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35章 被当枪使的傻小子

目送客人离开后的楚天舒,笑眯眯的端着保温杯回到办公室里。

一眼瞥见站立起来的吴楚之,他愣了愣,随即调笑道,

“幼吼!真是稀客呐!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小子怎么想起来小舅这儿了?”

平时吴楚之就算来电脑城,也很少来他办公室,只在楼下逛逛,绕不过去时最多也只在店铺上坐一坐。

那时吴楚之也是没办法,小舅的店铺口岸实在是太好,都是在电梯入口处,想绕都绕不开。

吴楚之无奈笑着解释后,楚天舒皱起了眉头,思索片刻,“楚楚,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怎么突然想起写论文了?”

面前这个外甥是自个儿从小带大的,而且是当做儿子养的。

楚天舒甚至可以这么说,他比吴楚之他爹吴青山还要了解吴楚之。

这小子撅一下,他都知道他会拉什么米田共。

以吴楚之那其实坐不住的性子,就算重新振作起来,也断无道理现在就开始写论文。

这小子当年读书时,是完全靠着自律在约束他自己,并不是天生就爱坐在书桌前。

吴楚之一进大学就放飞自我,在他看来,是必然的。

所以,写论文?

大三下期?

虽然他没读过大学,但公司里大学生也不少,这不是大四下期的事吗?

吴楚之苦笑的摇摇头,“小舅,我说了,你还真别不信!这事儿吧,也挺奇妙的,我到现在自己都觉得和做梦似得。”

从小揍他揍的最多的便是小舅,但小舅也最宠他,也最理解他。

所以,很多事情他不会给父母说,却会和小舅说。

“你先说说,我和你龚叔、李叔也听听,信不信再说。”楚天舒不置可否,将茶杯顿在桌上,拿起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支点燃。

吴楚之撇了撇嘴,将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自然,和叶小米发生的一些暧昧被他隐瞒了起来。

楚天舒一边听着,一边皱着眉头思索着,不时的提问,让吴楚之越讲越细,甚至连当时曾慧娴说话时的神情也让吴楚之描述出来。

听完之后,龚明和李富根对视了一眼。

太阳真从西边出来了?

还是说老天爷开眼了?

对经济学的理论,他们这两个大老粗是不懂的。

自从成立公司以后,他们这些高管也不是没去充过电。

西蜀财经大学教授的收费课程也参加了不少,但是都是去睡觉或者拓展人脉的。

不是不想听,而是压根听不进去。

那些枯燥生涩的理论,看起来就不像是让人能读懂听懂的人话。

但是吴楚之这女圭女圭今天竟然给他们讲懂了。

这有点神奇了。

在社会上模爬滚打这么多年,他们深深的明白,判断一个人水平高不高,不在于他口中的辞藻有多么高端大气上档次,而是在于是不是能够用最浅显易懂的词汇让门外汉也能听懂。

想到这里,两人又对视了一眼。

这女圭女圭,水平比西蜀财经大学的教授还高?

不能吧……

楚天舒嘶了一声,站起身来,围着吴楚之转了两圈,上下左右打量着。

吴楚之被他看得有些心里发毛,“小舅,你有话就说行不行?绕的我头晕啊!”

楚天舒突然开了口,“吃饭了没?”

吴楚之一愣,而后满脸好笑的回答着,“吃了俩油条一丝瓜!小舅,别闹!”

非饭点问吃饭,是舅甥俩的安全暗号。

安全的回答是俩油条一丝瓜114,不安全则是俩油条一豆浆110。

在90年代的时候,治安并不是那么好,绑小孩什么的事时常发生。

闲着没事的楚天舒就设计了一套暗号,交给吴楚之他们三个小孩子,用来以防万一。

不过舅甥俩从来也没因此用上,倒是俩人相互打掩护的时候经常用。

楚天舒走上前去,盘着他的脑袋,哈哈大笑着,“写论文?要不是你是我从小带大的,我特么的都怀疑你是不是被什么上身了。”

吴楚之哭笑不得,一脸幽怨的望着面前这无良小舅,龚明和李富根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自己都这么大了,还盘脑袋。

不过,小舅你这还真没猜错,有个随身老爷爷在我身上。

将吴楚之的头发弄成鸡窝状,楚天舒心满意足的坐了下来,望着吴楚之戏谑的说道,“你今天这波B,装的真不赖啊!”

坦率的讲,今天发生的事,吴楚之也觉得挺梦幻的。

课堂上鬼使神差的在叶小米和全班同学,面前装了一个B。

结果,不仅可以提前毕业,硕士、博士学位都可以拿到手,这B装的确实太划算了。

不过嘴上他却不会认账,“这哪是装B,我这是实力好吧!实力不允许我再低调下去了。”

楚天舒一个爆栗弹了过去,“管你是实力也好,装B也罢,反正你是我外甥。既然如此,是好事,小舅肯定支持!

