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孙休符拦下胡道春后,就先一步返回大帐,黄枫进来的时候,发现他正抱着刀,表情有些纠结。

这是怎么了?黄枫有些奇怪。

很快他就读懂了大师兄的表情,一柄心中完美的刀,结果发现是歹人帮他炼的,立刻就有了瑕疵。

要形容的话,可能是好不容易贴好膜的新手机,发现膜下面有个小气泡,怎么都弄不掉,其实没什么影响,可就是浑身不自在。

黄枫凑过去:“如果你不想要了,可以送给我。”

“你走开。”孙休符连忙抱着刀远离他,有点像抱着鸡逃离黄鼠狼。

黄枫没有和他继续开玩笑,感慨道:“看来师父的卦挺准,大夏要乱了。”

“师父的卦一直很准,就你一直不信。”孙休符收好刀,有些忧愁:“若是大夏内部打起来,异族得到消息,必然会有动作,到时候内忧外患,民不聊生。”

黄枫:“幸好天门境修士一般不会插手战争,否则当真要天崩地裂。”

“是啊。”孙休符点点头,“师父说过,天地有道,国有国势,国势即民势,即一方苍生大势。

天门境修士已经走到登仙的最后一步,这时候手上沾染太多生灵鲜血,有违天道,抗衡一方天地的苍生大势,有违人道。

届时推不开天门是小事,若真有仙惩,被九霄雷劫直接劈死,灰飞烟灭可就惨了。”

黄枫仰望,没有天空,只有大帐的棚顶,意境顿时弱了不少:“师兄,这里的天真有九重吗?”

孙休符笑道:“凭你的资质,以后自己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黄枫飞快说道:“不,还是大师兄先上。”

孙休符不笨,怒道:“怕有危险,让我帮你探路是吧!”

黄枫赞道:“师兄睿智!”

凶手被抓,刀也炼好了,两人心情都比较放松。

“师兄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和我一起回宗门吗?”黄枫问道。

孙休符没有犹豫:“嗯,此次下山有些时间了,如果天下要乱,我打算在此之前,好好闭关,让修为再精进一些,到时遇到群魔乱舞,起码可以保护亲人、百姓,出一份力,你呢?”

黄枫还没答,他就轻拍额头:“是我多嘴,不该问。”

是不用问,黄枫跑来是为了望月葵的花籽,自然是要回去养猫喂鱼了。

不过他也清楚,自己这师弟看上去惫懒,不爱管闲事,但真正遇到事,从不会袖手旁观。

后半夜很快过去。

第二天一早,黄枫和孙休符便向段鸣燕辞行。

段鸣燕虽然想让他们多留一些时日,但此刻安峪关内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也知他们久留不便,有些不舍的说道:“走之前,去见我爷爷一面吧。”

黄枫婉拒:“别了,你爷爷一生为大夏,为百姓镇守边关,如今刚刚失去一位孙子,却还要费心处理军务,我和师兄不过出了点小力,难道走之前,还非要劳烦他亲自与我们道谢不成,算了。”

听到这些话,段鸣燕十分感动:“不打不相识,能认识二位,是我的荣幸,你们的恩情,段家永世不忘。”

“夸张了,以后常联系,我会让师兄给你寄信的。”黄枫笑道。

段鸣燕当即点头:“好。”

孙休符:“???”

要走的时候,李墨棠和小暖过来:“大将军的折子要递到京里,恰好我也要乘遮天雕回去,遮天雕日行万里,绕点路将你放下,不算耽误事,要不要一起?”

小暖积极游说:“一起吧,坐大雕可好玩了。”

黄枫笑容和煦:“是吗,你有这样的认识真是太好了。”

小暖点头:“是啊是啊。”

黄枫不逗她了,有点心动,早一天回去,以后小妖娘就早一天帮他暖床,这样的诱惑怎么好拒绝:“行啊,那一起吧。”

得知要绕点路先将黄枫送到凤平,段少鹏一点意见都没有,还很高兴。

周吏配合演了一出戏,于找到真凶也算有些功劳,至少回去可以安心交差,看黄枫也挺顺眼。

他虽然挺好奇李墨棠和黄枫的关系,但官场混久了,什么时候该听该问,什么时候不闻不问,心里有数的很。

雕行千里,不过一个时辰。

周吏有刑捕们护着,其余人等都是修士,也不怕高空风寒,氧气稀薄。

只是没想到刚出发没多久,遮天雕突然长唳一声,李墨棠也心有感应,御剑而起。

黄枫远眺,发现云下一柄三尺碧玉小剑,剑尾拴着一封信,电掣而来。

“不必惊慌,是玉渊阁的信剑。”李墨棠说完,迎上前,手掐剑诀,玉剑立刻得到召唤,放慢速度,翩翩悬到她面前。

李墨棠取下信,看完后,表情有些怪异。

“出事了?”黄枫问道。

“没有。”李墨棠随手一甩,竟然将玉渊阁的信直接丢给他,“自己看。”

黄枫也知道,能这么随意扔给他,别说秘密,可能连事都算不上,难道宗门里有人给她寄了几则笑话?

他低头看信,顿时也有些无语。

大意是十二仙门之一,苍云山,本代最杰出的弟子管太虚出关了,邀请各宗门弟子前去试剑。

玉渊阁收到消息,便通知了李墨棠,倒也没强求,意思是想去就去。

等黄枫把信递回来,李墨棠不屑的哼道:“也就苍云山能做出这种事。”

小暖在旁边点头:“就是就是,闭关出关要通知大家,下山历练也要通知大家,好像这人未来必定能推开天门一样。”

黄枫也听徐景山评价过,苍云山的人最是自恋,再听小暖说的,总觉得这宗门很会营销的样子。

不过都太虚了,真不需要补补吗。

心里吐槽,黄枫对这事半点不感兴趣,随后问道:“你打算去?”

“有这个想法。”李墨棠把玩着手中玉剑和信笺,在京城憋屈出来散心,虽然解决了安峪关的事情,可她并没有太多出手机会。

如果真要和人切磋,她当然是想和黄枫动手,不过这家伙和泥鳅差不多,百般搪塞敷衍。

如今有人主动邀请,而且苍云山的人应该很耐打,倒是可以借机宣泄一番。

黄枫看李墨棠的表情,就知道她心动了,也知道可能有人要倒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