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044、天晴了,雨停了,绳树又行了

一眨眼的功夫,两年时间悠悠而过。

时间进入到木叶34年,6月。

现在又是一年毕业季。

本想提前毕业但不被允许的绳树终于拿到了属于自己的忍者护额,成为一名光荣的下忍。

“哈哈哈,这下我终于可以出村,可以去战场了,火影之路,由此刻开始!”

“四代火影,舍我其谁!”

忍校门口。

刚刚毕业成为下忍的绳树握着忍者护额,站在门口插着腰,情绪激动的高声喊道。

周围的人纷纷避开,离傻子远一点,会传染的。

一旁的炎门怜悯的看了他一眼。

还火影之路由此刻开始,四代火影舍我其谁,口号喊得震天响,我都忍不住喊声666。

实际上,你离死已经不远了,你知道吗?白痴!

如果可以的话,炎门当然不希望绳树死去,但架不住人家一心想要去战场啊。

他总不能说,绳树你千万别去战场,会死的。

绳树能信吗?

即便信了,他会听进去吗,现在哪个毕业的下忍不是急哄哄的想上战场证明自己?

明明身为千手一族的独苗,可以不用上战场,他偏不,非要去战场送死,能怪谁。

好良言也难劝该死的鬼啊!

算了,到时候跟水户女乃女乃和纲手老师一下,希望能够阻止他吧。

区区中忍实力,还这么莽,去了战场有个屁用,等什么时候拥有上忍实力再说吧。

实在不行,先娶妻生子,把种留下,然后你爱干嘛干嘛去。

······

啪!

昨天刚从前线返回村子的纲手一巴掌呼在得意忘形的绳树头上。

她没好气道:“出村就算了,你还想去战场?去送死吗?不许去,老老实实给我在村子里待着!”

很显然,纲手也不看好绳树,实力什么的先不说,以他莽撞的性格,去了战场怕是活不过一个星期啊。

炎门也很纳闷,其实不仅是纲手,旋涡水户也是不愿意让绳树去战场的,要不然也不会不允许他提前毕业。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后来绳树会突然前往战场呢?

这一点,炎门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猿飞日斩点头,还是团藏那个老阴比的手笔?

不过纲手的话没有让绳树屈服,因为纲手最近两年不在,绳树觉得自己翅膀硬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更何况两年!

一句话,天晴了,雨停了,绳树觉得自己又行了。

于是他大声喊道:“我才不要待在村子里,我的爷爷是被称为忍者之神的初代火影,二爷爷是二代火影,他们一辈子都再保护村子,我作为他们的孙子,我也要保护这个村子,战场,我去定了!”

“姐姐,你阻止不了我,我现在,很强!”

说完,绳树挑衅的看了纲手一眼,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炎门连忙低下头,捂住眼睛,没眼看啊没眼看。

真是见过作死的,没见过这么作死的。

然而炎门自己却忘了,他曾经比绳树还作死,大概是纲手昨天刚回来,他还没得及而已……

纲手顿时被绳树气笑了,真是两年不打,上房揭瓦,今天必须让他知道自己作为姐姐的实力!

纲手冷笑一声:“呵呵呵,很强是吧?”

“走,现在跟我去演习场,你要是能在我手下撑超过一分钟,我就同意你上战场,否则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在村子里待着!”

绳树当场炸毛,梗着脖子,十分不服气道:

“什么,一分钟?姐姐,你瞧不起我!?”

纲手撇了他一眼,心中的怒气更甚,一分钟还是她故意说多的,实际上,她一拳就能把绳树打趴下,没想到他居然不服气!

膨胀了,真的膨胀了,得给他放放气。

“少废话,一会儿我会让你知道,我到底瞧不瞧得起你。”

说完,纲手一马当先的向附近的第三演习场走去。

绳树昂着脑袋,大步跟在后面。

炎门和久辛奈、水门对视一眼后,默默跟上。

暴力姐姐殴打智障弟弟,这么精彩的一幕,怎能错过。

同去同去。

看着纲手和绳树的背影,炎门小声道:“我赌绳树撑不过一招,就赌一顿烤肉。”

久辛奈嘴巴一撇,“太狡猾了你,我也想这么说来着。”

“行行行,那你跟我一样,”炎门早已习惯这样的久辛奈,接着他对水门说道:“欧豆豆,你呢?”

水门模了模鼻子,道:“如果我说我的判断和你们一样,行吗?”

“不行。”×2

炎门和久辛奈坚决道。

怎么能一样呢,三个人都赌对了,谁来请客?

水门一脸无奈,两个人了不起啊?

呃呃,好吧,确实了不起……

不过属实有点欺负人。

水门模了模钱包,叹息道:“那我赌两拳。”

“行!”

炎门和久辛奈相视一笑。

真不怪纲手这么喜欢欺负弟弟啊。

弟弟这种生物,不就是用来欺负的吗?嘿嘿嘿。

······

第三演习场。

纲手和绳树相对而立,中间间隔约十来米。

绳树望向纲手的眼神中充满了斗志,士别两年,当刮目相看!

姐姐,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被你随意蹂躏的弟弟了!

我,绳树,今天要站起来了!(?`~??)

另一边,纲手的眼神平静如水,在来的路上,她琢磨了一下,绳树现在的年纪正好处于叛逆期,又恰好在这两年提升了不少实力,所以有点膨胀是正常的。

正因如此,作为姐姐,才更应该好好敲打一下他,让他认清现实。

顺便让他知道,姐姐对他深沉的拳……咳,爱。

看着一脸平静的纲手,炎门觉得有点眼熟,于是对久辛奈和水门说道:

“咱们离远一点,免得一会儿殃及池鱼。”

就纲手那爆发力,一拳下去,方圆百米都得崩陷,一不小心他们就进入了攻击范围,所以还是走远一点的好。

对此,久辛奈和水门均点头表示赞同,于是三人默默拉开了与纲手的距离。

“出手吧,让我看看你这两年有什么长进。”

教训归教训,纲手也想看一下绳树在这两年里,长进了多少,希望能够给她带来一点惊喜。

对面的绳树缓缓掏出苦无,严阵以待。

他对自己这两年的成长很自信,但他也清楚自己与纲手之间存在差距,只是不知道差多少。

不过……无所谓啦,我绳树无所畏惧!

“我上了!”

绳树一点试探性的动作也没有,直接就朝纲手冲了过去。

纲手顿时无语。

得,本来她还想看一看绳树的实力,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先把他打醒再说。

没想到两年过去,绳树的脑子还是没有变化。

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唰!

纲手瞬间消失在原地,绳树扑了个空。

这么快!?

下一秒,绳树突生警觉向后看去,结果一个白皙的拳头映入眼帘,他的童孔瞬间放大。

轰!!

纲手的拳头落在绳树额头的护额上,接着他整个人向后栽去,他的头率先与地进行亲密接触,紧接着大地崩裂,一个以他的头为圆心的几十米大坑出现在演习场上。

“欧!赢了!”

久辛奈一脸兴奋。

“得,KO了。”

炎门表情澹然,对于这个结果他毫不意外,接着他回过头对水门说道:

“你输了,准备好钱,今晚请客吧。”

此时,水门冒着冷汗,他小心的问道:“欧尼桑,比起请客这件事,你们不是更应该关心绳树学长他现在有没有事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