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三十一章 迟老二

杨青所在的村子叫做河谷村,这里距离荆门港还有三十多里,除此之外附近没有大型城镇。

自从醒来之后,嵩山不知是忙于派中其他事物,还是误以为他死了,并没有见人再来搜寻。

甚至没见过几个江湖中人。

他在这村中休养数月,直到初秋将至,这才算是彻底痊愈。

这一天他正在房中打坐,真气运行至最后一个周天时,忽觉丹田一动,接着全身紫霞真气震荡,竟然是功力又进一层:

【武学】紫霞功·改(大成3/500)

【内力】5000-5000

【潜能】629

他之前还曾担心过因为熟练度上涨,导致功力进度变慢。但这三个多月来他日夜练功不辍,却发现紫霞神功越向后练反而越快。

比起他开始修炼基础内功时不知强了多少。

之前岳不群曾说这门功法修炼时,需要心无杂念,勇勐精进。

此时想来,或许他的潜能点恰恰与这点相符合。当然,这也有他将基础内功几乎练到前无古人地步的原因。

毕竟“筋脉强固”这个天赋让他少了许多顾忌,可以近乎放肆的运行真气游走周天。

而且他对于练功的确是近乎痴迷,闲杂事物难以影响他更进一步的决心。

反观岳不群执掌一派门户,事务繁杂不说,还要刻意留心江湖上的风吹草动。甚至华山周边出现了于民有害的旁门左道,他都要一一处理。

修行时间减少,心理压力太大。

这大概也是近些年他功力难以寸进的原因。

杨青理顺了气息,正要起身,可体内忽而又有变化。

一股热流突兀的自周身升起,随即迅速汇聚丹田,继而脑海中欲念丛生,幻象不绝。

“心魔?”

杨青提振精神,真气搬运周天,很快将这股异样压了下去,可再睁眼时,他浑身已微微透出热汗。

如果说小成时的紫霞功已经对他心理精神上造成影响,那么大成之后似乎开始在上发作。

这一世对于男女之情,他没有过妄想。因为对比与神功剑法,儿女情长不值一提。

前世无数的信息轰炸,以及生前最后几年的放纵,使得他今生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

偶尔因血气方刚产生的念头,也都被他狠狠碾碎。

到了现在他早已习惯这样苦修的日子。

可刚才的那一瞬,身体的变化来得太过突兀,凭空产生的幻象也太过真实。虽然只一瞬他就回复清明,但他紫霞功才大成,后面还有五重境界。

“这一点又与辟邪剑谱服食燥药产生心魔相吻合……”

想到这儿,他忍不住猜测岳不群性格变化是否与此有关,而后期修炼辟邪剑谱只是因为时事所迫,继而彻底释放了心魔而已。

“吱呀。”

木门被曲非烟从外面推开。

这几月的相处她与杨青已经十分熟稔,随着杨青伤势一日好过一日,她彷佛重新回到了有人可以依靠的无忧日子,原本性格中的跳月兑和古灵精怪也慢慢解放出来。

“杨青,迟老二跟人斗酒喝得烂醉,你管不……”

她话说到一半,目光忽然从杨青脸上向下移动。愣怔半晌,俏脸忽地飞起一片嫣红,转头跑了出去:

“不要脸!”

杨青被骂得一愣,随即明白自己盘腿的姿势难以掩盖身体的变化,只能苦笑一声。

他毕竟也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又有功法原因,只能说曲非烟来得太巧。

收束心思,杨青站起身抚平衣衫下摆,走出了门。

迟老二在家中排行第二,幼年丧父,据说早年间有个做生意的大哥,后来随人外出跑商再没回来。

两个妹妹远嫁外地,剩他一人在家侍候母亲。

他从小体格健壮,性格莽撞。幼年曾随一个路过的江湖汉子学过几个月武艺,从此以江湖人自居。

然而江湖或许有浪漫的故事,但绝不是纯粹浪漫的地方。

这里大多时候充斥的是阴谋权谋,利益交互,横飞血肉,以及无处可归的孤魂……

年轻时他在周边抱打不平也闯下些名声,可因为义气几次碰壁之后,他终于知道自己不属于江湖,于是从此在家安心奉养老娘。

直到母亲重病无钱医治,他才拿起搁置多年的镔铁长棍想要去江湖上挣笔救命钱。

那一次他险些死在杨青手里,但也得到了足够的银钱。

可惜母亲积重难返,最终不治身亡。

他用那些钱为母亲买了最好的棺材,也在心里记下一个人情。

迟老二这人平时没有别的爱好,唯独嗜酒如命,跟杨青正好相反。

随着杨青这些日子逐渐好转,需要他代劳的事越来越少,他也就越发轻松起来。

河谷村南头有个酒馆,他惯常是在那喝。

有时从早上喝到下午,有时中午到晚上,有时下午到半夜。

但他酒量不错,极少在半场时喝醉。

杨青出门看看天色,正午将至。按说这个时间他应该不会醉。

一路走到村子南头,还没进酒馆,就见迟老二正和一人勾肩搭背往外走,边走边大着舌头嚷嚷:

“两匹马一个人,呃不……两个人一匹马,给哥哥我送到鄱……鄱阳湖,哥哥先谢过你了。”

杨青听到鄱阳湖心中一动,却见迟老二又和那人相互作揖告别,随后朝他走来。

迟老二迷瞪着眼,远远看见杨青,乐呵呵挥手道:“杨大侠!哪儿去啊?”

杨青笑道:“听说你喝醉了,来看看。”

“哎幼!”迟老二夸张的一咧嘴:“劳您大驾,俺老迟万分荣幸啊!”

杨青知道他喝得上头,也不计较他调侃,接着道:“刚才听你说起鄱阳湖,两人一马怎么回事儿?”

“嘿嘿嘿。”迟老二得意道:“前几日我听曲姑娘说你们要去龙泉,今天赶巧,碰见个走水路的朋友,明日正要东进,俺这不就给你们安排上了吗?”

杨青:“行啊老迟,没想到你还有这细腻心思。”

“嘿?小崽子怎么说话呢?”迟老二一瞪眼:“俺告诉你姓杨的,你个小崽子别以为饶过俺一命,又给了俺些银子就可以高高在上的,听见没?

这几个月老子对你怎样?不说端屎端尿,也差不多了,伺候俺娘也就这个样,别一天没大没小的。”

杨青看着他一步三摇的样子,心里确是有些感动。

背信弃义总要多过知恩图报。

帮忙找船或许是小事,但这份善意心思难能可贵。

他扶着迟老二返回家,远远看见炊烟鸟鸟,到了近处已有香气扑鼻,却是曲非烟已做好了饭菜等他。

曲非烟听院门响动,出来看见两人奇怪道:“杨青,老迟的脸怎么肿了?”

杨青笑了笑:“喝多了,路上摔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