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九百四十一章 时代的更替(求订阅!求月票!)

既然已经将最后一个分身斩化,灵青接下来的修炼就快了许多。

以九个分身为根本,不断的梳整衍化自身的道。

灵青此时又有些静极思动。

几位师兄弟都已经见过了,唯独田莹如今尚不知身在何处。

他有心去寻一寻。

“我先前便曾听说,南岳祝融峰下新近有位音律大家。

所奏音乐最善能触人心扉,和太子长琴交好。

当是田莹无疑。

我本想在神农城等她,谁知却一直不见来,反倒是将你给等来了。

你不妨去看看。”

“好!”灵青闻言点点头,看了一眼仍旧在炼丹的妙无帝君,说道:“妙无便留在这里向师兄请教,我这便出发。

终归是亲自见过了,方才安心。”

灵青自接触天赋者始,便是遇到的田勇、田莹兄妹二人。

后来又一同拜师。

虽然各自忙各自的,在一起的时间不长。

但师兄弟之间的关系却是十分的深厚。

朱光亦是如此,他们相识比灵青还要早。

哪怕田莹本身经历过了这么多的世界,能够修成地仙定然不是需要别人照顾的性格。

然就像他说的,终归是看过了才放心。

定下了主意,灵青也就不再迁延。

放出青狮,翻身坐在其背上,便一路向南而去。

天下分九方,南方的祝融和中方的刑天乃是对炎帝最为忠诚的。

其麾下的方国,基本上也没有受到黎贪和姬轩辕的影响。

仍旧是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显得十分的祥和。

若不是有些部落仍旧有巫进行鲜血祭祀,部落的子民见了也习以为常。

灵青都以为这里不是蛮荒的部落时代。

而是男耕女织的农耕时代。

事实上,在神农氏的领导下,天下已经基本上没有纯粹的狩猎部落了。

哪怕是九黎国冲上武力,喜欢厮杀,部落中也有人耕种。

行走在这片土地上,灵青能够明显的感觉到。

此时此刻,正处于一个时代变革的大节点。

过去,哪怕是羲皇为共主之时,人族在这天地间也有种朝不保夕的样子。

若不然的话,羲皇最为人传唱的,也不会是创出了能够让人趋吉避凶的八卦了。

而现在,荒野中的荒兽,基本上少有敢侵犯人族部落的。

即便是有,也会被强大的巫和图腾战士所击败,成为族人的口粮。

部落外沃野上的作物,更是人族的底气。

灵青便这么一路上走走停停,感受着这个时代的气韵。

这日,他已经离了中方,来到了南方,在路过一个部落时,被里面的声音所吸引。

那声音如鸣金,还有部落中人欢呼雀跃的叫声。

这个部落名为有罗,其图腾是一个金石所凋凿的圆盘。

很快有人发现了他的驻足,部落里的巫罗音亲自将他请了进去。

进去之后,灵青才发现,他们正在为了庆祝丰收而进行祭祀。

国家大事,唯祀与戎。

战争关乎着一个部落的存亡,而能排在部落存亡前的,便是祭祀了。

一般来说,很少有邀请别的部落的巫,前来参加自己部落的祭祀。

除非是其所供奉的部族,或者说隶属于其麾下的部族。

见他神色有些异样,罗音哈哈一笑道:“我们这次的祭祀,是以丰收的五谷来祭祀供奉神农皇。

普天之下,所食五谷皆为神农皇所赐,因此但凡尊神农皇者,皆可来拜。”

灵青点点头,接下来便在罗音的安排下见证了这一次的祭祀。

此次祭祀并不以牺牲,而是取田间五谷。

而且,相比于时下兴盛的以巫舞来祭祀,眼下所行的礼仪更是以鼓乐、叩拜为主。

待仪式结束后,灵青随着有罗部落的人,一起享用了祭坛上的五谷。

接下来便是部落的狂欢。

所有人围在火堆之畔载歌载舞,罗音更是拿出一件与其图腾相似,在灵青看来十分像锣的物件不断的敲打,演奏出优美而又激昂的旋律。

灵青于音律一道并不擅长,但他通晓天地规则。

只是简单的舞动手指,引动自然界的种种声音,便能化作一道道悠扬的自然之声。

祭祀狂欢一直持续到深夜,意犹未尽的罗音拉着灵青继续。

他让灵青继续引动自然之声,自己则以手中的罗不断的模彷,想要重新编译这种种声音。

只是锣这种东西,能够发出的声音本身就非常的有局限性。

在尝试了几遍,见虽然不能尽善尽美,罗音满意的将已经掌握的旋律一一的记录下来。

“可惜,我的锣音没法将其尽数演绎出来。”罗音有些可惜的说道:“我看你一路向南。

我不知道你是为的什么旅行,但一定要往衡山走一趟。

在那里,大巫祝融和其长子长琴都是十分擅长音律。

他们此时正准备编纂天地间的声音,化作优美的旋律。

你能够引动如此多的自然声音,一定要到那里去一趟。”

灵青见他说的热切,再加上自己本身就要去一趟,自然是满口的答应了下来。

顿了顿,他有些迟疑的问道:“方不方便我问下贵部落的祭祀?”

“你是说我们部落的祭祀方式吧?”罗音因灵青答应了他的请求,心情正好,再加上他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当即道:“这是我们在大巫祝融的带领下,所找寻的新的祭祀方式。

人族需要以最珍贵的礼物,来供奉给天地与自己的祖先。

早前在羲皇的时候,我们需要通过捕猎来保证人类的生存。

所以,战士们狩猎而来的猎物,需要以最崇敬的方式供奉给天地与祖先。

以此感谢天地的馈赠,与祖先的庇佑。

而现在,对我们来说,最为重要的是地里长出的五谷。

自然要用五谷来作为祭品了。”

灵青听了这话,心中有些莫名,同时对于天地的走向与炎帝的选择,有了几分的了解。

时代是在不断向前的,当一种存在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那么等待它的必然是被淘汰。

羲皇与黄帝代表的是两种社会文明。

神农皇则是在其两者之间起到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

将人族从旧有的蛮荒之中,送往新的文明。

而炎帝姜榆罔,或许也看到了这种大势,但又不愿轻易的舍弃神农皇留下的辉煌。

随意才会放任黎贪与姬轩辕争。

或许,新旧时代的更替,也需要一场盛大的祭祀礼,来欢送旧时代的落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