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32章 现在的学妹都这么彪悍吗?

陆玲珑的回答,让盛红柳微笑的点点头,心里很是慰藉。

这个好孩子早就过了英语六级,此刻还呆在课堂里,无非是有着更高的追求。

当然陆玲珑那外语学院书记千金的身份,也让她不得不慰藉。

盛红柳在授课时,也不自觉的会更多的照顾着她的需求,将一些考研的知识点夹杂其中。

倒不是趋炎附势,而是对于好学生的诉求,老师更有偏爱一些。

何况还是个性格很好的漂亮小姑娘?

美女走到哪里都会受优待,这是人们对美好事物的向往。

扭头望去,吴楚之这才注意到,身边这个穿着平底小白鞋的漂亮学妹,可不是一般的高挑,至少有着178以上的身高。

可侧面望去,一身白T牛仔裤的素净搭配下,身材婀娜有致。

这就让吴楚之有些惊讶了。

其实身高越高,身材越不易显。

他的女友秦莞便是如此,172的身高,趋近D的杯型在视觉效果上看起来,却和B其实没什么不同。

反而一些身材娇小的女孩子,在视觉效果上更好一些,更有冲击力。

仅看杯型其实是很肤浅的,还得综合考虑基底直径、高度、间距等等因素。

而这学妹挺美,挺好的,就是冷了点。

吴楚之不禁多看了几眼。

毕竟,这么高的女孩子,除了电视上的模特,在现实生活中,他还从来没有见过。

这样的净高,穿上高跟鞋和自己差不多了。

以后这学妹,有点难嫁啊。

身高能够匹配的人,不多见,在西蜀地区就更是难得了。

吴楚之自己就深受其害,讲道理,秦莞172cm的身高在女生之中完全算是佼佼者来了,但是俩人接吻的时候也很是费劲。

第一次站着亲亲的时候,就算他弯腰,秦莞抬头也是抬到脖子嵴柱疼到哭,最后实在挺不住叫停的。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不自觉的翘了起来。

但是这样的神情,却让教室里的两个女人皱起了眉头。

身边那道灼灼的目光,让陆玲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脸上的冰霜更盛了几分。

太过分了!

哪有这样盯着别人看的!

下流的登徒子!

盛红柳则是鼻间轻哼一声,证实了心里最初的猜测。

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转性?

这小子果然就不是来听课的!

而是来自己课堂上泡妞的!

她此刻也琢磨过来了,不得不佩服吴楚之的无耻和卑鄙。

缴纳了修习的费用,办了旁听证,自己也没办法将他,和以往的那群混账们一样给赶出教室。

这也是世纪初教育产业化的悲哀之处。

别人付了钱的,理应获得教育的产品服务。

看着吴楚之的外型,盛红柳的心里不免有些着急。

讲道理,在大学里面,像他这样阳光帅气、高高大大,有着出色外表,又打得一手好球的男生,很受校园里那些小女生的欢迎。

望着他那俊俏的脸庞和牛郎般的身躯,盛红柳不免对看似高冷,实则娇憨的陆玲珑能不能扛的住,开始担心起来。

她知道,陆玲珑从小就被家里保护的很好,是个完完全全的乖乖女。

但是越是这种乖乖女,到了大学里面,因为太过单纯,在情窦初开时就越容易陷得很深。

而吴楚之这样的坏小子,痞痞的气质,对乖乖女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不过,吴楚之,你以为老师就收拾不了你了?

幼稚!

追女生,无非是好感累计的过程。

只要把你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一面给暴露出来,看哪个女生还能看上你!

还好这是大学,不是高中。

陆玲珑再怎么单纯,也不会像是高中女生那般没有思辨的能力。

让陆玲珑坐下后,盛红柳冷不丁的提问,“谁能为我们翻译翻译陆玲珑刚刚的解释?”

意料之中,坐满了学渣的教室里,无人举手。

当然盛红柳也没等多久,隔了几秒就迫不及待的直接点了名,

“吴楚之,听说你的文学素养很不错,中文系的王家山王教授对你很是赏识。

那你来为我们翻译翻译,顺便也让学弟学妹们认识认识《有美一人婉若清扬》作者的文采。

当然,如果你连刚刚陆玲珑所说的,听都听不懂,我觉得你确实没必要呆在这个课堂上,何必浪费父母辛苦挣来的钱和宝贵的社会资源。”

吴楚之闻言一激灵,老脸一红,不免大囧起来。

没错,王教授是很赏识他,不过赏识的并非他的文学素养,而是期末考试写小皇叔的不要脸风范。

大学语文的结业考试,吴楚之的一篇《有美一人婉若清扬》,让正批改试卷到无力吐槽的老爷子,拍桉叫绝。

能将一对道左相逢见色起意,携手藏入芳林深处,恰如一对自由欢快的小鸟关关相合的狗男女的不知羞情节,写得如此凄美宛如诗境,不可不谓之绝。

全文无一处违禁词,无一处露骨描写,可一篇文章读完,让老爷子都起了雄风。

这篇文章在当时蜀大里的骚客中,流传甚广,甚至惊动了校长。

最后校方以有伤风化为由,将其强行从校园BBS里面删帖,同时给了吴楚之一个不公开的警告处分。

这还是王老爷子给争取的结果,否则就是记过了,老爷子甚至当即提出让吴楚之转系到中文系去。

不过,流传开了的文章,哪有那么容易禁的?

