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七十九章 祖龙遇刺(五千字大章)

重骑兵没有骑出去多远,速度便逐渐慢了下来,而后扭头慢步而来。

重骑兵的消耗,其中战马承载最大,这些战马都是大秦数一数二纯纯的好马,若不是特地为殿下演习,平日里根本不会披甲上阵。

“殿下,不如让老臣上马体验这重骑如何?”

王翦看着眼前重骑兵,眼睛也有些火热起来,看着扶苏笑问道。

他可是早就馋这个重骑兵很久了。

如今可谓馋得连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扶苏也心情大好,便大手一挥,让王翦直接上马体验一番也好。

王翦二话不说,直接翻身上马,踩着马镫轻而易举便轻装上阵。

先前他已然测试过马蹄铁的稳定性,现在再加上马镫以及马鞍,舒适性更上一层楼。

王翦忍不住用手模着马鞍,啧啧称奇。

“殿下,马鞍当真神奇,实在是有意思!”

探索了一阵后,王翦这才深吸一口气,安抚了一下胯下的重骑战马后,用力一夹紧马背。

挥鞭,起步,驰骋!

胯下战马马鼻嘶鸣间,便如同一颗炮弹一般轰然向前疾驰。

王翦一时兴起,便骑着战马在校场当中骑了一圈,这才恋恋不舍原路返回。

若不是担心,他都想再骑上几圈。

马镫,马蹄铁,马鞍,这三种骑兵神器搭配在一起,骑起来实在是太爽了!

来到蒙恬等人面前,王翦翻身下马,难掩内心的震撼。

“殿下,这三件神器如果能够尽数武装在骑兵身上,别看老臣这把年纪,北上冲阵杀十几个匈奴贼完全不是问题!”

“诶,王老将军莫要勉强。”扶苏笑眯眯的说道。

王翦一听这话,顿时不乐意了,眉毛一竖,正色道:

“匈奴贼一直以来,都仗着跑得快这一点骚扰大秦边境,有了这些神器辅助,根本不用担心追不上匈奴了。”

没办法,匈奴打完就跑,根本不给你反手的机会,实在是让人恶心。

更何况,现在大秦已然有了重骑兵!

要不是王翦年纪大了,他还真想亲自在前线指挥这些骑兵和那些匈奴贼一起比划比划。

哼,想逃?

匈奴?定叫他有去无回!

有了马镫马蹄铁,匈奴贼根本跑不了多远就会被大秦铁骑正义执行。

大秦好几次出击暴打匈奴,就是因为匈奴贼跑的实在是太快了,刚刚追出去没多久,全都一熘烟跑没影了。

匈奴主力倒是没折损多少,虾兵蟹将死了意义其实并不大。

此刻,蒙恬正在交流起关于骑兵三大神器的心得,直到看见不远处,有一道骑马的身影对着这里迅速奔袭而来。

几人也都打断了思路,纷纷转头望了过去,面露疑惑。

“扶苏殿下在此,既见殿下,为何还不勒马行礼?”

站在门口守卫的士兵见到眼前的骑兵,顿时开口呵斥道。

不料,眼前的骑兵浑然不顾当下的大秦礼节,刚刚翻身下马。

看其装束,赫然便是黑冰台士兵!

眼见着黑冰台士兵原路返回,扶苏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黑冰台乃全程保护政哥安全的组织,没有政哥的口令,一般不会特地返程回到咸阳。

如今黑冰台派人前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在一众目光凝聚注视下,这位来自黑冰台的士兵翻身下马,弯着腰喘着粗气,用了好一会儿方才缓缓开口道:

“扶苏殿下,属下特地回来就是为了传达这个,这个消息……”

“什么消息?快说!”

“莫要卖关子,当着大家的面,快说啊。”

看着黑冰台支支吾吾艰难组织着语言,王翦似乎也猜测到了什么,一脸焦急看着士兵,就想要上前按住他。

“王老将军且慢,让他暂且休息片刻。”

扶苏打断了王翦的施法动作,此刻的他,脸上也浮现了一抹紧张的神色。

看这士兵的语气,这一件事,很有可能和政哥有关!

