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一百二十九章 NPC

“……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我和艾琳清清白白,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啊?可是我看网上都说你们感情很好啊。”

夏恩疑惑地掏出手机,点开某个社交平台,找到相关话题,向周尘展示里面的内容:

“我哭了,奋不顾身逆天改命,这是什么绝美爱情,这对CP我锁死了。”

“啊啊啊啊!这两个人真是嗑死我了,爱了爱了,你们一定要幸福啊!”

“呜呜呜,听着这首歌再去看太太们产的粮,我都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又甜又虐,我真的会流泪,捂嘴暴风哭泣.jpg。”

“这些文甜死我了,太太们多来点,GKD!”

“嘶……”

周尘脸上的表情复杂至极:“这些帖子全都是他们虚构出来的故事和段子啊,你是不是被这些恋爱同人文和刷屏的帖子洗脑了?”

“呃……”夏恩忍不住挠了挠头发:”是这样吗?但是约会肯定是真的吧?这里还有图呢。”

他找出一条评论点击均过万的帖子,帖子的内容以弥漫着浓浓恋爱气息的文字为主,搭配着许多照片,描绘了一段甜美的爱情,故事的主人公正是周尘和艾琳,从照片的角度来看,拍摄机位应该是商场和游乐园的监控摄像头。

看到评论区那些发癫的言论,周尘眼前一黑,难怪早晨上班的时候不少同事看他的眼神都很怪,女同事也总是三五成群窃窃私语。

“那不是约会,是尹丽莎白公爵拜托我带艾琳出来玩……你是她堂弟,不知道她的事?”

“诅咒什么的我都知道,但感情方面我就不知道了。这几个月我一直被关在白屋总部进行魔鬼式特训,前几天才被放出来看到消息……所以你真不是我姐夫?”夏恩见周尘点头,赶忙认真道:“要不你考虑一下?”

周尘没有回答,伸手示意两人先坐,直接扯开了这个话题,捏起一根薯条蘸上番茄酱放进嘴里,边吃边压低声音说道:“本地群星会已经知道你们来金竹,实不相瞒,我上司让我盯着你们,方便的话,一会儿能带我去见见你们的队长吗?

放心,不会插手你们的任务,我也希望你们尽快搞定,好让我少点工作。”

“嗯嗯。”夏恩乖巧点头,没有拒绝:“等会儿我就带你去。”

“多谢,对了,你们来这干嘛?吃饭?我请你们。”

夏恩想了想,觉得的也没有必要隐瞒:“不是,是那个逃犯之前来过这家炸鸡店,故意暴露身份向我们挑衅,所以我们过来看看能不能找到点线索。”

柳含烟来过这里,还故意挑衅?周尘有些诧异,看起来那个通缉犯胆子很大啊……

“你先吃,我们在这里调查一下。”夏恩招呼一直沉默不语的科林站起身来。

周尘掏出手机:“先来加个V,你电话多少?”

·

“队长,对方说现在就可以进行交易,他会先付百分之十的定金,让我们把疗伤药剂装进公文包里,在城南的公园里进行交易。”

酒店房间中,徐立思考半晌,点头:“确定和对方进行交易,通知小顾、轻月和凉子,让他们准备一下过去交易。”

很快,顾十安、林轻月和森岛凉子就准备好疗伤药剂,放进一个公文包里,打车来到城南的公园。

顾十安乔装打扮了一番,从英俊帅气的青年化妆成三十多岁的油腻男生,根据买家的要求,将公文包放到树林里的一颗大树下的杂草丛里,随后稍稍观察四周,确定没人看到后径直离开。

林轻月、森岛凉子正拿着望远镜躲藏在附近的高处进行观察,不到三十秒,她们就看到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跑过去,鬼鬼祟祟地捡起公文包,迅速跑向公园的厕所跑去。

“什么情况?”

“被贪心的小孩子捡去了?”

两人愕然,急忙将突发情况告诉顾十安,让他跟踪上去,她们则继续监视小男孩的动向。

等小男孩进入厕所后,不到半分钟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公文包不见踪影,而他的兜里塞得鼓鼓囊囊,似乎是装满了钱。

紧接着,一个白领打扮的男人夹着公文包从厕所走出,离开公园后坐上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很有可能是柳含烟为了谨慎请的帮手,要不要追?”林轻月在通讯频道中询问。

“追!”

徐立接着看向藤原俊介:“附近医院的血库摄像头入侵完毕了吗?”

