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七十七章 天亮

中环警署,灯火通明。

楼外是呼啸的警车,楼内是脚步匆匆的便衣和军装警。

“……各警区抽调来的精兵悍将,暂时组织成一个特别行动小组,这里就是指挥中心,吕明哲督察,暂时这里由你指挥。”

一间临时的会议室里,一个挂着高级警司衔、头发花白的老人,站在会议中间,主持着一个规模的会议。

“东区的林新忠督察,九龙警署陈桂彬督察,屯门李鹰督察,你们三位分别是这个临时行动小队的副指挥。你们四位都是目前我们港岛警队破案能力和行动能力最强的高级督察,希望你们能够通力合作,尽快将这三起特大恶性案件的凶手,擒拿归案。”

这位警司衔的老人,接着将位置让开,朝着下首的吕明哲点点头,“吕明哲督察,现在你来主持,在接下里的行动之中,行动科,机动部队,重大事故科、交通管理及检控科、公共关系科,都会做出全力配合。”

说着,这位警司衔的老人又环顾了在场众人一圈,脚步没有丝毫停留,就带着几名跟随在身后的警员,急匆匆出了这间会议室。

在场坐着的众人督察、见习督察以及警长之类的,见到老人离开,一个个脸色都是颇为凝重。

目前来说,在中环发生的这几起案件,是他们所要处理的重中之重。

而其他人此刻忙碌的却是关于整个港岛稳定的事情,0记的人几乎全部出动,对各大社团加强了监控,约谈了各大社团的话事人。

号码帮的“龙头”和七八个字堆的坐馆话事人全部被人灭了,不论是号码帮内部发生动荡,还是外部其他社团觊觎地盘,都有可能上演大规模的群体性争夺地盘的事件。

“好了,其他的事情我们先不管,我们回到我们的案子,林sir——”

吕明哲走到会议中心,目光望向了坐在最前面的东区重案组林新忠督察,伸手做了一个示意的动作。

“我先给各位介绍一个人。”

林新忠从位置上站起,将一旁坐在会议室旁边椅子上的一个短发男子让了出来,“这位是夏侯武先生,就在刚才,总署那边已经聘请他为我们警队接下来的武术教官,这次案件鉴于凶手具备强大的搏击能力,我们专程请夏侯武先生过来做这次行动的特别顾问。”

坐在会议桌后方靠墙椅子上的夏侯武,手里拿着一叠前面林新忠给他的资料和照片,站起身毫不怯场地冲着众人抱拳行了一礼。

运作进入港岛警队成为武术教官,这是他早就想好的计划。

六扇门中好修身,如今的时代不比以前,想要光大合一门,绝不仅仅是靠点拳脚功夫就可以的。

他挑战港岛的众多功夫高手,固然有他好武成痴的缘故,但也是为了扬名,有了名声,才能引得了注意,身后可以有庇护支持的势力,他也能借机将合一门带到更高的位置。

不过,夏侯武确实没有想到这个机会来得这么快,他才定下了后面的擒拿高手,就已被人请了过来。

起身后,朝着众人说道,“我大概看了一下照片和资料,行凶者的力量和敏捷远超常人,尤其是其中那把被子弹打出缺口的砍刀,这应该是他持刀劈砍时造成的。”

“有人能用刀劈砍中子弹,这不太可能吧?”

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夏侯武说完,突然插口说道。

“阿bo,忘了和你说的了,不要用你的固有观念去看待事情。”一身宽大西装,充满了成熟中年男子的李鹰略有些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冲着站在身后的女警说了一句。

他们屯门重案组来得最晚,没有赶到现场了解情况,到的时候直接就是在中区,一些案件的资料此刻都没有看完。

“还是有可能的。”夏侯武对于那个女警阿bo的质疑也不辩解,只是继续说道,“他的力量爆发极强,出手准确,精通人体构造,几乎没有什么短板,我暂时就只看出这些。”

“多谢夏侯教官。”

会议室中心位置的吕明哲,不等其他警员再度发出什么质疑,又接着继续说起了案情,“在查找监控的时候,我们拍摄到了一些内容。司马——”

吕明哲说着朝会议室下方的一个警员打了个手势,会议室的投影仪立刻亮起,出现了三段监控拍摄到的画面。

两段是警署羁留室门口拍摄到的,一段是低着头进入羁留室的画面,另外一组是扛着一个人从羁留室出来的画面。还有一段是在利华大厦后门拍摄到的一个背影。

“几段视频都没有拍摄到凶手的样貌,只有大概的步态,凶手对于这些摄像头的位置似乎都十分清楚,有意避开了正脸。”

吕明哲站在会议室前继续说起了案情,“通过我们初步的的调查,包括闯入警署和羁留室劫走案犯,星光夜总会杀人伤人,以及在蟾宫大厦七楼的特大杀人案,这三起案件应该都是同一个人所为,凶手具备了远超常人的武力……”

“吕sir——”

正在这时,门外一名年轻人跑了进来,手里拿着画板和画稿,“根据十多位目击者的描述,我把你们要找的人画出来了。”

“辛苦了。”

吕明哲停住了案情的讲解,打了个手势,立刻有负责投影的警员上前从这个年轻人手里接过画稿。

“咦,这是上次那个阿乐。”

站在会议桌边女警阿bo,见到进来的年轻人,轻轻碰了下位置上的李鹰,“李sir,你上次还说找人喝茶来着。”

“有吗?”李鹰微微转过身,似乎完全忘记了这人的存在,“我怎么不记得了。”

“算了。”

女警阿bo撇了撇嘴,对于自己上司这惫懒的模样她早已习惯,昔日的辣手神探,这几年不是喝酒就是泡妞,这次要不是上面安排,对方恐怕都没兴趣跑中环这么远。

啪嗒——

投影仪的光束重新亮起,一张模拟人像打在了吕明哲身后的幕布上。

会议室内,一道道目光投向了幕布。

“嗯?”

