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一百五十七章:头衔多的吓死人的秦王

今天早晨的时候,当今圣人李渊陛下破例取消了一天的朝议。

但长安城的大小官员们也没有能得到休息,他们一大早的时候就被礼部组织了起来,来到了明德门外十里的长亭边上……

当然,礼部组织这些官员出长安不是为了让他们秋游,而是为了迎接大唐最大的功臣:天策上将、太尉、司徒、尚书令、陕东道大行台、益州道行台尚书令、雍州牧、凉州总管、左,右武候大将军、上柱国、秦王李世民殿下凯旋。

好吧,这次回来之后,秦王的头衔还会多一个,左右十二卫大将军。

头衔多的能把人吓死,一口气念下来还能把人憋死!

没办法,谁让现在秦王李世民已经是功高难赏,所以李渊陛下就只能在这些惠而不费的事情,比如说百官郊迎,赏赐点奇珍异宝,给两个虚职头衔之类聊胜于无的荣誉来充个数了。

总不能真的让李建成把太子的位置让出来吧?

隋朝为什么倒霉,不就是因为杨坚把太子从大儿子的身上换到了二儿子的身上了吗?

太阳逐渐从东边升起,火辣辣的晒在了大地上,让那些穿着厚重礼服的官员们一个个叫苦不迭。

当然,与那些只能站在野地里晒太阳的官员相比,身为皇族的一份子,不管是太子李建成还是三娘子李秀宁还都是有些特权的,比如说在李世民没有出现之前,可以坐在车里休息一下。

坐在车里的李建成脸色阴郁……

又得在所有人的面前,给自己的那个本来就光芒万丈,军功盖世的弟弟再加一道光环,让他的心理非常的嫉妒,也非常的不平衡。

他透过窗纱看着下面的那些那些窃窃私语,一个个与有荣焉的官员,脸色扭曲。

这些家伙们一个个提起他的时候,却都只会说,‘太子宽厚,’脸上却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与有荣焉的神态。

他也不想只当一个宽厚仁德的太子啊!

“或许……”

坐在车里的李建成喃喃自语道。

“魏征说的对,这次去河北进攻刘黑闼的确是孤的一个机会。”

与脸色难看的李建成相比,同样坐在车里的李秀宁却是一脸的轻松,她甚至还有闲心跟某个站在车边的白衣道士瞎聊。

“小清微,你确定李子通他们会在今天晚上逃走吗?”

“没错!”

孔清一脸智珠在握的表情。

“李子通已经跟法华宗的轶凡和尚约好了,就在今天晚上当今圣人带着百官宴请秦王殿下的时候乘机溜走,离开长安,回江淮之地招揽旧部,再次起事,重建大吴国。”

“是吗?”

李秀宁点了点头。

在孔清跟她汇报法华宗谋逆的事情之后,虽然说她一口就答应下来调遣人马,在蓝田等地准备拦截外逃的李子通和法华宗的轶凡和尚,但是对于法华宗谋逆这个事情她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于是这两天她就调查了一下,结果真的从太史局的那两个和尚的嘴里得到了他们杀死孔恪的证词,接着马四喜那边也悄悄的从李端端的花楼里打听出来,那天李子通的确在。

再加上孔清不停的吹风,导致李秀宁现在对于法华宗谋逆这个事情也已经信了八成。

时间就在孔清与平阳公主的闲聊中一分一分的过去,在差不多快到巳时,也就是上午9点的时候,亲王李世民带着的队伍终于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中。

在队伍前面的依旧是脸上覆盖着黑色面具玄甲骑士,只不过这次的人数比起上次在平阳公主府前的时候多了好几倍,足足有几百骑。

在初升的日光之下,黑甲骑士们缓缓而进,如墙林立,当真是杀气腾腾。

在黑甲骑士出现之后,郊迎的官员们中间瞬间就起了一阵的骚乱,开始低低的交头接耳。

“如此兵威,真虎贲之师也!”

“秦王果然英武……”

“……”

负责维持秩序的礼部官员不得不扯开嗓子,大声地呵斥了半天,才算是把这些叽叽喳喳的势头给压制了下去。

黑甲骑士越走越近,只见他们一个个衣甲鲜明,目不斜视,骑在马上真的是威风凛凛。

“不是说秦王他们是从江淮一路快马加鞭奔驰回来的吗?”

某个不解风情的白衣道士在下面嘀咕道。“这哪有一点风尘仆仆的样子,你看这黑色的铁甲,擦的都可以反光了。”

“不要胡说,郊迎是要挑时辰的,所以其实二郎他们头一天就已经到了灞桥。”

已经从马车上走下来的三娘子曲起手指,在孔清的脑袋上敲了一下。

“而且接下来二郎他们还要进入长安城,沿着朱雀大街一直走到皇城的承天门,人家不整理一下,一会进了长安城之后,怎么让百姓能感受到我大唐的煌煌武功。”

“哦!”

孔清点了点头。

明白了,这不就等于是后来的阅兵式吗?