此时,士兵也缓过神来,这才对着扶苏等人行了一礼,这才缓缓说道。

“扶苏殿下,属下也是几天前才得到的消息,赶忙从千里之外骑马奔赴而来。”

“始皇陛下……于密林之间遭遇刺客刺杀!”

“什么?!”

此言一出,包括扶苏,王翦,蒙恬等人全都愣在了原地。

他们在这一刻,全都无力瘫坐在原地,彷佛瞬间被抽离了灵魂一般。

脸上也随之逐渐浮现出,难以言喻的悲伤神色!

……

咸阳城外几百公里以外。

此处一片葱郁密林,大片大片的阳光分割树叶往上洒落下来。

高处是一片起伏不定的丘陵,覆盖着茂密的植被。

此刻,东巡车马正在浩浩荡荡地在其中穿行

嬴政闭着眼睛坐在温凉车内,感受着自然界当中充沛的灵气富集因子,开始按照观想呼吸法的方式修行。

运转了一圈以后,车马缓缓停了下来,嬴政缓缓睁开双眼,面露一丝疑惑。

他刚准备开口询问,就见到顿若一脸冷峻地走入温凉车当中,抱拳禀告。

“殿下,黑冰台在方圆一公里内,发现有大量人群聚集过的痕迹,目前正在派人紧急寻找。”

“臣认为,殿下所在的位置已然暴露,殿下不妨暂且歇息,换一辆马车乘坐也好。”

这里荒无人烟,大量人群聚集在一起,显然没什么好事。

而六辆高头大马奢华精致的温凉车,恐怕无论是想都能想到,这是一个大人物乘坐的马车。

东巡车马,大人物,只需要联想在一起,很快就能推测出这个大人物的身份。

大秦祖龙,秦始皇嬴政!

顿若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这个位置有点危险,让嬴政现在换一辆马车乘坐,再加上发现了一些大量人群聚集的痕迹,很有可能会遭遇刺杀。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这里还有着各种便于遮挡的树丛,即便是以黑冰台士兵的敏锐嗅觉,也仅仅只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更何况,现在已经温凉车的位置恐怕已然暴露。

显然,对方是有备而来!

密林当中有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会有什么好事?

嬴政默默听完顿若的报告,没有说话。

他只是掀起车帘一角,顺着往外看去,可以看见,这里是一处四处被密林笼罩的秦直道。

这里,显然是一个刺杀的好地方。

无论是躲藏在树丛,亦或者站在丘陵高处往下观测,都是一个绝佳的刺杀位置。

有人想要在这里刺杀我么?

嬴政忽然笑了起来。

他一生遭遇无数次刺杀,其中最凶险的一次便是遇到荆轲假借献地图,行举刺杀那一次。

甚至为了杀他,还带上了樊于期的项上人头,可谓准备齐全。

图穷而匕现,即便是当时身为秦王的嬴政也险些被刺杀。

而那一次的结局,很显然就是以荆轲身死告终。

第二次,高渐离刺杀。

一向秉持对荆轲同伙赶尽杀绝的嬴政,也对一身才华的高渐离有些怜惜。

即便是荆轲挚友,嬴政最后也只是熏瞎了他的眼睛,以示惩戒。

不料,即便双目失明的高渐离,也不曾放弃刺杀他的念头,竟然把自己乐器当中灌满了铅,就想直接给他当头一筑!

最后,高渐离也死了。

如今,又是一次针对朕的刺杀么?

嬴政凝视着自己的手掌许久,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最后他转过头来看向顿若,似笑非笑道:

“顿若,如果这里当真有刺客的话,你觉得,朕会不会死?”

此刻,在素来保持常温的温凉车内,气氛也变得异常冰冷起来。

顿若听到嬴政的这一句话,顿时脸色骇然,冷汗已然密布,连忙跪伏在地,惊声道:

“陛下,这……此乃死罪!臣……臣不敢言!”

顿若发觉,自从陛下会见那位神秘的曹公公以后,自身的君王气质变得更加恐怖。

眼下,这位掌管黑冰台的统领甚至连头都不敢抬,就这样一直保持抱拳的姿势,任由冷汗直冒。

他生怕自己说错了一句话,就此当场伏诛。

无论说什么话,这都是妥妥的欺君之罪,何人敢言?

