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163.第一块垫脚石

“安道友,请留步。”

站在安乐面前的男人,面容年轻,峨冠博带。

一身衣袍华美不凡,以蔚蓝的色调为主,看上去颇有朝气。

光凭这身上的气度也能看出,他正是一名世家子弟。

安乐微微皱眉,他现在有事要忙,可不想被这些家伙缠上。

他眼底闪过一抹冷意,要是对方不识抬举的话,他也不介意杀鸡儆猴。

青年男子看见安乐的眼神,稍稍一愣,心里莫名有些不安:“我之前应该没得罪过他吧,怎么眼神这么吓人?”

他隐约猜到些什么,连声说道:“安道友,你是不是要急事要做?”

“那我先不打扰了,你忙完再说。”

安乐挑了挑眉,稍有意外,心中暗道:“这人还挺识趣的。”

他先是走到守门人面前,拿出那张白纸。

无需多言,气质清单月兑俗的守门人扫了一眼纸张:“我明白了,你稍等片刻。”

说完,便朝着太一阁内部走去。

趁着这时间,安乐转头看向不远处的蓝袍男子,对方立刻会意,快步走了过来。

蓝袍男自我介绍说道:“在下周天心,不知安道友来太一阁,所为何事?”

‘周天心?周家?’

听到这个名字,安乐双眼眯起。

经过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他也不算是初来乍到了,哪怕没有刻意关注,耳濡目染之下,自然对太虚宫内的修真世家有了一定的认识。

夏景年所处的夏家虽然势大,但并非只手遮天的程度。

和它实力相彷的世家,还有五个。

一共六个世家,被分为上三家和下三家,夏家正处在上三家的行列,而周家则从属于下三家,称呼上也能看出,它们的实力间存在差距。

每个家族各自的侧重、领地、优势产业,都不尽相同。

例如夏家掌握大量福地、秘境,许多修士想进出探索,都要向他们缴纳一笔费用。

而这周家,据安乐所知,手下有许多手艺精湛的炼器师,更是有古老的技法传承,炼制出的法器法宝质量上佳、价格低廉。

不要说是太虚宫内部,就连宫外的大小势力,都会争相抢购,非常畅销,堪称是法器中的硬通货,既然是炼器世家,炼器所配套的宝矿、灵脉,同样一应俱全,财力异常雄厚,乃是下三家中的佼佼者,平日里十分活跃,隐隐有冲破桎梏,重排座次的趋势。

‘这周家找我做什么?’

安乐心中诧异,脸上却不动声色,澹然道:“我是奉师尊之命来取一些东西的。”

闻言,周天心若有所思,小心问道:“是否和你家大师兄有关?”

安乐语气冰寒,宛如是严冬冷雪刮过,视线如箭失般射去:“你怎么知道?”

推演中,也曾出现过大师兄失踪的情况,他很难不把这件事和世家弟子联系在一起。

感受到他冰冷的注视,周天心浑身一颤,像是被古老强悍的凶兽盯上了一般,没来由的生出几分惧意。

在他看来,眼前这副温文尔雅、俊美无双的皮囊,好似仅是一层无关紧要的外壳,在这表皮下,藏着的是堪比妖物邪魔的恐怖存在。

“我好歹也是金丹,居然被他一个眼神吓到了?”

周天心中暗道:“都说这安乐。敢拒绝夏景年,必然有其奇异之处。”

“今日一看,果真名不虚传,他的气势好生吓人。”

想到这里,他的结交念头更加强烈起来。

周家和夏家虽同为世家弟子,但世家之间又怎可能是铁板一块?

对周家这种企图更进一步的家族来说,安乐无疑是很有价值的接触对象。

周天心解释道:“安道友误会了,你大师兄的事,在太虚宫中并不是什么秘密,他曾经还在这城市中闹出不小的事端来,弄得人尽皆知。”

“当时还是顾长老亲自降临,付出某些代价,才平息了事态。”

这话说出口以后,周天心才感到身上那股被锁定的寒意迅速消退,默默松了一口气。

另一旁。

安乐心想:‘这座城市中,恐怕遍布几大世家的耳目,不管是我来到此地的风声,还是这些传言秘闻,都被他们知道得一清二楚。’

他问道:“我大师兄的麻烦究竟是什么?”

