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1290章:黎俏和商郁喜获龙凤胎

日月如梭,南洋八月。

黎俏因孕肚太大,行走艰难,平日里都躺在床上养胎。

随着预产期的临近,商郁的状态也愈发紧绷。

每时每刻都陪在黎俏身边,世间人,世间事,全都被他抛之脑后。

八月十号,黎俏入住衍皇私立医院。

黎家人全都赶了过来,就连商纵海也特意从帕玛飞回,等待着商氏另外两个小家伙的到来。

“宝贝,实在不行就剖了吧?”

入院第一天,段淑媛就模着她硕大的孕肚,心有不忍地建议着。

双胞胎可能营养太好了,加之黎俏的体型本就纤细偏瘦,衬得她的肚子格外的大。

这会儿,黎俏侧躺在床上,深吸一口气,淡声婉拒,“妈,预产期还没到。”

“说是这么说,但也太遭罪了。”

怀孕到八个月的时候,黎俏走路就有些困难了。

哪怕是身体素质极佳的黎俏,也出现了双腿肿胀的现象。

段淑媛见不得她吃苦,趁着没人注意,偷偷抹泪说道:“宝贝,咱以后……不生了吧。”

黎俏抓住她的手,浅笑安抚,“妈,你也是这么过来的。”

“那不一样。”段淑媛看着黎俏圆润的脸颊以及高高肿起的脚背,心里很不是滋味,“生三个也够本了,听妈话,以后别生了,要是少衍……”

黎俏打断她,颇有闲情逸致地戏谑,“如果这次有女儿,以后就不生了。”

段淑媛重重叹了口气,“有,一定有!”

……

黎俏太坚强,也太果敢。

在预产期八月十七号到来之前,她始终不肯接受剖腹产的提议。

商郁对黎俏向来无底线的妥协和纵容,直到八月十六号的傍晚,男人坐在床边,让黎俏半靠在他的怀里,“俏俏,过了明天还不生,我们就手术,嗯?”

“好,听你的。”黎俏懒洋洋地点头,眉眼很清明。

她大概也有些异想天开了,莫名的就是想等到八月十七号,看看会不会有奇迹发生。

或许三个孩子同一天生日的几率微乎其微,但等等也无妨。

第二天,预产期到了。

亲朋好友,能来的全来了。

高级病房的休息室人满为患,每个人都在猜测到底是双胞胎还是龙凤胎。

贺琛最先下注,“一千万,龙凤胎。”

宗湛紧随其后:“一千万,龙凤胎。”

靳戎左思右想:“一千万,双胞胎女儿。”

云厉神色淡淡:“一千万,双胞胎儿子。”

旁边沙发的黎三,不禁嗤了一声,“拿我们俏俏生产下赌注,你们可真是人。”

贺琛斜他一眼,“少他妈废话,赌不赌?”

黎三顶了顶腮帮,“一千万,俩儿子。”

许久未见的白炎,恰在此时推开了休息室的房门。

贺琛一看见他就笑得不行,轻佻地昂首道:“哟,喜当爹来了。”

白炎差点想掏枪毙了他。

宗湛也适时调侃,“听说,你有个七岁的私生子?”

白炎面无表情,“都他妈想死是不是?”

“当爹的人了,别整天打打杀杀的,进来,赶紧下注。”贺琛对着沙发上的空位努嘴,“一千万打底,没上限。”

白炎滚了滚喉结,“一男一女。”

这时,旁听了许久的五子默默打开微信群,几人商量过后,便由苏墨时下注,“我们五个,五千万,龙凤胎。”

贺琛偏头看向尹沫,“跟他们凑什么热闹,你谁家的?”

尹沫微微一笑,“六子不分家。”

贺琛:“……”

过了几分钟,小寿星商胤推开门跑到了贺琛的跟前,“干爹~”

“宝,说!”贺琛很自然地把幼崽抱到腿上,尔后循循善诱,“一起赌一把?”

靳戎抽出纸巾团成团就往贺琛身上砸,“贺小四,你他妈正经点,把孩子给我!”

贺琛熟视无睹,掂了掂腿上的商胤,“来,跟干爹说,你想要你妈妈生弟弟还是妹妹?”

商胤歪头看了看其他人,然后很认真地说:“麻麻会生弟弟和妹妹。”

“有眼光,来,干爹帮你出钱,就赌你妈妈生龙凤胎!”

商胤晃着小腿从开始掏兜,“干爹,我有钱。这是爷爷刚给我的卡,用这个就好。”

贺琛低头一看,帕玛银行黑金钻卡,印象中整个帕玛持卡人不超过五位。

就连商陆都没有。

老爷子可真够大方的。

……

这天,黎俏的肚子依然没有动静。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色已暮,商郁嗓音低沉而温柔地唤她,“俏俏……”

黎俏悻悻地看着天花板,手指戳儿下肚皮,“两个小东西还真是不给我面子。”

男人自床边俯身而来,掌心摩挲着她的脸颊,“听话,我们明天手术。”

“嗯,你安排吧。”

黎俏环住他的脖颈,感慨道:“要是三个崽子一天生日该有多好。”

商郁垂眸亲她,遮住了眼底的波澜和紧张,“只要你想,以后就给他们过十七号的生日。”

黎俏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笑着说算了。

夜里九点半,黎俏迟迟没有生产的迹象,商郁也亲自和医生敲定了明日剖腹产的时间和细节。

贺琛等人商量过后便决定先行回家。

十点刚过,夜幕渐浓。

病房和休息室也相继恢复了宁静。

黎俏打了个哈欠,撑着后腰艰难地翻个身准备睡觉。

然后,突然宫缩了。

同一时间,疾驰在南洋各主路上的豪车又开始纷纷调头折回医院。

夜里十点十分,黎俏被推进了产房。

原本已经安静的高级病房区,再次迎来了各界大佬和巨擘。

产房门外,商郁的瞳孔已经收缩到极致,衬衫下的肌肉都呈现出紧绷的僵硬。

贺琛和商纵海是最先赶回来的。

一个挚友,一个父亲,双双伴在男人的左右,偶尔安抚,更多的是陪伴。

商氏长大的男人,皆专情。也只有他们才懂得商郁这一刻的不安和惶恐。

与上次一样,黎俏进了产房后没有半点声音发出来。

深夜十一点半,产房里相继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

八月十七号,黎俏和商郁喜获龙凤胎,男孩是哥哥,女孩是妹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