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十九章 曲意逢迎,相互算计

话说许大茂回来之后,当天晚上先是请大家吃了饭,用以拉拢院里有权势的人,能打的人。那么贾东旭算干什么的呢?因为贾东旭被逐出门墙这事关心的关心,不关心的没打听。

许父在那边听说了李守良能打,却没听说贾东旭被逐出门墙,加上许大茂虽然是放电影的隶属宣传部门,但是最近许大茂被弄得焦头烂额,哪有功夫去宣传科和那些小姑娘口花花。消息滞后。

在许大茂回来之后果然去了宣传科,先是拿着糖果瓜子之类的东西去宣传科玩,随后在闲聊中得到了轧钢厂最近的几出大戏。惊得许大茂目瞪口呆,起初有些不以为意,现在对李守良这个小兄弟也多了些不一样的看法。

紧接着又听闻贾东旭被一大爷逐出门墙,现在干活不能偷奸耍滑了,更是稀奇。要说院里人对贾东旭一家可是羡慕嫉妒恨的不少。

因为贾东旭死了爹不久,等到长成进厂就被一大爷收到门下了,转转几年没在收过徒弟。随后就是每个月给贾东旭家的钱粮,从不用还,这事院里谁不知道。要不是一大爷一大妈也经常接济院里其他人,谁还能没个意见。

许大茂惯会看人下菜碟,以前在院里,因为傻柱和贾东旭都亲近一大爷,所以被傻柱欺负,现在贾东旭不再亲近一大爷,正是个结盟的好对象。还有嫂子,嘿嘿。

呸,什么人呢。

打定主意的许大茂特意去车间附近找熟人确定了消息,随后得到想要的结果之后就心满意足的走了。

下午下班回家的许大茂提着点腊肉,一点花生米一瓶酒就去了贾东旭家。

一进门就高喊道:“贾大妈,东旭哥在家吗?我们哥两好久不见,昨天没喝够,今天再来喝一杯。”

贾张氏和秦淮茹赶紧迎出来。毕竟少有人等他们家门,有个名声臭了的婆婆和被逐出门墙的老公,那个年代,既不在乎名声也非常在乎名声。

“哎吆,是大茂啊,你可是好就没进过婶子的家门了,快进来,来就来吧,还拿什么东西啊。”

贾张氏快速接过来又说道:“你东旭哥在车间下班晚,也马上回来了,你先做,让你嫂子给你倒碗水先喝着。”

秦淮茹那边也已经把水倒好了。递上来。许大茂上下打量着秦淮茹笑着说道:“谢谢嫂子。”

秦淮茹心里老大不得劲,因为她知道许大茂是个什么玩意儿。尤其是昨晚听贾东旭说过许大茂为什么回来,心里更加不齿。她可能不知道几年后她为了这个家庭跟许大茂虚与委蛇了多少次。

许大茂的表现贾张氏只当没看到,反正看两眼又不会少块肉。而且还拿了肉来,这个月还没见过荤腥呢。贾张氏打定主意等会腊肉切一半上桌,剩下的明天自己再享用。

话没聊两句,贾东旭就进门了。一进门看到许大茂,贾东旭心里时很诧异的,以前的时候许大茂和傻柱斗,他明里暗里都是帮傻柱的。所以和许大茂的关系决不能说得上好。

此时上门来贾东旭想了又想也没想出什么来。但是面上笑着说:“大茂,好久没来了,今儿这是?”

“嗨,我这不是好久没来了吗?昨天没喝够,这不是今天提着东西来,咱哥俩再喝一顿。”说完示意那些东西。

贾东旭看到那堆东西,脸上的笑容变得谄媚与热情。上个月底一大爷没拿钱粮给他们家,他们家就没见着荤腥。昨天在许大茂家算是吃着了,没想到今天还能再来一顿。

“大茂,你说来就来吧,还拿东西,哥哥家请你吃饭还能差了?”贾东旭说着场面话。

听的许大茂直恶心。我要不是拿东西来你能让我在这吃饭?