连夜被人找来,还处于寻找职场状态的夏侯武,突然瞥见了幕布上出现的人物画像,一下愣住,嘴唇微动,以常人难以听到的声音喃喃,“阿楚!”

“杨楚!”

一直端坐在会议桌,翻阅着各种最新收集的现场案件资料的陈桂彬,亦是一下站了起来。

上次701部队的人袭击黑皮沙,连带上了杨楚,他后来洞悉了案情,但没有直接证据,所以没有去找杨楚。

后来关于701部队的案情转换了风向,徐夕又过来与他开诚布公的谈了一次,甚至说了与杨楚一起伏击701部队队长熊菊的经过,还邀请杨楚帮忙,结果杨楚拒绝……

“李sir,这个人……这个人好像上次我们办的那个‘屠夫司机案’里的那个乘客。”

女警阿bo定定看着出现的人物画像,忍不住叫了一声。

“真的假的?”一直颇为懒散的李鹰,见身边最信任的下属这么说,脸色亦是出现了变化,“阿bo,你确定?”

阿bo却已顾不上李鹰,快步朝着那个画人像的年轻人跑去,“阿乐对不对?这个人,像不像你上次给我们画的那一张?”

“哎呀!”

最大声的惊呼来源于,站在会议桌旁几乎快要打瞌睡过去的肥沙,他仿佛一下惊醒过来,手指颤抖地指着屏幕,看了看左右,大叫道,“是他!是这个人,我在警署门口碰到过,他找我问过话。对,我的证件肯定也是被他偷走的……”

气氛本来有些肃杀压抑的会议室,一下子仿佛炸开一样。

“肥沙,你见过这个人?!”

站在中间的吕明哲看到肥沙激动的神情,一下冲了下来。

可不等他走到肥沙面前,身旁的陈桂彬已一把将拽住他,飞快说道:“吕sir,你前面说的那个羁留室案犯被人劫走,那个案犯身上是什么案件?”

“你也认识?”

吕明哲再次吃了一惊,他的反应也十分迅速,这本就是他等下就要讲的内容,一时顾不得肥沙,立刻说道:“是斗殴过失使人死亡的案子,死者是一个叫做刘旭的演员兼龙虎武师……”

说着,吕明哲急忙让人将这起案子的关联人物的照片,通过投影仪打了在幕布上。

“刘旭?”

陈桂彬听到这个名字,脑海里飞速回忆着相关杨楚的一切,等看到幕布上出现那张斗鸡眼的照片后,他一下想了起来。

在保安道图书馆的时候,他第一次与杨楚相遇,就曾见过这个人来找杨楚。

他明白了。

“旭哥,竟然是旭哥!!”

夏侯武站在原地,看着幕布上的杨楚画像还有刘旭的照片,一时神情有些恍惚。

刘旭可以说是他来港岛之后,第一次从陌生人身上感受到善意,只一瞬间,他也明白了过来,这些人肯定是和刘旭的死有关。

以他认识的杨楚,对方虽性格淡漠,但并不出格,只有某些事情激怒到对方无法忍受的地步才可能这样。

“林sir,这个案子我帮不了你们。”

几乎一瞬间,夏侯武就下了决定,走到了一旁的东区重案督察林新忠的面前,开口出声道。

“夏侯教官,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认识凶手?”林新忠的反应也十分迅速,能够成为重案组的头,对于很多人和事的判断,基本上一眼两眼就能看出来。

夏侯武没有开口,只是露出一个习惯性内敛的笑容,摇着头,就准备离开这间会议室。在看到刘旭照片的那一瞬,他不知道杨楚的心情如何,但他的内心都有一股无名的怒火在升腾。

“夏侯教官!”林新忠见夏侯武还是要离开,又在后面喊了一声,“我不是要求你来协助我们破案,但是如果你以后想要在港岛警队立足,借助警队的影响,有些事情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

“别吵!”

正在这时,陈桂彬突然狠狠拍打了一下桌子,巨大的响声引得有些沸腾的会议室一下安静了下去。

陈桂彬走到了会议室的中间,指着刘旭的照片,看着吕明哲说道,“吕sir,我希望能够最快速度搞清楚刘旭死亡的这个案件内情,这关系到我们要找的凶手的下一步动向。”

已经走到会议室门口的夏侯武,一时不知是听到了林新忠的话,还是陈桂彬的话,脚步顿住。

他转头看了一眼会议室的窗户外面,天已经亮了。

……

“天亮了!”

皇后大道东的摩理臣山室内游泳池,一个声音同样响起。

漂浮在水面的杨楚缓缓睁开眼,看着室内渐渐明亮起来的光线,缓缓从水中站起。

他轻轻活动了一下右手手臂,轻轻捏了一下拳头。

一个晚上的水中休息,他超负载发力的右臂和相关的肌肉骨骼,已然完全恢复,并且一个晚上在水中的交替休息,他也将身体的状态调整到最佳。

“是时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