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十四章 神乎其神

嗝儿!

通天教主打了个饱嗝。

无数会元来,他第一次知道,吃饱肚子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幸福!

满足!

他轻轻靠着椅子。

“想不到凡胎,竟也有这样的乐趣!”通天教主轻声说着,无比满足。

他已知饥饿为何物,也尝过饱腹的幸福与满足。

道心更加圆润。

他感觉,若是此刻便闭关,那么,他对大道的理解,必能更进一步!

道无止境!

哪怕是道祖,也依旧在参悟大道!

可惜,如今深陷红尘,凡胎,灵气稀薄,法力全无,就连现在的这具肉身,也是为尘毒所障。

休说是参悟大道,便是想要踏上修炼之路,都颇为艰涩!

拍了拍肚皮,通天教主静下心来:“还是先吐纳吧!”

便盘膝坐在椅子上。

宛如木头一般,神情淡漠,不悲不喜。

只有胸膛在微微起伏着。

吸……

清气入肺,游走周身。

呼……

浊气吐出,丝丝微不可查的黑气,随之排出。

慢慢的,慢慢的……

通天教主身下的椅子和地板上,便落下一层细细的黑色尘埃。

像炭像泥又像灰。

这是血液中附着的东西。

大部分,都是无毒,或者微毒的颗粒、细微的尘埃。

但,也有少量的……对人体而言属于剧毒的金属分子。

来自于汽车尾气、空气中的工业废气,还有……食物与饮水中的有毒化合物。

这些东西,起初都是很少很少的。

但日积月累,渐渐增多。

现代人类,几乎所有人的体内,都有着数量众多的现代工业的痕迹。

现在……

它们在通天教主的呼吸中,被缓慢排出。

积少成多。

………………………………

凌晨两点。

陈洪夫妇拖着疲惫的身体,终于回到租住的小区。

一回家,陈洪就坐在了沙发上,手里拿着烟盒。

几次抽出香烟,最后却又塞了回去。

妻子见了,在心里摇摇头,以为自己丈夫又和过去一样,是在想着找个地方,背着自己去抽烟。

便说道:“陈洪,我去洗澡了!”

陈洪哦了一声,拿着手里的烟盒,目光有些呆滞。

妻子却也没放在心上,拿着洗浴用品,就进了浴室。

洗完澡,走出来。

她却发现丈夫还是那副傻傻的模样,拿着烟盒,坐在沙发上,和个呆子一样。

也没有闻到烟味,更没有出门的迹象。

妻子顿时就好奇了起来,坐到陈洪身边,细声细气的问道:“陈洪……你怎么了?”

陈洪没有做声,只是依旧看着手里的烟盒,但脸上的神色颇为挣扎。

妻子见着,连忙道:“想抽就抽呗……”

她也其实没真的想要逼丈夫戒烟。

只是希望丈夫少抽一点而已。

陈洪终于说话了,他抬头,看着妻子:“老婆啊……我是想抽……”

“但身体不允许啊!”

“我现在一闻到烟味就会不适应,只要一抽就吐!”

这正是他的烦恼所在。

他的烟瘾依旧在。

戒断反应随着时间推移在不断加强。

但是……

每次他拿起香烟,放到嘴边。

他的身体立刻就会产生一种厌恶和远离的情绪。

就像闻到了狐臭,吃到了腐烂变质的臭肉一样。

一旦他强忍着身体的厌恶感,尝试吸烟,在吸入肺部的刹那,更强烈的生理反应,旋即开始。

恶心、干呕、反胃……

香烟,变成了某种被刻在基因中的厌恶品。

他似乎就像不吃香菜的人一样,被人在基因中写入了一段不能吸烟的编码。

妻子听着,眼睛亮了起来:“这是好事啊!”

她想着丈夫戒烟已经很久了。

什么办法都试过了。

但就是没用!

如今,丈夫开始讨厌吸烟,这对她来说,不啻于两年前丈夫求婚时,掏出来的那个钻戒一般的惊喜。

陈洪张了张嘴,但话到了嘴边,却又被他生生的咽了回去。

脑海中,今夜的一个个画面在回闪。

路灯下的徐吉……

倒挂在冰柜上的徐吉……

宛如老僧一样的徐吉……

还有,今夜徐吉那明显不对劲的行为和说话方式。

于是,陈洪挤出一丝笑容来:“确实是好事啊!”

他伸手模了模胸口,那酥麻感仿佛依旧还在。

妻子却已经开心起来,连忙拉着陈洪的手问道:“老公,你是怎么做到的?”

陈洪低下头去:“我也不知道……”

确实,他也搞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吉只是在他身上点了几下,拍了几下,然后将一把烟丝塞到他鼻孔里。

他就如同魇怔一般的讨厌起香烟来了。

神乎其神!

神乎其神!

“你倒是个福缘深厚之人!”徐吉的话,仿佛依旧在耳畔回荡着。

“福缘深厚?”

“我吗?”陈洪在心中自嘲的笑了一声。

…………………………

天蓬架着祥云,回到了自己在天庭的居所——一座漂浮于弥罗天外侧的浮岛。

这样的浮岛,在三十三天,成千上万。

基本都是屡次劫数,被打碎的远古天地残骸所形成。

当然,都是些边角料。

真正的远古仙土、神地,早就被大能收了起来。

即使如此,这些浮岛上的灵气,也是远超凡间的所谓灵地、福山。

更能接引九天仙光,日月精华。

所以,几乎所有飞升的仙人,都想要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浮岛。

但,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像天蓬的这座浮岛,便是他攒了数十年的俸禄,好不容易才买下来的。

整整一千锭天银呢!