不过许大茂还是笑着说道:“那是,那是。”

随后秦淮茹去厨房里做饭。贾张氏紧跟着进去了。她率先拿起腊肉切了一半下来,随后把剩下的留在盘里。秦淮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没说出来。心里想着反正你许大茂也不缺嘴。

随后有现成的腊肉,花生米,又炒了个土豆丝,弄了个白菜。没一点油腥,不舍得放。

贾东旭家摒弃了那个时代爷们喝酒不和妇女同桌的习惯。(妇女一般提前弄出菜来去别的桌或里间吃。)

贾张氏惯是厚脸皮。带着孩子就坐在了旁边。还没等贾东旭说上两句场面话,棒梗就直接上手抓腊肉了。许大茂看着约有直接少了一半的腊肉,看着没有油水的白菜土豆丝,心里真是整个无语凝噎。连带着许大茂虽然脸上带着笑,但心里越发的看不起这一家子人,一点规矩都没有,能养出什么好东西来。

贾东旭脸上有些挂不住,赶紧喝止了棒梗的行为,也让跃跃欲试的贾张氏和小当停下了手头的动作。秦淮茹脸上也没光,但她没法表现出来。婆婆就是这样子的人。

随后许大茂连说没事没事,酒局开始。

许大茂动了第一快子,之后就看到贾张氏棒梗,像饿死鬼投胎似的,对着腊肉就是不停地夹了往嘴里送,然后再夹,根本来不及咽下去,嘴鼓的像金鱼吐泡泡一样。那样子活像吃最后一顿饭的人。

贾东旭虽然没这么快,但也是不夹别的菜,就只夹腊肉,虽然他咽了再夹,但速度不必贾张氏和棒梗慢多少。

秦淮茹也是一阵心累,即使是她农村人也没有这样的,太丢人了。

许大茂看到这里差点甩手走人。真是服了。

要不是许大茂有主意要打,连登门都不登门。不过许大茂心里也犯滴咕,就这样的能行吗?别再扯我后腿。随后酒过三巡,贾东旭的酒量还赶不上许大茂,不过许大茂有意装晕。

醉的晕乎乎的说道:“东旭哥,我这最近才听说你出师了,可喜可贺啊,以后就自己干挺好。”

贾东旭晕乎乎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一丝恼怒。不过还好忍了下来,不过语气就不十分好了,嘴硬的说道:“嗨,我也该自己干了,不能老是在一大爷跟前学着。”

许大茂一阵心累,你是属驴的吗?吃着东西喝着酒说翻脸就翻脸,不过还得顺毛捋。

许大茂赶紧说:“东旭哥,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你就放宽心,以前傻柱在一大爷的帮衬下会欺负我,和我作对。现在一大爷又不帮衬你去帮李守良,这样下去可不行。为了防止他们以后一手遮天,我觉得我们应该联合起来打击他们的气焰。让我们站起来。”

贾东旭本来就晕乎乎的,此时一听,心里那股子不服输的劲顿时往上涌。其实贾东旭心里也清楚一大爷是因为有了李守良才能果断的放弃他们一家,不再接济。但是心里是这么想的,谁服气啊。

越是这样贾东旭越想证明自己比李守良强。至于为什么不找李守良麻烦,呵呵,你就看你抗不抗揍吧。那个年代没打死打伤谁也不告警察的,没面子,也不懂法。

有相同想法的贾东旭就这么草草的答应了许大茂,这个联盟可能是脆弱的,因为两人都是墙头草类型,区别在于许大茂比贾东旭聪明点。但又可能是紧密的,因为就凭贾东旭一家在吃上的表现,许大茂甚至觉得让贾张氏贾东旭吃好喝好,他们都能被自己驱使着想干嘛干嘛。

联盟成立,许大茂也不急于商量什么坏心眼子。就装醉的不行了。不省人事。

贾东旭晕晕乎乎的把已经撤席离开的秦淮茹叫出来扶许大茂回去。秦淮茹一脸的不愿意,她一个女人扶着个年轻男人送回去像什么样子。

贾东旭酒劲起来了嚷嚷着:“快去,不然有你好受的。”说着就要抬手。

秦淮茹赶紧两步扶起许大茂往外走。许大茂毕竟高大,加之许大茂故意装醉还没醉,一路上自然是占了不少便宜。秦淮如察觉出不对但在路上也不能喊啊,只好吃个哑巴亏。

回到许大茂屋里,许大茂假装醒酒:“嫂子,谢谢你啊,来,吃点瓜子,别客气。转身从壁橱里拿出来一包瓜子。”

秦淮茹假意推月兑之后也不让了就准备拿在手里。许大茂这个坏胚子趁机把秦淮茹的手攥在手里,还假意看不清人事说着:“媳妇,你的手真女敕啊。”

气的秦淮茹热血上涌,使劲抽身。今儿可真是倒了大霉了。秦淮茹心想。

秦淮茹本想转身就走,不过一想这么走了也太亏了。遂去壁橱哪里逛了一圈,看到壁橱里还有点剩菜,说是剩菜其实油腥挺大,就是遮的昨天喝酒剩下的菜,(东山这边叫大杂烩。)

秦淮茹拿着就走了,临走的时候没忘了拿走那包瓜子。

把剩菜送回家又把盘子送了回来。回去了。没再管装醉真醉的许大茂。

许大茂也知道过犹不及。没再行动。

夜。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