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131章 一家不容二貔

令你尴尬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你觉得最尴尬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不知道别人顶得住顶不住,反正罗素觉得秋生是顶不住了。

其实大男人耐不住寂寞,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可如果耐不住寂寞的事情,被别人看到了,那绝对是无法忍受的。

更加无法忍受的是,耐不住寂寞的事儿,不仅被人看见了,而且是熟人!

当九叔还有罗素火急火燎的赶回任家镇,并且找到秋生,便看见了那眼睛的一幕。

只见秋生两只手抱着枕头,不断的乱模,头左扭右扭,仿佛在反抗着什么。

“啊!”

“师父!不要啊,师父!”

罗素不动声色地看向了九叔,这个时候千万不要笑,哪怕再好笑的事情也要忍住。

不然!

你懂的!

九叔面色极其的黑,手中握着桃木剑的手开始有些颤抖,都快赶上六十岁老太太绣花针了。

如果有一个人站在这儿,九成九会被捅个桃花朵朵开,成为下一个三个孔剑人。

罗素默默地朝着旁边移了一下,珍爱生命,远离九叔。

不过好在,九叔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这点小事,他肯定不会放在心上。

只见九叔咬牙切齿,目光‘慈祥’的看着秋生,“这个憨货!”

说话的声音格外的小,九叔并没有进去,反而是悄悄的拉着罗素离开了。

罗素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睛,奇了怪了,按照剧本,九叔不应该教春梦的秋生做人嘛?

这是干什么?

“我刚才看了。”九叔面色严肃,“秋生胸口的黄山石被甩在了地上,看来他已经碰到了食梦貘!”

“这可是条大鱼,不能让它跑了!”

提起食梦貘,九叔眼睛就忍不住微眯,“这可是行走的一千阴德啊,顶得上五十条厉鬼,一百条小鬼。”

“而且呀,这还是发现的奖励,如果将它抓住了,这奖励起码能翻上五六倍呢!”

经过九叔这么一提醒,罗素两个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这可是行走在身边的500万啊,比那50万值钱的多。

“你回去一趟,把我的宝贝拿过来,今天咱爷俩来个瓮中捉鳖,到时候咱们七三开!”

“不!”

罗素表示拒绝,“我到时候也要出大力气,我想要五五分成。”

九叔犹豫了一下,然后爽快的点了点头,“去吧,去吧,五成就五成!”

七三开变成了五五成,罗素顿时开心的踩着乌龟壳飞回了义庄,只留下原地唉声叹气的九叔。

“唉,原本让小罗素占七成的,没想到他自己要求占五成,阴德多了?烫手?”

九叔站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他平日里降妖除魔,超度鬼怪,又担任着地府的大班,阴德自然少不了。

别说下一世的荣华富贵了,就连下下世,下下下世的都够了。

多的阴德,足够他在阴间潇洒好一段时间,听说阴间里面大能特别多,个个都是人才,说不定还能碰到十八代以前的祖宗呢!

如果放在以前,九叔巴不得阴德越多越好,阴德多了,要是日后文才秋生碰到了什么棘手的麻烦,他还可以从阴间回来帮衬帮衬。

不过现在有了小徒弟……

九叔觉得日后罗素打不过,他肯定只能干瞪眼了。

“奇怪,罗素为什么不要七成呢?”

……

“浪你个浪,浪你个浪,今日风高气爽。”

罗素脚踩乌龟,嘴中哼着小曲儿,今天他完成了自己的梦想,跟九叔五五分成。

要知道,以前他的提成可是百分之一。

每次九叔获得一块大洋的酬劳,秋生文才能得到二十文,罗素只能得到可怜的几文钱。

刚刚够几十串糖葫芦。

虽然他现在是拥有一栋茶楼,一家戏院,十几间房子的人,未来还是九叔十几吨黄山石的继承人,未来茅山的天师,未来龙虎山老天师张怀义的大哥,未来模金校尉胡八一的干爷爷。

钱肯定是不缺的,罗素对钱没有兴趣,钱对他来说只是数字而已。

但跟九叔五五分成,这是历史性的突破!

