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在黑暗寂灭的时空中不知飘荡了多久,大卫斯文森忽地眼前一亮,意识苏醒了过来。

寂静的夜晚里,一间病房出现在他眼前。

为什么他知道这是病房?

这太简单不过了,灯光明暗闪烁的监护器、呼吸机、脑电波检测仪……

这些东西也曾在他身上长期佩戴过。

床上躺着一个不知生死的黄皮肤少年,离床的半空中也躺着一个魂体,和床上那少年长得一模一样。

这诡异的场景让斯文森有些惊悚。

不过转眼间他便自嘲的笑了起来。

大家都是魂体,有什么害怕的。

半空中那具年轻的魂体躺着一动不动,难道魂体也会睡觉?

斯文森好奇的飘了过去,但见半空中的魂体也和床上的身躯有着一点区别。

床上的少年紧闭着双眼,而半空中的魂体却是睁开着眼睛,两眼无神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也和自己的状态也有着一些区别,少年半空中的魂体与身体还有这丝丝缕缕的联系。

肉眼可见的蓝色絮状物联系着与魂体。

这样的状态,斯文森也曾经历过,在将死未死之时,他也同样如此。

“Hello?”

“Hey!Child!”

第一次见到和自己一样状态的魂体,斯文森倍感亲切,挥手向着这少年打着招呼。

毕竟人类是有社会属性的,哪怕是变成鬼魂,也是不喜欢离群索居的。

不过,半响,斯文森也得不到半点回应。

看来是已经陷入了永眠之中,一同当时自己刚刚从医院苏醒过来一般,周边的魂体也是这番模样。

斯文森长叹一声,扭头看了看床头的卡片。

虽然上面的字,他是一个也不认识,但并不妨碍他知道这是华国的文字。

方方正正而又古老的象形表意文字,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华国字在大规模使用着。

看来自己是到了那个古老的国家了。

不过看到入院日期时,斯文森吓了一大跳。

2004年3月27日!

我的上帝啊!

这个孩子躺了这么多年了?

斯文森同情的望着半空中那个年轻的魂体。

现在是2021年,而这年轻人已经整整躺了17年了。

唉……

忽地斯文森瞪大了眼睛,发疯般在房间里四处窜着,寻觅着什么。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他的嘴里不断的念叨着,直到看见了房间的挂历,这才止住了脚步,魂体颤抖着。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挂历上的时间,赫然便是2004年4月!

斯文森皱起了眉头,苦苦的思索着,自己上次合上眼睛明明是2021年5月,怎么再次睁开眼睛却是2004年?

如果不是曾经观摩过舒马赫躺了几年的变化,他也是不知道,人即使是在‘植物人’状态下,身体依然会衰老或者成长,不会一成不变。

而面前那具年轻的躯体告诉他,这完全不可能是躺了10来年的状况。

时间前进17年,斯文森可以接受,毕竟作为魂体,一睡睡上几十年一点也不稀奇。

但是时间逆转17年,这……

这不科学!

完全超出了量子力学的范畴。

或者说,这不是三维空间的科学。

而是加入了时间的概念。

不过随即,斯文森便苦涩一笑,自己都变成了魂体,哪还有什么科学可言?

“泥猴!泥吃了吗?”他在脑海里回忆了一番,用蹩脚的华国语言再次打起了招呼。

刚刚自己用的是英文,可能这孩子听不懂吧。

斯文森和华国的学生们学过几句简单的华国语言,打招呼自然是必学的。

至于为什么华国人打招呼,非得问吃了没,这点斯文森也是好奇的探究过原因。

得到的答桉却让他很是沉默。

长期的食不果月复……

而这一切的是谁造成的,斯文森只能视而不见。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记住,华国人打招呼是“你吃了吗”。

让斯文森沮丧的是,还是没有得到回应。

他眨巴眨巴眼睛,走进了几步,伸手推了推半空中的那具魂体。

有点不甘心啊。

斯文森想找个同伴,现在这样无人可以交流的状态,让他觉得有点生不如死的感觉。

毕竟除了是一个投资家以外,他还是个老师。

真要是让他闭嘴,比杀了他还难受。

咦?

