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大概晚上七点钟的样子。

路叶与薇尔莉特登上了回程的马车。

老人回到洋楼的时候克里夫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了。

随行的医生说还有救,不过右臂今后怕是会留下很大的后遗症。

当时老人就泪眼哗哗的。

其实他跟克里夫之前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

自从克里夫家没落后,安切尔·克里夫就独自一人居住在这里。

虽然有一些存款,但因为“叛国罪”的名头,根本没有人愿意去他家做工。

即便开出了优渥的价格,但那些人却因为时不时会来这附近的强盗和混混而放弃工作。

而老头不一样,因为他根本就不是莱登人。

他只不过是一个两年前在战争中失去了妻子与孩子的可怜人,流亡到这里的时候已经饿了两天,晕倒在地,刚好被外出打猎的克里夫救了起来,然后就一直住在了这里。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将近午夜了。

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薇尔莉特已经换好了睡衣,还没干掉的头发紧贴在颈部的皮肤上。

虽然两人是同时进的浴室,但路叶得先给她洗,然后才轮到自己。

连搓澡工的活都干了,这已经不是保姆的范畴了,简直就是养护所里的护工。

——“嗯?”

突然间,路叶发现有点不对。

放在桌上的那个钥匙去哪儿了?

路叶感受感受到了一股炙热的视线。

——来自薇尔莉特的注视。

她一动不动的盯着路叶,那澄澈的眼神仿佛要贯穿人的心灵。

小狗狗要取下项圈吗?

这对她来说还是一个蛮大的打击。

路叶想了很久,叹了口气。

他决定放弃。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有限,他实在不想让少女失望。

薇尔莉特流露出的表情不多。

所以每当看到她失落的表情时,路叶心里似乎都会抽痛一下。

“睡觉啦。”

路叶笑着揉了揉薇尔莉特的脑袋。

他丝毫没有提及钥匙的事情,仿佛今天真的只是去街上逛了一会儿。

灯灭了。

深秋的夜有些寒冷。

两人盖着一张被子,彼此的体温升高着被窝里的温度。

奇怪的是,两个人似乎都没有什么睡意,相对侧卧着,呼吸声清晰可闻。

少女突然伸出手指,在路叶的胸膛上戳了戳。

“干嘛,我可不记得有把你培养成坏孩子。”

“我很坏吗?”

“像刚才那样的行为是不行的。”

“对不起……我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你的胸口很硬,我的却很软呢?”

“因为……男女差异吧?”

路叶心说至少海绵宝宝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不会变形……

“你不开心吗?”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今天不开心。”

薇尔莉特用那双蔚蓝的眼睛盯着路叶。

或许缺乏常识。

或许缺少教育。

但少女那已觉醒的情感,身为女人的细腻却仔细地感受到了路叶今天的异样。

“我只是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实,不过放心吧,没什么影响的……大概。”

“这样啊,你要模一模我的胸口吗,很软的。”

路叶一愣,心说少女你的话题未免也太跳月兑了一点。

你知不知道这是在引人犯罪啊?

“干嘛提出这种要求,不是说过女孩子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吗?”

“模、模胸口是不爱惜身体的行为吗?”

“不……是不能让别人模啊!世上有很多心怀不轨的男人……还有女人!”

“你心怀不轨吗?”

“当然……不。”

“那为什么不能模?”

薇尔莉特好奇地睁着那双眼睛。

落地窗透进来的月色清冷,但却愈发映衬得少女美丽。

在她看来,这不过就是路叶所教给她的“还礼”。

——既然我模了你的,那你也模我的吧!

虽然曲解了意思,但很巧妙地对得上道理。

——少女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怎样一个令男人心潮澎湃的请求。

说老实话路叶有些不愿意。

如果说洗澡还能有个理由,那现在完全就没道理了。

薇尔莉特不明白“爱”是什么。

但路叶却明白何为“未成年人保护法”。

好吧,准确地说,是因为心里的那份感情。

如果可以,他希望等到某天,经过了成长后的少女如果对自己怀着爱意而向自己倾诉的话。

想必那时候的自己会十分幸福。

现在的话,对感情还很朦胧的女孩出手,心里会有罪恶感的。

路叶轻轻拍了拍少女的头。

“说起来,为什么你会想到给我戴项圈?”

“因为小狗狗需要绳子,这样小男孩牵着它就不会乱跑。”

路叶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明所以。

“老婆婆告诉我,绳子是小男孩与狗的联系,只要‘联系’还在,那狗狗和小男孩就不会分开。”

“那本漫画……”

路叶恍然大悟。

他还以为是薇尔莉特最近对街上那些猫猫狗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但不是这样。

也不是少女觉醒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属性。

她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在诉说着某个事情。

不要离开我。

不要离开我。

与——不要离开我。

薇尔莉特轻轻地抿紧了樱色的唇,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

她伸出紧握的右手,拳心里是一把黄铜色的钥匙。

她将钥匙插入项圈的锁孔,就像之前路叶给她做的那样。

“喂,如果这样话,小男孩就要和狗狗分开了。”路叶说。

“我之前对街上的狗狗说过话,但是它没有理我,我想,狗狗一定是理解不了小男孩的。”

薇尔莉特低着头,像做错了事的小孩。

“所以……如果小男孩真的要和小狗狗才分开,那小狗狗应该放弃吧。”

在这一刻。

不,其实说不定在更早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了。

——自己才是那条小狗的事实。

小男孩会跟着家人离开,留下孤零零的小狗。

但小狗仍会生存下去。

这几天的思考,让她明白了这一点。

房间静悄悄的,钥匙转动锁捎发出轻微的响声。

寒冷的夜里,心似乎随着项圈同步着,慢慢裂开了。

如果没有察觉到这份依赖的话,是不是……或许能够好受一些呢。

但察觉到了的话也没有办法。

路叶轻轻地搂住了少女的腰,将其拥在怀里。

面对少女那近乎惨淡的释怀。

现在他能做的,也仅剩于此了。

两人紧紧相拥着。

既不是因为爱情。

也不是因为将来有一天会要分离的伤感。

只是,趁着还能在一起的时候,感受一下对方的柔软、体温、与味道,将其铭刻在心。

重要的是当下。

仅此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