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63章 这修罗场开启的不合理啊!

被萧玥珈赶回去寝室的吴楚之,也被叶小米电话要求静下心来好好准备。

就连龚明和李富根都没有用公司的事务打扰他,让他安心准备。

吴楚之悠闲的渡过了两天自醒来后难得的闲散时光,整日里都在和斯文森进行密集的质证。

斯文森有些叫苦不迭,这段时间积攒下来的魂力,又被消耗的七七八八。

不过看在吴楚之正不断的加强自己未来肉身的荣誉光环的份上,他还是全力以赴,帮助着吴楚之提高。

要想人前显贵,就得人后受罪。

在斯文森确认吴楚之哪怕是进行经济论坛辩论都没问题后,俩人才歇了下来。

斯文森的打算很简单,就是让吴楚之在这次答辩里一鸣惊人。

这将有利于他接管吴楚之身体后的行事计划。

毕竟一个学术新星,特别是华国这样崇尚少年天才的国家,非常的吃香。

只要策划的好,可以节约好几年的时光。

商业场上,越到后面,越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人脉、地位、光环,在华国,尤为如此。

至于吴楚之自己焦急万分的感情纠纷,在他看来完全不是事。

夺舍后,斯文森会毫不犹豫的放弃秦莞和萧玥珈,选择叶小米。

不仅仅是前凸后翘的叶小米更符合他的审美。

萧玥珈,在他看来,萧家的背景,完全是毒药。

而秦莞,她已经是吴楚之的女人了,他不想碰,算是对这具身体最大的尊重。

也因为秦莞和吴楚之的羁绊太深了,斯文森可不想多出好几个爸妈来。

……

时光再慢,也在流淌,很快便来到了答辩的当天。

5月初夏,上午的天气,并不炎热。

穿着正装打着领带,坐在等候区的吴楚之,在空调下面还能呆得住。

整个校级毕业设计(论文)答辩被分成12个组,在12个多功能报告厅同时举行。

共160名学生参加校级答辩,涵盖44个专业。

答辩评审专家由蜀大教学名师、校级督导、教学院长、校领导、外单位教授学者等272位专家组成。

校长王德明亲自带队,对校级答辩进行了现场观摩和检查,教务处全员参加巡检,同时答辩整个过程,在报告厅外的电视上进行全程直播。

吴楚之所在的报告厅是1号,身边是一群选拔出来进行校际答辩的优秀毕业生。

他们的指导老师正在进行着耳提面命,“记住,今天答辩委员提意见,一定不要争论,不要辩解,只用道歉,说下来再修改。”

能坐在这里的,都是蜀大这一届最优秀的学生,自然听不得这样的话,一个个不服气来,“答辩,答辩,别人质疑,我们为什么不能辩解?”

指导老师们齐刷刷的瞪了坐在角落里闭目养神的吴楚之一眼,苦口婆心的说道,

“徒儿们,今年不一样,今年有妖孽要渡劫,九重天劫的那种!”

他们是知道内情的,毕竟蜀大将要给予角落里那个年轻人有史以来最出格的支持。

经济学院的这种做法,引起了院系之间的不平,争议非常巨大。

何况吴楚之的成绩,并不好。

有人甚至直指这是学位买卖。

几方博弈下,这次校际答辩的难度直逼天际。

经济学院专业的答辩委员组,其豪华程度令人发指。

校内的教授们都得敬陪末座,听说今天来的答辩委员不仅有外校的专家,甚至还有国内知名的学者。

望着听到名单上那一个个大老名字后开始紧张起来的徒儿,指导老师们也不得不感叹,这届学生的命,实在是太苦了。

好端端的,这是招谁惹谁了。

大老要打架,关学生们什么事。

而且你们经济学的事情,关我们生化环材什么事!