“今日风高气爽,艳阳……”罗素盯着头顶上的月亮忍不住尴尬了一下,左右看了看,幸亏四下无人。

只有街头一条黑狗,蹲坐在地上,傻傻的看着天上飞的罗素。

“嗯?”

罗素瞬间警惕了起来,大喝一句,“大胆狗妖,你也想抢我的五十万,呸,我的一千阴德点吗!”

“汪!”

“大胆!”

“汪汪!”

“大胆!”

经过数分钟的交流之后,黑狗鼻子不屑的哼了一下,扭头就要走,这个人有大病。

那人性化的鄙视的眼神,让罗素想起了前世的哈士奇,自己小时候被二哈欺负的画面。

“狗兄请留步!”

月色之下,罗素露出了自己的小白牙,“狗兄,借你黑狗血一用!”

“……”

好一会儿后,罗素心满意足了,拍了拍手,端着半碗黑狗血,忍一下两个铜板,“狗兄,多谢,多谢,下次我还会照顾你生意!”

无力躺在地上的黑狗翻了一个白眼,看着地面上泛着光的,咬不动的几个铜板,黑狗有些欲哭无泪。

自己为啥刚才要嘲讽他啊,呜呜呜。

此时正处深夜,义庄灯早就熄了,罗素在门外都听见了文才的如雷般的鼾声。

他猛地拍门,拍了足足好一会儿,文才都没有任何的反应,睡得简直跟猪一样。

不!

罗素觉得自己有些侮辱猪了,猪都不一定睡得这么死。

他忽然一愣,看着面前的门,又看了看脚下的乌龟壳,忍不住陷入了沉默中。

最终,他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事儿肯定跟自己没关系,要是文才开门,自己就不会习惯性的干傻事。

因为平日里,罗素都是从大门里面走进去的,要么就是翻墙头,飞进去还是第一次。

“嗯。”

“肯定不是我的原因。”

罗素很快就把责任别推干净了,心中美滋滋的飞进入库房,里面珍藏着各种九叔的宝贝。

想什么八卦镜,桃木剑,随身带着玉,葫芦,扳指,各式各样的法器里面都有。

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摆一个放在家里面,运气好的话,平平安安过完一生不是问题。

甚至祖孙几代,都可以平平安安的过着生活。

法器可不是那么好练的,自然形成的更是少之又少,不比那风水福地来的困难。

不过这些都不是罗素的目标,他径直走向最后面,从上面取出一个红色的雕像。

雕像粘了些灰尘,罗素直接摇了一下,上面的灰尘顿时月兑落了下来。

雕的不是别的,而是称为瑞兽的貔貅,具有招财辟邪的功效,几乎做生意的家家都有。

不过有的也喜欢摆置三足金蟾。

这个貔貅刻的也是栩栩如生,看着就透着一股灵性,哪怕是普通人,也能一眼看出来不是凡品。

九叔拥有这个貔貅,完全属于意外,当年九叔下茅山的时候,师祖允许他们师兄弟从茅山宝库里面挑选些好东西。

要不然凭他们三脚猫的功夫,想要炼制出好的法器,不知道要猴年马月,说不定人都凉了,成了花肥。

挑茅山宝库现成的有多好,当时九叔跟四目挑中了一对貔貅,两个长得很像,几乎分不出区别。

当时的九叔太年轻,远远没有现在腹黑,不,老成。

他跟四目两个人,一人一个,结果四目财运节节高,都不把大黄鱼当钱,而九叔就不行了。

后来九叔风水术大成,他那时才发现,自己这个是母的,四目那个是公。

一公一母,财源滚滚,一母的话。

九叔:……

吃灰去吧你!

这些丢人的往事,九叔肯定是不会跟罗素说的,至于罗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嘿嘿,这就要问某个偷喝虎鞭酒的家伙啦。

他也是后来听九叔说过这件事情,为此还要动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雄的叫貔,雌的叫貅,我有一个貔,要是再来一只,哪我财运岂不是嗖嗖嗖的向上涨?

四目越想越觉得可行,又不敢跟九叔说,害怕师兄说自己贪财,他哪里是贪财,只是想自己给天下的大黄鱼多一点关爱。

他动作很快啊!

