是首要目的。

这样吧,我卖自己的老脸劝一劝傻柱,但是人傻柱说的没错。有些人家屡教不改。只要偷东西就有他们家。老的年轻的小的其上手,快成个贼窝了。

这样,傻柱,你把那份承诺书写出来,这样也不必都签了,谁偷的谁家签,签了就让傻柱把锁拿下来。这个提议怎么样。

这个提议好,中院的人倒是同意,因为这样既不用自己家担责任,而且锁还撤下来了,这就是为什么,刚才傻柱说都签承诺书的时候,为什么没人同意了。

傻柱听着二大爷的这个提议,也是觉得可行,正准备答应的时候。

就听见李守良说:这只让他们家签承诺书可不行。他们家没信誉啊。签了就好像废纸一样啊。

秦淮茹本来听到二大爷的话还松了口气。刚想答应就听见李守良不合时宜的说话。

心里直恨死了这个碍事的小东西。你妈走的时候怎么没把你带走呢。

李守良要是能听到,肯定会告诉她,已经带走了。

傻柱听到李守良的话也停下了,想听听李守良怎么说。

二大爷已经问话了:守良,那你说怎么办。

李守良恭维的说:谁不知道咱们院里三位大爷处理事情最公正,贾家的信誉已经没法为他们自己担保了。所以要想卸锁可以,不能只要贾家所有人的签名,还要三位大爷做担保。

只要三位大爷作保也签下名字,这锁柱子哥就老老实实的撤了。怎么样,不过分吧。

二大爷心里想着这还不过分,院里丢东西就没跑出过贾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这样的签一万张都没用。

正当二大爷想拒绝。

一大爷开口了:好,就这么办吧,老刘,老闫,这次咱们就签,要是没事就行,老老实实的过。要是再犯,我豁下这张老脸不要了,直接去街道办请王主任来办。

接着一大爷对着贾东旭说:虽然我不教你了,不再是你师父,但也是院里的一大爷,我不论之前还是现在,都没教过你偷,更没教过你耍一些下三滥的手段。

听到这话本来低着头的贾东旭肩膀一颤,还是没敢抬头。

随后一大爷又对着秦淮茹说:好好过日子,别总想着走捷径。这人啊不能歪咯。不然容易走错路。你家男人活的好好地,少往傻柱那凑。听明白了吗。

这话有太多的含义。只有知道真相的几人知道什么意思。其他人都听得迷湖。

老刘,老闫,还有什么想说的吗。这话对二大爷三大爷说。

二大爷三大爷回道:你老易开口了,就给你面子。签。

一大爷说:好,既然这样,柱子,稍后你写个承诺书过来,贾家的,过来签字。我们仨大爷也签上。柱子,什么时候承诺书签上名什么时候卸锁。就这样吧,散了。都回家吃饭。

众人心满意足的回家了,反正只要不亏着他们家就行啊。

三大爷回到家,三大妈迫不及待的问:当家的,今天你怎么这么积极,还这么戳贾家的脸面,不怕他们家记恨咱们家吗?

三大爷坐下喝口水说:今天本来我是不想说话的。可后来看到李守良站起来给傻柱说话,我就知道这个事不戳破不行了。因为我也想知道李守良想闹到哪步。不出所料,李守良帮着傻柱也只是想把偷东西这个事曝出来,没敢说仙人跳那事。

他李守良就是想着让贾家名声进一步臭大街。从而让傻柱跟秦淮茹划清界限呢。

不过主要原因还是我看准了,李守良这小子打的就是不解决这事这锁不卸。不卸锁传出去,咱们院的“优秀”不就真容易没吗。

傻柱背靠食堂不在乎吃喝,他李守良有老易帮衬也不在乎,老刘工资也高不差这点,可咱们家在乎啊,我一个小学教员的工资,咱们家人口又多,不能不在乎啊。所以我才开口的。

三大妈说:老头子,可难为你了。

三大爷笑着说道:没事,就看李守良粘上毛比许大茂还精,就知道贾家讨不了好。我这也算是识时务。

三大妈说:那李守良又没和贾家有仇。

三大爷说:是没大仇,可他和傻柱好啊,就看他今天那劲,贾家要是还想算计傻柱,李守良会不帮忙。而且你以为这次许大茂为什么闹一闹就停,就是怕傻柱鱼死网破。他不知道傻柱有没有证据,所以才投鼠忌器。

吃饭吧。忙了一天还真累了。

李守良发现只要院里有事,他就会去一大爷家吃饭,而且因为四合院里热闹,这次数还真不少。

来到一大爷家,一大爷先指挥着两人把承诺书写了,然后去贾家把签名要了。

两人去了之后,一家子哪有好脸啊,签字更是闹幺蛾子,秦淮茹,贾张氏不会写字。没办法,贾东旭代写的,随后两人按的手印。

李守良又暗示傻柱让棒梗签上了。

傻柱还觉得不好意思。觉得小孩子哪懂这些。不过李守良坚持。

当棒梗签上名的时候,秦淮茹眼里都能下刀子了。李守良能没看见吗。

当李守良决定帮傻柱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对立了。说来也奇怪,本来李守良不准备掺和傻柱和许大茂的事的,自然同样不想掺和傻柱和贾家的事的。

可是不知道从哪天开始,突然两个人关系就好了。还是那种我骂你一句,你骂我一句不恼的关系。想起来了,是从那天拉来木头后,人傻柱主动站出来帮了他之后。

人呐,都是将心比心的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