怎么回事?

走近一看,斯文森惊讶的发现,面前少年的魂体,并不齐全,在脑后出现了一个凹槽。

如果不是仔细观察,他也没有注意到,在少年魂体与那丝丝缕缕蓝色絮状物之间,有一部分物质正在从少年脑门凹槽处不断的流出,而空中另外一些物质正在不断的进入,彷佛是在修补着什么。

这样奇异的场景,让斯文森有点理解不能。

难道‘植物人’的恢复,是这么一个流程?

当流入大于流出,则是向好的方向发展?

而流出大于流入,便是情况变差?

这样奇特的场景,让他不禁想起了华国学生们闲聊时,曾经吐槽的一个人物,“疯狂水池管理员”。

一个水池,管理员往里面注水需要3个小时才能注满,往外放水需要5个小时才能放干,请问同时注水和放水,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将水池注满?

全天下的人看到这道题目时,都觉得这个水池管理员有毛病,一边注水,一边放水,这是人能干出来的?

斯文森笑了笑,向前探出手去,挡住了物质的流出。

人类的活动,到底是因为想动后而行动,还是因为先动了才出现想要动的意识?

特别是在本杰明·利贝特的‘准备电位’试验结论面世后,这完全动摇了人类行为的准则。

人类到底有没有自由意志和道德责任?

斯文森知道,这个问题折磨了哲学家、心理学家和神经学家已经二十多年了,到现在还是没有定论。

所以这并不妨碍他做着这样的举动。

倒不是他出于一片好心,在帮忙修补少年的魂体,而是男人的探索欲。

男人至死都是孩子。

孩子认识世界的第一个方式,不是用眼睛观察,也不是用小手去模,而是用嘴巴探索。即孩子用牙齿和舌头,来满足自己的心理,并构建自己的大脑。

而孩子认知世界的第二步,便是通过手指的触感,透过多元的触觉探索,有助于促进动作及认知发展。

明明都是初吻,而男人通常管不住手,这也是一种探索的本能。

所以,在一定的概率下,男人被扇耳光,虽然是必然的,但也可以通过上述试验的结论来获得女友的原谅。

科学都无法解释的事情,怪我咯?

当斯文森的手指探出,去阻挡少年脑部物质的流出时,他却陡然一惊。

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让他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这种感觉……

太舒爽了!

甚至比自己年轻时,囚于心爱的姑娘还要来得酣畅淋漓。

这感觉让人有瘾,斯文森不自觉的将自己的整个手掌覆盖在少年的脑门上。

成瘾,无论国内国外,都是一个贬义词,甚至在学界会否定其实显而易见的‘成瘾性人格’。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每个成功者,其实都是成瘾性人格。

否则哪来的那么多持续不断的内驱力?不过都是在内心驱使下,从一个成功迈向另一个成功而已。

无疑,作为这个世界最成功的投资家,斯文森也是成瘾性人格,否则也无法解释他年轻时的荒唐。

正当斯文森在享受着这难得的愉悦时,忽地他眉头一皱。

海量的光影信息如洪水泄堤般向他涌来,强行的向他脑海灌去,让他这个魂体迅速充盈起来。

上帝啊!

这是什么!

是面前这少年的记忆!

斯文森感到了一丝恐慌。

这如同计算机在拷贝一样,飞速的向他魂体脑海里倾泻着数据。

可自己的脑海不是计算机硬盘啊,而是魂体!

天知道进来的是记忆,还是灵魂!

万一……

斯文森挣扎的想要把手拿开,却发现自己的手掌被牢牢的吸附在少年的脑门上不得动弹。

持续涌入的记忆来不及翻看,他惊恐的发现,自己貌似要因为承载不足,而再度陷入沉睡。

谢特!

华国真是一个邪门的地方!

……

当斯文森再次苏醒的时候,病房里的一切如昨,少年依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松了一口气。

好悬!