笔记本拿台新的去!我楚天舒的外甥买二手笔记本?被别人知道了,你这就是在打小舅的脸!小龚,你安排一下。”

龚明笑着拿起手机,摁亮屏幕晃了晃,“早安排好了,这小子一说买二手本子,我就知道不靠谱,早让人准备了一台X40,顶配的。

楚楚你待会走的时候,自己到前台去拿。软件什么的,他们正在安。”

吴楚之无语的看了看龚明,感情你刚刚在那演戏,逗傻小子玩儿是吧!

龚明笑嘻嘻的望着他,“你还是女敕了点,你小舅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做事还是长点心吧!”

楚天舒笑着朝烟灰缸里抖了抖烟灰,“楚楚,你现在知道节约钱了,很不错,终于长大了!

但,你有这心就行了,家里还会亏你这孩子?那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不是白奋斗了?

而且,不是小舅好面子,觉得自己外甥用二手笔记本就没脸了,不是这样的。如果你今天没说要创业的话,我支持你买二手,说不定我还会亲自带着你下去挑。”

瞥了瞥吴楚之那不解的眼神,他正色继续说道,“但既然你也说了,你决定走创业这条路了,你就得记住了。

作为一个商人,每一笔帐都得细算,但算出来的所有账目,都是为了最终盈利服务的。

开公司,你自己作为老板,你的一举一动代表着公司形象。

你现在有成本思维是好事,作为一个老板,勤俭节约是美德。

但是,这种节俭应该是在其他的方面,如平时的衣食住行。

你也知道笔记本算是生产力工具,你在这上面节约,会给员工造成什么印象?又会给你的合作伙伴什么印象?

我们西蜀人总说,做生意,要打台面,很多人认为就是要讲排场,要高档写字楼、大办公室、豪车,其实不是。

我经商这么多年的理解,这个排场,并不是老板的排场,而是员工的排场,舒适的办公环境是重中之重。

你记住,你不用去走我和你李叔、龚叔当年矿泉水就咸菜创业的日子,那样做只会让我们这些长辈觉得我们的奋斗毫无意义,而且我们也会对你能否‘利用好现有的资源’的能力产生怀疑。”

吴楚之见话说到这份上,也只能点点头,“行行行!龚叔,记得给财务说一声,从我分红里面走,进固定资产,税费抵扣,折旧税前列支,省点税。”

丁是丁卯是卯的,成立公司了,自然不能像以前小店铺的处理方式,一切都要正规,吴楚之也想不占小舅公司的便宜。

一台顶配的X40,三万多了。

吴楚之其实对小舅的说法,还是有些不以为然的。

虽然说自己要走创业的路子,但也不是近期就需要做的事。

本质上就是写个论文,买台二手的笔记本,又怎么滴了?

早知道就自己在楼下买了,无非是自己动手检测细致点,费点时间而已。

这上来,还被小舅给洗刷一阵,更是浪费了不少的时间。

看过平行时空记忆的他,还知道,再过两三年,笔记本电脑也便宜的跟白菜似的。

等等……

吴楚之心里忽地一突,前世记忆里,将笔记本电脑变成白菜价,这是似乎是一个叫做伍陆军的人干的。

而在平行时空里,这货也是那位吴楚之的手下大将。

靠!

扭头看了看柜子里兴天下集团的主板,吴楚之挑了挑眉头。

要不?

再薅一次伍陆军的羊毛?

现在这个时间点,难是难了点,但也不是不可能。

吴楚之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这股冲动。

不急,不急。

有的是机会。

平行时空的他,步子迈得太大,最终被终点时空管理局给灭了,这次可不能重蹈覆辙了。

做好规划,能做的才做,不能做的坚决不做。

“对了,你们刚刚在聊啥?”楚天舒掐灭了烟,接过茶杯抿了一口。

龚明笑了起来,冲着吴楚之挤挤眼。

吴楚之顿时警觉起来,这个眼神太熟悉了,龚叔这是要坑他的节奏!

果不其然,他便听见龚明说道,“就闲聊了一会儿,楚楚对公司进军Mp3市场有点不同的看法,刚刚正要和我们说来着,正好你也听听。”

李富根也会意的点点头,在一边帮着腔,“楚楚的看法挺新颖的,老大不妨听听看。”

吴楚之眯起了眼睛,郁闷的镖了龚明和李富根一眼。

合着你们俩还是在欺负傻小子呗。

两个老江湖觉得公司进军Mp3行业这事不靠谱,指着自己这个愣头青上去打消小舅的主意。

他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也明白这俩人的意思。

这事儿,还真得自己说。

毕竟,之前俩叔伯话里话外都是对这项目的不看好,而楚天舒做这个项目的意图,无非便是指着生产型企业那长期稳定的现金流,可以传承到自己手上。

吴楚之清了清喉咙,正色道,“小舅,目前进入Mp3这个行业,恐怕不是良机。”

楚天舒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又点燃一支烟,吐出一口烟气,“说下去。”

“Mp3在去年增速非常快,我印象里面去年整个市场的销售额已经突破10亿,销售量也突破了100万台。而前一年是2亿多的销售额。”

“去年是13.6亿,132万台。”龚明扬了扬手里的报告。

吴楚之愤愤的瞪了他一眼。

显然,如果今天没有他的出现,龚明会出来做反对者的。

而今天他吴楚之的出现,又恰好‘觉醒’了,自然是做反对者的最佳人选!