为了匹配经济学院的豪华阵容,各个学院也只好有样学样,答辩委员会里两三个院士是基本配置。

而蜀大最强的数学、材料两个学院,更是派出了清一色的院士阵容。

最让人愤慨的是,‘论文查重’这不属于世纪初本科生阶段应该享有的事情,也在这次答辩中被引入了。

几天前,就有好几篇校级优秀论文被查出来是抄袭,重复率高达80%。

这让蜀大领导非常震怒,准备这次试点之后,在以后年度全面推广开来。

毕竟,将来如果查出来是抄袭,整个学校的声誉都会受损。

几个经济系的学生更是汗如雨下,“老师,到时候一定要护我渡劫啊。拿出您当年舌战群儒的风范来。”

本科生答辩,在世纪初很是轻松愉快,基本都是走走过场,毕竟老师们也是一片佛心,不会刁难。

只有要去拿优秀答辩的学生,才会紧张,因为名额极其稀少,大家都只能真刀真枪的来。

而他们是知道的,眼前的指导老师去年就曾以一喷九,尽管台上的学生胡说八道,但是在导师的无双勇勐中,杀出重围渡劫成功。

一句‘劣徒坐,且看为师剑开天门’成为了校园BBS中的传奇。

指导老师咳嗽了几声,模出了电话,“喂~有事找我?好嘞,我马上来。”

说罢,捏着电话,便施施然往外走去。

开玩笑!

在这个报告厅里面,我的导师都只能坐着旁听……

我?

剑开天门?

玩呢!

上去估计只有万剑穿心的份儿吧!

学生们赶紧抓住导师的袖子,求他给出保命法子。

早知道就选择院级答辩了。

指导老师无奈之下,只能传授着最后的绝招,“一定记住,只答不辩,问就道歉,若是要辩,明年再见!”

……

与旁人不同,吴楚之的指导老师曾慧娴,自然不会那么掉价的等在外面。

老人家也是答辩委员会的成员,此时正和一群大老们在里面谈笑风生。

她的身后,便是她的弟子们。

人数不多,贵在强悍。

除了叶小米还没有资格坐在前面外,门下弟子全部到齐,清一色的正教授。

老三石广永撞了撞褚建的肩膀,压低了声音,“嘿嘿,小建,对于现在不是最受宠的小师弟了,有啥感想?”

褚建闻言翻了一个白眼,“三哥,能不能不要叫我‘小建’?”

石广永摊了摊手,“没办法啊,以前叫你老幺,小米来了后,只能叫你‘小建’,难道你想被我们叫‘小四’不成?”

石广永身边的二师兄皮某某也了也正拌嘴的两个师弟,见答辩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也加入了进来,

“老四,这个小师弟你见过没?”他们俩昨夜才到,没见着吴楚之。

褚建心里再不爽吴楚之,也只能点点头,“见过,仪表堂堂,专业水平很高,辩才很好。”

毕竟他是个好人,就算和吴楚之有情敌关系,也不会背后说别人坏话。

想起吴楚之和叶小米论战时的风采,他也不得不说一句,这个小师弟很强。

他身边一直尖着耳朵的大师兄李卡,闻言有点憋不住笑,借着咀嚼保温杯里的枸杞掩饰着笑意。

李卡是曾慧娴的开山大徒弟,师门之中,一般老大才是实际上最受宠的。

毕竟很多时候,老大要代师授业,师父自然倾注的心血更多,也最是贴心。

所以旁人不知道,早回来一天的李卡却在曾慧娴的讲解下很清楚,现在师门里老四、老五、老六之间的关系。

不得不说,老四……真有君子之风!