面对这一句话,嬴政反倒是笑而不语,素来平静的眸子缓缓看了过来,继续追问。

“但说无妨,倘若有冒犯之处,朕会饶你一命。”

顿若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干脆就此牙关紧咬,直接这样豁出去了。

顿若不再彷徨,眼神也坚毅了起来,便一行礼,而后大义凛然道:

“臣惶恐,实不敢隐瞒,臣观此处山林密布危机四伏,又有聚集痕迹,恐有刺客袭击,倘若陛下在此遭遇不测,臣……罪该万死!”

“是这样吗?”

嬴政缓缓点了点头,笑着询问起来。

“如果朕已经不是凡胎了呢?”

“这……”如此一来,反倒是轮到顿若懵逼了。

他完全想不到,嬴政为什么会突然说这样没头没尾的一句话。

这世上除了高高在上的神仙以外,即便是当今的大秦始皇陛下,那也是凡胎。

陛下的意思是……

顿若内心念头急转,最终,他还是秉持着作为臣子的礼节,凛然道:

“臣一片忠心,未敢妄言,臣认为,陛下当下还是先行暂退为好,若有刺客在此,臣等率领黑冰台将士死战,定护陛下周全!”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嬴政深深的看了顿若一眼,而后摆了摆手,就直接让这位黑冰台统领离开温凉车。

言尽于此,顿若也不再多说什么,便喏了一声,就此转身告退。

就这样,东巡的车马继续往前直行,而嬴政也还是继续待在温凉车内,没有更换乘骑。

嬴政继续闭上双眼,开始修炼起来,一切恢复如常。

自从服用仙丹成为先天境界的武林高手以后,嬴政便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修炼习惯,直至今日,一切如常。

直到数分钟以后。

就像是触碰了某种结界,当东巡车马来到这一片区域的时候,原先还好端端的密林忽然吹起风来。

蓦然间。

风雨变色!

大风起!

比先前还要勐烈许多的大风,裹挟无数枯叶朝着这里而来。

闭目修炼的秦始皇嬴政,则是在这一刻,缓缓睁开双眼,

那素来古井无波的双眸当中,有着一抹精光一闪而过。

“何人胆敢在此造次?”

嬴政威严的声音悠悠传响。

他往前缓缓踏出一步,身形已然走出温凉车。

东巡车队缓缓停下,顿若等人见到嬴政走出温凉车后,纷纷行礼,面露担忧道:

“陛下,此行一路天气极为反常,臣斗胆进言,还望陛下回到温凉车内,好生歇息。”

“无妨。”

嬴政大手一挥,环顾四周,眯了眯眼,开始打量起来周围的环境。

这里的狂风似乎正在凝聚,裹挟着枯枝败叶在车队上空回荡,就连原本晴空万里的太阳也暗澹了下去,就像是一股妖风正在作祟。

哪也不去,偏偏在此作祟,显然有问题。

冥冥之间,嬴政有一种感觉,似乎这一次,当真有刺客来袭。

而他,执掌大秦天下的大秦祖龙,这一次就站在这里,不躲不避,等待着刺客的到来。

轰!

就在这时,远处瞬间飞出来一个黑乎乎的黑影,由小至大,在顷刻之间就来到了嬴政面前。

往近了一看,能够看清楚,这是一颗无比巨大的铁锤!

足有一百多斤的大铁锤从高处往下砸了下去,如果挨上这么一击,后果可想而知!

“护驾!”

此刻,距离嬴政最近的顿若立即反应了过来,面对眼前突如其来的杀器,他想都没想,下意识就挡在嬴政面前。

同时,顿若声嘶力竭地呼喊起来,沙哑的声音传遍四周。

疾呼间,温凉车旁应声闪出几道人影,这些黑冰台士兵全都不顾生死往前冲了过来,试图为陛下挡住这一颗上百斤的大铁锤!

即便他们死在这里,始皇陛下也绝对不能受伤分毫!

这是,他们身为黑冰台士兵的职责!

今日,便以死报之!

然而……

似乎有些来不及了。

顿若一脸悲怆地看着这一幕,即便他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挡在了嬴政的面前,但还是晚了一步。

大铁锤,已经砸下来了!

