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两人低声说话的片刻,试剑场的上空已然剑气纵横,一方浑然厚重,一方摇曳如风。

李墨棠出手和往日不同,以往一言不合,便想以强大剑气横扫一切,反而并非她的真正实力。

面对飘散如花,芳影无踪的李墨棠,管太虚再掐剑诀,苍云山上,灵气汇聚在他头顶,化为一柄柄重剑,垂在上空,接着如奔雷坠落,斩向周遭的无数身影。

落花遇疾雨,被淋湿拍碎,然而下一刻,那无数影子又重新合而为一,李墨棠持剑刺出,煌煌剑气如天隙流光。

管太虚连忙挥剑去挡,却发现很轻易便将这剑气搅碎,实在太容易了,就好像是搅碎了一汪湖水中的皓月,这让他顿生警兆。

这时抽身再走,肯定来不及了,他连忙掐诀,手中黝黑重剑的剑身上铭文亮起,冲天而起的剑阵将他护住。

这时一道剑气从身后袭来,被剑阵险之又险的拦下,管太虚也忍不住背生寒意,咬牙道:“不愧是玉渊阁的绝学《镜花水月》,差点就着了道,不过下一次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是吗。”

李墨棠冷哼一声,再次出剑。

两人在空中再次交锋。

目睹李墨棠的手段,黄枫也暗暗惊讶,这小娘皮果然藏了不少东西,若是之前答应了她的切磋,这招一定会被她拿来对付自己。

黄枫发现这些天才,确实都不好对付,心中吐槽:“不能大意,果然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许多修士纵使看不出其中精髓,但两人表现出的强大修为和纯熟剑意,也足够他们体悟良久了。

虚妄与现实交叠,令人防不胜防,管太虚以《执天》功法借苍云山大势与之抗衡,颇有一种大象逮老鼠,有劲使不出的感觉。

苍云山主峰,两道人影负手而立,遥遥观望剑峰上的比试。

这两道身影,皆有龙虎之姿,非凡气魄,一位乃是苍云山掌教,一位是管太虚的师尊。

看了一会,掌教开口道:“看得出,韧之还未领悟《执天》的精髓,这一战怕是要输。”

身旁,管太虚的师尊笑道:“世人皆以为我苍云山行事张扬,这次让韧之试剑,是炫耀之举,实则是韧之修为进境太快,而心境却又没跟上,需要磨砺一番。

‘太虚’即是‘道’,他的名,气势过盛,所以才取‘韧之’为字,想要帮他压一压。

这次试剑,若他能一胜到底,那便是在年轻一辈的大道之争中独占鳌头,既然压不住,就任他冲霄而起。

若是输了,恰好可以让他磨砺心境,巩固修为。

所以这次试剑,无论什么结果,都可以接受。

只是没想到,输得可能比预想要早,这位栖身玉渊阁的大夏皇女,天资比预想的更加卓绝。

韧之若是今日输了,以后再想迈过她,不容易。”

苍云山掌教大笑道:“不容易又怎样,难道还会怕了她不成。”

“自然不会。”

“那不得了。”

两人说话时,管太虚已经如他们所言,越来越吃力。

《执天》虽然可以借苍云山大势,越战越强,但这力量终究不是自己的,以管太虚的修为,终有极限。

知道再拖下去必败无疑,管太虚选择放手一搏。

云海蒸腾,周遭的灵气朝他涌去,对观战的修士来说,这灵气就好像是退去的潮水。

陡然的退潮之后,必然有汹涌的海啸。

管太虚这一剑,剑意磅礴,剑气可开山断江。

这是他如今修为能斩出的最强一剑!

面对这一剑,不少在场的修士心中都涌出畏惧、惊骇与臣服的念头,就好像一颗种子,埋进他们的心里,如果日后无法克服,恐怕修为再难进境,甚至还会有心魔滋生。

但如果迈过,必将鱼跃龙门,更进一步。

此刻直撄其锋非明智之举,但李墨棠似乎偏偏要与之抗衡。

只有少数几人知道,不是偏要抗衡,而是这一剑,躲不了。

三尺青锋在手,李墨棠一剑惊鸿。

这一剑,让黄枫仿佛回到了树庐,回想起那道上接天穹,无情斩灭龙魂的剑气。

虽说威力还差得远,但足以说明半年多未见,李墨棠又有多少进境。

“嘶……”黄枫感觉自己若是以后不想被斩,必须作出决断。

要么彻底改掉惫懒的性子,努力修炼,要么改掉嘴贱的毛病,或者躲得远远,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想办法,看能不能把她忽悠回家暖床了。

哎呀,好难决断啊!

黄枫可能是在场唯一有心思想其他事情的人了,其余人聚精会神望着两人全力的一剑。

山巅剧震,苍云山周遭云海竟然被剑气交锋时四溢的灵气荡开。

在场的修士还没察觉,倒是远在苍州城的百姓,纷纷瞩目,看到往日藏于云中的仙山露出真容,百姓纷纷下跪祈福。

这一剑,平分秋色。

但管太虚在出剑后,精气神瞬间从巅峰跌落,不过他仍未认输,李墨棠自然也不会客气。

可就在此时,观战的修士中突然窜出三人,冲向试剑场。

很多人露出诧异之色,这三人不过一人练气,两人堪堪化神修为,怎敢搅扰场中两人试剑。

莫不是看了刚刚的对拼,吓出了失心疯?

苍云山弟子怎能容许他们捣乱,立刻去拦,谁知这三人突然甩出数枚袖箭。

这些袖箭闪烁着乌光,并非凡物,皆是法宝。

每袖箭甩出后,箭身裂开,化为万千如牛毛的细针,肉眼几乎不可见,而每根细针散发出的气息,都堪比化神境修士的一击。

这些细针,全部冲着李墨棠去的。

全神贯注与管太虚交手的李墨棠,也想不到在苍云山上,会发生这种事情。

“尔敢!”

苍云山主峰,一道厉喝响彻云霄,恐怖的灵压从云端落下,可看上去仍迟了。

好在有人比他更快。

黄枫在这些人刚有动作时,就直觉不妙,先一步闪到李墨棠身前。

李复紧随其后,准备施展被一众修士戏称为龟壳的功法护住他们,却发现黄枫已经出手。

没看到黄枫有什么动作,身旁两侧突兀的各出现了七个灵气聚在一起的漩涡,接着狂躁的灵气喷薄,似乎有不可计数的灵气弹射出,扫向那万千细如牛毛的飞针。

这便是黄枫闭关半年的另一个小小成果。

《近防术》

七三零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