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九叔,就是这儿!”

老陈一脸的恭敬,看向老李家的门,眼神中带着不安,惶恐。

九叔双手背在身后,开始打量着房子。

罗素则被文才抱在怀中,无聊的打着哈欠,他体质弱,比较嗜睡。

九叔每次外出,文才都要跟在后面,罗素年龄又小,自然不会将他留在义庄之中。

门口紧闭,老陈用力推了几下,纹丝不动。

九叔毫不客气,抬起一脚,稳若磐石的门立刻就被踹开了,过堂风呼啸而过,众人瞬间感觉浑身一凉。

院中一阵扑腾声响起,好似是鬼神拍手一般,老陈哪怕是经常走夜路的人,也还是忍不住双腿颤抖。

以前没见过,所以胆子大,现在亲身经历过,老陈简直就是一朝被蛇,十年怕井绳,看啥都像鬼怪!

“师傅,好大的鸟啊!”

罗素眨了眨眼睛,“要不抓两只来吃吧。”

一大群乌鸦在院子的树上转来转去,扑通的声音此起彼伏,就是不愿离开。

九叔看了罗素一眼,嘴中淡淡的说了一句,“这肉不好吃。”

“噢。”

罗素一听到不好吃,顿时就失去了兴趣,文才倒是习以为常,这小师弟就是这么脑回路不正常。

一旁的老陈用袖子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这小孩子,真的有点彪悍呀!

九叔扫视了一眼房屋,前屋空荡荡的,可谓是家徒四壁,根本没有人影。

他迈步走进了院子,两道黑影立在院里,显得格外的显眼。

月圆星稀,却依旧能看得清,是两颗高有两丈,开得郁郁葱葱的杨树。

家中种鬼拍手!

九叔眉头一皱,他最看不惯这种外行的了,转头看向了老陈,“这树,你可知道是谁种的?”

老陈一拍脑袋,“这院子本来没有树,忘了是几十年前的事,突然就生出了两棵杨树,越长越好,老李一家估计留着想做木材。”

“胡闹!”

九叔一个漫步,面色严肃的对着罗素还有文才说道,“风水有阳宅阴宅之说,阳宅一般不能栽槐杨,杨树叶大,风吹似鬼拍手,集阴气,伤心神!”

说着,九叔看着罗素,从怀中取出了一道符,直接贴在了他的小脑袋上。

“像你这样体弱,阳气虚的,最不能待在这个地方,轻则大病傍身,重则一命呜呼。”

罗素眨了眨眼睛,伸舌头舌忝了舌忝面前符咒,黄纸的味道,小脸瞬间就苦了。

九叔憋着笑,一旁的老陈搓了搓手,讨好着,“九叔,我觉得我这阳气也有点虚,要不然你给我也来一张。”

这可是符咒,而且是大名鼎鼎道家真人九叔的,这可是十足的好东西。

“你不需要。”

九叔左手一挥,“阳火充足,就是体质有点虚,少去两次怡红院就可以了。”

老陈面色一红,不过他沉吟了一下,悄悄的拉了一下九叔的衣袖,露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九叔,可有方子,补上一补!”

九叔双眼一瞪,“我林九降妖伏魔,且会学这些东西。”

老陈面露尴尬,连连致歉,自己真是鬼迷心窍,问九叔如何补,却忘了人家是大名鼎鼎的童子鸡,不需要这个。

尴尬之余,老陈终于想起了来自此处的正事,他急忙环视左右,不大的院子,除了两棵杨树,一口井,已经别无他物了。

“九叔,老李他?”

九叔并没有答话,反而目光看向了杨树之上那一群久久不愿离去的乌鸦。

老陈面色苍白,瞬间就明白了,乌鸦吃死人肉,鼻子格外的灵敏,有时人还未断气,便成群结队的呼啸而至。

他可记得,老李家之前从来没有这么多乌鸦。

如此一看,老李恐怕凶多吉少!

“那东西是什么?”

老陈一想到自己临走之前看到了地上的红色鞋子,忍不住心中一紧,可千万不能让这东西盯上了自己。

“九叔,你一定要除去它呀!”

“区区女鬼而已。”

九叔面色也有些不悦,作为一方道长,自然要守护一方安宁,就任家镇就是他的地盘。

小小女鬼,道行不深,既然敢在他九叔的地盘杀人。

哼!

真是不把我林九放在眼里!

九叔转身,直接朝着文才一伸手,“东西拿来。”

文才还打着哈欠,看见九叔伸手,下意识的将手中的罗素递了过去。

罗素还在用舌头怼头上的符咒,忽然就发现九叔的脸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九叔脸色一黑,一咬牙,语气显得格外的恐怖,“桃木剑!”

文才这才恍然大悟,从身后取过桃木剑递了过去,九叔哼了一声,右手握着桃木剑,朝着井口走去。

刚走了几步,九叔就若有所思地转过身走了回来,他用手拍了拍罗素的小脑袋。

“可想看看女鬼长什么样子?”

“好看吗?”

罗素偏着脑袋,好奇的询问着。

“不错。”

九叔确实没有说假话,那女鬼身着大红袍,披头散发,颜面却眉清目秀,十有八九是水淹死的。

但这已经算长得不错的鬼了,比起那些长得恐怖的,吐舌头的,面目全非的,已经好太多了。

九叔准备教罗素道法,也是时候让他看看鬼长什么样子了。

罗素眨着大眼睛,女乃声女乃气的说道,“有我的老婆们好看吗?”

一提到纸片人老婆,九叔面色一黑,他现在已经不想提这件事情。

造孽呀!

九叔深呼一口气,“见鬼需要阴阳眼,有长有短,有容易有困难,共分五种。”

“第一种自然就是黄牛眼泪,取薄荷,甘草,晨露,阴物碎片进行混合,使黄牛落泪,涂在眼睛上,可见鬼七日。”

一提到这个,文才瞬间就来了精神,他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师傅,这个方法不靠谱,黄牛现在特别贵,有便宜的法子吗?”

九叔一哽,半天说不出话来,没办法,修道之人就是不走财运,正经人,谁愿意住义庄。

他叹了一口气,“便宜的也有,备,晨露浸泡混合阴物,将柳叶浸泡其中,浸泡到子时,阴气浓重即可成功,以柳叶沾此水擦眼眶,可见阴阳。”

九叔此时兴趣全无,已经不想再讲下去了,他右手指合并,就这样在罗素眼前一模,打开了罗素的阴阳眼。

“第五种方法,修得法力,以法力开阴阳眼。”

罗素一眨眼,感觉看的有所不同了,只见面前有一双红鞋子,他抬头看去。

九叔面无表情,右手拿着桃木剑,左手掐着一个女鬼的脖子,女鬼吐着舌头,满脸的生无可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