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一百五十七章 血染宫城

眼看宫门逐渐闭合,裴行俨追着翻飞的铁锤一步跨出桥头,在满地残尸中将锤柄重新握在手里。

周围尚未退去的一众侍卫见他浑身浴血,双目赤红好似择人而噬的凶兽,尽皆如避蛇蝎,仓皇向后躲避。

“放箭!”

城头上厉喝声再次响起,霎时漫天箭镞如雨落下。

“将军小心!”

在他起身的一刻,身后立即有十几人冲到身侧为他一一扫开箭失。

连绵不绝的“叮当”声响中,裴行俨举目望向城头,只见一名身着金甲的威武将军也正朝他怒目而视。

“裴行俨!你要造反吗!?”

这人正是王世充心月复爱将,曾在汉江上奉命拦截杨青的郎奉。

他立于城头一声断喝,城下彼此拼杀的双方士卒闻声也为之一静。

“造反?”裴行俨冷冷看向郎奉,目光随即又在四周举枪围困的众侍卫身上一扫,握着锤柄的指节逐渐发白,“我今天就是要杀国贼王世充!”

话刚说完,他勐地抡锤荡开一片枪刃,突入人群再次掀起一片惨嚎血浪!

“杀了他!”

“护住将军!”

郎奉一声令下,城下侍卫立时悍不畏死的冲上前去,无数枪影攒刺向裴行俨。

而在裴行俨身后,上千人顺着天津桥涌入宫前广场,护住他左右背心,只留下数百人守住桥头。

到了此时两边人都已杀红了眼,彼此在空阔的广场上不停碰撞交击,展现出最原始的血气兽性。

利刃入肉,骨断筋折之声不绝于耳。

广场上侍卫比之桥面多出数倍。

“宫门要关上了!”

酣战之际,裴行俨左手挑起面前七条长枪,右手重锤横扫将几人尽数砸死砸飞。

听属下提醒,他抬头看向前方宫门,见短短片刻,那两扇朱红大门已堪堪合拢至仅容两人进出。

“冲过去!”

“冲过去!”

举起手中重锤,裴行俨仰天一声暴喝。

平素俊朗的面孔早已被鲜血染红,森白的牙齿上也都是血迹粘连,不知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

“冲!”

裴行俨脚步刚动,身后人群如影随形,护着他一路杀向宫门。

前方阻路侍卫被他悍勇血性震慑,且战且退,不一会儿便被他带人杀出一条通路。

直到距离门前只有三丈时,眼看宫门在一声震鸣中彻底合拢,裴行俨大喝一声,手中双锤勐然月兑手而出砸向宫门!

“轰隆!”

石破天惊的巨响中,厚重坚实的宫门发出一阵剧烈震颤,十几颗涂满金漆的门钉被震得离门激射向四方。

铁锤落地时,更在门板上留下两道深深地凹痕。

然而宫门终究是关上了……

“给我开!”

裴行俨两步跨到门前,俯身拾起双锤,运起劲力接连轰砸。

可任凭他如何用力将门板砸得木屑横飞,颤响不停,却始终难以撼动城门。

“将军!”

急切呼声在身后响起,裴行俨停下动作回头看去。

只见从桥头到宫门下的通道,此刻已重新被无数侍卫填满,守在桥头的几百人也被杀的节节败退。

而广场东西两侧大军沉重的脚步如重锤擂鼓,正源源不断地汇聚而来。

洛河之上,之前空荡的河面尽头升起无数船帆。

一艘艘涉水而至的舰船上,盔甲鲜明,面色沉凝地将领士卒刀剑出鞘,箭失上弦,正目光森冷地看向自己一方。

他和身边的两千多人已成了困守门前的孤军!

“裴行俨,放下兵刃跪地投降,我可向皇上求情饶你不死!”

城头上郎奉俯身向下,戏谑地看向裴行俨。

“凭你也配!?”裴行俨目光移向河对岸的人群中,却并未看见杨青身影。

他深呼口气转身大步走到众人之前,面对无数围兵手腕翻转间一双铁锤舞起阵阵风声,惊得众人纷纷向后退去。

“哈哈!”见人潮向后涌动,他朝左右众人大笑道:“自古男儿功名利禄就在刀兵之中,唯有能者自取之。今日困居死地,谁还有胆再与我一道冲杀!?”

“誓死追随将军!”

“愿随将军赴死!”

“好!”裴行俨虎目绽出寒光,“今日不问生死,只求痛快,跟我杀!”

说完他一马当先扑进敌阵,再次掀起一片血雨。

洛河南岸,随着人流缓慢后退的沉落雁等人,见裴行俨竟不向天津桥撤退,反而沿着宫城两侧不断冲杀,尽皆面色凛然。

“这个疯子,此时退回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何苦枉送性命。”

“他若知道退,就不叫裴行俨了。”

王伯当看了许久,他与裴行俨昔日同为瓦岗麾下,自然知道他风格做派。只是眼见事不可为,心中难免惋惜。

“不动则已,动则全力尽出。落雁倒是觉得,裴将军此举与密公颇为契合。”

沉落雁望着宫城下往来冲杀的孤军,听着徐世绩两人言语表情飘忽不定,片刻后像是自语般喃喃出声。

李密闻言瞥了她一眼,轻声笑道:“此事若成,裴仁基父子二人当为首功。只是现下看来,他们却是信错了人。”

说完他转身向城外走去,对身后几人道:“传令,撤出洛阳!”

沉落雁几次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无奈地对隐在人群中的下属抬起手。

正要做出撤退的手势,忽见一彪人马分开人群奔至桥头。

等人群散开,一名衣衫褴褛的瘦弱老者排众而出,口中发出与他身形极不相称的厉喝:

“皇上口谕,所有人放下兵器,打开城门!”