“好了,我得过去了……”

李秀宁歪过头,看了看玄甲骑士们距离长亭的位置,然后又敲了孔清一下。

“你带着你的人在你们太史局划定的地方老老实实站着,不要四处乱跑。”

没错,孔清之所以会出现在这个阅兵式的现场,并不是跟着三娘子过来蹭的,而是正儿八经的代表太史局来郊迎秦王的。

本来孔清这个太史监候还没有资格代表太史局,来参加郊迎秦王这么高大上的事情。

但没办法,太史令青霞子说自己需要镇守皇城,脱不开身,太史丞尹文操这段时间又带着太史司历张冏藏办事去了。

而茅山的高道王轨因为前段时间在地祇夫人燕娘子这里丢了脸,觉得在太史局的时候老被人指指点点,干脆跟着另一个太史司历潘师正去了洛阳,说是办事,但根据舒绰说,他就是找茅山的法主真人王远知诉苦去了……

最后这么一算,才发现太史局现在有闲的高道居然只剩下了内丹派的清微子。

这就离谱!

看着三娘子走向李建成之后,孔清也晃着拂尘,回到了太史局的队伍里。

这个队伍是孔清让舒绰帮着在太史局的那些没有法力的样子货中间精心挑选出来的,彼此个头都差不太多,全部都穿着统一的道袍,卖相非常的好。

尤其是跟旁边御史台里的那一堆鼻青脸肿歪瓜裂枣一比,简直是高下立判。

孔清看了过去,才发现隔壁的这些鼻青脸肿的御史们在看着自己这边太史局道士方阵的时候,一个个的眼里都喷着怒火。

“舒绰……”

孔清嘴角抽动了一下,探手把舒绰叫了出来,嘴巴朝着旁边歪了歪。

“对了,这个事情现在什么情况?”

“能有什么情况!”

舒绰一脸坏笑的说到。

“据说御史中丞萧瑀挨打之后,直接气冲冲的进宫跟当今圣人告状,然后圣人震怒,您走后不久,传召青霞子的内侍就来了,”

“然后呢……”

孔清追问了一句。

“当今圣人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自然是告诉青霞子,要我们太史局迅速找到袭击御史台的妖人,”

舒绰嘴角微微翘起。

“结果青霞子就说这可能是佛门下的手,因为据说佛门有可以隔绝龙气的法器,然后萧中丞就跳起来了,说绝对不可能是佛门干的,两边在陛下哪里打了一通嘴仗……”

“咳咳……”

孔清用手捂着嘴,咳嗽了两声。

“然后呢?”

“然后青霞子坚持表示是和尚干的,而且还说能够攻击到御史台的,一定是靠近皇城的寺庙。”

舒绰用手捂着嘴,小声的说道。

“那么动手的不是太平坊的温国寺和定水寺,就是布政坊的善果寺、大般若寺、法海寺、济法寺,甚至明觉尼寺都不能脱离干系。不过最有可能的还是大般若寺,因为大般若寺里就藏有可以隔绝龙气的法器,拿来杀五品以下的官员完全不沾因果……”

孔清默默地眨了眨眼睛。

原来青霞真人您就是这么跟陛下解释这个隔绝龙气的法器的事情啊!

“接着萧中丞坚持说跟和尚没关系,和尚都是道德高尚的人,然后青霞子就反问说,既然和尚道德都这么高,那为什么要准备隔绝龙气的法器,是想弄死谁?”

舒绰双手一摊。

“最后萧瑀词穷之后居然说他们御史台的这些御史们是自己摔的,不关和尚的事情,也不用太史局的人去查了,这个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孔清的嘴角又抽动了一下。

自己摔的!

难怪这些御史们看道士不顺眼,平白无故的被人打,结果最后还得承认是自己摔的,也就是这些御史们都是读书人,有涵养,换个暴脾气的恐怕直接上来开打了。

不过孔清又朝着自己这边个个带着法剑的道士身上看了看,又看了看隔壁穿着笨重礼服的御史。

也有可能是御史们心里有数,现在开打打不过……

就在孔清跟舒绰两个人嘀嘀咕咕的时候,玄甲骑士已经踩着太史局所计算出来的良辰吉时,走到了十里长亭,接着队伍有序的散开,穿着一身玄甲,英姿勃发的亲王李世民骑着骏马,从队伍里跑了出来。

这次李建成可不敢跟上次一样,等着李世民先下马给自己这个太子行礼了,而是抢先一步,双手抱拳,对着李世民长揖到地。

“秦王此番大破徐元朗,功高盖世,孤受命领百官郊迎,以彰秦王之功!”

随着李建成的动作,跑到十里长亭来的所有官员都在礼部官员的指挥之下,跟在李建成的后面对着李世民作揖行礼。

“秦王功高盖世!”

李世民端坐在马上,看着眼前这些文武官员集体下拜的场景,不禁感觉到一阵志得意满。

大丈夫当如是也!

在李建成带着百官们行礼完毕之后,李世民这才翻身下马,脸上带着笑容迎向了李建成,而此时李建成敦厚的脸上也已经带上了长兄的笑容。

“二郎四处征战,太辛苦了,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李建成亲热的一把抓住了李世民的手,激动的说道。

“以后就多在长安好好歇一歇,养养身子,剩下的那些漏网之鱼就交给元吉去处理吧!”

“无妨!”

李世民的脸上也堆出了亲热的笑容。

“弟弟不累,况且现在四方未靖,某又怎么好意思歇息呢?”

兄弟两个四手互握,同时发出了亲切的笑声。

“哦呵呵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