周天心惊讶:“你居然不知?”

他也不卖关子,接着说道。

“具体的病症我并不知道,但我听说……应该是一种癔症。”

安乐心中大奇:“修仙者也会得癔症?”

要知道,寻常修士在突破筑基时,全身会经过一次洗礼,达到类似于洗经伐髓的效果。

各种大小疾病,从断臂断腿,到不孕不育,都会因此痊愈。

所以,安乐一时间都不太相信,平日里一向正常的大师兄,身上还有这种隐患。

周天心:“总之,是种很棘手的病症。”

安乐想了想也是,若是好解决的话,顾山山岂不早就帮他治好了,又怎会采取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方法。

不多时,守门人从太一阁中走出,拿着一个特制的玉盒。

“东西在这里了,不过,阁内恰好缺了一样宝材,你得另寻办法。”

守门人对安乐的态度还算友善,带上些许歉意,似乎是顾忌他师门的身份。

“是一种唤作紫雷仙岩的宝材,刚好在前几日被人尽数带走。”

安乐心中一沉。

他对世上的巧合,向来抱有怀疑的态度,尤其是在眼下这种特殊情况下。

“那哪里能取得这药材呢?”

守门人答道:“通常情况,只有城内的拍卖行才有售卖,还要看运气。”

了解情况后,安乐眉头紧锁,正打算转身离去,却听见周天心干咳一声。

“咳咳,安道友,你说的那种宝材,我这儿恰好有一些。”

安乐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有点怀疑是不是周天心在此事上作妖。

不能怪他多疑,自安乐穿越以来,这种“总有刁民想害我”的思维就一直占据着高地,只是之前他能以实力进行镇压,所以很久没有显现出来。

但在这太虚宫中,针对于他的恶意实在不少,不得不防。

安乐转念想想,觉得不太可能。

况且现在,他也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

很快,周天心找来家里的奴仆,稍微花了点时间,就将紫雷仙岩送到了安乐手中。

“多谢周道友。”

收起仙岩,安乐向周天心道谢,心中明白,这次算是欠了他一次人情。

周天心坦然应道:“小事小事。”

他笑了笑:“我也是有私心的,日后有用到安道友的时候,我可不会客气。”

这种直接摆在明面上的态度,可比夏景年那种道貌岸然的姿态好上太多。

******

东西到手后,安乐没有停留,快速搭乘传送阵。

只是,在法阵光芒亮起时,他心中莫名泛起不详的预感。

眼前的天旋地转停止,安乐发觉,他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地域。

周遭格外寂静,连鸟兽虫鸣之声都低不可闻。

天空显得异常低矮,灰黑色的云彩似乎伸手就可以碰到,附近的山体黝黑一片,深处藏着骇人可怖之物,不详幽深的气息无声泄露。

“这里是……”

安乐观察后得出结论:“是顾家山脉的深处。”

他在推演中误入这片区域,而后不幸被其中的大妖撕碎。

拿项铁塔最初送给安乐的见面礼——那只满身鬃毛的野猪来说,它在项铁塔手里是没有还手之力,但就安乐判断,至少也是四阶妖兽。

相当于人类修士中的元婴。

安乐光是吃了它几块肉,都感觉气血极度丰盈,快要满溢出来。

真要交手,恐怕只会被轻易碾碎。

由此也可看出,这座山脉深处的凶险。

它们不像是山脉中自行孕育出来的,而是来自于另一个奇异的空间。

“是传送法阵被动了手脚吗?”