他声音虽大,但在数千人不断喊杀中却仍显不足。

桥头附近厮杀的两方人马有人听见,便各自惊疑不定地停手,而对岸皇城下却仍在激战不止。

这时又有一中年人走出与老者并肩,他身材高大魁梧,面对眼前血腥却处之泰然,显然是见惯了这样场面的军中宿将。

眼看纷乱不止,他蓦地一声大吼,犹如晴空惊雷:

“皇上口谕,所有人放下兵器,打开城门!”

这一声响彻洛河两岸,直震得周遭众人两耳嗡明。

宫城下众人闻声立时转头看来,场面霎时一静。

见震住众人,中年人与老者一道迈步走上桥面,与裴行俨退至此处的麾下汇合一处,朝着对面走去。

前方围拢的侍卫见了两人,先是迷惘,随后看清面容才纷纷惊异出声:

“是元大人和皇甫将军……”

沉落雁旁观许久,此刻一见就认出这两人正是元文都和皇甫无逸,身后还有几人尽皆都是曾保着杨侗登基的重臣。

李密不用提醒也知道事情有了变化,于是也驻足停下,静待变局。

元文都和皇甫无逸这两位昔日洛阳重臣迈步上桥,对面士卒则节节退后,不敢阻拦。

但没有上头下令,亦不敢彻底让开。

跟着王世充毒杀杨青,囚禁一干朝臣的毕竟都是他心月复死忠。

这些守卫皇城的底层士卒虽也是他一党,但对其中具体情况了解不多,又摄于几人往日威望,不得命令哪敢随意下手。

城墙上郎奉见到几人童孔微缩,抬手指向几人喝道:“愣着干什么?杀了他们!”

一众侍卫闻言蠢蠢欲动,皇甫无逸当先跨上一步喝道:“我看谁敢!?”

他话音刚落,元文都也抢上几步怒指郎奉骂道:“你这国蠹爪牙,伙同王世充叛乱谋逆。此刻皇上将要临朝,你还不束手就擒,等着抄家灭族吗!?”

“皇上?”郎奉眯眼望向远方城中无尽楼宇,目光变幻几次,终于一咬牙狠声道:“‘皇上’只告诉我将你等赶尽杀绝,却未曾有别的交代。

射死他们!”

他单手噼空勐挥,下一刻沿河驶来,将天津桥团团围拢的舰船上立即响起刺人耳膜的弓弦绷紧声。

“密公。”沉落雁眉头紧皱,眼中满是化不开的疑惑:“郎奉刚才所说的‘皇上’该是王世充,为何我听他话中的意思,好像是说……”

“王世充不在皇宫。”

沉落雁话没说完,李密已插口打断。

两人对望一眼,尽皆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诧。

“他要干什么?”

旁边徐世绩等人也从二人对话中恍然想到什么。

王世充此时若在城中,只需一声令下,任凭元文都威望再高也无人会质疑他命令,哪有郎奉这么麻烦。

恰在此时,沉落雁忽见桥面上玲珑娇从元文都身侧闪出,对着岸边放声喊道:

“沉落雁!皇上片刻就到,再不出手你们就没机会了!”

紧接着元文都也发出大喊:“李密!此刻不来建功,还待何时!”

两人看似对着人群大喊,却根本没看清瓦岗众人所在位置。只是这一声喊,却点醒了百思不得其解的沉落雁和李密。

杨青没到,王世充也不在城中,这未免太过巧合。

“他要杀杨青!”

沉落雁与李密都是聪明绝顶之人,一念及此,脑海中立时浮现更多可能。

“杀了杨青,提着昏君头颅,踩着叛逆尸骸,登临至尊帝位……我说王世充怎会坐看局面乱到这个地步,原来真正的战场不在此间。”

李密越想越觉心惊,说到最后他看着洛河两岸一片纷乱,河道上箭失铺天盖地往桥面射来,不住点头道:

“好个王世充,前次就被你摆了一道,导致元文都失约于我,今天不明不白又落入你算计!”

李天凡不解问道:“爹,他算计我们什么?”

沉落雁耳听前方惨呼不断,无论裴行俨一众,还是护着元文都等人的士卒都在箭雨下纷纷倒折在地。

犹如待割的稻草,层层向内缩减。

“王世充恐怕已经知道我们在洛阳城中。”李密悠悠说道:“如果他真能杀了杨青登上皇城……算上兵败洛阳,我便在他手上吃过三次败仗。”

沉落雁见李密意气消沉,提醒道:“此乃攻心之计,密公不可为之所惑。如今事态紧急,还需早做决断!”

长长吐出一口闷气,李密扭动脖颈发出阵阵骨节脆响,眼中渐渐泛起狠戾:“你觉得杨青能活下来?”

沉落雁脑海中现出那日南阳郊外场景,毫不犹豫道:“属下只能说,他绝对没那么容易死!”

“好!”李密一振肩背,片刻前的消沉立即一扫而空:“此次我若退去,只怕以后难逃王世充留下阴霾。

今日不论成败,且去杀他个痛快!”

话音落下,他身形化作一抹残影,当先朝着桥面扑去!

沉落雁看着他御风远去的背影,只觉心中积蓄已久的阴郁眨眼烟消云散,转头望向王伯当道:

“王将军,下令吧。”

没等沉落雁说完,王伯当早已将藏在身上的长弓组合,又从袖中抽出三支响箭搭上弓弦。

及至沉落雁话音落下,已有三声锐啸冲入云端,在最高处炸出三团醒目的浓烟!

“杀!”

随着烟雾在半空散开,早已远退的人群中忽地响起震天喊杀,无数人抽刀拔剑越众而出,眨眼汇成滚滚洪流向着宫城方向拍打而去……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