龚明冲他挑了挑眉头,“没事,楚楚,大胆说。”

吴楚之气得握了握拳头,镖了他一眼,“不可否认,这个市场这两年是在快速爆发式的增长,而且我们可以这么认为,Mp3直接点燃了数码消费的市场。

但是……我们自己去年也是在内存上面暴赚了一笔,大家应该有印象,去年的内存价格出现了一轮疯涨。”

楚天舒笑着点了点头,这是他的得意之作,那波行情,他们大赚了一笔。

“内存和闪存能生产的也就同样的那么几家,二者的行情其实非常相关的,特别是灾害导致的行情波动,二者趋势是一模一样。

在去年,闪存也经历了一次暴涨,这直接导致了Mp3在去年出现了成本的飙升。

那些既没自主研发能力,又没有固定的大型代工厂支持的MP3厂商差点作鸟兽散,死在2003年。幸好危机过去的比较快,使得2003年没有成为真正的洗牌之年。”

“你的意思是今年会是Mp3的洗牌年?”楚天舒插嘴问道。

吴楚之郑重的点点头,“小舅,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经过两年的市场导入,Mp3数码随身听已经获得了国内消费者的认可,我敢说Mp3在今年开学时,必将成为大学新生入学标配。

而且因为价格相对较低,且具备一定的学习功能,应该可以说是新生数码装备的首配。”

“那不是正说明这个市场非常值得期待吗?”楚天舒戏谑的说道。

吴楚之走到门口,找人拿来近期的电脑报,又吩咐了几句,而后转身回来翻开产品页,指着上面的报价表:

“很值得期待,但我们不一定能够幸运的活得下来。小舅,2003年先后有HP,等超级大厂介入到MP3市场中来;iRiver 推出十数款MP3播放器;原来磁带机时代的巨头爱华,也以崭新的形象携数款MP3播放器产品杀了回来。

今年APPLE推出iPod mini,除了这些,国内笨Q、艾国者、幻想、京华数码、朝华数码、蒙田、崴昂等众多大型厂商也在进入这个市场。这些表明了什么?”

不待楚天舒等人回答,他自话自说着,“这些厂商在2004年的数码随身听领域都会寸土必争,肯定会搬掉那些毫无竞争力的石子。

前两年之所以会有这么多的小型作坊出现,正是因为2002年是MP3的导入之年,2003年是MP3的发展之年。

这些大厂必定会有一些照顾不到的利润缝隙,而且这些小厂存在还会帮助他们扩大MP3的影响力,使得有更多的人能够了解MP3播放器,因此允许这些小型厂商的存在是比较明智的市场举措。”

说罢,他敲了敲桌上的报纸,“到了2004年,市场竞争的加剧,利润的进一步扩大化,以及MP3已经成为众人皆知的产品。

MP3品牌大厂将会在各个方面打压其他的小厂,变相的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还有就是,知名厂商产品精良做工和相对优秀的售后服务将使得那些毫无自主技术的杂牌产品失去市场竞争力。”

顶着楚天舒的怒目,吴楚之点燃一根烟,“如果说前两年,杂牌MP3还能凭借价格优势拥有一些低端市场份额的话,那么2004年这种优势将消耗殆尽。

国外的数码厂商在这两年中市场运作上,已经建立十分畅通的销售渠道和经销商体系,其这方面的费用已经大大的降低。

国内的大厂凭借着OEM的优势,自主研发的能力以及生产的规模化,其产品质量和成本已经得到加强和降低。

因此,高质,低价,名牌的产品将会在2004年大批的出现,那些低价,低质,杂牌的产品将会被无情的淘汰出局,在我们的视野中逐步消失。”

这时,门口有人敲门进来,拿来十来个MP3和报价单摆在桌上。

关上门后,吴楚之一个个点着桌上的报价单,“小舅,龚叔,李叔,你们看,现在品牌MP3和杂牌MP3,价格相差不过几十元。

你们说,还有什么利润空间?现在的价格战打到最后,肯定是强者恒强,弱者消失。我们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就一定是幸存者?”

楚天舒沉吟片刻,不置可否,“还有吗?”

望着小舅开始变得阴沉的脸色,吴楚之吞了一口唾沫。

看样子,小舅做Mp3的决心很大,刚刚的话语不足以打消他的念头。

确实,杂牌Mp3会遭到大厂的打压,但是其实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比得无非是价差和市场的选择。

如果小舅选择进行极低端的产品进行生产,未必不是一条路子。

钱少,但稳定,细水长流,适合传承。

但是,自己非得把这念头给他浇灭了。

……

【推荐票】通道~

求收藏~

求追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