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二章 凡与圣的互易

徐吉悠悠的醒来,睁开眼睛,他迷迷糊糊的嘟囔起来:“是在做梦?”

然后,他又笑了:“果真是梦呢!”

若非是梦,眼前的这些事物,怎会如此离奇、夸张?

一枚枚鸵鸟蛋一样大的宝石,镶嵌在身前的一座座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基座上。

这些基座看上去仿佛是按照着某种规律环绕着他排列的。

镶嵌在其上的宝石圆润天成,就像是传说中的夜明珠一般,散逸着迷人心神的微光。

不独如此,宝石之中,还有着淡淡的薄雾,从中悄然流出,并浸染周围。

故此,身周尽是氤氲的五彩薄雾。

让人仿佛如在仙境一般。

而更让他不敢相信的,还是那薄雾之中,若隐若现的一件件五光十色,绽放着如意吉祥之光的宝物。

只能是梦!

也只有梦中,才有如此荒诞的事情。

“要不……”徐吉摇摇头:“我再去喝点?”

梦中的声音,清静寡淡,充满着磁性,无比好听,哪怕是最好的播音员,也不过如此!

这声音不仅好听。

而且,似乎蕴含着无穷智慧和玄奥一般。

叫人听着,如饮醇酿,摇摇欲坠,恨不能长久沉浸其中。

“这……”徐吉喃喃自语:“也太夸张了吧!”

这声音真好听!

“要是现实我也有这么好听的声音……”

“恐怕早就有妹子来追我了……”徐吉忍不住的想着。

可惜,这只是一个梦罢了。

然后……

他低下头,看到了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和坐着的蒲团。

衣服好像是道袍?

他眨眨眼睛,想起了那部被他刷了好多次的电视剧。

飞云真君日常穿的,貌似也是这个款式?

只是……

他伸手模了模这道袍。

道袍薄若蝉翼,但模着却又有着厚实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

这道袍上面,似乎有着隐晦的光华,在慢慢流动。

这哪里是什么道袍?

仙袍吧?!

还有,这下坐着的蒲团。

伸手一模,毛茸茸的,非常舒服!还有着七色之光,在蒲团之中互相交织。

坐着,好似坐在水云之上,软软的,非常舒服。

徐吉咽了咽口水,他感觉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

这貌似不是梦啊!

梦里面,怎么可能有触感和舒服这种概念?

这又不是春天的梦!

忽地……

徐吉只觉心血来潮。

他左手手指,下意识的按照着某种规律运动起来。

就像是电视里的神棍们算命一样。

于是,他知道了一个事情。

会有客临门!

而且,客将自天上来!

徐吉愣住了!

随即,他恍然大悟!

“我……”

“穿越了?!”

“而且,穿越成了某个仙侠世界的老怪?!”

顿时,他慌得不行!

………………………………

呼呼……

耳畔,有着什么东西在轻轻响动。

凉风吹在身上。

但炎热却依然挥之不去。

等等!

凉?热?

怎么会有这种感受?!

巫妖之劫前,就已经证道成圣,无垢无尘,与天同存,与道同在的他。

能历万劫而不磨,履因果而不沾。

身为圣人,阴阳五行,存乎一心而已。

休说什么冷热了。

圣人万劫不磨,万法不沾,早已臻于随心所欲,无所不能之境。

所以……

怎么会有凉意?

又为何会感觉到炎热?!

念头至此,通天教主睁开眼睛。

眼前的一切,让他的眼睛都为之一凛。

须知,他的道心,早已经千锤百炼,不可动摇。

即使是万仙阵中,遭遇了长耳定光仙背叛,他也未曾动容。

但眼前一切,却让他露出了惊讶之色。

他发现自己坐在一个小小的逼仄的凡人屋舍之中。

头顶,有着一盏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灯,在大放光明。

但偏偏,没有发觉任何的灵力。

门外热浪滚滚,好似火炉般。

在身前不远处,一台奇怪器物,无风自动。

一片片叶子一样的东西,在被某种力量催动着,高速转动,不断吹来凉风。

而他也没有坐在蒲团上。

下面是一张有些略硬的破旧座椅,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

身前是一个透明的琉璃镶嵌的方形柜子。

柜子里,放着许多看上去包装精美的物品。

而在这个柜子两侧,堆磊着许多看不懂的东西。

再向前,则摆着两个大约八尺左右高的长方形的琉璃柜。

柜中似乎摆着许多东西。

好像是一瓶一瓶的。

这些琉璃柜,居然在没有术法神通的情况下,在这样的炎热季节,自动的发出阵阵冷气。

小小的屋舍,被这些东西塞得满满当当,拥挤不堪。

通天教主低下头,看到了自己穿的衣服。

不是他日常穿的混元先天道袍!