差点就永眠了。

不过……

永眠不永眠,对于自己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样飘荡在人间,对于已经活了60来年的他来说,没有什么乐趣。

斯文森在房间里四处张望着着,百无聊赖。

望向床头时,他心里一阵怜悯。

从少年的记忆中,他知道面前这个少年叫做吴楚之,也知晓了他那21年的短暂一生。

可惜了,这个少年。

生命还未开始绽放,便已凋谢。

不过,似乎也不是那么多可惜。

有些人就算活到了80岁,其实他在18岁时便已经死去,其余的时光无非是呼吸、进食、排泄而已。

面前这个吴楚之也是如此。

斯文森自嘲的笑笑,年少的自己也曾这般。

如果不是艾玛的出现和离去,可能自己的生命轨迹也会如此颓废吧。

斯文森摇了摇头,准备离开这间病房。

魂体,怎么回到大洋彼岸呢?

能搭乘飞机吗?

还是说坐船?

总不能飘回去吧。

就是不知道魂体需不需要签证,毕竟这算入境吧。

开门的一刹那,斯文森扭头冲着静静躺在床上的吴楚之说了一声再见。

而后,他的手,僵在门把上面,良久不敢推门出去。

斯文森缓缓的转过身来,眼睛在房间里四处打望着。

人呢?

吴楚之的魂体呢?

怎么消失不见了?

难道在床下?

趴在地上仔细搜寻一番无果后,斯文森盘腿坐在半空,百思不得其解。

刚刚还完全失去意识的魂体,怎么会消失不见?

他不信邪的往床头的卡片看去。

没错啊,是叫吴楚之啊!

等等!

这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认得华国字了?

吴楚之的记忆快速的在他脑海里闪过。

一个荒诞的想法从斯文森的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难道?

我吞噬了他的魂体?

或者说是交融?

所谓的魂体,其实是承载记忆的意识?

斯文森的脑子有点乱,他飘到床边,望着床上的躯体怔怔发呆。

熟读圣经的他,很清楚灵、魂、体三者的关系。

作为一个技近乎道的学者,这并不妨碍他对信仰的虔诚。

甚至,可以说,当一个人知识越广博,他就会越相信,在这浩渺的宇宙中,有着那些神秘力量的存在。

宇宙的尽头到底什么?

是编制。

一个荒谬回答在他心里浮现出来。

斯文森苦笑了一下,到底还是受到了吴楚之那份记忆的影响。

同时,他也从脑海的思辨中醒了过来。

自个儿又不是哲学家,想那么多做什么?

望着即使盖着医院被子,也无法隐藏的魁梧身躯,斯文森没有一点挣扎。

我特么的也不是伦理学家,附个体又怎么了?

站在吴楚之躯体的旁边,他清晰感受到面前这具年轻的身躯对他魂体的吸引力。

远胜于自己年轻时的强健身体,还算不错的家世,至少不愁第一桶金的获得。

斯文森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穿越!重生!

虽然2004这个时间点,也挽救不了艾玛的生命,但是多少能够弥补很多当年自己的遗憾。

无儿无女的斯文森,在自己躯体闭上眼睛的时候,心里多多少少还是觉得有些酸楚。

该造的时候一心扑在事业上,待到功成名就想造的时候,却没有年轻时的那副躯体。

即使再充满青春气息的胴体,依偎在自己身边时,那满身充满褶子皮的肌肤都告诉他,离开药物,他站都站不起来。

其他的都不重要,拥有十来年信息差优势的自己,哪里没有来钱的渠道?

吴楚之这副年轻扛造的躯体,才是他最想要的。

而这副身躯,并不排斥他的进入,随着他的靠近,床上的那具身躯和他的魂体之间,也产生了蓝色絮状物的连接。

毕竟此刻他的魂体里,也拥有着吴楚之的魂体。

斯文森没有半分犹豫,向着床上的身躯扑去。

哈利路亚!

赞美主的恩赐!

姑娘们,我,大卫斯文森,回来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