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五十六章 时空之妖

“哦,开始了么。”

混迹于“人道永昌”群中的,还有乾元、坤玉两位太上长老。

两位太上长老直接通过管理者进入了界域,且才进来不足半个时辰。

时间短暂。

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太一”前辈即将讲道的缘故,入人道永昌的元神、返虚,多了一大截,严重混淆视听,以至于到现在为止,除了一些有心人外,两位太上长老居然还没有被辨认出来。

“术法修行!?神兽身上的先天神通!?”

“虽然不是讲述真君到大乘阶段的突破,但……有关于术法修行的先天神通……倒也不错。”

两位太上长老交流着:“就让我们看看这位敢自号东皇的太一有多少份量。”

……

“神兽其一,拉普拉斯兽,只要现在不变,即可透析过去未来,这种神兽天生能够感知万物变迁和物质规则,并根据最初始的固定状态,将未来的所有变数掌握手中。”

柳承渊的声音渐渐回荡:“凡人挥手,扇动微风,在他伸手之时,身躯先动,身躯动弹之际,心神向肉身传达指令,而在心神传令之初,思维必然先一步运转,拉普拉斯兽便能通过捕捉思维运转让心神传递命令时,计算出心神给予肉身的指令,获悉他即将挥手扇风,并进一步计算扇风之际大气流动,计算出大气流动和四周环境间轻微的变化,再以小见大,观摩到未来气象变迁。”

说到这,他的语气微微一顿:“就像……天机界。”

“天机界?”

这种描述让众元神真人、返虚真君微微一怔。

“一个,拥有生命、自我意识,不止存在于信息层面,还能窥觑物质、能量层面的天机界,它掌握着所有信息,包括世界微观层面的粒子变化,而世间万物,皆由微观粒子构成,掌握这种粒子,并能轻松计算出这种粒子的所有变化,未来在它眼中毫无任何秘密可言。”

柳承渊这么一说,场中众人顿时反应过来。

“有生命、有意识的天机界!?”

“不止存在信息层面,还能预测真实世界!?”

“这个……拉普拉斯兽的先天神通当真如此可怕,能推衍微观粒子的所有变化!?那换算成天机术得是多少重天!?十七、十八、十九,还是二十重天!?此外,天机术的运转对心神之力有着极大消耗,能够掌握、计算如此庞大的数据,这种神兽的心神之力,又该强到什么地步?”

顿时,一位位元神真人、返虚真君们心头凛然。

不过……

他们真正关注的点和柳承渊描绘的显然不一样。

心神之力。

他们关注更多的赫然是能够承载如此庞大运算量的心神之力。

就像面对一台超级计算机,不去惊叹这台计算机的运算能力,反而去为它所消耗的能量而感慨……

不对。

这是不同文明带来的思维差异。

对这个世界的修炼者来说,心神之力、天机术才是运算的基础。

而他那个文明……

一台计算机算力的高低,得看运算器、控制器、储存器……

如果将心神之力、天机术当成生物计算机的硬件和软件,就很好解释了。

“等等,生物计算机?”

柳承渊心中一动。

研发生物计算机技术,再辅以心神之力、天机术,三者结合……

似乎、或许、可能……

真有塑造出真正的“拉普拉斯兽”的可能。

而这个时候,亦是有真君洞悉这段描述的关键:“这种拉普拉斯兽居然有如此玄妙的先天神通,若我们修仙者也能获得这种力量,再辅以天机术,说不定也能像这头神兽一样,预测、判断出对手的所有神通变化、攻击方式,在料敌先知的基础上将其战而胜之……”

“自古以来就有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说法,如果真有拉普拉斯兽那般,在微观层面预测到敌人的一切行动轨迹,我们完全可以提前布下陷阱,塑造对我们有利的环境从而以弱胜强。”

“就像天机术和阵法的配合。”

其他元神、真君们亦是纷纷发言。

不过,想法不错,但真要步入实践……

妄想。

想要在微观层面上计算出未来所有变数和可能,所需要的算力太过庞大。

“世间之大当真无奇不有,若真能寻得这样一头神兽,研究出它的先天神通,拥有预测未来之力,于宗门发展,于战斗辅助,亦是有惊人效果,关键是,这样一门神通,几乎不存在上限……”

聆听着“太一”描述这尊神兽的坤玉太上感慨了一声。

可她的话却并未得到乾元太上的回应。

此刻的他,仿佛陷入了某种思索之中,物我两忘。

这一幕……

让坤玉太上一怔。

“这种神通,未必不能实现。”

这个时候,乾元太上突然开口道:“我们人类最大的优势,就是效仿和学习,我们通过对妖族血脉天赋的效仿、学习,将其转化成为我们人类拥有的神通……而这头拉普拉斯兽的血脉天赋……同样如此!”

“可这种神兽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亦是不知这种先天神通是如何形成……”

“不!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这位大乘之境的太上长老眼前渐渐亮了起来:“天机界!”

“天机界?”

“拥有生命的天机界!”

乾元深吸了一口气:“天机界记录着世间所有智慧生命的信息,乃至万物运转的规律,只不过这些信息太过庞大、太过杂乱,纵然天机术十六重天以上者都不敢身陷其中,可如果……我们能够设立一个关键点,将其中一部分信息统筹,建立一个,完全由和关键点关联的界域呢……”

“什么意思?”

“很简单,就像一个金丹境修士购买一件灵器,我们将他询问、了解、搜索的灵器信息尽数收集,再根据其他信息一一对校,岂不是就能推算出他的身家?再根据他发言的方式、购物的种类,收集、分析,可辨别出他的性别、大概年龄,再从他比较留意的某处区域信息,我们能得知他的大概位置。”

乾元太上有种打开了新世界大门般的惊喜:“而一片区域中的金丹境修士不会太多,我们知道了他的身家、他的性别、他的年龄,基本上就能锁定他的大概身份了。”

坤玉太上一怔。

身份……

这就暴露了!?

“我们再假设一下,他如果买的是飞剑,为了适应,得去御剑飞行吧,如果是水属术法,得去河流大湖旁练习,我们根据他的生活习惯、居住地点,分析一番附近适合的练习地点,提前前往那座湖泊布阵,在他修炼术法的关键时刻突然偷袭……”

乾元说到这,理清了前因后果的坤玉太上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这种以有心算无心的偷袭……

谁扛得住!?

关键是……

乾元太上整个过程似乎都没怎么用天机术推衍对方,不用天机术推衍,就不会留下痕迹,进而让他心生戒备,换句话说,对方对他的伏击毫不知情!

“这门神通的用法,远不止如此,战斗只是他最微不足道的一个功能,无论是对未来布局,宗门间的合纵连横,都能发挥出不可思议的作用。”

乾元太上说到这,由衷的赞叹:“就冲着这一收获,此番论道就称的上满载而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