而是一种极为精致的布料!

没有道法痕迹,也没有洞天福地的气息。

但轻便、透气、舒适。

伸手一模,他更加好奇了。

“此物非丝非麻……非先天所有,亦非后天之物所长!”

“此间之物,泰半皆如此!”通天教主的眼睛,扫视着一个个视线内的物品,点点头,叹道:“端的奇妙!”

更奇妙的,还是此方天地!

通天教主轻轻伸手,在空气中一掬,只抓到了一丝肉眼不可见的灵气痕迹。

这里的灵气微弱到近乎不可察觉,恐怕连个后天灵宝的胚子也难以孕育!

通天教主又沉下心来,感应自身。

那历万劫不磨,千锤百炼的混元大道仙体,无影无踪。

那几可开天辟地,重定地水风火的无量法力,也同样无影无踪。

截教宝库之中,那万仙诸宝,失去了联系。

仿佛被斩断了因果一般。

同样被斩断了因果的,还有他祭炼的诸多先天灵宝。

这就让他不由得警惕起来。

“谁在算计我?”他皱起眉头,下意识的想要推算。

手指掐了半天,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醒悟了过来:“此身不过凡躯俗体而已!”

“哪有什么法力?”

“既无法力,如何推算?”

确实,现在的身体,就是一具彻彻底底的凡躯俗体。

人族的凡人之躯!

而且这肉身脆弱的很,和印象中的人族,也是相去甚远。

须知,人族乃是蜗皇宫中那位所造,又受太上大师兄教化,开道德文明之光。

乃是紫霄宫中钦定的天地新主,万物之灵。

故此,人族虽然强弱不一,但各项条件却十分平衡。

虽然比不过巫族,神通法力也远逊于妖族。

但人族,练得,神通修得。

有巫妖之长,而无巫妖之弊!

于是,竟有人族能通过后天修炼,与先天神灵比肩。

其中佼佼者如杨戬、雷震子、闻仲等人,更是以后天所生之生灵,超越太古以来的许多强者!

但这具肉身……

神通法力全无,姑且也就算了。

肉身之脆弱,真的是不忍卒睹!

两条胳膊,比妇人的还要细,恐怕连个百斤重的兵器都拿不动。

一双绵软无力的双腿,怕是跑不了几十里,就要抽筋。

一身筋骨,没有丝毫弹性,兴许连一丈高的土墙也跳不过。

五脏六腑,更是毫无韧性可言,三五丈的高墙上跳下去,结果可能是直接死亡。

如此肉身,怕是随便来条山里的大虫,都能一爪子拍碎了。

所以,通天教主很疑惑。

“如此脆弱的肉身,若此界人族,皆是如此,那么这些人族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同时,他也很好奇。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如此贫瘠的灵气,怕是西方教所占据的西牛贺洲,也敢说‘造化钟灵秀’、‘福运绵万古’。

“难道,此地是西方那两位道友,秘密开辟的婆娑世界?”通天教主皱起眉头。

封神劫后,西方教的那两位道友,便各自隐遁到了净土之中。

这既是为了避免被他找到机会,逮住了落单,做过一场。

也是为了一桩图谋万古的大事:开辟西方婆娑世界。

这是那两位道友的大愿之一。

乃是西方教欲要兴盛的必由之路。

但通天教主只是稍微想想,就明白这里不可能是西方婆娑世界。

那两位道友,也没有这么大能耐!

千年之前,才在万仙阵中交过手。

通天教主对那两位道友的能耐很清楚。

正想着,门外走进来一个消瘦的男子。

他匆匆忙忙的走进来,脚步虚浮无力,脸色苍白如纸。

眼中密密麻麻的都是血丝。额前的头发也已经脱落了许多。

就好像,被什么邪物缠身,也如被什么妖物采补过一样。

这人一进门,立刻就冲着通天教主说道:“老板!借个打火机用一下!”

通天教主看着对方。

老板?

我吗?

打火机又是什么?

那凡人却是毫不客气的直接伸手,从琉璃板的一角,拿起了一个东西。

然后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个和琉璃柜中摆放着的盒子差不多的纸盒,从其中抽出一根细长的包裹着某种干叶的东西,叼在嘴中。

啪嗒一声,一点火光燃起。

对方叼着嘴里的东西,送到火光里,点燃了那物,一股让通天教主感觉很不舒服的味道,弥散开来。

那人舒服的眯起了眼睛,脸上多了一丝红润的颜色,看上去好像吸食的是什么灵丹妙药一般。

“可憋死我了!”凡人深深的吸食了一口那物燃烧后的烟雾,吐出一个烟圈,神态有些像饿了许久的饥民终于抢到了一口吃的。

“谢了!”凡人男子随手将东西放回去,拔腿就走。

他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着:“妈蛋哦,今天又要加班到12点……”

通天教主看着那个凡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他摇摇头有些看不懂了。

“此人气血衰弱,阳气不足,神魂暗弱,已是伤及根本!”