这可是一般飞升者,得省吃俭用,攒数百年才能攒下来的财富!

落到浮岛上,天蓬取出自己的印信,在那禁阵上一按。

浮岛上的禁阵,便自动打开。

天蓬架起祥云,飞向浮岛深处,落到他建造的洞府中。

滚滚灵气,立刻扑面而来。

天蓬看着,摇了摇头:“俺这浮岛,还是差了一点!”

这只是一座凡级浮岛。

灵气质量只比凡间的名山大川略高一些,已经不能满足他的修炼了。

不过……

天蓬看了看自己手里抓着的玉帝符诏,顿时乐了起来:“老朱俺如今已是正儿八经的天河元帅,一部之主……”

“这手中有权,当得尽快利用起来!”

“俺听说,天河之中有着远古星汉的诸多星石残留……俺这天河元帅,悄悄的去捞几块回来,放在自家浮岛不过分吧?”

天河就是远古的星汉。

历经多次大劫后,终于在巫妖大战中,与那远古妖族天庭的周天星斗大阵一起,被打的粉碎。

娲皇补天,顺便也修复了远古星汉。

这就是如今的天河由来了。

所以,天河之中潜藏着诸多远古星汉遗迹和宝藏,这在天庭不是秘密。

天蓬就听说过,那阐教子弟,常常进入天河,以游历的名义,从中带走许多宝贝。

总不能说,那阐教模得,他天蓬就模不得了吧?

这样想着,天蓬的眼睛就咪了起来。

心里面,更多的心思开始翻滚。

天蓬是知道的。

他肯定坐不稳那天河元帅的位置。

迟早要被玉皇大帝贬嫡。

既然如此……

他自也放弃了其他想法,一门心思只为将来被贬做准备。

“再说了……即使俺老朱真的坐稳了天河元帅的位置,难道便要给那玉皇大帝卖命吗?”天蓬嘀咕着:“俺便是累死了,玉皇大帝也不会心疼俺!”

于是,他彻底的放下了其他顾忌。

全心全意的为自己打算起来。

而这念头一起,刹那天地宽。

天蓬越想越乐,几乎要在自己的洞府打滚了。

“俺要是能捞个几千锭天银,再顺手藏上几块星石……”

“便是被贬下凡……俺老朱也依旧是豪横的上仙拉!”

“说不得,比在天上还快活呢!”

被贬下凡,对有志者或许是惩罚。

但对天蓬这样胸无大志的人而言,甚至是奖励!

原因很简单:天上一日,地上一年。

而仙人哪怕被贬下凡,只要没有被打入六道轮回,斩去仙体神职,也依旧是仙人!

凡间一年时光,在他们身上依然只会过去一日。

快活的不得了!

正在脑子里想着,日后带着数千甚至上万锭天银,在那凡间某地,购下十万顷良田,养上千百个小姑娘,每日喝酒吃肉造娃娃,好不快活的时候。

一道符诏,带着金光,穿过浮岛的禁阵,径直落到了天蓬面前。

天蓬见着符诏之光,吓了一大跳,连忙蹑手蹑脚的拜道:“小仙天蓬,恭闻帝君法旨!”

在这天庭之中,能以符诏传令者。

数来数去就那么几位大能。

无非不过是三清圣人、四御、诸天帝君而已。

很显然,三清圣人是不可能给他这样的小仙下诏的。

自然,只能是某位帝君了!

那符诏展开,一只金凤从中窜出,凤鸣之声响彻不停。

一个个金色的文字,随之一一从符诏跳出。

伴随而来的,则是一个清冽、威严、圣洁的女声。

“兹尔天蓬仙,福德深厚,道德精深,辅佐上帝,布德三界,功甚懋焉!本宫甚嘉之!特赐尔天蓬仙瑶池仙露三滴……望尔戒骄戒躁,勿失吾望!”

那从符诏中飞出来的金凤,叼起一个玉瓶,便落到了天蓬面前。

然后,便飞回符诏之中,竟是那符诏之中的一只金丝所刺之绣凤!

天蓬连忙拜道:“小仙多谢娘娘恩赏,必定尽忠竭智,报效玉皇大帝与娘娘!”

那符诏这才卷起一道金光,遁向瑶池。

毋庸置疑,这是瑶池法旨!

来自王母娘娘!

天蓬看着那符诏远去,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那个玉瓶。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瓶盖,三滴纯白的仙露,在其中滴溜溜的打转!

这可是好东西!

乃是瑶池之上,那先天石笋所化的凌云钟乳所凝结的仙露。

传说,每根凌云钟乳,要花百年时光才能凝结一滴瑶池仙露。

自然,宝贝至极!

反正,天蓬过去也只是听说过这样的宝贝,知道这瑶池仙露价值不菲!

一滴便要天银五百锭!

而且有价无市!

天蓬当即就喜滋滋的将这玉瓶收起来。

这还没上任呢,就已经收获三滴价值不菲的瑶池仙露。

“俺要做个百年……不……只消当那十年天河元帅,该得攒下多少天银?!”天蓬想着,口水再也忍不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