很快就搞来了一个貔貅,但是很快,四目就发现自己那一段时间生意直线下降,客户从棺材里面蹦出来给差评。

后来他发现了原因,你猜怎么着?

他之后买的那个貔貅是公的。

两个公的天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招财气?

先打一架再说。

四目当时被折腾的灰头土脸,只能老老实实地将那貔貅给请了回去。

像这样的东西,家里面有一个就好。

罗素摇了摇头,将那貔貅拿在手上,招财运不行,但这也是上好的法器。

大口一吸,专门儿可用来对付食梦貘这种没有实体的,别提有多好使了。

不过还需要一些其他的东西。

罗素又来到一个大箱子,里面是一箱子铜钱,有平时九叔积攒的,有的是老天师送的。

这些都是好东西,铜钱性刚,五行属金,外圆内方,外圆代表天,内方代表地,中间的文字或年号代表人,“天、地、人”三才具备,具有沟通天地、扭转乾坤的能量。

而其中最为珍贵的,莫过于大五帝钱,秦半两、汉五铢、开元通宝、宋元通宝、永乐通宝,五代之气运,效果最好。

不过因为太珍贵,大多铜钱早已在战争又或者王朝迭代中被毁坏,早已所剩无几。

就算有的,大多也在坟墓里面。

罗素沉思了一下,他好像发现模金校尉是一个不错的职业,每天可以找鬼聊聊天,找粽子练拳脚,还能搞不少宝贝呢!

不知道云顶天宫里面有什么,那青铜门后面是什么,那西王母到底是怎么长生的?

罗素一想到这儿,不由得感叹了主角光环的强大,哪怕是他现在,也不敢擅闯这些古墓。

万一自己主角光环欠费,迎面就碰到了一个千年大粽子,罗素估计要当场打出gg。

千年活人都有,他可不相信,没有千年粽子。

那个让人活了千年的宝物……

罗素猛地摇了摇头,自己想的似乎有些太远了,可心中还是忍不住沉思一下。

毕竟那可是长生呐,能让一个普通人活一千年!

如果能活着,谁愿意去死呢?

罗素沉默良久,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翻找着,九叔虽然不去盗墓,没有珍贵的大五帝钱。

但是小五帝钱,对于他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

小五帝钱乃清朝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五位皇帝在位时的铜钱,此时清朝国力乃历朝历代最强,疆域之最大。

所制造出来的铜钱效果自然就要好一点。

罗素将一长串铜钱挂在自己脖子之上,跟珍贵的大五帝钱相比,小五帝钱就不显得那么珍贵了。

除了法器之外,罗素还提了一桶朱砂,一大叠符纸,几杆毛笔。

准备越充分,抓捕食梦貘的可能性就越大,这可是一条超级大鱼。

只要抓住了,以后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直接一波肥了。

罗素早就眼馋阴间地府那些天材地宝了,那些地府特有的宝物,看上去就眼热。

阴德,可是超级万金油。

这一大堆东西可把罗素给累坏了,至于九叔看的眼角直抽搐,两个纸人把东西全部背着,剩下两个纸人抬着轿子。

罗素是很累,他第一次发现坐轿子有点儿不舒服,一时兴起,很快坐着就痛。

材料有了,九叔就开始准备了起来,他看着那桶朱砂,又看了看手上的几张符纸陷入了沉默。

罗素,你东西是不是拿反了?

很快,九叔就知道罗素是怎么想的了。

直见罗素在朱砂中倒了一些狗兄的借的血,将朱砂搞的粘合,然后背过身去,甩开衣服的下摆。

一泡童子尿哗啦的尿了好一会儿,看的九叔心中有些羡慕,哎,人到中年了。

罗素扭头,耸了耸鼻子,“师傅,正经人谁还画符啊,你看这来的多快!”

“咳。”

九叔一时间无言以对。

很快,整个屋子就被朱砂给围满了,奇怪的味道传开,瞬间就将房梁上吃饱噩梦酣睡的食梦貘惊醒。

它人性化的用爪子捏着鼻子,这什么味道,好冲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