本着好人一生平安的想法,学生们在流传时隐去了吴楚之的名字,以‘蜀大笑笑生’代替,以此致敬着数百年前的兰陵那位先辈。

现在被盛红柳这般揭破,吴楚之尴尬的脚趾无处安放着。

三室一厅早已完工,目前正向着十八层地狱前进着。

班上的学渣男生们顿时眼睛便亮了起来,无比崇拜的看着前面那个‘着名’学长。

文人骚客,果然很骚!

而女生们则捂着嘴,一边和同桌们啐着学长的不正经,一边眼里却泛着莫名的光。

原来是他啊!

好懂情趣的学长!

自家那口子怎么不好好学学?

于是,望着班上的‘高岭之花’,大家对这位有着‘蜀大笑笑生’雅号的学长,出现在这个教室里的用意,心知肚明了。

才子,果然风流倜傥!

他们也弄明白了,为什么吴楚之上课前要出示旁听证的原因。

高人呐!

这追女生的手段,绝了!

吴楚之身边的陆玲珑面上一红,悄悄的将自己的物品向旁边挪了挪。

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坐到了一边,与原本隔着一个座位的同学挤在一起,和吴楚之隔开了一个位置。

女儿家的声誉要紧!

可不能和这个无赖扯上关系了,不然自己那书记老爸的面子往哪儿放!

看着陆玲珑的举动,盛红柳的眼角泛起一丝笑意。

真以为大学老师好欺负不成?

泡妞跑到我的课堂上来了!

真是胆大妄为!

“怎么,翻译不出来?”见吴楚之没有回答,盛红柳戏谑的笑道。

既然陆玲珑已经明白了,那么就该敲打这个坏小子了。

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

吴楚之闻言皱起了眉头,虽说自己当年确实荒唐,但是作为老师,您这样做真的好吗?

他站起了身,挺直了嵴梁,而后朗声说道,“学妹的话翻译成中文便是,‘艰难之路,唯勇者行。’”

盛红柳顿时脸上便变了颜色,翻译有直译、意译、美译三境,吴楚之的回答,已经无限趋近于美译。

不待盛红柳惊疑出口,吴楚之开始了反击。

(我是通过正常的手续和审查来进行旁听的,因此我有听课的权利,但是盛教授,您却以我过往的举动而对我进行非议,想要迫使我自发地离开课堂。

除非盛教授您以我资格不够为理由,提出证据并正式向教务处汇报,不然的话我还是有正当的权利来上这门课的,因此无论我是否能够回答这个问题,您都应该允许我上课。)

望着长身而立,侃侃而言的吴楚之,陆玲珑的一双美目里,满是疑惑不解。

对这个本系学长的荒唐过往,她也早有耳闻。

毕竟蜀大也是985重点大学,虽不至于如同清北一样,但男生的颜值始终也是问题。

一个长得阳光帅气的运动男孩,在荷尔蒙萌动到满溢的大学校园里,不受关注是不可能的。

男生寝室里的夜谈,会议论美女群芳谱,女生寝室里的夜谈,也会对帅哥进行评头论足。

陆玲珑对经常出现在寝室议题中的吴楚之,并不陌生。

她知道他打得一手好球,以一己之力,将经济学院这支三流篮球队伍带进了学校的半决赛。

但是,仅此而已,吴楚之的过往给她的印象,也就是四肢发达的代名词。

成绩很多门都是低空滑过,所有课程中也就专业课和体育课还能拿得出手。

特别是英语,年年需要补考乃至重修的存在,在蜀大也是非常罕见的。

这样的成绩虽不至于说是草包,但是比起他新生入口时的分数,那确实是令人非常失望的。

特别是作为一个学院院长的宝贝女儿,她所知道的其实更多一些。

当年蜀大为了让吴楚之这种特高分调剂生到校报道,而不选择复读,是下了血本的。

光是奖学金便给出了6位数之多。

但是吴楚之入学后的表现,却难以服众。

陆玲珑当时还在想,如果当年奖学金不是一次性给出去的,学校看着后来吴楚之的表现,说不定还真会将后面的奖学金给砍掉。

因为这位学长的日子过得实在是太荒唐了些,常年不在学校读书,混迹于网吧,据说还创下了在网吧吃住5天5夜的记录。

要知道,这是蜀大啊,好歹也是985啊!