不过年逾四十的李卡,也没兴趣去管这些情情爱爱的。

昨天他在曾慧娴家里见过吴楚之,小师弟很是帅气,谈吐风趣,他也亲自考校过学问,很是不错。

配得上小师妹。

年轻人有年轻人自己的想法,小师妹选择谁都是她自己的自由。

……

作为吴楚之的亲友团,秦旭等人自然会到场进行观摩。

反正报告厅只要坐得下,校方也不会阻止,坐不下,外面也有电视可以看直播。

公开答辩就要有公开答辩的气度,校方也担心有人拿吴楚之说事。

“明白的,知道你是答辩,不明白的,还以为你今天结婚呢!”在报告厅外的等候区,刘鎏一见面就调侃着穿得人模狗样的寝室老大。

吴楚之起身便是一个鞭腿过去,寝室舍友之间打打闹闹一番。

刚刚身边的气氛太尴尬了。

吴楚之都怀疑,要不是这里有监控,今天自己是不是还没答辩,就会被这群对着自己苦大仇深的学长给撕了。

笑闹间,一身灰色职业装的叶小米也走了过来。

光明正大的打了招呼后,叶小米像是老师一般嘱咐着答辩的事宜。

虽然听她说过了不知多少遍,但吴楚之还是含笑的耐心听着。

“记住,你的陈述时间是15分钟,过10分钟后每个整分钟以及最后30秒我都会给你手势。

切记不要短于12分钟,控制好语速,拖到15分钟整,压缩他们提问的时间。”

叶小米焦急的交代着,“还有,一定记住我们的暗号!如果问题回答不上来,将问题重复一次后说‘关于这个问题,之前我也是和导师交流之后才形成了这样的观点’,这个时候老师和师兄就会出手。”

吴楚之笑着点头应承下来,他知道,面对这场答辩,其实她比他还要紧张。

她没办法像几个师兄一般坐在前面,关键时刻为他挡住诘难,只能坐在后面为他加油助威。

报告厅外,人多,不是说话的地方。

有些话,心里明白就行。

俩人眼神对撞后,吴楚之笑着点点头让她安心,请秦旭三人照顾好自己的小师姐。

目送叶小米等人进入报告厅,吴楚之准备重新坐下来开始闭目养神之际,一袭红衣飘然而至。

望着眼前巧笑倩兮的萧玥珈,吴楚之突然觉得空调不是很给力,背上的汗都出来了。

“你……你怎么来了?现在你不应该在辩论会和我们学校辩论吗?”吴楚之有点结巴。

还好叶小米进去的早一些,晚一步,自己现在估计都得血溅五步了。

萧玥珈歪着脑袋,娇俏的笑着,“我准男朋友一辈子的重要时刻,我怎么能缺席呢?怎么样,我对你够好吧。”

吴楚之心里一片乱麻。

我的小姑女乃女乃啊,你这是凑什么热闹啊!

这修罗场开启的不合理啊!

“我这里没事的,就是一个答辩而已。你不担心你们输?”吴楚之想方设法的想忽悠萧玥珈离开。

萧玥珈一巴掌拍在他肩头,笑眼盈盈的说道,“对战贵校,我无需上场。”

这么霸气的话,让吴楚之梗住了。

萧玥珈见状,皱起了眉头,“怎么,不欢迎我来给你加油助威?那我走?”

说是要走,脚步却不动分毫。

吴楚之知道她在演戏,没好气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我这不是担心你,别到时候输了,别人怨你。”

面对他伸过来的手,萧玥珈也不躲,反而心里一喜。

今天她来,一则是给吴楚之加油助威,想见证自家‘准男友’的重要时刻,二则便是宣示自己的存在。

她知道,吴楚之做为本地学生,在蜀大里一定有着不少的本地同学,正如她在燕大一样。

而这些同学,多半也是和秦莞熟识的,毕竟俩人的求学轨迹大学之前完全相同。

吴楚之对此也是心知肚明,如果没有叶小米,他并不担心。

因为,女人,很难理解男人的友情。

他相信,秦旭等人绝对不会出卖他。

可是,现在,叶小米就在报告厅里,还在秦旭等人的照顾下,自己再领一个进去,这怎么说?

想想,吴楚之就恨不得当场晕倒。

这弄不好要鸡飞蛋打的。

叶小米发现萧玥珈,或者萧玥珈发现叶小米,都是相等当量的真理弹。

“还不带我进去,给我安排到你同学里面就行。”

萧玥珈笑得很是无辜,吴楚之背上的汗都浸透了衬衣。

算了,死就死吧,他心一横,步履沉重的带着萧玥珈往报告厅大门走去。

总要面对的。

大不了一个好姐姐,一个好妹妹。

“楚楚!”