“再有三分钟就好。”

·

高速路口,即将驶出金竹市的出租车被顾十安等人拦下,他们不由分说地将后座的白领男子拽出,按在地上。

“说,是谁在背后指使你的?”顾十安厉声询问。

男人被反剪着手臂,惨叫连连,见顾十安手头更加用力的,连忙说道:“是、是一个女人,她给我十万块钱,让我拿着东西坐出租车离开金竹,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拿钱办事……我只是拿钱办事……”

“一个女人……极有可能是柳含烟的调虎离山计,她想分散我们?”顾十安赶紧将事情报告给其他人。

同一时间,金竹市第三医院。

带着口罩的小护士来到存放血液的血库,见四下无人,便以蛮力强行打开冷藏柜,看着里面数不清的猩红血袋,就像是看到山珍海味的大餐,忍不住吞咽起口水。

啪、啪、啪……

那些血袋骤然炸开,大量鲜血宛如溪流般汇入她的手掌,如同没入无底洞般消失不见,充盈的力量填满身躯,令她情不自禁地舒爽叹息出声。

在她另一只手掌的手背上有一个圆形疤痕浮现,像是用烧红的烙铁印上去的一样,这是先前仲裁人在她身上留下的追踪印记,难以抹除,只能短暂地进行压制。

不过,如今在吸收这么多血液后,柳含烟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大半,对追踪印记的压制时间可以持续更久,足够支撑着她逃离金竹。

等甩掉身后的追兵,她就有时间慢慢磨掉追踪印记。

将血库中存放的血液全部吸收干净后,柳含烟装作没事人似的迅速离开血库。

走廊中,她迎面遇见一个捧着花束的中年大叔。

“幼,这家伙和你女儿挺像啊,你运气不错嘛。”

秦博士的耳边忽然响起一道调笑的妩媚女声,他的视线恍忽了下,紧接着,在他眼中,精心伪装的小护士就变回了柳含烟真正的容貌。

秦博士心中一振,这嘴唇,这耳朵,这脸型……和朵朵足有着七分相似!

只要抓住她,就能达到举行仪式的标准!

他这次是来医院看望自己新包养的干女儿,没想到还能遇到这种意外收获!

表面上,秦博士没有表现出太大的震惊,只是像看陌生人那样随意一瞥,因为他从恶魔的口中得知,这个女人是三阶升华者,很不好惹。

想要抓住她,必须从长计议,制定缜密计划。

与此同时,白屋众通过入侵血库的监控摄像头,看到了柳含烟吸收血液的一幕,当即召集所有人前往第三医院进行围追堵截。

夏恩和科林距离最近,在收到消息后,就匆匆拉上周尘一同前去。

只不过等他们赶到,搜遍整个医院都不见柳含烟的踪影,就连遍布医院和街边的监控摄像头也没能拍到她的下落,整个人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样。

“该死,不会又让她给跑了吧?职业杀手的反追踪手段果然不一样……”夏恩不甘心地叹气。

周尘捏着下巴,他倒是有个想法,当即在心中许愿——

“——我许愿找到柳含烟。”

一枚星子从许愿瓶里飘出,融入灵魂,他仔细感受了下,却没感觉到有什么特殊变化。

这时,远处的大厅突然变得吵闹起来,三人闻声赶过去,发现是两个正在打吊瓶的大妈起了争执,原因似乎是其中一个大妈不小心撞到另一个大妈,两人就这么对骂起来,吵得所有人耳烦。

周尘勐然一怔,因为在他眼里,其中一个大妈身上竟然冒着金光,就像是鹤立鸡群的天选之人,亦或是能触发什么支线任务的NPC一样,十分显眼。

我标记了一个敌人?这也可以?

“小老弟,还有科林,看到那边那个穿红色羽绒服的大妈了吗?”周尘压低声音,悄悄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两人很快反应过来,周尘的意思是,那个大妈是柳含烟?

可他是怎么知道的?

沉吟半晌后,夏恩微微颔首:“队长他们马上就到,我去试探一下。”

在知道周尘为自己堂姐做过的那些事情后,夏恩就打心底里崇拜周尘,见到他神情如此笃定,就对他话信了五分,况且,试试也无妨。

夏恩走上前去,充当起和事老:“大妈,这里是医院,都是病人,能小声还是尽量小声些,免得影响病人休息。”

“小屁孩子别管那么多!”和红衣妇女对骂的大妈不耐烦地挥手,像个泼妇一样见谁都要怼上两句。

夏恩眼角一抽,旁边一直没什么存在的科林突然开口:“不如你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也好给评个理,再这样吵下去也不是办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