短暂惊讶后,安乐大概明白了现在的处境,脸上的寒意愈发浓厚。

他还真没想到,有人会通过这种方式对自己下手。

对那些精通法阵的人来说,令传送的坐标发生些许偏移、变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对方的目的大概率不是置安乐于死地,仅仅想要膈应他一下,造成一点麻烦。

但以安乐的霉运,这已经和谋财害命没有区别了。

“胆子真不小啊……”

安乐心中想着:“不知道是哪一个家族做的。”

“不过现在,我也只能先忍一忍了。”

环顾四周,安乐不清楚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便暂时躲在原地不动,且用上了数张藏匿气息的符纸,派出老墨向附近探查。

邪祟本身就更精通藏匿,在这山林,反而更适合行动。

******

片刻后。

化作一滩粘稠阴影的老墨从地表站了起来,战战兢兢的说道:“主人,咱们好像被困在一个巢穴里了。”

通过老墨的说明,安乐很快得知周遭区域的地形。

这附近四周都是岩壁,中心向下凹陷,呈现一个巨碗的形状。

老墨还看见了些许兽类的粪便、足迹,显然有妖兽在此定居。

这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能在山脉深处,拥有这样一座巨大巢穴的妖兽,又岂会是什么弱者?

哪怕它现在不在巢穴中,也势必有归来的时候。

安乐做出决断:“必须要趁它回来前离开。”

他先是施加了一个轻身术,随后大步迈开腿,双脚却没有踩在大地上,而是踏在了半空中,这样可以大幅减小奔行时产生的动静。

安乐全速前进下,速度何其惊人。

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就来到了巢穴的边缘,看到那高耸的灰黑色岩壁。

“还行,不算太高。”

安乐松了口气,正要以岩壁借力,继续向上攀登。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穿透金石的厉啸。

“唳!”

耳膜震颤,体表寒毛倒竖。

安乐凭借直觉险之又险向侧边躲闪,避开身后的一道阴风。

一只闪着寒芒的利爪,从他身边划过,落在岩壁上,大片的石块崩碎,轰轰作响,向下滚落。

安乐转头看去,半空中,一只体型庞大的鸟妖正扇动着着翅膀,锐利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流露着不加掩饰的恶意。

这鸟妖体长足有七米,双翅张开更是遮天蔽日,大片阴影笼罩。

怪异的是,鸟妖赤红色的羽毛下,却好似有一层龙鳞一般的存在,彰显它与众不同的血脉。

“赤影龙雀?”

安乐喃喃自语:“看体型,应该还只是幼生期。”

他推演中的一年时间可没有白费,不仅尽可能的提升了自身的实力,还每日学习和妖兽、历史、各方势力相关的知识。

因此解锁了【妖兽学(精通)】【人族历史(掌握)】等多项技能,还有一个【博闻强识(蓝)】的词条。

这些知识,放在外界可都是千金难求之物,但在太虚宫内,只要安乐和师兄说一声,就被送到了洞府中。

安乐认得这种怪异的鸟妖。

它体内含有龙的血脉,还精通和火焰相关的道术,性格凶残,喜好食人,十分难缠。

而赤影龙雀一成年,至少也是四阶妖兽,堪称得天独厚的一个种族。

放在平时,安乐才不想招惹对方,只是眼下,却是躲无可躲。

“那么,就拿你当做我突破后的第一块垫脚石!”

只是心念一动,鬼铠便从体表下钻出。

同样钻出皮肉的,还有一层惨白的、畸形的骨骼。

巨大的骨刺从肩膀位置钻了出来,化作肩铠的形状,原本折叠收缩的肋骨和胸骨,层层叠叠的包裹住腰月复。

白骨就此构成了一层惨白的骨甲,镶嵌在黑色中夹杂暗金色的鬼铠上,使其看上去更加诡异可怖,有些像是某部动漫中须左能乎的模样。

这是安乐在一次推演骨骼时发生的异变,被算作了鬼铠的嵌套词条之一。

除了施展起来略有些邪性外,对战力的提升却是肉眼可见。

滂湃的气血如岩浆般流转,从毛孔中外泄的一丝,就足以点燃干枯的草木。

安乐双眼中似乎出现了赤影龙雀下一步,乃至下下步的动作,其肉身上的脆弱之处也全都尽览无余。

随后,身形勐地冲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