吴楚之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来了,他的朋友中,说话间中语带三分浪子笑的贱人,也只有严恒了。

顿时,他长舒了一口气。

发小孔昊是他的第一铁子,俩人完全是亲兄弟一般的存在。

而严恒,则是第二。

吴楚之和严恒认识的很早,是在机关大院的食堂认识的。

不过认识的过程并不美好,两人趁着父母排队买馒头时,打着弹珠玩儿。

严恒有点输不起,耍赖与吴楚之扭打在了一起。

双方父母都不是护孩子的主,也算不打不相识,两家人也就这么认识了起来。

那时的严恒父亲严东明,还是机关里面一个小科长而已。

那时的吴楚之,也只是一个犯了鼻炎掉着鼻涕的7岁小孩。

他和严恒从小学四年级起,就是一个班的同学,也就高二分班才分开。

严恒算是一个公子哥,不过成绩还行,就是有的时候有些爱耍小聪明。

高中一次期末考试时,为了博高分拿他爹许诺的奖励,他写了一篇《我的区长爸爸》的作文。

不过,坦率的说,在锦城七中这样的超级高中里面,‘区长爸爸’真的不算什么,军长的儿子犯错,班主任也是照骂不误。

于是,这篇文章,被当做反面教材在全校批判过,还上了学校的耻辱墙。

是吴楚之当时据理力争,才让这篇作文从布告栏上撤了下来,护住了严恒的面子。

进入大学后,翩翩浊世佳公子的严恒,艳遇不断,自然也会惹上一些麻烦。

一次校外冲突时,吴楚之用后背挡住了砸向严恒脑袋的板凳,又在医院缺血的时候用自己的血,救回了严恒的小命。

所以他和严恒是真正过命的交情,论起信任,孔昊之后严恒便是他的第一人选。

“阳光明媚吗,严桑!”吴楚之大笑着转身,和严恒打着招呼。

严恒闻言童孔一缩,再看看吴楚之身边的那个完全不输于秦莞的女孩,顿时明白了过来。

他也大笑的走上前去,和吴楚之拥抱了一下,“莫愁不开怀啊,吴桑!”

他隐蔽的挑了挑眉头,你小子也有需要这暗号的时候?

背对萧玥珈的吴楚之回之以苦笑。

以往都是他给严恒打掩护的。

严恒也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的高超、杨镇春都是吴楚之的铁哥们,吴楚之一一的打着招呼,

“八级大狂风啊,高桑,杨桑。”

也是严恒的那次校外事件,四人一起面对二十多人的围攻,守望相助,自然感情非同一般。

高超和杨镇春秒懂,“坐下谈人生啊,吴桑。”

吴楚之眨巴眨巴眼睛,暗骂俩人够狠,恨恨的笑着说道,“感谢捧场,改天烧烤!”

而后他放心的牵着一脸乖巧的萧玥珈,开始介绍着,“我的好朋友,萧玥珈。

这是严恒、高超、杨镇春,三个都是我从小学开始的同学,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萧玥珈落落大方的和他们打着招呼。

看着眼前的丽人,严恒三人也不得不暗叹,秦莞有劲敌了。

指了和叶小米完全相反的方向,吴楚之笑着让严恒等人照顾好萧玥珈。

严恒贼兮兮的看了另外一边的叶小米,拳头比了比自己胸口,表示明白。

而高超和杨镇春此时也明白过来到底吴楚之是在担心什么,进门是悄悄的比了一个三。

吴楚之咬了咬牙,只得答应下来。

三顿烧烤,钱是小事,关键是要被他们洗刷三次,这就尴尬了。

站在门边,看着萧玥珈落座后,吴楚之松了一口气,这才在门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作为焦点,答辩顺序他是第一。

……

【推荐票】通道~

【月票】通道~

求收藏~

求订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