所以,当吴楚之一进教室时,陆玲珑就浑身不适。

但是刚刚吴楚之那番康慨陈词,却让她对这位学长的印象大为改观。

这不可能是一个学渣能够说出来的话。

陆玲珑美丽的卡姿兰大眼睛眨了眨。

果然,传闻也不是那么可靠的!

自己是以讹传讹了。

学长不爱上课,但也没说过他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

学长只是贪玩了一些,本质上其实并不坏。

也许他自学能力很强呢?

在完全不听课的情况下,专业课全部都是年级前五的存在,这不正说明他的聪颖吗?

或者,是如同高中那些卷王学霸一样?

白天玩耍,夜里背着努力刷题通宵看书学习?

嗯!

还真有可能!

不然他也不会有着高考特高分的成绩。

陆玲珑顿时明白了过来,发现了华点。

这……

一定是有丑鬼在嫉妒诋毁他!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就像班里的那群女生那般做法,当她不知道?

在背后造谣自己周末坐着豪车离开学校,是被包养了一样!

坐自己老爸的车回家,有问题吗!

望着傲然挺立的吴楚之,陆玲珑眼里充满了同情,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现在,虽然学长这口英语不甚标准,但也算不错了。

这完全不是以前他的英语实力。

不说苦练,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才能达成的水平。

难道,他是为了接触自己这个外语学院书记千金,刻苦努力的在学英语?

陆玲珑的小脸顿时红了起来,心中的一只小鹿如同喝醉了酒一般,到处制造着交通事故。

盛红柳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深吸了一口气后缓缓吐出。

肝疼!

敢情你不是来泡学妹的,是专门来气死老师的?

不过……

这小子什么时候英语变得这么好了?

作为吴楚之的任课老师,他是什么水平,她是再清楚不过了。

每次期末都是这么一个流程,考试不合格,补考,补考不合格,重修。

重修……唉……最后也只能放过吧。

毕竟不是专业课。

总不可能因为英语不及格,不让毕业吧。

到时候来个心理素质差的,惹出点什么事来,就是没事找事了。

所以,当吴楚之用英语说出这番话来的时候,盛红柳除了生气以外,更多的是震惊。

难道,自己真的错怪他了?

他是真的想要学好英语?

不……

他是已经学好英语了。

这样的水平,足以通过大学四级,甚至六级也不是不可能。

忽地,盛红柳想起前段时间四六级报名时发生的一桩故事来。

很多同学都是同时报考了四级和六级考试。

她很理解大三学生的想法,都是想要在校招季之前最后搏一搏。

但是,四六级考试毕竟是要讲实力的,像吴楚之那样学生,报考六级,完全就是浪费钱了。

当时她还笑着和吴楚之他们班上的学委说,如果吴楚之考过了六级,她表演手掌心煎鱼。

盛红柳心里嘶了一声,暗叫着完蛋。

自己不会要输吧?

望着表情平静,目光坚定的吴楚之,盛红柳忽然觉得自己彷佛并不生气了,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

输了就输了呗,能见证一个学生迷途知返,手掌心煎鱼做不到,请大家吃顿饭还是可以的。

吴楚之恭恭敬敬的鞠躬后坐下,认真听着课。

刚刚的他,并没有使用大召唤术呼唤随身老爷爷,所以语句中glish味道重也是难免的。

毕竟他是一个华国人,没有漂亮国人的语言思维。

不久,盛红柳心里暗暗叫糟。

坐在前排的吴楚之,确实非常认真的在听课,自己一眼望去,他的笔记什么的也是非常工整,远超教室里的其他学生。

这样的改变,让她心里很是宽慰。

但是,她心中的重点对象,陆玲珑,现在看起来却不如往日那么认真的在上课了,显然在走着神。

一双美目频频的偷瞄着身边这位帅气的学长,陆玲珑心里有点懊悔起来。

刚刚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那般挪位置的激烈举动,是不是太不给学长面子了?

会不会刺痛他的心?

她轻轻咬了咬嘴唇,又赶紧晃了晃自己的小脑袋。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陆玲珑!

但是,为什么他不来偷看我?

作为一个颜值正义的女孩,从小被富养着长大的陆玲珑,对自己的外表很是自信。

可是今天吴楚之的表现,却让她非常的不适。

学长他凭什么不偷看我?

那他坐我旁边做什么!

他不应该写小纸条或者直接来搭讪吗?

她心里微动,也许……

学长是以这种方式吸引我的注意?

好吧,学长你成功了!

陆玲珑的嘴角挂起了一丝笑意。

果然,学长要比那些小屁孩成熟多了。

盛红柳无奈的摇摇头,又不是高中班主任,年轻人的情情爱爱她也管不了那么多。

……

【推荐票】通道~

求收藏~

求追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