“但他却不知死之将至,反而不知死活的继续消耗自身元气!难道他不知道,再这样下去,他的自身元气,就要消耗殆尽?”

像那凡人的情况,通天教主知道,最好的办法,便是休养生息,恢复气血,再以灵丹妙药调理肉身,有条件的话,最好前往一处洞天福地之中,吸取天地精华,温养肉身。

如此,方有恢复的可能。

但那人非但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反是继续消耗自身。

再这么下去,他必然油尽灯枯,命不久矣!

“而且,他方才吸食之物,也绝非善物!”通天教主回忆着方才所见,便打开身前的琉璃柜子,从里面取出一包与那人模出来的纸盒一样的东西,这纸盒触感很软,表面有些硬,上面有着许多的文字与图案,都很简单,没有蕴含任何力量,自然也不可能存在混淆因果、颠倒认知的神通。

所以通天教主只是看了看,便轻易的辨认了出来。

左上角的一个图案下,是‘过滤嘴香烟’五字。

在正中则是‘玉兰香烟’四字。

而最下面,则用着加黑加粗的文字提醒着:本公司提示:

吸烟有害健康!

请勿在禁烟场所吸烟!

翻过去,盒子背面也有着加黑加粗的文字提醒:尽早戒烟有益健康!

戒烟可减少对健康的危害!

“怪哉!怪哉!”通天教主越发的看不懂了。

此方天地,事事都透露着诡异。

文字简单、易懂,器物精美、方便。

就是没有力量,也没有神通。

就和这手上纸盒上的文字一般。

充满了诡异,也充满了矛盾!

通天教主将纸盒轻轻一弹,纸盒外面包裹的透明薄膜便被弹开,再轻轻一撕,盒子里装着的东西,便散落出来。

一根根细长、标准的包裹着干叶子的纸筒状的物体,散满了整个琉璃板。

他从中拿起一根放在眼前端详,又放在鼻前闻了又闻。

接着,通天教主模仿着那个凡人,从琉璃板角落摆着的凹槽物中拿起一个‘打火机’。

轻轻一按,啪嗒一声,有火光出现,便点燃手中的东西,淡淡青烟袅袅升起。

嗅了嗅烟雾,通天教主的眉头便皱了起来。

“此物果然有毒!”他轻轻说道。

他如今虽只是凡胎罢了。

但眼界和眼力,却并未遗失。

自太古迄今,无数岁月,他见识过的东西和事情,不胜凡举。

自然,没有什么东西,能逃得过他的这双慧眼。

于是他知道此物应是此方众生,采摘了某种有着提神功效的草药,晒干后制成的。

然而此物除了能提神之外,恐怕还有着毒性!

特别是吸食,将会玷污肺脏,甚至还可能污秽神魂,叫神魂之中的那一点最为珍贵的先天灵光蒙尘。

即使修士吸食了此物,都可能有损根基。

至于凡人?

若是吸食此物,根基受损,基本上就等于被剥夺了修炼资格,从此再无窥见长生的可能。

除此之外,吸食此物,对凡人而言,相当于服用某种污秽的毒物。

虽则不能马上索人性命,但长此以往,日积月累,对寿元的损害,恐怕不亚于为邪魔外道之术所害。

方才那人,本已是油尽灯枯,又不知自爱,吸食此物。

在通天教主眼中,这简直就是被外道妖邪采补之人,不思修养身体,反而勾搭上了一头从血海里跑出来的阿修罗,简直是自寻死路。

只是……

手中之物,缓慢燃烧着。

淡淡烟雾,飘入鼻中。

通天教主的眼瞳猛然放大!

他看向那根燃烧的所谓‘香烟’。

他的肉身,竟也在蠢蠢欲动,发出想要吸食的渴望!

这具肉身,也吸食这等毒物!

而且,沉迷此物!

与那刚刚被他批判过的凡人一般无二!

怒意,在通天教主心中沸腾。

落入算计的感觉,袭上心头。

“若果真被人算计……”

他习惯性伸手向前,却抓了个空。

青萍剑不在!

但他没有失望,也没有沮丧,更没有低沉。

反倒,激起了无穷斗志!

“那算计之人可就要当心一点了!”

他乃通天,是截教主!

“若被我脱得此中樊篱,必定叫汝好看!”

大不了,打他个天地残破,杀他个血流成河!

那时,即使紫霄宫怕也没有什么话可说了。

算计圣人?

那就要做好被圣人打破山门,挑落一切的准备!

反正,他如今孤家寡人一个,无所牵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