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二十七章 金羽

天蓬揉了揉宿醉的脑袋。

还是晕乎乎的。

“俺睡了多久?”他掐指一算,便有了答案。

一天!

对仙人来说,喝醉后睡上几天是很正常的事情。

飞升之后的仙人,假若不是着急修炼的话。

一年中,倒有大半时间,都是在醉生梦死的。

这也是人之常情。

在凡间,修炼的那么辛苦。

终于飞升!

然而,上得这天庭一看,前路已断!

从地仙到天仙,努力修炼什么的,已经退居其次了。

福缘、机缘、功德,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

福缘不够,功德不足。

任你再怎么努力修炼,也不过是天仙劫的劫雷中的尘埃罢了。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及时行乐,快快活活。

脑子聪明的,则开始为转世做准备了。

早早的抱上了大腿,攀附了金仙、大罗。

天蓬晃了晃脑袋,正要起身,打算将昨日燕饮时,狼藉的浮岛收拾一下。

便听得浮岛外,有人传音而来:“元帅可在家?”

天蓬闻声便答道:“在的!”

便架起祥云,飞出浮岛。

远远的便看到了,昨日认识的那位南天门功曹巨灵,提着一篮子吃食,站在浮岛门口,对着自个拱手作揖:“小仙巨灵,拜见元帅!”

天蓬嗯了一声,心道:“这巨灵怕是想要来巴结俺,好跑官要职!”

如今,天河水师,筹划在即。

自然,就会出现许多肥差。

毕竟,下界的四海水族,虽然是桀骜不驯。

但他们同样富得流油啊!

四海龙王,或许拿捏不了。

但河伯什么的,还不是随便敲打?

想了想,天蓬就换上笑脸,对巨灵道:“巨灵道友,来就来嘛,还带什么东西?”

巨灵架起一朵祥云,来到天蓬面前,将手里的篮子打开,笑着道:“就是些简单的吃食……”

“不值钱的!”

天蓬瞥了一眼,确实挺简单的。

两盆肉菜下,垫着的都是宝光粼粼的宝珠。

恐怕还是瑶池那边的宝珠!

价值不菲!

天蓬摩挲了一下双手:“道友也太客气了!”

巨灵笑眯眯的说道:“应该的!”

趁着天蓬注意力放松下,巨灵趁机问道:“不知元帅可听说了?”

“嗯?”

“下界西牛贺洲万寿山五庄观的镇元大仙,命门下弟子轰传三界……”

万寿山五庄观镇元大仙?

那是谁?

天蓬眨眨眼睛,不太明白的看向巨灵。

就听得巨灵说道:“说是从此五庄观遥尊截教圣人……”

说这个话的时候,巨灵的眼睛,始终注意着天蓬的神态。

然而,天蓬却是一脸无辜。

五庄观遥尊截教圣人?

这是什么大事吗?

这种事情,在下界不是应该每天都会发生百八十起的?

这也不能怪天蓬。

他乃南部瞻洲修炼飞升的。

连西牛贺洲在哪里都没有听说过!

更不提什么镇元大仙,万寿山五庄观了。

巨灵看着,却是在心中忍不住的嘀咕起来:“天蓬这是胸有成竹啊!”

便讪讪的笑着,继续试探:“元帅……”

“如今下界有消息说,镇元大仙在碧游宫中得了截教圣人点化……”

“您觉得,此事是否属实?”

现在,三界都已经乱哄哄的了。

五庄观里的说法,自然是巨灵嘴里的这一套。

但其他各方的说法就完全不同了。

天蓬听着,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碧游宫的事情,他如何知道?

只是,天蓬却也不好直说。

毕竟,他如今乃是天河水师元帅!

若连这么点事情都不知道的话,那岂非很丢脸?还会叫人看不起!

但他也不能撒谎。

事涉圣人,撒谎可是会死的。

尤其,还是截教圣人!

在他老人家的事情上撒谎……

怕不是要被天打五雷轰!

所以,天蓬呵呵的笑了笑,就对巨灵道:“这种事情岂是你可以探知的?”

