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40章 功德护体

“如此仙种,实乃大唐之幸,百姓之幸!”

李世民听完李承乾的描述,激动得满脸通红,他摩拳擦掌,在大殿里来回踱着步。

李承乾等他激动了一阵子,继续道:“父皇,李鱼还提出了一系列治国安民的方略……”

“快说来听听。”李世民坐下来,喝了一大口水,眼神充满期待。

听着李承乾的讲述,李世民的脸色越来越凝重起来,眼中充满了兴奋的光芒。

“仙种,三农,减免税负,皇家钱庄,还有皇家书局,商业流通,免费义务教育……”

“这些是一脉相承的事情!”

“环环相扣,一旦落实,百姓丰衣足食,国家强势,江山永固。”

“这些,居然在李鱼的故乡,全都已经实现了。”

“那是怎样的仙乡?”

李世民彻底震惊了。

满脸难以置信。

他很有自负,对内广开言论,对外被尊为天可汗。

可大唐依旧时有饥荒发生,百姓并没有完全解决温饱。

至于免费教育,更是不曾想过。

人人读书,知礼仪,这是怎样富庶的朝代啊。

“此人大才,疑为仙人,承乾你需得好好记住他的话。”

“大唐如今威震海内,但我们父子俩还要再努力。”

“李鱼的故乡不知在何处,但如果有一天,两国交通,我们如何自处?”

此刻的李世民,心中充满了危机感。

同时也激起了他的好胜心。

李承乾汗流浃背,他之前只是震惊、兴奋去了,倒是没有想到那么多。

李鱼能够来到大唐国,他的家乡照样可以派遣军队来啊。

试想想如此富庶文明的国度,国力肯定无比强盛,大唐如何自保。

身为上位者,居安思危,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啊。

李承乾将《国富论》呈上去。

李世民拿起来,首先迅速地翻看目录,感觉里面一些观点很新颖,遣词造句也十分地直白,有些表述也跟大唐行文完全不一样。

“这么厚一本书,字迹不大,但印刷清晰,足见该国技艺精良啊。”

夜幕降临。

李世民沉浸在《国富论》的超前理念之中,捧着书恨不得一口气看完。

太监们点上宫灯,把太极殿照得如同白昼。

殿外,护卫小心地巡逻,避免发出太大的声音惊动皇上。

地面忽然冒出一抹黑影,凝聚成一个人形。

护卫从黑影面前走过,对他视而不见。

黑影抬头看了看殿门上贴着的门神画像,咧开嘴冷笑,随即脚不着地飘进了大殿。

门口的宫女,忽觉一股寒气入体,忍不住打了几个冷噤。

李世民也感觉一丝寒意,抬头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又低头看书。

黑影靠近李世民,手中飞舞着一条绳索向李世民套去。

这时,一圈紫光从李世民身上浮现出来。

那黑色绳索碰到紫光,顿时化作一缕青烟消散。

黑影吓了一跳,发出惊呼,引起一股细小的风啸声。

“功德之光护体,这……这还怎么弄?”

黑影自言自语,后退几步,绕着李世民走了一圈,迅速飘出大殿,融入地下。

那黑影沿着一条灰色的道路往前走,很快便进入了地府,现出原形,却是青面獠牙,头戴黑帽,身穿黑衣,表情狰狞凶恶,怒目而视,肤色黑青,正是鼎鼎大名的黑无常。

黑无常径至阎罗殿拜见阎王,“陛下,那大唐皇帝浑身功德之光护体,拘魂索触之即散,臣也不敢近身,这该如何是好?”

阎王大吃一惊,“李世民多有杀孽,又父子兄弟相残,功德早已消耗殆尽,又哪来的功德护体?”

黑无常自然也不清楚缘由,无奈道:“陛下,泾河龙王无踪,大唐皇帝又迟迟不到地府,这该如何是好?”

阎王也无比郁闷,这可是那位菩萨早就安排好的一切,如今忽然出了变故,这可麻烦了。

他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岔子,也不敢多想,心头大急。

黑无常建议道:“陛下,何不焚香求告。”

阎王摇了摇头道:“再想想办法!”

他可不想给菩萨留下办事不力的印象。

黑无常心生一计道:“既如此,何不从他身边之人入手?”

阎王点头道:“如此甚好,去将太子请来吧。”

黑无常点头,再次来到皇宫。

夜已深。

东宫一片宁静。

黑无常来到了太子寝宫。

随即,他又惊呆了。

太子身上居然也有浓郁的功德之光护体。

“怎么会这样?”

黑无常傻眼了。

这下可不好办了,他又赶紧回去报告阎王。

阎王一听,无比震惊。

他咬牙道:“太子不行,请其他人来也行。”

于是,黑无常又来到了皇宫。

此刻天已经亮了。

花园里,一个十来岁的男子正在锻炼身体,出拳、踢腿,虎虎生风。

此人正是晋王李治。

黑无常从地底飘出,掏出拘魂索,二话不说将那李治魂魄锁住,径直到了地府。

“这……这是哪里?”李治看着四周昏暗阴冷的环境,非常吃惊,瑟瑟发抖。

“来人可是晋王殿下?”一个声音响起。

李治一看,前面浮现一个大殿,上书“阎罗殿”几个字,一个戴着王冠的中年男子端坐桉前。

“阎罗殿,我……我死了吗?不,不可能,我怎么会死呢?”

李治发出惊呼,浑身冒出怨气。

阎王见状,挥手让他平复下来,道:“殿下稍安勿躁,今日请你来,只为你父皇梦中斩了泾河龙王,他来地府告状闹腾,让我们不得安宁……”

“那你们找我父皇啊,找我干什么?”李治又气又怕,口无遮掩道。

“这……”阎王有些无语。

要是能将李世民的魂魄请下来,他也不至于曲线行事啊。

面对李治的诘问,他很憋屈,道:“我们自然是要请你父皇来折辩一二,只是差人办事不力,竟将殿下请了来,崔判官,速速拿生死簿来。”

一番双黄戏演完,崔判官带着李治游地府去了,阎王忍不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这事办得,让他很郁闷啊。

皇宫。

李世民得知李治在花园里忽然薨了,极为痛心,赶紧跑去查看。

几个宫女哭哭滴滴,诉说一早的情况,殿下起得早,心情大好,正练习拳脚,不知何故忽然就倒了下去。

“哎呀,吓死我了……”

忽然,李治发出一声大叫,一撅坐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