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四十一章 牺牲 (加更)

迷迷糊糊中,徐吉感觉好像似乎又有两个仙侠世界的大佬,跟着他一起‘做好事’了。

起初,他还是很开心的。

虽然直觉隐隐有着不妙,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但他直接忽略了这些东西。

已经回归到如婴儿般纯真的童稚的他,原有的一切后天伪装,早就剥的干干净净。

根本就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坏人?

更早就忘记了,他一直在心里认定的。

这是一个充满着丛林法则的弱肉强食的高等仙侠世界。

这里强者恒强,弱者恒弱。

所以,他虽然不知道如何与这几个跟着一起做好事的‘好人’交流。

但还是欢喜的欢迎了这两个新加入的朋友。

当然了,由于不知道如何打招呼。

他只能默默的继续吐纳,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给别人添麻烦。

但渐渐的,徐吉就发现不对劲了。

这两个新来的,似乎气势汹汹,直奔着他过来了。

而且,隐隐约约,有着强烈的要与他一较高下的意思。

徐吉见状,默默的退到一旁,避让着那新来的两人。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但他想错了。

对方不依不饶,用着某种手段,死死的紧贴着他。

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连呼吸都似乎被干扰,胸口有些发闷。

正想着如何摆脱这两人的时候,徐吉耳畔,却出现了些声音。

听着好像是寺庙里的和尚在念经一般。

感觉上,仿佛还有着木鱼在一声声的敲着。

这就一下子惊醒了徐吉。

让他从赤子的状态中惊醒。

顿时,徐吉大叫不妙。

“惨了!惨了!”

耳畔声声梵唱,不断回荡。

像广场上的洗脑神曲,不断循环。

“光颜巍巍,威神无极。如是炎明,无与等者。日月摩尼,珠光焰耀,皆悉隐蔽,犹如聚墨……”

就像电影里演的佛门大宗师,将要度化妖孽,镇压魔道的场景。

身后,似乎隐隐有着一株神圣光明,智慧玄奥,无比伟岸的参天大树。

树下,坐着一尊金身罗汉一般。

罗汉念经,无尽智慧之光洒来。

一副誓要度化孽障,消解人间灾厄的架势。

徐吉魂飞魄散。

他终于想了起来。

这里……

tmd的是一个赤果果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高等仙侠世界。

到处都是尔虞我诈,随处都是陷阱罗网。

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

他惊慌失措,手足无惧。

只能在心里埋怨着自己:“徐吉啊徐吉……你他娘的怎么这么蠢?”

“在这个仙侠世界,你怎么敢这么乱来?”

“现在惨了吧!”

“惹上了正道佛门的大师……”

“现在大师要度你入门……”

于是,许仙被法海关在金山寺的传说浮上心头。

许仙还有白娘子能救。

他到那里去找一个千年修为的蛇妖,舍身相救?

又哪里有那么好的命,能生下一个文曲星下凡的儿子,高中状元来搭救自个?

这辈子,就要青灯古佛,天天吃斋了?

一想到这里,徐吉更慌了!

他可是无肉不欢的啊!

更何况……

那老怪……

那老怪要是发现,自个的身体被徐吉玩脱,玩到了和尚庙里。

老怪不得发飙啊?

刚刚谈好的一切,恐怕直接告吹!

以老怪的性格,说不得,要将他生活的城市与社会,直接毁灭!

在再也吃不到肉的恐惧中。

在被老怪报复的恐惧中。

徐吉下意识的,用尽了自己的全部力气,在心中嘶吼出了,几乎所有网民都会在遇到灵异事件时打出来的话。

“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法治!”

这法子,果然有效!

在他喊出第一个词的时候。

耳畔的佛音梵唱,瞬间消失。

身后的参天大树,也无影无踪了。

那两位佛门大师,似乎被震慑住了。

就是,这些词,在这个世界嘶吼出来的时候,似乎非常吃力。

以至于,徐吉一阵嘶吼,便已心力憔悴。

神魂仿佛被掏空了一样。

他悠悠的栽倒在地。

只有本能,依然在继续有着节奏的呼吸着。

呼……

雷光绽放。

每一朵雷花之中,都蕴着一个晶莹剔透的念头。

隐隐约约,这些念头中,仿佛能看到一个个金色闪闪的文字。

这些文字,由无数雷光组成。

一闪一跳,模模糊糊,蹦蹦跳跳,落向下界。

吸……

无数先天无极清香,吸入脏腑。

……………………

西方净土。

准提道人,那枯瘦的身影,于菩提树下缓缓抬头。

“天降功德!”

“通天道兄好算计呐!”他喃喃自语着。

不敢再望那禹余天。

此刻的准提,内心震怖。

“好一招引蛇出洞!”接引圣人的身影,也在菩提树下出现。

“你我皆落入了通天道兄的算计之内!”

“这下,与他有了阻道之因……”

“将来,恐怕要做过一场,方才算数!”

圣人万法不沾,万劫不磨。

更可趋吉避凶,远离因果孽障。

但……

圣人欲证大道,寻求超脱,却又不得不假他人之手,来圆满自身。

这就有了算计。

种种谋算,万般落子,只为引他人入瓮。

以便将来,自身超脱之时,叫他人来承担一切因此导致的孽障。

准提看向自己身后,那株大道菩提树。

他心有余悸的摇头:“我担心……通天道兄的算计,不止如此!”

“菩提树,隐隐有着感觉……”

“若通天的大道真正成型……”

“恐怕……”

“你我二人的道果,将统统化作他之大道脚下的云泥……甚至是牺牲!”

牺牲,是祭品,是贡品。

凡人以此,告慰祖先,祭祀鬼神。

而圣人取牺牲,只会做一件事情:告天道。

请天道尚飨!

就如当年,龙汉初劫,道祖以魔祖罗睺为牺牲,向天道献祭。

请天道尚飨!

而天道无亲!

一矣天道接受了牺牲,就意味着,被奉为牺牲的贡品,将永沉九幽!

与那罗睺一般,非末劫之时,永无出头之日。

接引圣人听着,忍不住低眉稽首:“怎会如此?”

准提叹了一声,道:“大道之争,本就如此!”

接引楞了一下,旋即稽首道:“慈悲!慈悲!”

确实,大道之争,最是无情!

三清皆为盘古正统,又师出同门,彼此亲如手足。

还不是在那封神大劫之中,大打出手。

三清尚且如此。

何况他与准提,不过是外人。

“所以……”接引面露慈悲:“我等恐怕需全力盯着截教与碧游宫……”

“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不可放过!”

他抬起头,看向那三十三重天的禹余天。

天道功德,还在落下。

上清圣人的仙光,从中洒落。

四大部洲、山陵河川……

这些仙光落向苍茫大地。

今时今日,得了截教圣人恩惠的生灵,尤其是今日出生的新生儿必然将会天生就容易接近和感知到那截教圣人新开辟的大道。

看着这一切,接引圣人毛骨悚然。

他感觉……

有一个幽灵。

一个盘旋在他头顶上的幽灵,正在睁开眼睛,祂的眼中,只有西方教的道果!

一旦祂成长起来。

必然天生就克制西方教!

所以……

不能让祂成长起来。

必须想尽一切办法,阻断祂的成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