“陛下!”

顿若哀莫大于心死,刚往前走了一步,就看见原先嬴政所站在的地方,此刻空无人影。

哐当!

下一刻,原本瞄准嬴政砸下来的大铁锤也随之砸了个空,力度之沉,让得落点附近的泥土全都飞溅起来。

连同地面都微微下陷了一些,泥土有着些微开裂,往外延伸出去。

可以想象,如果这么一大个大铁锤砸在人身上,恐怕当场就被砸死,一命呜呼。

见大铁锤落了个空,顿若先是一阵狂喜,而后便一脸错愕望向四周,试图从中寻找到嬴政的踪迹。

紧接着,顿若彻底懵逼了。

他只感觉到身旁有着一层无形气浪席卷,身穿玄色玄鸟袍的嬴政,不知何时已然来到百米之外的丘陵高处。

似乎,只是一瞬间,嬴政就闪过了大铁锤袭击,直接闪烁离去。

“可是,这,这怎么可能?”

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让顿若震惊无比。

然而,当他迅速往前赶去,来到嬴政所在的地方时,顿若不由自主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此情此景,不光是他,包括在场的几十名身穿黑甲的黑冰台士兵,全都陷入了沉默。

两名刺客的尸体横尸当场!

观其死因,全都是因为内脏破裂导致的大出血而死,此外,脖颈也是在瞬息之间被扭断,可谓干净利落。

这两名刺客,居然就在这么短的时间,瞬间被杀死了?

不对!

还有一个!

顿若一脸骇然往一旁望去,连忙惊声出言,试图阻止几乎失去理智的嬴政。

“陛下,还有一个活口!”

嬴政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这才松开手,放下扼住咽喉的那一名刺客。

手掌一松,那名刺客顿时应声倒地,做完了这些,嬴政缓缓看向顿若,冷声道:

“除了这三个人以外,可曾发现有其他人?”

没想到,当真有人敢在此行刺。

而且,还是用一百多斤的大铁锤直接对着他砸下。

虽然嬴政并不知道这一次刺杀是何人策划,不过,能如此怨恨他的人,多半便是六国余孽无疑了。

若非他已经是先天境界的强者,只怕那一击就会被得逞了。

良久。

嬴政的眼神也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眼神当中也带上了几分杀气。

看来这一次,六国余孽得换血了。

此刻,顿若听到嬴政的询问,连忙低下头去,如实汇报。

“回禀殿下,暂时还没有发现其他人。”

“行刺者诛三族。”

“其始作俑者,无论生死,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顿若,现在就去找,倘若找不到的话,朕拿你是问。”

嬴政凝视着顿若,冷哼一声,随后转过身来,重新走向温凉车。

眼见着祖龙离开,顿若也不顾内心的震撼,连忙来到那名还没死的刺客面前。

他刚想从这个活口嘴里拷出一些情报,顿时愕然发现,他的脸庞逐渐变得青紫起来,显然是服毒自杀。

顿若转头看去,其余两名横死当场的刺客脸庞也全都变得青紫起来。

显然,根本不是因为嬴政动手导致,早在一开始,那些毒液就已经在他们体内蔓延。

这些人,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前来行刺。

看这三个人身材魁梧,一副大力士的模样,显然,他们这些人决计不可能是策划出这一次刺杀桉的主谋。

始作俑者另有其人!

想到这,顿若的眼神也逐渐冷了下去,杀气在眼中凝聚。

即便刨地三尺,他也要把造成这一次密林刺杀的始作俑者找出来。

于是,他转过头来,看着眼前几十名黑冰台将士,声音冷肃。

“黑冰台听令!”

“在!”

“三名行刺陛下的贼人已当场伏诛,如今还有始作俑者逃遁在外。”

“不惜一切代价,捉拿本次意图行刺陛下的贼人,切记,无论生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做不到,便提头来见!”

“黑冰台,领命!”

无数个身披黑甲的黑冰台士兵声音激昂,而后缓缓抱拳行礼,逐渐融入了黑暗当中。

黑冰台,将从此刻起,对这名对大秦祖龙发动刺杀袭击的始作俑者,不死不休地追杀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