他收下那个篮子:“巨灵道友,还是来我洞府,与我吃酒闲聊罢!”

他指了指头顶那重重天阙:“莫谈天意!莫谈天意呀!”

巨灵讪讪的笑了笑,连忙赔罪:“元帅说的是!”

手中却悄然捏碎了一块符咒。

将他与天蓬的对话,直接传到了某处。

……………………………………

徐吉拿着手里的桃子,一边吃一边走在寂静无人的宫阙回廊中。

这里是他发现的第一个建筑物。

也是离那老怪闭关的山比较近的一个宫阙。

回廊两侧,是一根根粗大的藤蔓所妆点的墙壁。

伸手在墙壁上一模,感觉有些在模某种葫芦藤的感觉。

沿着这回廊一直向前,就走到了一座明显看着就是道宫的地方。

证据就是……

他看到那道宫的宫檐之下,有着一个个符文。

与影视剧出现过的道家符箓有点类似,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走过去,那道宫的大门就自动敞开。

一个空旷的院落出现在眼前。

徐吉走进去,正要打量一下这道宫,他的眉头忽地一动,自然而然的就伸出手来。

一根羽毛,一根金色的羽毛,正正好掉在了他手里。

“这是什么东西?”徐吉奇怪起来。

金羽如火,入手滚烫。

他仔细看了看,发现这根羽毛似乎与鸦羽有些相似。

仿佛是从一头长着这种羽毛的鸟类身上掉落下来,然后被人特意放在了这道宫入口,就等着他来的时候发现一样。

徐吉再想去仔细看这羽毛时。

它已经在手中燃烧起来。

金黄色的火焰升腾而起。

瞬间,这根金羽便被烧成了灰烬。

徐吉只觉得莫名其妙。

但他手中的宝剑,却在剑鞘之中激烈的颤动起来。

它似乎在生气,而且非常非常的生气!

给徐吉的感觉是——它想砍人。

徐吉被吓了一大跳,连忙安抚起来:“宝贝乖……别生气……别生气……”

安抚了好久,这宝贝才终于安静下来。

但徐吉却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期?更不明白,手中这聪明的好像有着智慧的宝剑,为何要生气?

正想要继续在这道宫中游览一番,寻找与那老怪有关的东西。

他的眼前一晃。

瞬间换了日月。

他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小店。

门外,朝阳初升,雨后的街道,阵阵晨风吹拂,无比舒服。

………………………………

风雨已经停歇,天色将明!

通天教主依依不舍的放下了手里的东西。

“此物之妙,大出我的意料!”

“更难得的是,用材简单!”

虽说有许多东西,通天教主还看不明白。

但,这些东西的本质,通天教主知道,不过是些凡物而已。

乃是此方天地的能工巧匠,依靠自己的智慧,冶炼出来的,比较复杂和特殊一点金属。

但也只是凡物而已!

然而就是这样的凡物,却被此方天地的能工巧匠们,制造的如此精致、绝妙。

很显然,它已经成功的让通天教主对它起了兴致了。

“等我下次再来……”通天教主说着:“得了那‘徐吉’的应允,定是要再好好的把玩一番……”

不是自己的东西,通天教主是不会乱动的。

更不用说去拆开,仔细瞧瞧里面的结构。

所以,他在过去两个多小时,真的只是在单纯的观察、欣赏和打量而已。

轻轻呼出一口气,看向门外的天色。

通天教主盘膝坐下。

他再次开始吐纳。

呼……

浊气吐出……

吸……

清气入体……

周而复始,循环不休。

就这样吐纳着。

在某一刻,通天教主念头涌动,因果玄妙,历历在心。

他睁开眼睛,自己已经重回碧游宫。

但已不在闭关之地。

而是……

他抬起头,看向面前的道宫。

这里是曾经随侍于他左右的亲近弟子,毗卢仙的毗卢道宫!

通天教主低头一看,脚下,有着一缕灰烬。

金乌的灰烬!

他的脸色,顿时黯淡下去。

“陆压!”一个名字从他嘴里吐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